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爾:《皇侯列傳.蓬萊閣主》 第十五章 恐驚天上人。

達人殿堂

 
    

飄渺真人帶著老龍徒弟飛出了南天門,心想:「李長庚,給你三千年好好尋覓『有慧根神人』,屆時本大仙歷經不斷變身,如果萬一碰巧找上本大仙,那是太陽打西邊出來,才怪。」 火龍真人帶著飛龍徒弟回到自家洞府,盤算:「李長庚,看你能找得到幾個『有慧根神人』,動用天帝的命令來指揮我,三千年後誰還記得這檔事,誰就準備走霉運,保證。」 「後來老龍與飛龍在錢塘江結為夫妻,並協助禹聖人完成九州治水,禹聖人受到萬民擁戴為夏朝君王,便下令冊封老龍為海龍王,而飛龍榮升為龍王夫人。」 小韓接下老桂的說故事攤子,講完禹聖人治水的故事。而老桂呢?聽說早在元宵節之前,老桂便獨自返回洞庭湖探親,過了一個月都沒再回到廣州。 廣州這些年來發展很躍進,天寶年代,廣州城內有座六層高樓,摘星樓,是市區內最高聳的建築物。據說,這座高樓的頂樓裝潢金碧輝煌,不僅有歌舞戲台,還有溫泉澡堂,彩繪壁畫圍栩栩如生,皆是刻劃薄紗飛天仙女美豔之姿。 有人說:摘星樓內部的彩繪畫工,比起南昌滕王閣還要高出一籌,何以見得呢?滕王閣只有三層樓,但摘星樓卻有六層樓,高下立見。然而,市井小民喜好以訛傳訛,傳言皆是誇大編造之語,其實摘星樓頂樓自建造完成以來,根本就沒有幾位貴賓上去過。反正摘星樓越是沒人上去過,市井傳言越是誇大不實。 司馬大官人是最常出現在摘星樓的名人,他不僅經常在頂樓看戲,甚至每日在頂樓泡洗溫泉,因為他正是這棟高樓的擁有者。司馬大官人名叫達賢,假若他在廣州稱第二,那第一肯定是要從缺了。即便是廣州都督或是南宮世家執行官,每逢佳節必會主動前往摘星樓拜訪。 所以又有人說:司馬達賢是住在天上的人,此話雖然有點誇大形容,但略有幾分可以採信。發下此番豪語之人來自江夏,他就是當年負氣遠離長安,改投大學門的李仙人太白。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聲語,恐驚天上人。」 天寶十二載二月,李林甫抄家噩耗已流傳至神州遍地,李仙人風塵僕僕自江夏來到廣州,特來拜會司馬大官人,登上摘星樓之頂樓相談。 司馬大官人舒服坐在虎皮大搖椅上面聽戲,而戲台上面的女伶正在演唱黃梅調《天女散花》。戲中天女讚道:「結習未盡,固花著身;結習盡者,花不著身。」 「善哉,傳說百花仙子以鮮花灑向凡間,凡得道之人一花不染,而未得道者花錦滿身。今摘星樓只聞花聲,但不見花錦,大官人實乃道中之人也。」 「李仙人乃昔日翰林院大學士,今日江夏大學門崑崙四仙人之一,玉樹臨風光臨摘星樓,不知為何要事而來?」 「這次南下至廣州,只為打聽一人下落而來。」 「廣州位處國境之南,亦非俊采星馳之地,不知李仙人欲訪何人?」 「大學門欲尋找『洞庭賢人』相談。」 「閣下若要尋覓『桂閒人』,恐怕該請教南宮世家執行官謝峒,廣州每家店舖幾乎都認謝財主的帳,謝峒找人可比我有效率多了。」 「事實上,我昨日已拜會過謝執行官,桂賢人似乎脫離南宮世家掌控。」 「不可能,南宮世家八大執行官盤據江南,除非桂閒人跑到華北去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在江南,沒有南宮世家找不到之人,難道姓桂的會飛了不成?」 