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回不來的人 ..

兩性與生活

 
    

故事:台灣客吃日本料理 地方:東京某日本料理店,壽司吧台 人物:台灣客A、B、C君及A妻 場景:四人不懂日文,但以手指點菜,終於吃飽了該結帳了,但是不知如何用日語講。 ※※※※※※※※※※※※※※※※※※※※※※※※※※※※※※※※※ 台客A :用英文試試,Bill(帳單)please! 老闆:嗨!Beer(啤酒) 結果:送上了一瓶啤酒。 台客B:換我來,howmuch? 老闆:嗨!ha-ma-chi(紅魽) 結果:又送來了紅魽四份。 台客C:換我來,日文多少錢好像叫I-Ku-Ra,I-Ku-Ra。 老闆:嗨!I-ku-ra(鮭魚蛋)。 結果:又送上鮭魚蛋四份。 台客C很生氣,不自覺罵了一聲-XX老母。 老闆:嗨!Kani-double(蟳- 雙份)。 台客女:唉啊!含慢死!(台語笨死了)。 老闆:嗨! Ha-ma-sui(蛤蜊湯)。 結果:又送上蛤蜊湯四份。 台客女的老公罵了一聲,三八! 老闆:嗨!Sam-ba(秋刀魚)。 結果:又送上四份秋刀魚。 終於帳單來了,很多錢! 台客C:殺價(台語發音)。 老闆:嗨!Sha-ke(鮭魚)。 結果:又再送來了四份鮭魚。 台客C: No,No,No,KK 老闆:No.Sha-ke,Sarke(日本清酒)? 台客C:Yes,殺價,殺價! 結果:又送來四瓶清酒。 聽說這四個人還在日本吃,回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