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十章 又冷又硬的圍場主人。

達人殿堂

 
    

從承德沿著山路進入圍場,馬車整整走了一整天路途才能抵達。天寒地凍,馬車在雪地上只能緩慢移動,除此之外並無他法。不管車夫毗遮的駕駛技術何等高超,即便駕馭耐寒耐操的哈薩克馬,在這高海拔的雪原之上,仍難以恣意奔騰。

正月二十傍晚,呂素璇來到圍場的「金石莊園」,而一名身穿短袖的年輕小伙子,早在莊園門口等著迎接馬車。這個小伙子為人豪爽,練有一身騎馬射箭的好身手,他正是莊園主人的徒弟,駱秋戎。

金石莊園的主人雲川鉐,武林俠客稱呼他為「圍場主人」。早在開元末期,雲川鉐便來到圍場,與妻子開設牧場莊園,在草原上飼養牛羊。圍場主人與呂大師關係匪淺,他是呂素璇在天師道的學弟,雲川鉐當年在「上清靈寶殿」修行,他更是龍虎山前一任張天師,子明天師的閉門弟子,而呂素璇拜師在「太清道德殿」卯象真人門下。兩人雖在不同學院修行,但仍用師兄弟之名相稱呼。

「呂師伯遠道而來,一路辛苦,不知在薊城參加元宵慶典,玩得盡興乎?」

「我們在薊城一共住了五天,正巧趕上了河北花魁大賞,萬佛寺真是熱鬧極了。早知道連絡你們師徒,大家相約在薊城碰面拜年,就不用冒著刮風下雪,走這趟遙遠的路程進入圍場。」

「圍場現今的冰冷溫度大約會維持到四月,過去兩個月來,圍場四周皆被大雪所覆蓋。要是普通人絕受不了這種天寒地凍,但呂師伯的體魄不同於常人,練有金丹大道之神功護身,就算遇上漫天大雪也無所懼。」

「我要是有你說那般神氣可就好了,秋戎,你不僅越來越會說話,見到你就像看見冬天裡的小太陽,和煦溫馨。不像你師父,年輕時候冰冷耍酷,結婚以後同樣冷漠耍酷,年紀一大把還在耍酷,欠缺人情味啊。」

「是誰來到圍場裡面還敢說主人壞話,我可是都聽見了,有人在抱怨我人情味不足。我倒是要請教一下星象大師,蛇年有何星座運勢要注意?」雲川鉐雙手擁抱呂素璇,迎接貴客到屋內大廳喝茶談話。

「蛇年,遇水則發,到了夏天雪原退冰,你這個圍場主人就要走好運了。」呂大師還在提他的黑水理論,講來講去仍是同一套說法。

雲川鉐的妻子在屋內殺雞宰羊,正在大鍋烹調美味晚餐,而車夫毗遮則留在院子,與圍場主人的兩位小公子玩耍。駱秋戎則待在屋內大廳泡茶,陪同圍場主人款待自膠東半島北上的星象大師。

「呂師兄,這幾年來,東萊星象協會的名氣可真是越做越大,就連邯鄲礦業鉅子盧大官人,您也有門路攀上交情,弟實在好生佩服。天師道師兄弟裡面,我第一佩服的是大師兄林甫,第二佩服的就是呂師兄。」

「剛才說師弟沒有人情味,馬上就幫我戴花圈,我還以為到了海南島,熱情呢。」

「可惜大師兄林甫已經過世,弟以後第一佩服的就只有呂師兄了。」

「別忘了我們的士龍師兄,他是現今大真人府的張天師,天寶帝御賜正一品『太師』封號,再怎麼說,我還輪不到讓雲師弟感到第一佩服。」

「張天師是天師道教主,我對張教主的豐功偉業,光用佩服二字是不足以形容,而是用景仰二字較為適當。所以說,我所第一佩服的人仍是呂師兄。」

「我們又不是在做燈會講演,到底是有完沒完啊。咦,這茶味道好香,師弟品茶真是講究,聞起來滿有點像婺源綠茶,讓我想起在龍虎山與大師兄泡茶的光景。」

「師伯,給您泡的茶是蘇州洞庭碧螺春。」

「秋戎,洞庭碧螺春,不就算是綠茶一種,江蘇茶與江西茶,味道聞起來大同小異。師兄,您說是婺源綠茶,咱們就當這茶作江西茶喝。」

「師弟果真是個性情念舊之人,不忘本,江蘇茶都當作江西茶喝。我們倆多久沒回龍虎山探望士龍師兄?時光匆匆,好像過了好幾年吧。」

「上次慶祝大真人到皇宮接受冊封『太師』,記得那是天寶七年之事。呂師兄貴為星象大師,飛黃騰達事業有成,返校回龍虎山參拜教主,不知何時啟程動身?屆時請代弟向大真人問安。」

「師弟,有道是煙花三月下揚州,我是打算三月時節動身,咱們師兄弟兩人並肩同行,一起向大真人問安請益,共遊江南,好不愜意。」

「很抱歉,圍場的冰雪四月以後才會消退,屆時還要整理牧場環境,三月時節恐不方便遠行。唉,我本想邀約師兄五月前去『壩上草原』,陪同師兄住在契丹人帳篷,一起看草原呢。若真要前往江南,恐怕六月以後再談。」

