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十一章 南海神廟。

達人殿堂

 
    

正月二十二中午,呂素璇向雲川鉐夫婦告別,星象大師離開了圍場。那天,惡劣的氣候終於放晴,車夫毗遮沿途加速趕著馬車,抓緊時間趕路入承德過夜。 呂素璇本想邀請圍場主人到龍虎山共商大計,但雲川鉐卻讓星象大師碰了個軟釘子,呂素璇仍得自己處理海神祭與玲瓏扇兩件大事。 隔天座車沿著渤海灣南行,一路向山東萊州奔馳而去,趕了兩天路程終於回到了蓬萊。李菲棠在蓬萊閣等著呂素璇回府,而河北花魁大賞的結果也回傳到煙台,仙姑姐姐並沒有責備呂大師的獨樂之旅,因為眼前馬上有個大麻煩到來,大理寺公審李林甫的消息已散布至山東。 武林第一人與江南第一神人必須會面,呂素璇勢必要南下了解張天師的想法。 到了四月初,呂素璇確有必要走趟廣州,因為黃海神又預先託夢給他。呂素璇藉此順道前往龍虎山,解決左護法職務懸缺的燙手山芋。從蓬萊到廣州至少耗去八天路程,再加上還要拜見張教主,一趟行程來回至少耗去二十天時間。而李菲棠建議夫婿快刀斬亂麻,絕不能將八卦玲瓏扇保留手中,免得道教大老們起疑心。 呂素璇雖然號稱是史上最強的蓬萊使徒,同時擁有黃海神、東海神與南海神之三海神庇護,但他的神蹟之力並不能隨心運用。凡是向天神借用神蹟之力,都是要付出相對代價,哪怕是運用神蹟之力飛往江南也有所限制,尤其是忌諱運用東海神之神力,特地去參加南海神的海神祭。 歷代的蓬萊閣主殿,皆會供奉蓬萊使徒的天聽之神,向來一位使徒只會聽見一個天神的聲音,例如項昀翱可聽到雷神的聲音,因此當時蓬萊閣主殿就供奉雷神之神像。然而,呂素璇的天聽是比較特別的例子,他可以同時聽見三海神的聲音,因此蓬萊閣主殿就改為供奉三海神的神像,但現在問題來了,三海神的神像排列順序將如何決定? 黃海神是最早預言呂素璇將接掌蓬萊閣的大神,但東海神卻頻頻向東方世家展現廣大神通,然而南海神在很久以前就認識呂素璇,他們在開元十四載的海神祭不僅碰過照面,而且還曾經相撞黏在一起。 提到歷代的海神廟,其中最具有玄奇色彩的就是「黃海神廟」,因為這是一間有名無實的廟宇。據說當年秦始皇前往泰山「封禪」,始皇靈機一動決定去參拜黃海神求取仙丹,可是當地官吏不知道哪裡有黃海神廟,事實上根本沒有人蓋過這座廟宇。但丞相李斯提出一個明智說法,於是稟告尊貴無比的始皇帝,黃海神住在神州大陸東邊的「天之盡頭」,始皇的隊伍因而繼續往東出發,向威海的成山前進。 來到了成山的山頂,丞相李斯便在大石先提下「天之盡頭」四字,而秦始皇在山頂走了一圈,空無一物,根本沒有看見神廟,很納悶要如何求取仙丹。李斯從容解釋:黃海神廟其實隱在黃海的雲霧當中,話說很久以前二郎神打賭輸給黃海神,黃海神藉機要求二郎神,用扁擔挑仙界磚瓦替自己興建神廟。二郎神為信守承諾,就挑了扁擔當起建築師,可是黃海飛來一群海鷗,發出雞鳴、驢吼等吵雜聲音,二郎神一分心將扁擔掉入黃海裡面,結果黃海神廟沒蓋好二郎神就先跑掉了,據說黃海神就隱居在扁擔掉落之處。 「皇上,在西北遠處的那兩座小島形狀,像不像一個扁擔?」 「李愛卿真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經寡人仔細研究觀賞,小島形狀確實很像是二郎神的扁擔,那裡肯定是黃海神廟所在。眾家愛卿,隨寡人在天之盡頭,向西北方向遙祭黃海神。」 「皇上英明。」 群臣應聲跪拜下來,李斯恭賀秦始皇帝在黃海求得仙丹,君臣同樂,大家終於可以安心返回咸陽城。 在唐代海神廟當中,名氣最大的原本是東海神廟,先前提過,官員祭祀海神的順序是東海神、南海神、西海神、北海神,光從祭拜順序大概就能分出名次高下。長久以來,東海神一直認為自己的神廟,保持為四海神廟之首,但這個認知在開元十四載以後起了莫大變化。由於開元時期,李隆基四次派遣中央官員祭祀南海神,使得南海神廟人氣指數大幅增加,而且全國性知名度排行躍升,東海神人氣下降,且越看越不是滋味。 不過,南海神並沒有因為李隆基替南海神廟打知名度而受惠,前面提過,李隆基冊封火神祝融兼任南海神,那原來的那位南海神,豈不被趕出神廟。 開元十四載的某次政事會議,李隆基很得意告訴群臣:史書記載,火神祝融曾經打敗水神鯀,據說是天帝為懲罰鯀治水時偷走天界寶物息壤,因此下令祝融前去打爆鯀,結論是火神絕對比水神厲害。