「恐怕『軒轅火鳳』擁有者來過廣州,早已護送桂賢人離開江南。」 「『軒轅火鳳』只是一個傳說,到底有幾人親眼見過火鳳?難道李仙人在開元時期,很榮幸見過火鳳本體?我曾聽聞開元十八年,火鳳出現在鄱陽湖,接著開元十九年,火鳳又出現在洞庭湖,不過這也許是華北一群占星師在編造謠傳。有道是:人言可畏。但說真的,我不相信。」 南海神廟最近有些冷清,因為在元宵節之前,老桂已悄悄離開神廟,他說年老要回岳陽故居探親,說不定落葉歸根,不回廣州了。 表面上,老桂的攤子暫時收了起來,小韓仍如往常作息打掃,待在神廟裡整理環境。可是又過了一個月,連韓無名也跟著跑路,這會兒師徒皆離開廣州。 韓無名夜晚離開廣州城,但因為是第一次離開廣州,也是第一回出遠門旅行,所以走起路來慢條斯理。不到兩天時間,謝峒的手下就確切掌握韓無名的行蹤,並等待執行官下令捉人。 老桂離開南海神廟之前,留了一張地圖給韓無名,圖上指示在韶關北郊羅源洞山麓有個藏寶地點。韓無名就沿著藏寶圖指示前進,而謝峒同時派出兩名功夫高手追蹤韓無名,以探查老桂真正的藏身下落。 韓無名依照地圖而行,竟然走到一座大墳墓,依照墓園造景規格,看來裡面所埋葬的人物並不簡單。墓前不遠的祠堂有副對聯寫道:「當年唐室無雙士,自古南天第一人」。 韓無名沒管這座墓園的主人到底是誰,反正他不是專程前來開棺盜墓,而是打算取走老桂預先藏在祠堂裡的金條。假如順利把老桂的金條賣了,則小韓這回旅行資金便充足無虞。 韓無名取走祠堂內金條的怪異舉止,很快就讓謝峒的兩名手下發覺,兩人原先計畫利用小韓找到老桂的下落,然後通報謝峒過來捉人。但現在他們發現金條在小韓身上,兩人心生貪念,決定立刻把韓無名捉拿起來,搶奪金條到手後,再處理找人之事。 「韓無名留步,交出你身上的金條,跟我們回廣州城。」 「這不是神廟附近棺材店的嚴老闆,您怎會出現在這個墓園,難道你的生意做到韶關,專程替客戶送棺材來吧!」韓無名內心感到相當訝異。 其實這位賣棺材的老闆,還有另一個不為人知的身分,南宮世家六十四分舵主之一,「小閻王刀」嚴常白,負責暗殺工作的快刀客。而在嚴常白身邊的光頭佬,同樣是南宮世家六十四分舵主之一,「索命城隍」紀黑遛,兩人互為出差搭檔,專門替謝峒處理檯面下的齷齪交易。 韓無名只認識嚴常白並不認得紀黑遛,小伙子還一愣一愣地向前打招呼,不知眼前豺狼在南宮世家的真實身分。就當韓無名靠近嚴老闆不到三尺距離,嚴常白突然抽出快刀架上小韓的脖子。 緊迫時分,小伙子出自本能反射動作,身體一倒收縮往後,跳出小閻王刀的刀鋒範圍。韓無名都沒時間喘上一口氣,紀黑遛的鋼鐵猛拳,又振臂從後方打了過來,小伙子尚未搞清楚場面,一連遭到快刀與鋼拳前後夾擊。 嚴常白與紀黑遛一心只想把金條搶走,不管青紅皂白就追殺過來,小韓在墓園裡跑跑跳跳,荒郊野外不見任何行人路過,小閻王刀更是肆無忌憚,露出狠毒的面孔,殺氣騰騰,而紀黑遛亦不遑多讓,索命來了。 韓無名一時膽戰心驚,沒法與嚴常白及紀黑遛正面交手,便一路急奔經過山麓路旁洞穴,打算逃入山洞裡暫時躲藏。 但萬萬沒料到,小韓連一隻腳都尚未踩進去,就有一根銅拐杖轟聲落下,正好擋住進入山洞去路,眼前出現身穿青布的糟老頭,腰帶之間掛了個紅葫蘆酒壺。 「老伯伯快點讓開,後面有兩個打劫財物的強盜追過來,一起到山洞裡面躲藏起來,免得惹禍遭殃。」 「小兄弟,你長得堂堂八尺之軀,有壞人敢來打劫,你就勇敢打回去啊。」 