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一章 大唐中書令。

達人殿堂

 
    

唐帝國是中國史上璀璨的封建王朝,高祖李淵自太原起兵建國,歷經太宗李世民的「貞觀之治」與高宗李治的「永徽之治」,滅西突厥、滅百濟、滅高句麗,使唐帝國的領土達到最大。

唐王朝雖曾經一度沉淪,遭由則天后改制稱帝,後上尊號「聖神皇帝」,並將國號改為「武周」。歷經數十載後宮亂政,終究玄宗李隆基中興皇族,取回李氏政權。李隆基二十八歲繼位,開創二十九年的「開元盛世」與十四年的「天寶年代」,造就唐帝國之太平富庶乃至頂峰。

在這個太平時代,不得不提及橫跨開元與天寶年間的輔佐大臣,大唐宰相李林甫。然而史書對這位盛世宰相評論極差,主因是李林甫性狡獪,無學術,口有蜜,腹有劍,堪稱是標準的奸臣範例。但李林甫自開元十四年在朝廷嶄露頭角,歷經開元二十二年拜相,乃至開元二十四年成功打壓忠臣張九齡而登上中書令,不僅成為朝廷專職中書令,更成為李隆基的法定代言人,長期控制大唐政局。

唐代的宰相制度採取分散式集團管理,主要有三個權責中心,中書省、門下省與尚書省,三省長官並列為宰相。中書省長官稱為中書令,門下省長官稱為侍中,而尚書省長官稱為尚書令。

由於唐太宗繼位前當過尚書令,所以尚書令成為紀念性質的保留席次,貞觀之後長期無人接任尚書令,並改由尚書左右僕射作為尚書省長官。雖說尚書省長官看似行政體系的領導,但實際上尚書左右僕射只是所謂的顧問性質長官,挺像企業體系裡的「副總裁」,總裁有事諮詢才須答話,否則平時僅需專心行政文書作業,這個位子通常是由德高望重者或是待退的執行長擔任。

唐代文官官階分為九品,除正一品不設外,二品起每品分正、從,正四品起,又有上、下階,共有二十九階。當時宰相最高官階為從二品尚書左右僕射,而中書令、侍中、六部尚書同列正三品官,因此受皇上「冊授」正三品文職官階則稱作拜相。

唐代之國策討論在政事堂舉行,決策主體雖說是三省宰相共議,但皇帝的幕僚也可以用「同中書門下三品」名義論政,因此,只要是等同正三品官階就有機會加入宰相集團。唐朝的宰相集團少時有六至八人、多時則有十來人議政,但宰相之中總有位「首席宰相」,首席代表的位子在不同皇帝時期會有所更動,而在唐玄宗執政時期,中書令是宰相集團的首席代表,而門下侍中是宰相集團的第二代表,這兩位才是真正的朝政執行長官。

在開元時期,尚書右僕射改制右丞相,而尚書左僕射改制左丞相;但到了天寶年代,尚書左右僕射又恢復原位,而中書令改稱「右相」,門下侍中改稱「左相」。李林甫乃是當時集大權於一身之重臣,開元二十四年登上首席宰相,又兼任隴右、河西節度使並吏部尚書,到了天寶年間,加光祿大夫,遷尚書右僕射,拜右相,如同副總裁兼執行長暨行政副總。李林甫自開元二十二年拜禮部尚書、同中書門下三品,乃至天寶十一年十月病危前,共在唐玄宗的宰相集團服務十九載,獨攬朝政,勞苦功高,同時害人無數。

歷史對李林甫病危之說交代不清,其原因可歸咎於天寶十一載,李林甫遭受京兆尹王鉷謀反牽連而失寵,使得楊國忠趁機坐上京兆尹大位,而楊國忠得勢之後寵貴震驚天下,重創李林甫之朝中地位。

話說天寶四載,李隆基的寵妃楊玉環與其姊妹,聯合推薦堂兄楊釗擔任判官,剛開始李林甫並無提防楊釗,並將楊釗提拔為御史,聯手大興獄訟一起打擊士族。到了天寶九載,玄宗賜名釗為「國忠」,而楊國忠任兵部侍郎,推薦鮮宇仲通為劍南節度使。天寶十載,鮮宇仲通發動征討南詔戰爭,結果戰敗死亡六萬兵士,楊國忠謊報南詔戰爭大勝,李林甫才發現事有蹊翹。

天寶十一載,李隆基欲將楊國忠提拔至宰相集團,李林甫終於看出唐玄宗的真正心意,楊國忠將是宰相集團下任首席代表接班人。李林甫大為不滿,決意排擠楊國忠,以西南邊境戰事紛爭為由,並揭發南詔戰爭之失敗,表面順應民意冊封楊國忠為劍南節度使,前往西南邊境督軍,實際上要把楊國忠攆出京城。

楊玉環在李隆基面前哭哭啼啼,數落李林甫的奸計,而大宦官高力士早對李林甫心存不滿,只是不敢明目得罪李右相,因而暗中勸阻玄宗冊封楊國忠為劍南節度使一案。但李林甫深明大義、排除萬難,終於讓唐玄宗簽名發詔,而心灰意冷的楊國忠則像隻喪家犬,被送去西南邊境指揮前線作戰。