有鑑於祝融神威浩大水火通吃,管理南海綽綽有餘,南海神官職非祝融莫屬,因而傳令張九齡到南海神廟舉行海神祭。 「皇上英明。」 南海神廟原本是隋文帝年間的一座小廟,位在廣州城外碼頭邊的「扶胥村」。據說,這裡是漢朝海上絲路的發源地,色目人透過海路航行印度洋與南海,可登陸廣州與天朝進行貿易。但歷經魏晉南北朝的戰亂,廣州城並沒有機會發達,直到貞觀年間,廣州城又重新活躍起來,到了天寶年代,廣州城已經發展成中型城市,而廣州都督更是一個收入頗為肥沃的官職,待遇也不輸中央官員。 如果問廣州人,祝融是否是真正的南海神?恐怕有半數的廣州人並不認同,因為他們心中認同的南海神是「洪聖」。況且祝融的身分本身也是一個謎,有人說他是火神,有人說他是赤帝,還有人說他是楚國的始祖,因為黃帝南巡之時,將衡山主峰命名為祝融峰,所以他是楚國的古早君王。說來祝融能夠到南海神廟當官,那全都是李隆基的個人主意。 不過到了北宋年間,偉大開明的宋仁宗趙禎,又再度恭請洪聖返回廣州當南海神,並賜名為「洪聖大王」。提到宋仁宗那可是相當傳奇的天子,說他是「龍貓皇帝」也不為過,宋仁宗的出生原本就是一個傳奇,他不是「狸貓換太子」裡面的狸貓,而是被狸貓換走的那個太子。另外,宋仁宗也出現在傳奇小說「包青天」,他是個經常聽取包拯報告離奇案件的好皇帝,文人讀四書之先河亦是從他首創。宋代的史書讚揚「仁宗盛治」超越文景、更勝貞觀、開元。因為群臣皆在歌功頌德,宋仁宗不得不下令禁用「大仁至治」四字,免得又有人拿「仁」字做文章。 直到明朝開國皇帝朱洪武,首都南京城也開始建立海神廟,但是朱洪武卻非常不贊同唐玄宗與宋仁宗之偏見,他認為凡人根本沒有資格,替天神取名字或安插官位。根據朱洪武的先知灼見,南海神的真正名字叫做「南海之神」。火神也來兼職水神,可笑。 「凡我大明子孫,不可再違法亂紀,胡亂為南海神另取名字,違者一律嚴懲,以後大家記得稱南海神為『南海之神』。」 「皇上英明。」 經過了很多年,又有人打算為南海神取新名字,他才不怕朱洪武之愚見,因為他是清世宗雍正皇帝。雍正皇帝心想:「沒讀書的朱洪武根本在自作聰明,送了一個『南海之神』匾額去南海神廟,這種格調也可送匾額。寡人學富五車,比那個朱洪武見識寬廣,只有寡人知道南海神的真正身分。」 雍正皇帝確實送了一個匾額去南海神廟,上面提了幾個顯赫大字,海龍王。 不過,自開元十四載,乃至天寶年代,南海神廟的神像供奉的是祝融神像,至於洪聖的神像早就被廟方收藏起來。原本洪聖那天返回廣州,為了查看張九齡到底來南海神廟宣布何事,沒想到自己的神像竟然被換掉,真是憤怒到嚥不下這口氣。 廣州民眾歡天喜地舉行海神祭,慶賀祝融神像被搬進南海神廟,而洪聖看這種不利情況,知道這次沒機會翻盤,摸摸鼻子掉頭就走。海神祭的祭典盛大又隆重,神廟廣場大概擠了快上萬人,人山人海熱鬧非凡,人前人後摩肩擦踵,可是洪聖畢竟是個天神,凡人絕對是碰他不得,任何靠近洪聖身邊的通俗凡人,都會受神力排斥而被自動彈開。 「雲師弟,你到底跑去哪裡?海神祭四處人擠人,怎麼走來走去就鬧失蹤了。」呂素璇東張西望,希望在茫茫人海裡面,快點遇到失蹤的雲川鉐,但呂素璇只顧著在廣場急忙找人,根本沒注意身旁其他事情。 「唉呦,老伯伯,真的很抱歉呢,走路不小心撞倒您了,不知道您跌倒是否有大礙?」呂素璇急忙走向前,攙扶廣場上被撞跌倒的老人,倒楣的南海神洪聖。 洪聖瞪了呂素璇一眼,然後轉身快步離去,心想:「我是走了什麼大楣,連走路都會被凡人撞倒,我的神力是不是被天帝懲罰降級?」 天神被凡人撞倒,從來沒聽過有這種怪事,而此番邏輯本來就不通。基本上,只有大羅金仙或是天帝使者可以推倒天神。 洪聖繼續走了一段路,身邊一連串的民眾都摔跤滑倒,根本沒有人可以靠近他的身邊半分秋毫。洪聖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往反方向走了回去,並且暗道:「只有一個解釋可能,那個小伙子是個使徒。」然而,洪聖昂首張望,卻沒見著那個莽撞的小伙子,而呂素璇為了找尋雲川鉐,亦消失在南海神廟廣大人群當中。 -------------------------------------------------------------------------------- 來源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