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五章 仙姑姐姐可要生氣了。

達人殿堂

 
    
「達阪城的石路硬又平啊,西瓜呀大又甜啊,那裡來的姑娘辮子長喔,能不能夠到地上。」 濟南城,大明湖畔,那裡每到月半十五過後,經常會聚集眾多孩童,他們是為了參加「仙姑慈善園遊會」而來。 慈善園遊會的主辦人,李善人菲棠,年過半百,容貌賽比貂蟬,乃是當今山東家喻戶曉的氣質貴婦,綽號「仙姑姐姐」。李菲棠,標準古典美人,瓜子臉,細柳腰,皮膚白淨,毛孔透亮,一笑傾城,迷倒眾生。 仙姑姐姐不僅外貌美、聲音美、動作美,最難得是心地美;論年齡,李菲棠雖已知天命,但其嫵媚之姿從未色衰,比起雙十年華少女,不遑多讓。 過往五年幾乎每一個月,李菲棠都會來到濟南城舉辦慈善活動,為善助人樂此不疲。李菲棠一身仙姑服飾配件,搭配清新素顏打扮,孩童們都發自內心尊稱她為「活觀音菩薩」,她還真想替自己取個字號,例如:「世音」。 然而每次活動結束,園遊會場外有一部神秘馬車等待李菲棠回府,而車上會有個穿著道袍的小老頭,且瞇著雙眼偷窺會場。而仙姑姐姐都會親切呼喚他為「璇璇」,但胡鬧的孩童們都把小老頭戲稱為「瞇眼車夫」。 一般人並不清楚這部神秘馬車的由來:李菲棠不住在濟南城內,也不住在濟南城郊,她其實是住在靠近渤海灣的丹崖山,一位美貌仙子的優美居所,蓬萊閣。 瞇眼車夫在返回蓬萊沿途,老是顯得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可一旦回到了蓬萊閣之後,這道人兩眼即刻變回炯炯有神,走起路來像是神龍擺尾,他是李菲棠的夫婿,蓬萊閣的主人,呂素璇。 李菲棠平時是以仙姑的身分在濟南出沒,而呂素璇呢?呂真人平時的頭銜是「東萊星象協會」主席,也是華北占星師協會最高領導人。 李菲棠與呂素璇這對神仙俠侶隱居在蓬萊閣,可謂武林隱藏的重大機密之一。但這個秘密也不是全然沒有人知道,不管多麼神秘的內幕,總會有幾位武林高人知曉,他們分別是:長安城的李首席宰相、終南山的封劍莊主、嵩山的少林方丈、上黨的榮譽大都督、承德的圍場主人、江夏的大學聖宗與龍虎山的天師道教主,由於這幾個人與呂素璇之間關係匪淺,因此他們並不會洩漏呂真人的身分與住所,一個攸關前天下第一美人與前武林第二人的金屋藏嬌秘密。 呂素璇夫婦回到蓬萊閣之後,馬車直接開進地下宮殿二樓停放,而夫妻倆人下車後,再從秘密走道進入蓬萊閣地宮第六層,這裡才是呂氏夫婦真正居住的地方。至於蓬萊閣的地下宮殿到底有幾個樓層,除了蓬萊閣主人,外人很難知道其機密。 蓬萊古稱登州,臨勃海灣,東邊的大城是煙台,距離濟南超過兩個時辰車程。呂素璇返回蓬萊閣之時已過黃昏,坐了一個下午的馬車,饑腸轆轆,正打算入食堂享用晚餐。 然而,神姑姐姐果真不食人間煙火,好像不急著吃晚飯,說不定她為了保持良好身材,持續力行晚間減重塑身計畫。 「璇璇,我們又在濟南與蓬萊之間奔波了兩天,辛苦你每個月都要陪我前往濟南,辦理慈善園遊會事宜,這幾年真是為難你了。」 「所謂為善最樂,能夠替仙姑姐姐效勞是我畢生榮幸,有請姐姐移駕前去大廳用餐,我想女兒在餐桌上等不及要吃飯了,我們也趕快去用餐吧。」 「不用急,我已經交代女兒與下人們先行用餐,你暫且留在這裡陪我談心好了。」 