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口吐血沫、隱形眼鏡溶進眼球裡...揭密日本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的恐怖真相

新奇古怪

 
    

 
因為好奇20年前的東京地鐵發生的沙林中毒事件,找到了以下資料~沒想到整段情節比電影還要驚悚曲折!!!

1996年3月20日,東京地鐵系統發生了近代史上最嚴重的恐怖襲擊。
五名恐怖分子乘坐不同的列車,他們同時用尖銳的傘尖刺破盛放有液體沙林的袋子,釋放出致命的神經毒氣。
隨後出現了戰後日本前所未有的「大屠殺」。
乘客跌倒在站臺上,口吐血沫。地鐵站外的街道如同戰區。騷亂平息後,有13人死於這場襲擊,上千人受傷。

從那以後,傳出很多恐怖分子策劃對其他城市實施化學襲擊的傳言。生物恐怖襲擊讓美國深陷炭疽恐慌,也引發了人們對ISIS兵工廠的芥子氣的恐慌心理。但1995年發生在日本的這次襲擊仍然是非政府組織實施的最致命的事件。它使日本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讓社會喪失了樂觀主義,並對偏執進行反思。它也重新定義了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下的恐怖主義。這次事件的經驗教訓至今仍具有重大意義。
地鐵上所有乘客

10.教派與毒氣
廣告



1938年,納粹德國時期的法本化學公司(IG Farben)偶然發現了一種獨創的新產品。這種產品被命名為化學品146,它會破壞中樞神經系統,致使肌肉不受控制地痙攣並致死。

在希特勒第三帝國的扭曲世界裡,發明出這樣的武器是一種值得紀念的成就。化學品146以四位發現它的化學家的名字重新命名,這四位化學家分別是施拉德(Schrader)、安布羅斯(Ambros)、呂第格(Ritter)與範·德爾·林德(Van der Linde)。於是這個化學品的新名字就叫做沙林(sarin)。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沙林成為現存最致命的神經毒氣,臭名昭著。在20世紀80年代的伊拉克戰爭中,薩達姆(Saddam)將裝滿這種物質的火箭彈投向敵人,造成數以萬計的死亡。在一次可怕的事變中,他用沙林對付哈拉巴(Halabja)的庫爾德人。約5000人在難以想象的痛苦中死亡。這是一次戰爭罪行,但更糟糕的是,它還具有啟發性。
廣告

在千里之外的日本,奧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的高級化學家在新聞中瞭解到沙林並做了記錄。到20世紀80年代後期,這個集團開始研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以挑起大決戰。集團由失明的麻原彰晃(Shoko Asahara)領導,是一個鼓吹世界末日的教派,致力於終結世界。與多數教派不同,他們有實現的途徑。多年以來,他們從日本和俄羅斯招募科學家與富有的贊助人。在細菌戰和AK-47的製造項目上花費了上百萬。儘管他們設法培養某種炭疽病毒,但大多數嘗試都一無所獲。後來沙林登上新聞頭條,這個教派似乎也受到了啟發。他們放棄研究細菌,將所有的資金投入到沙林項目。到90年代初期,他們的世界末日新武器研製成功。


9.教派頭目與他的信徒

廣告

是時候向你詳細介紹一下奧姆真理教了。雖然這個教派後來成為一個宣揚世界末日的團體,但它並非一開始就是如此。奧姆真理教由麻原彰晃建於泡沫經濟時期—當時大批鈔票被印製並耗費在最虛空的東西上—這個教派將基督教、佛教、瑜伽和新世紀學說與極其荒謬的言行結合在一起。大多數的荒謬言行都來自麻原彰晃。他自稱是印度教之神溼婆的化身,他控制追隨者,讓他們忠誠於他,幾乎到了可怕的地步。

奧姆真理教的成員會喝他的血或者浴缸裡的髒水以求實現頓悟。其他人心甘情願地忍受疼痛療法,這種治療非常極端,後來被視為酷刑。然而這個團體非常善於從社會上層招募成員。有富裕的俄羅斯人加入。高學歷的日本人也被吸收入教。麻原彰晃顯然認為他的上層追隨者能夠掌控日本社會。

1990年,他組織24位成員參加日本國會的選舉。他自信滿滿地認為一定會獲勝,並將這看做是他掌管日本的第一步。但日本民眾可不這麼看。奧姆真理教最後只獲得了1700票。這次敗選之後,奧姆真理教的目標突然轉向發動大動亂。經過成員們的不斷探索,這些狂熱的教徒終於製造出了沙林,他們欣喜若狂,還寫了一首歌作為慶祝。
廣告

