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他在網路上看「愛情動作片」時,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妹妹

兩性與生活

 
    

這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幾年前,美國男青年Jensen Karp(藝術品經銷商)在利用業餘時間賞片時,突然發現畫面中那個嫻熟幹練的女演員竟然就是自己的妹妹……

 

此刻該擁有怎樣的心情呢?

 


他印象中的妹妹應該是這樣的✪


整件事平息後,這哥們寫了一篇回憶錄,記下了自己在得知妹妹是個小電影女演員後做過的所有事,還有心路歷程,在閱讀之前,兄弟們不妨先想想自己撞上這種事兒會怎麼做(原文引用時有刪改)。

 

我(原文作者,下同)從1998年住進宿舍那會兒就在看小電影,有那麼段時間我感覺自己的足跡遍佈了網絡上的所有片源。但網絡上總有一些小電影作品 會讓正常的觀眾感到口味太重,所以你們大概能想像,當我看到自己的妹妹出現在這樣的作品中,我一下子站了起來,在屋裡踱步最後還扔了電腦……

 

先從我和妹妹最初的記憶開始說吧。

 

那時我16歲,阿姨在經過和癌症的幾番較量之後喪失了生育能力。作為家裡的獨生子,我在得知阿姨決定領養一個小我8歲的表妹時樂壞了,我決心成為她青春期裡身邊那個貼心的哥哥,陪她玩,教她規劃人生。

 

妹妹的名字叫Jessica,她的父母在與我們相遇前2年因為一場車禍去世——說來有些自私,這滿足了我所有關於妹妹的幻想。

 

4年後,阿姨又一次被診斷出了癌症,這是她第5次面對病魔了。那時Jessica早已融入了我們的家庭,但身體虛弱不堪的阿姨決定把妹妹送回領養機 構去。我父母曾經認真考慮過收養Jessica,把她從那個時常令我們都害怕的機構裡解救出來,但始終無能為力。她打包好行李就離開了,到現在這件事都讓 我心碎。

 

 

直到Jessica16歲時,我們還和她保持聯繫,我的媽媽會帶她一起出去吃飯購物。但16歲後Jessica不可避免地越來越孤僻沉默,我們失去了她的消息,那年我的父母也離婚了。

 

在Jessica22歲生日那天,她毫無預兆地打來了電話,對話簡短又尷尬,但她還是表示了思念,還模糊地提到了一份工作。在簡短的交談中,我強烈感覺到她在掩飾著什麼,但直到我坐在電腦前看著她出演的小電影,才意識到原來那時候她真的藏著一個秘密。

 

當時我一把就掀飛了電腦,衝動瘋狂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我知道我得把電腦撿回來,可我得先搞清楚這是什麼情況。看小電影從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變成了人生的轉折點。我想乾脆打個飛機了事吧,可是小電影裡有個女孩是我的表妹!再怎麼聲嘶力竭大吼大叫我都是滿腦子漿糊。如果這是電影劇情,我一定會嘲笑 它一通,但這不是。

 

當終於有些冷靜下來的時候我意識到,Jessica並不只是個小電影演員——「Lexi Belle」可是個大明星。她連著幾年贏得了小電影新聞獎,被財經頻道列為小電影產業的12大明星之一。她從18歲開始從業,已經出演了幾百部小電影。我 當然知道小電影演員是一份基於清醒認知的正常工作,但我能想到的只是那個對我意味重大的妹妹。

 

 

這不是什麼值得傳頌的事蹟,所以我還考慮過不完全告訴我媽媽所有細節,同時解釋一下我還真不是故意要發現這些的。把她的作品名稱告訴我媽媽實在太尷尬了,於是我向媽媽字斟句酌地說明了一下情況。我甚至還找了一段James Deen的錄影帶,好讓媽媽覺得妹妹是在向50年代老演員致敬,以免媽媽去網上搜妹妹的名字。但事實上,她不常和我們聯繫反而讓我們擔心對她的生活困境一 無所知,這樣反而讓我們放下了心,Jessica的成功反而慰藉了我們。

 

我決定上Facebook發條消息給Jessica。如果她因為顧慮這件事而無法穩定長期地和我們聯繫,我要告訴她我們無條件地愛著她。當我發現我的褲子還掛在腳踝上時,這確實不太容易,但我想她能想明白。她很快回覆了我,有些釋然卻更不知所措。她說她只是擔心我們的指責而不知道如何表達。我約了她吃午餐,無論如何我想要和她成為朋友,甚至是家人。

 

碰見Lexi Belle已經過去幾年了,我很高興我們自從那次午餐後一直愉快地相處著。每個月我們都聊天,找機會出去玩。2014年她贏得了年度閣樓女郎,我在711 碰到那些有她出現的雜誌封面還得繞路走。我的朋友在我和她出去玩時或者我的生日聚會中常常會認出她,也會有粉絲在我們共進晚餐時過來合影,這確實讓我不太 舒服。但我從未羞辱過她。我甚至因為她在這樣一個競爭激烈的行業中成功地生存這麼多年而有些莫名的驕傲。只是讓我選的話,我絕不會讓我愛的小妹妹做這樣的 工作。我曾經跟Jessica說過這話,她很快回答我:「我也不會。」

 

我不知道有個同胞兄弟姐妹會是什麼樣,但我永遠不會對Jessica的決定橫加指責。無論發生什麼,只要她需要我,我就一定會陪著她。也許小電影演員也有自己的家庭這件事有些奇怪,但這是真的,我們有必要瞭解這一點。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是一個很溫柔的好女孩,是一個生存下來的強者。要我說,她的工作唯一影響到我的地方就是我如今得非常小心地挑選小電影,因為我實在沒錢再買一台電腦了。

 

文中每個字在發表之前都已事先徵得了我表妹的同意。這個聲明還真挺有必要,因為我不是一個變態。

 
也難怪哥哥一時上火摔了自己電腦也是必然!我想這種心情是很難體會的!沒關係啦~每個人都有他的"專長"啊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