呂素璇不免覺得奇怪,明明整個下午仙姑姐姐在馬車上,已經喋喋不休幾個時辰的家務事。李菲棠在回家路上,還怪罪呂素璇唱的歌曲別有用心,有圖謀「齊人之福」的嫌疑。怎到了晚餐時間仙姑姐姐還有話題可講,到底有什麼重要大事件須要仔細相談? 「璇璇,我很好奇,為何你的師兄李宰相過世,你竟然沒去長安替他上香?況且李師兄是我們的媒妁恩人,你的舉止相當反常。」 「李師兄已過世七七四十九天,早就修成大道、功德圓滿,飛越九重天直通道家天界寶地,成就無上『至人』境界,前往長安替他上香只是多此一舉,狗尾續貂之舉,故不為之。」 「我所認識的小璇璇,為了朋友向來情義雲天,剛才狗尾續貂的說法,挺不像你平時為人。順道告知你一件家務事,前些日子我在整理環境之時,發現一副很奇特的鐵扇子,這是烏金鋼製造而成的復古扇,看起來不像是普通的裝飾品,又不像是一件兵器。不過,我打算送給女兒當作玩具,說不定中秋節烤肉時還可以派上用場。」 呂素璇立刻聯想到不好的預感,鐵扇子,該不會是李師兄交代的「八卦玲瓏扇」。可是鐵扇子明明妥善藏在保險櫃裡,而那個保險櫃是委託天下第一巧匠打造,並配置五段式連環機關鎖,機關遭到破解的機率僅有百萬分之一。 「小璇璇,你有什麼話要跟我坦白嗎?不然,鐵扇子就轉送給女兒保管了。」 「仙姑姐姐,說不定那把鐵扇子是一件古玩意,尚有歷史文物保存價值,我認為送給女兒保管有待商榷,這豈不是在糟蹋文物?此事定當緩議,唉呀,有點尿急,容我先走去衛生間解決生理問題。」 「你該不會想到保險庫檢查失物,鐵扇子又沒在保險櫃裡面,你去了也是白走一趟。等會你到衛生間半個時辰回不來,反而讓下人誤認你掉進馬桶裡面。」 呂素璇沒有辦法可想,只好請夫人把鐵扇子取出來,一看到那古扇出現,竟然就是天師道的八卦玲瓏扇,呂真人不免對仙姑姐姐的開鎖功夫感到非常訝異。 「小旋旋,我在書院藏書裡都找不到有關這副古扇的文獻,你該好好說明鐵扇子的由來,免得引發家庭革命。」 「只不過是一個古玩意兒,仙姑姐姐您又何必動怒。」 「你有看出我在動怒,我有生氣的表情嗎?這副古扇是不是二奶送給你的情物?看來是拆散我們夫妻感情的利刃。」 「仙姑姐姐您冤枉我了,這副古扇是天師道的信物。」呂素璇一時慌張說溜了嘴。 「天師道的信物,為何會放在保險櫃內,這個玩意兒一定很重要,與張教主有何關聯?還不從實招來。」李菲棠已經把呂素璇架了起來。 「這副古扇稱之為『八卦玲瓏扇』,是天師道左護法的交接印信。」 「去你的左護法的交接印信,你最好把這副古扇還給張教主。重點是我何時批准你去江西上班,你去了江南,我的慈善園遊會怎麼辦呢?」是啊,哪來人會準時接送仙姑姐姐往返濟南與蓬萊? 「自從李師兄仙逝以後,我都在動腦筋,總會想出圓滿的辦法解決,您放心。」 「最好有辦法可解決,否則不用等到中秋,假設端午過後,天師道的信物仍留在蓬萊閣,我一定會把這把鐵扇子拆解,你肯定要牢牢記住。」仙姑姐姐收起怒氣,心平氣和前往餐廳用餐,而呂素璇搖動鐵扇子滅火,但頭皮還在發麻呢。 -------------------------------------------------------------------------------- 來源 :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