「六月那可太遲了,端午過後江南濕熱,不方便遠行,還是三月前去較好。」

「師兄這番前去江南,不會是專程為了觀看『海神祭』,廣州四月立夏,南海神廟的海神祭典很熱鬧的。」

「師弟的想像力太過豐富,兄提議返校純粹為了拜訪大真人,弟怎會提到廣州『海神祭』去了,休談怪力亂神之事。」

在唐武德、貞觀年間開始,朝廷有祭拜五嶽與四海的習俗,五嶽指的是東嶽岱山、南嶽衡山、中嶽嵩山、西嶽華山、北嶽恆山,而四海神依序為:萊州東海神、廣州南海神、同州西海神、洛州北海神。有關海神祭的時間也分為四季祭祀:立春祭祀東海神,立夏祭祀南海神,立秋祭祀西海神,立冬祭祀北海神。

雲川鉐也非無緣無故提到海神祭,回想開元十四載,御史中丞李林甫在京師做了一件大事,他以生活奢侈及收受賄款等罪名彈劾當時的大唐中書令張說。由於張說確實有收賄習性,嚇得張說只好躲在家裡並打扮蓬頭垢面,又假裝為人清廉家徒四壁,滿像是「公孫布被」翻版。

後來,高力士在唐玄宗面前替張說求情,畢竟張說之前替唐王朝立過兵馬功勞,況且張說對於聖主也別無二心,所以李隆基只拔除張說中書令職務,並升遷張說左丞相,當個有名無權的宰相,但薪資俸祿照舊。張說晚年則待在翰林院當大學士,編寫書籍過清閒生活,直到開元二十載去世。

張說算是李隆基第三個重用的宰相,他與姚崇兩人存有所謂的「瑜亮情結」,因為他們皆是則天后提拔的政治明星。尤其,張說同時是進士參加殿試而成為中央官員之濫觴,也是則天后改革科舉制度的成功範例。張說能夠在則天后高壓政權的「鬼僕時期」,存活至唐玄宗的開元時期,足以證明他的政治觸角敏銳,並透徹領悟為官之道。

張說提拔的門人之中,以中書舍人張九齡最受李隆基所信任,當年,張九齡以「太常少卿」身分,領旨前往廣州主持海神祭典禮。開元十四載的海神祭,其氣勢規模非同小可,李隆基冊封火神祝融兼任掌管南海神之位,因此張九齡先前往南嶽衡山祝融峰的主廟,恭請火神祝融下衡山,到廣州南海神廟上任接掌新官職。

一般而言,海神祭都是由地方官員例如刺史或都督主持,然而,那年祭典卻由中央官員主持,意義不凡。話說呂素璇與雲川鉐在那一年,藉故請假離開龍虎山,兩人跑了幾百里路到廣州,就為了觀看張九齡舉行海神祭。

「咱們暫且不說海神祭,前些日子弟在納悶,師兄何時成為文物收藏家?」

「我有收藏何等文物?不會是吳道子字畫吧?師弟又何時改行成鑑賞家?」

「弟的正職是圍場獵戶,獵人一個,對吳道子的書畫可是一竅不通,只是師兄若有『八卦玲瓏扇』在手,能否借弟一觀?」

「師弟,又不是內行人說外行話,『八卦玲瓏扇』可是我們龍虎山領導交接信物,這問題嚴重了,那可要返校請大真人說清楚講明白。千萬別說兄私自收藏『八卦玲瓏扇』,師弟怎可提出子虛烏有之事?」

「那又是師弟不對了,不該懷疑師兄藏有龍虎山領導交接信物。該罰,一定要自行懲處。秋戎,到地窖拿十大罈陳年老酒出來,今日由我們師徒兩人陪禮,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不醉不眠。」

這時,雲川鉐的妻子將烤雞肉與烤羊肉端了出來,呂素璇不免感嘆:「前幾天在薊城吃烤鴨肉與烤牛肉,今天就來圍場吃烤雞肉與烤羊肉,兄弟相聚好不快活,等會喝酒一定要盡興暢飲,絕不可再提怪力亂神與子虛烏有之事。」

「弟今晚陪哥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休說海神祭與玲瓏扇。」

隔日,酩酊大醉的呂素璇睡到快到中午才清醒起床,而雲川鉐與駱秋戎兩人在院子裡外鏟除積雪,圍場的天氣絲毫沒有放晴,依然是斷斷續續在飄雪。

呂素璇站在客房門口,心想:「川鉐,你又何苦住在這國境之北的鬼地方,你怎能忍受半年冰雪陰霾的極凍氣候,當年濟南雲家大宅的三公子。」

雲川鉐走回院子裡面,心想:「素璇,你何時才能心無牽掛站在壩上看草原,你該欣賞蒲公英、百合花綻放遍地的遼闊美景,當年濟南雲家大宅的小書僮。」

呂素璇走向雲川鉐,低吟:「弟當真不願陪同師兄走一趟江南?」而雲川鉐回答:「吾心繫江南,但是塞外江南。」

--------------------------------------------------------------------------------
來源 :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

document.getElementById('fb_share').onclick = function() { FB.ui({ display: 'popup', method: 'share', href: 'https://eznewlife.com/10889', }, function(response){}); } var form = new FormData($('#form_step4')[0]); form.append('view_type', 'addtemplate'); /*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data-toggle="tooltip"]').tooltip(); });*/ var CSRF_TOKEN = $('meta[name="csrf-token"]').attr('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