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把發給情人的曖昧短信發給了爸爸,然後....

兩性與生活

 
    

看了手機很久,慢慢拿過來,一個一個的翻著卡里的姓名,翻完一遍,再翻,再翻……終於忍不住,翻出收藏夾裡的一條短信。

短信是這樣的:今天白天有點想你,下午轉為暴想,心情將由此降低5度。受此情緒影響,預計此類天氣將持續到聽到你的電話。——此短信是同事轉發給我的,當時覺得有趣,就存下了。 我想,把這條短信發給小鳶,既表達我的心情,又不至於太肉麻。找聯繫人,點發送,發送的一瞬間,我叫了一聲“壞了”,聯繫人點錯了,搖搖頭。 再找,這次看準了,光標停在“小鳶”的位置,輕輕點下去,我舒了一口氣。 此後那晚的時間,以及第二天我都在等小鳶的電話,時間過得可真慢,一點一點,比蝸牛爬的還慢!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手機在牛仔褲的布兜里,靜靜地彷彿死了一般,看看時間,嘆口氣,收拾東西準備下班。 鈴聲就在此刻響起,叮咚叮咚……這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樂。我的臉一下紅了。以最快的速度“噌”地掏出來……卻是爸爸的號碼,有點失望,我接了電話。 “爸!”“我給你郵寄了一個豆漿機。”“真的?嘿嘿,我也有豆漿機了。”“以後早晨起來自己磨點豆漿喝,外面的豆漿就別喝了。”“遵命。不過老爸,你怎麼突然給我郵寄個豆漿機啊?”爸爸在電話的那頭嘿嘿的笑:“你離家遠,你想我們,我們過不去的,昨晚一收到短信,你媽就在想給你郵寄個東西,想了一宿沒睡,今早想到把家裡那個新豆漿機郵給你。”“短信?什麼短信?”“你不是說想我們嗎?昨晚發的短信……”爸爸還是笑。  我愣了片刻,繼而笑了。笑過,掛了電話,我的眼淚卻再也止不住了。
廣告
爸爸……我很想告訴你,那條短信我發錯了,可是我沒有勇氣說出口,我從未給爸爸發過短信,爸爸是農民,初中沒有畢業,我每次都是給他打電話。我沒有想到,從收到短信的那一刻,父母就開始為我的“想念”忙起來了。愛著的人都是傻得,以前,我只知道這句話適用於愛情,沒有想到同樣適用於親情。  我的父親啊,他怎麼就沒有想到,這條短信,是我發錯了!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思緒翻滾,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是啊,小的時候,我們盡情享受著父母的恩寵、親情的呵護。等我們長大了,更是懂得血濃於水,骨肉相連的道理。可是,面對漸漸老去、風燭殘年的雙親,終日里或寒窗苦讀呆若木雞,或觥籌交錯醉生夢死,一邊概嘆生活的艱辛,一邊和愛情周旋,卻以各種藉口種種理由忽視、甚至漠視親情的存在!面對雙親,捫心自問,我們難道不值得反省嗎?難道不應該反哺嗎?  

要知道,哪怕是一條小小的短信,就足以讓他們興奮不已!

廣告

小時侯,我們是小鳥,父母是我們的大樹,為我們遮風擋雨;長大後,我們離巢飛向自己的天空,父母依舊牽掛著我們,為我們做著一件件“傻事”...

也許在我們的成長過程中,父母並不是那麼的完美,我們會覺得父母給我們的不如期待中的好,但可能對他們而言,那是能為我們提供的最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