「一對一單打獨鬥,我是絕對不怕事,但對方有兩個強盜,其中一人又帶著兵器在手,我沒把握一個人同時對付兩個人,還是先躲起來再說吧。」 「你有沒有練過拳腳功夫啊?只不過碰上兩個強盜便縮頭縮腦,看來真是沒有膽量,讓老頭子來應付那兩個強盜吧。」韓無名有點懷疑這位老伯是不是老糊塗,年紀一大把還在逞強好鬥,小伙子不管老頭神智是否清醒,自己先藏入洞穴躲起來再說。 沒過多久時間,嚴常白與紀黑遛追趕上來,見不著韓無名行蹤,就向路旁糟老頭大呼小叫,打聽韓無名躲藏到哪裡去了。沒想到這老頭一副老當益壯,展現不合作的豪邁氣勢,激怒了小閻王刀與索命城隍。 索命城隍懶得再與老頭子囉哩囉嗦,一出手往老頭子肩膀抓去,使個「分筋錯骨手」逼供,難道還怕老頭嘴硬不說真話。但老頭可是個不簡單的人物,揮動手中拐杖向紀黑遛擊去,震得紀黑遛拳頭發麻。 但紀黑遛為了不甘示弱,不讓嚴常白以為自己對付不了老頭子,還故意大聲喝道:「老頭你這一擊只不過是『螳臂擋車』,老子念你年紀太大所以沒出重手,老虎現在可要真正要發威。」 「我這拐杖一擊也不過只用三成功力,竟然是沒用的『螳臂擋車』,你好像還挺能打的,那我下一擊可要加重力道,希望你還能照樣撐住。」 索命城隍提氣使上九成功力再向老頭擊拳,而老頭子仍然輕鬆一揮拐杖,就將紀黑遛牢牢擋住。紀黑遛臉部膨脹通紅,他從來沒有打過這種架,對方竟然可以談笑間擋住他的索命鋼拳。兩人互相僵持了一陣子,小閻王刀終於耐不住性子,加入戰局拔刀向老頭砍殺。 紀黑遛與嚴常白兩人聯手,在荒野上戰了老頭子二十回合,仍然無法佔到上風,兩位南宮世家分舵主,此時不免著急起來。韓無名躲在山洞裡面,聽到小閻王刀與銅拐杖交相攻擊的聲音,內心慌亂卻又不敢外出助陣,避免暴露自己藏身之所。可是想到老頭子如果不幸被惡人殺害,豈不是因此遭遇池魚之殃,內心感覺愧疚又無可奈何,不知不覺,小韓默念觀音大士大悲咒。 老頭子與兩位分舵主再度交戰二十回合,老頭子不想再麻煩刀劍相向,他好心建議雙方撤下兵器,三人改用比試掌力一決勝負。 嚴常白竊喜暗道:「老頭子認為我專攻快刀,拳腳功夫定然普通,其實我的拳腳功夫一點都不遜於紀黑遛。」 沒有理會紀黑遛,嚴常白就答應比試掌力,他收起了小閻王刀,自負一招可讓戰局翻盤。嚴常白跨下馬步,真氣飽滿拳打山河,此乃少林七十二絕學之一,「鐵牛鋤地」神功,氣勢勝過狂牛爆衝。 只見老頭子慢中帶勁,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右掌劃了個圓圈,向外推去,一道掌風竟可勢如破竹將「鐵牛鋤地」全然壓下。老頭子憑空一掌招式,看似沒有太大驚奇,不僅勁道均勻且力道厚重,一擊降臨亢奮凌厲,好比千斤罩頂氣勢。 嚴常白還沒看出老頭子使的招式,只覺得一陣狂風暴雨,從四面八方鋪天掃過,小閻王刀頓時宛如草人凌空,已遭打飛三丈之外。 紀黑遛烏黑的臉龐掉落萬丈深淵當中,不禁駭然啞聲,心中疑問:「不可能,不可能,難道是傳說中的降龍掌,『亢龍有悔』?」 -------------------------------------------------------------------------------- 來源 :宋楚爾作品官網:宋楚爾神奇影音文字創意空間,連載經典魔幻小說《皇侯列傳》、《至尊爺重返江湖》,推薦Live演唱會、電影評論與錄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