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十二章 老桂與小韓。

達人殿堂

 
    

南海神廟雖然是廣州當地香火鼎盛的廟宇,但這座大廟只有雇用兩名專職掃地工人,負責打掃整座廟宇四周環境。其中年紀比較大的掃地工叫做老桂,而年紀比較小的掃地工叫做小韓。老桂大概五十來歲,而小韓只有二十幾歲。 小韓算是老桂的徒弟,師徒在神廟裡面蓋了一間茅廬,兩人就住在神廟西側山丘。在那山丘頂上有座亭子,可供觀賞海上日出:紅霞破曉,波光瀲灩,江天映影,茫然無邊。另在茅廬之外,有一塊不明顯的破損石碑,寫了一首落魄字句:「殘月無光水拍天,負喧可以慰龍顏。顧影未須悲白髮,散入千岩萬壑間。」 小韓自幼是個流離失所的孤兒,他沒有真正的名字,大家都管他叫「無名」。小韓最早由廣州一位謝姓財主收留,但由於小韓喜歡到南海神廟溜達玩耍,謝財主因此叫小韓認老桂為師父,以後便跟老桂住在南海神廟裡面。 老桂自稱是湖南岳陽人,早年在學堂念過幾年書,講起話來還有幾分教書先生的書卷模樣。但老桂絕口不談什麼四書五經,他喜歡講一些武林軼事給小韓知道,而小韓做完打掃工作便陪伴老桂自我吹噓。 小韓很崇拜老桂見識淵博,小伙子尤其愛聽武林盟主虬髯客大俠的傳奇故事:虬髯客當年如何召開武林大會,並且受到群俠擁戴所推舉,進而擁有「武林第一烽火令」的經典傳說,雖然那已經是一百五十年前,隋朝末年的陳舊往事。 在唐朝,只有所謂的「武林盟主」,並沒有所謂的「江湖盟主」。因為「江湖」這個用語,在唐朝指的是大江與大湖,引《滕王閣序》有詩為證:「襟三江而帶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至於「江湖」一詞,後來衍生為打架決鬥的場所,或是黑白兩道之間爭奪,那是北宋年間說書人的講法。 老桂之所以知道這麼多武林軼事,那是在他來到廣州之前,曾在江南經歷過很多地方,據說他以前在商行上班,幾乎跑遍江南每座城市。 小韓幼年流落到廣州城,他一輩子從沒離開過廣州,自他有記憶開始,他的生活就與南海神廟相連。閒暇聽老桂講些武林軼事,不管真假,反正是有益無害,小伙子心想也許這輩子都留在廣州打工,要往其他城市發展,可比登天還要難。況且廣州已是個中型城市,偶而也會有幾個色目人出現,若不奢求與長安、洛陽、太原等地相比,廣州城市發展也尚在水平之上。 老桂除了會講武林軼事之外,他還會講「神話故事」。武林軼事的聽眾對象只有小韓一人,但神話故事卻是開放給南海神廟往來眾香客聽。老桂就在神廟裡面擺了一個說故事攤子,順便賺一下香客聽故事的零用金,收取打掃以外的額外工資。 到底有什麼神話故事好聽?例如「封神戰役」,便是很多香客愛聽的神話故事,闡教眾仙如何痛毆截教敗類,闡教南極仙翁如何大展卑鄙戰術,而趙公明又如何遭受崑崙門人暗算而死。老桂尤其愛講「釘頭七箭書」,有關財神趙公明封神之作。除此之外,老桂另有一個壓箱故事「禹聖人治水」,那是比封神戰役還要古早的經典傳說,有關水神的真正由來。 提及大名鼎鼎的「禹聖人」,他可是黃帝軒轅氏的玄孫,水神鯀的兒子,沒錯,正是堯帝在位之時,那個被火神祝融打爆的水神鯀。從黃帝到唐朝,將近有三千年的歷史,可是「禹聖人治水」的傳說,源頭可要再往前推算兩千年開始,那豈不是回到鑽木起火的有巢氏年代? 話說在神州仍在部落漁獵時期,中華始祖軒轅氏尚未統治中原,在遙遠的天之西,現今成都灌縣,那裡本是汪洋大湖泊,當地原住民所祭拜的神仙,乃是天庭南天門統帥二郎神是也。而在灌縣大湖泊裡面,住了一條修行得道的「灌口老龍」,他原本是當地的孝子,但因為吞下龍珠而化作神龍,潛藏在湖泊底下深處。二郎神擔心灌口老龍會危害當地百姓,因此派出黃巾大力士將湖泊填土,防止灌口老龍游出水面作亂。 在天之南的東海之濱,民間流傳駭人的飛妖傳說,某日,一位大羅金仙雲遊至錢塘江,聽聞篾繩纜修行為飛妖,為提防飛妖危害當地百姓,仙人便去找飛妖鬥法。仙界高人劍術高強無比,憑藉一雙雌雄神劍,使用元女「天遁劍法」,揮灑神兵將飛妖雙目刺穿。但意料之外,飛妖雙目發出陣陣金光,畫龍點睛,篾繩纜瞬間變成活生生的一條神龍。篾纜飛龍為了感激仙界高人的再造功德,因此便拜大羅金仙為師,成為仙人的女弟子。 這位畫龍點睛的仙界高人來頭可真不小,他乃是太上老君的大弟子,火龍真人是也。篾纜飛龍是雌性神獸,能夠拜在火龍真人門下,皆是天數命定之機緣,早就由老君祖師在冥冥中安排,為了完成禹聖人治水而鋪陳。 火龍真人收了篾纜飛龍作女弟子,把本門絕妙的「火龍劍法」與「天遁劍法」傳授給飛龍,而飛龍亦遵守師訓且勤加修練,不斷提升其修行功力。