照理講,在冊封楊國忠為劍南節度使一案,李林甫該是大獲全勝,痛擊楊貴妃與高力士這些妖孽,迎回唐玄宗的真心才對。但事情卻變得峰迴路轉,離譜得很,李林甫在九月例行的政事堂會議之上吐血,因而停開會議回府待診。

李林甫雖然年過七十,且經常沉溺聲色犬馬當中,但每天勤練仙家氣功祕訣,身體一向非常健朗,身手動作與壯年時期無異。宰相府請了京城諸多名醫前來看診,雖然每位醫生的說法不同,可是結論卻是相同,這個病是「絕症」。

十月,楊玉環向李隆基提議去驪山溫泉,前往華清宮泡美容浴,這也是李隆基長年以來的度假慣例,雖然李林甫抱病同行,然而高力士卻百般阻擾李林甫與唐玄宗私下碰面。驪山旅途顛巔之辛勞,使李林甫疾病加劇,危在旦夕,此時楊玉環傳信給在西蜀的楊國忠,要其堂兄收拾行李隨時準備返京述職,準備接替李林甫的位置。

李隆基則派遣太醫張玄通前往宰相府刺探病情,得知李林甫大限將至,已活不過一個月。唐玄宗動了惻隱,一時心軟,欲見李林甫最後一面,但楊玉環堅決反對,深怕李隆基中上李林甫之奸計,撤銷召回楊國忠的詔書。

某日李隆基獨自散步至太極宮西南的三清殿,不自覺便走上一座不起眼的小樓,凌煙閣。李隆基在小樓之內觀賞《二十四功臣圖》,想起與李愛卿林甫十九年之間的堅貞情誼,頓時確實有說不出口的感嘆,當他返回寢宮之後,決心與李林甫見最後一面。

「皇上,右丞相得的是怪病,說不定具有飛沫傳染性。奴才擔憂聖上龍體健康,千萬不可貿然涉險。」高力士仍是不讓唐玄宗接見李林甫。

「朕是真命天子,擁有帝王龍氣護身,況且擁有張太醫在御醫院煉化出的『百毒不侵丹』,怪病邪氣豈能傷得了寡人乎?」高力士見唐玄宗語意堅決,只好虛情安排李隆基與李林甫在宰相府內會面。

楊玉環在後宮仍是忐忑不安,心想李林甫不會來個大復活吧,但高力士自有妙法良方,請貴妃娘娘安心。高力士雖安排唐玄宗前往宰相府探病,卻讓李林甫無法說出半句話,當時李林甫臥病在床是用擔架扛出面聖,李隆基在小樓上遙望李林甫,但為提防空氣傳染,兩人間隔數丈之遠,中間並以薄紗紅布簾阻隔。李隆基只能透過薄紗間隙遙望李林甫,而李林甫只能躺在擔架上向皇上揮手。

李林甫揮手的病態姿勢,映在紅布簾顯得如此緩慢,慢慢的,靜靜的,無聲地搖動唐玄宗的心思。李隆基每看李林甫一眼,內心就像被利劍刺了一個窟窿,空洞地難受。高力士在旁暗道:「皇上,既然難受就回寢宮吧!」

這場會面不久李隆基便離開了,李林甫又被用擔架送回病房,一來一往情況更不妙,李宰相回到病房之後已是奄奄一息。而楊玉環聽完李隆基與李林甫的會面經過,不免發出嬌媚笑聲,心情頓時變得相當開懷。看樣子張太醫的推論不假,李林甫沒剩下多少時間。

李隆基批了召回楊國忠的詔書,而楊國忠於十一月返回京城,玄宗冊封楊國忠為同中書門下三品,首件要事就是去宰相府探望右丞相。現在只等著李林甫過世,楊國忠即將接任中書令成為首席宰相。

說起來,李隆基與李林甫歲數相仿,那年同樣近七十歲。話說人年老會變得糊塗,有時是真有時亦是假,李隆基自從天寶四載冊封楊玉環為「貴妃」,開元時期很多事情,他都忘得一乾二盡。當年李隆基與王皇后結髮夫妻、推翻太平公主政黨、寵信武惠妃,更別提重用姚崇、宋璟、張說、蕭嵩、張九齡等舊事皆不堪記憶。尤其楊玉環在張太醫手中搞來神奇小丸子之後,李隆基更是容易淡忘往事,一心一意迷戀著楊玉環,甚至自稱唐明皇去夢遊月宮。

回憶開元二十五載,武惠妃誣陷三皇子造反,李隆基不明就裡錯殺三位皇子,因此三皇子冤魂化身厲鬼在皇宮作亂,作惡多端的武惠妃,最後也遭鬼魅纏身而發瘋身亡。這件懸案讓原本不相信鬼神的李隆基開始迷信起來,李林甫欲獻計請來天師道的「卯象真人」進入皇宮驅魔,誰知長沙太守卻推薦江南最強的巫師進入皇宮捉鬼。這場妖魔遊戲卻埋下道巫兩派之間相互忌妒,爭奪「武林第一烽火令」的惡果,也開啟《皇侯列傳》的戰曲。

--------------------------------------------------------------------------------
來源 :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