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娶五妻卻始終無法傳宗接代,全都因小時候被宮女們「硬上」 陰影讓他到死前都揮之不去...

新奇古怪

 
    

 

說到末代皇帝溥儀,總有人同情他的人生遭遇,同情他的人猶如傀儡般,被各種政權人士操弄著。關於末代皇帝溥儀的影視作品,至少有十部,但只要一牽扯到其個人生活私密,便都語焉不詳了。

 

過查閱涉及溥儀的文史資料可以發現,早期的傳記或回憶錄,在其私生活方面的敘述遮遮掩掩,幾乎沒有詳細的解說。但越到後來的作品,對溥儀私生活說得越明白。通過最後一次婚姻袒露的秘密,我們可以看出,溥儀少年時無度的性生活,給溥儀往後的生活帶來的恨和無奈。

 

溥儀有過3次婚姻,婚姻生活非常不幸福,對此,外界多有揣測。 

 

賈英華先生費盡周折,終於找到了一本厚厚的溥儀在醫院就診的病例。這份上世紀六十年代初的醫院診斷書上,清楚地寫著:患者溥儀,曾於1962年7月21日,在此作過檢查診斷

患者於三十年前任皇帝時,就有陽痿,一直在求治,療效欠佳……曾三次結婚,其妻子均未生育。

對於進一步的治療方式,北京協和醫院的醫生也沒能提出新招,只是要求溥儀按期來按壓前列腺,服用睾丸激素,熱浴……為了讓溥儀過上“性福”生活,周恩來總理還讓全國政協特地邀請著名老中醫施今墨、岳美中、蒲輔週為溥儀作了診治。

 

全國政協文史辦公室副主任張述孔還帶著溥儀去找四代祖傳名醫張榮增,後者專門開出兩劑藥方。

 

1979年溥儀的最後一個妻子李淑賢在接受賈英華採訪時談起這件事,李淑賢承認因為溥儀沒有性能力,確實給兩人的夫妻生活帶來困擾。婚後李淑賢得了神經衰弱,長期失眠。



  

新婚第一夜,李淑賢還能理解,第二夜,第三夜,直到蜜月的最後一個晚上,還是如此。

 

一個男人怎麼能這麼“老實”?在她的再三追問下,溥儀哭了。 

 

原來,作為前清遜帝,溥儀6歲便吃起了民國俸祿,被關在紫禁城與一群太監為伍。服侍溥儀的太監怕他晚上跑出去,經常把宮女推到溥儀的床上,要她們晚上來侍候溥儀。那時溥儀還是個孩子,而宮女年齡都比他大得多,便完全由宮女擺佈。

 

晚上無事,宮女們教溥儀做“那事”,直到溥儀精疲力竭,宮女才讓他睡覺。第二天起床,溥儀常常頭暈眼花,看到太陽都是黃的。太監們獲知溥儀的情況,便拿些壯陽藥給溥儀吃。吃了藥,溥儀雖又能“對付”那些宮女,但對“那事”越來越沒有興趣了。

不過,生理上的病態畢竟不是先天的,溥儀一直抱著能治癒的希望,從與第一任妻子婉容大婚開始,就打針吃藥,但始終未見起色。為此,溥儀苦惱、惆悵了幾十年,最終都沒有解脫。

 

據史料記載,如花似玉的皇后婉容吃鴉片、鬧緋聞,最終走上婚外戀的道路。直到偽滿時期,不堪苦悶的婉容與男侍衞私通時,還是處女!

 

第二任妻子(也是他在宮中的皇妃)文繡離家出走,鬧起離婚震驚中外。他所疼愛的第三任妻子譚玉玲性情最好,15歲與溥儀結婚,直到22歲去世,一直生活在無可排解的苦悶中。



彌留之際,溥儀艱難地轉動著浮腫的肢體,和妻子說了很多。據李淑賢講,其中最重要的幾句,實際是溥儀早有腹稿的遺囑:

我這一生,當過皇帝,也當了公民,歸宿還好,現已走到盡頭。有所懸念的是:第一條對不起黨和國家,改造我這樣一個人不容易。

可是,我還沒有什麼貢獻,我做的工作太少了。第二對不起你,我們結婚5年多,又把你一個人扔下了。我年歲大,體弱多病,既沒能讓你生下一男半女,又沒留下長物,今後怎麼辦?

 

寥寥數語可看出,生理缺陷造成的婚姻不完整,始終是壓在這位末代皇帝心頭的大山。

大山底下,有溥儀痛苦的妻子,有溥儀無邊的悔恨。 

-----------------------------------------------------------

溥儀從小就過著被別人操控的人生,身分、地位,就連自己的身體也是得任人擺布,6歲就被逼著接觸成人的世界是一件多麼可怕無助的事!留下的陰影想必是他一輩子都無法抹滅的,更是深深的影響他往後的生活,連傳宗接代都變成了一件遙不可及的事情,但願溥儀下一世若再投胎成人,能是一個自由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