另外,火龍真人的二師弟,稱為飄渺真人,他路經灌口之時遇上黃巾大力士,覺得老龍被埋沒在湖底太過可惜。由於飄渺真人面子大,便叫黃巾大力士返回天庭,然後將灌口老龍收服作門下徒弟。 又過了一千年,篾纜飛龍不僅把火龍真人的「火龍劍法」與「天遁劍法」學成,還修行太上門派的「變身術」完成,更可將龍形化為人身。有一回,飄渺真人拜訪火龍真人,瞧到飛龍竟把自己變成貌美姑娘,不禁嘖嘖稱奇。飄渺真人便與火龍真人私下商量,他回去以後也要教導老龍學習本門的「變身術」,等到老龍可以把自己變成美少年之時,正好可以和篾纜飛龍配對湊成一對佳偶,雙龍共結連理作夫妻。 「師兄,我看這門親事就這麼辦好了,一千年後,等我家徒弟學會本門的『變身術』,就差他來錢塘江提親,不知火龍師兄意下如何?」 「飄渺師弟,你都親口提了這門親事,我哪裡好意思拒絕。況且老君祖師先前也暗示過,老龍與飛龍具有夫妻相,日後可是禹聖人的得力助手。不過,我這女徒弟就是愛漂亮,每次都喜歡變成美姑娘,你的愛徒若能變身美男子,郎才女貌,這樣才會像配對成功的夫妻臉。」 「這點不用擔心,花個一千年特訓,老龍一定變成一個人見人愛的美少年,絕不會讓您的女徒弟吃虧。咱們事先保密不要說出嘴,到時就讓他們萍水相逢,不期而遇,天雷勾動地火,墬入愛河,花好月圓,一點都跟相親無關。」 「師弟,沒問題,到時我會創造劇情,並且配合演出。」 「老桂,你怎麼不繼續講下去了,後來老龍是否有去找飛龍提親?婚禮在哪裡舉行?沒講完怎麼可以收攤?我們還沒聽完故事結局呢。」 「常言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預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今天就講到這裡為止,明天再提老龍前往錢塘江提親的部分,大家記得明天下午來這裡集合聽故事。下班時間到了,我要收攤回山頂茅廬休息。」 「ㄟㄟㄟ……,結局沒講完怎麼就走了。」 「大家不用急,我們老桂與小韓,師徒就住在南海神廟裡面,有道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大家明天繼續來聽老桂說故事就對了。」 香客們一哄而散,反正說書人總喜歡釣聽眾胃口,這樣才會有聽眾來聽故事,如果故事發展缺乏懸疑性,那根本不會有聽眾留下來繼續聽。 其實故事的結局,小韓已經聽過上百遍,老桂講故事情節雖然會添油加醋,但每次故事的結局都沒有新的變化。老桂說:「所有故事的結局都是上天安排好的,凡人的努力只能稍做部分修改,要推翻故事原本的結局是非常困難,除非你有扭轉命運的神力。」 小韓雖然是個孤兒出身,但是他擁有一顆善良與上進的心,他相信天神一定會保佑好人,幫助好人完成夢想。這也是南海神廟香火鼎盛的原因,每一個出海的貿易商人都有追求夢想的心願。但老桂只是笑笑回應,其實每一個到南海神廟祈福的香客,都是為祈求發財而來,他們根本不是為了什麼夢想,或者是說,他們的夢想就只是發財。 更可笑的是南海神根本沒住在南海神廟裡面,在主殿的南海神像是由兼職的火神祝融代理,也許火神祝融在衡山就能發揮神力,遙遠傾聽香客的發財夢想。 兩年前,天寶十載某一夜,小韓待在茅草屋裡睡覺,半夜裡尿急起床,他打算到屋外的尿桶前解決,但卻發現老桂神秘兮兮往後山走去,三更半夜,到底搞什麼鬼行動呢? 小韓躡手躡腳跟在後面,卻沒發現整個南海神廟已遭到黑雲覆蓋,小韓看見老桂走進神廟後院,而裡面站了一個穿著奇裝異服的怪異男子,小韓不知道那算是什麼款式的服裝,至少他在廣州城沒看過有人穿著這種神秘服飾。 老桂與那個神秘男子開始接耳交談,雖然四周環境很安靜,半夜裡的蟲鳴聲音清楚可辨,但卻根本聽不見他們兩人的交談內容,那是因為兩個人都在互相讀「唇語」,而躲在樹林旁邊的小韓,則是完全看不出老桂的言談舉止。 直到最後老桂鞠躬時,小韓聽見老桂所講出的唯一句話,「恭送魔人」。 小韓恍然大悟,他終於想到那個怪異男子的服飾,那是天寶年代禁止穿著的「巫師服裝」,這種類型的服飾在十幾年前遭到官府管制。小韓上次看到這種服裝,發生在他來到南海神廟之前,那是開元末年的事情,為慶祝開元改年號為天寶,廣州都督下令燒毀城內所有的巫師服裝。 「我擁有扭轉命運的神力,但我要求得到你的徒弟作為回報,你可否割愛?」 「魔神大人,我願意獻上我的徒弟,以換取命運的扭轉。」 -------------------------------------------------------------------------------- 來源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