據戴維·卡普蘭(David Kaplan)和安德魯·馬歇爾(Andrew Marshall)表示,其中一節是這樣的:
它來自納粹德國,
這個危險的小化學武器,
沙林,沙林。
如果你吸入這神祕氣體,
你會口吐鮮血倒地不起,
沙林,沙林,沙林,
化學武器。


8.準備襲擊


1994年6月27日的太陽升起時,河野義行(Yoshiyuki Kono)還不知道他即將墜入一場噩夢。他是一位富有的機械銷售商,住在綠樹成蔭的松本市(Matsumoto)郊區,是典型的日本成功人士。他的妻子在晚上11點病重。慌亂中,河野撥打了119(日本的急救電話)。這個電話改變了他的命運。

雖然河野並不知道,但他的妻子正承受著沙林中毒的痛苦。就在幾分鐘之前,奧姆真理教的成員將一輛改裝的貨車停在河野家的屋後,開始向附近噴灑毒氣。這是為他們在東京的襲擊進行演習。麻原彰晃想看一下能有多少人被殺死。30分鐘後整條街區的人都出現了可怕的抽搐症狀。
廣告

剛過午夜,醫生抵達這裡,他們發現有近50人在街上轉來轉去,他們的鼻子向外流淌液體,幾乎喪失了視力。屋內還有更多的人在抽搐,口吐白沫或直接死亡。由於此時是盛夏的夜晚,很多人開窗睡覺,從而中毒。總之,那晚共有7人死亡,200多人嚴重受傷。


奧姆真理教認為他們的試驗取得了成功,但他們認為下次應當找一個更好的目標——一個空氣不流通且人們無法從毒霧中逃脫的地方。
至於河野義行,他成了頭號嫌疑犯,因為他是第一個報警的人。警察逮捕他,媒體抹黑他。在他躺在醫院裡接受治療而他的妻子陷入沙林中毒造成的腦損傷昏迷時,整個日本都在攻擊他。由於奧姆真理教的行動,河野不僅失去了他的摯愛,也失去了名譽、生活,還差點精神失常。


7.襲擊開始

廣告

松本事件過去九個月後,在一個明媚的春天清晨,30歲的弘瀨研一(Kenichi Hirose)搭乘東京地鐵丸之內線(Marunouchi Line)。他的手上拿著一把雨傘和一個塑料袋,袋子裡裝了兩個小包裹。

此時正是上班高峰期,列車上擠滿了前往市中心上班的人。沒有人注意到弘瀨,他在喧鬧的車廂裡坐下,靜靜地等待著。同時,剛過早上7:30,另外四個男人——豐田亨(Toru Toyoda)、 橫山正人(Masato Yokoyama)、 林泰男(Yasuo Hayashi) 與林鬱夫(Ikuo Hayashi)在不同的車站搭乘日本地鐵。他們手上都拿著雨傘和塑料袋。他們都乘坐了開往政府行政區中心築地站(Tsukiji Station)的列車。這五個男人好像都在等待著什麼。
早上8:00一過,五個男人同時將袋子放到車廂地板上。他們迅速將傘尖插進塑料袋中,將袋子刺破。然後他們起身擠過乘客下車,消失在清晨的茫茫人海中。列車繼續向下一站駛去,沒有人注意到被刺破的袋子流出一灘液體。
廣告

諷刺的是,第一個出現身體異常的不是坐在地鐵上的無辜乘客,而是弘瀨研一。他坐上接應的汽車時就開始不受控制地抽搐,呼吸苦難,說不出話。儘管奧姆真理教有預防措施,弘瀨還是成了那天清晨第一個出現沙林中毒症狀的人。當然,他不是最後一個。


6.恐慌蔓延


袋子被戳破後幾分鐘內,很明顯情況出現了異常。日比谷線(Hibiya Line)的列車被林泰男投放毒氣後,乘客開始不受控制地咳嗽起來。
到上午8:02,一些乘客倒在地板上開始嘔吐。另一些乘客痛苦地抓撓他們的眼睛。列車開進小伝馬町站(Kodemmacho Station)時,一位乘客將盛滿沙林的袋子踢到站臺上。從這一刻起,事態真正嚴重起來。

三條地鐵線無疑都受到了影響,但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謠言說在築地政府區發生了爆炸——可能是恐怖襲擊。地鐵操作員關停了列車。不幸的是,有些操作員把瀰漫著沙林毒氣的列車停在了站臺上。他們打開車門,使毒霧飄散出來。這些固定不動的列車讓乘客陷入了殺人毒氣中。
廣告

高橋一之(Kazuyuki Takahashi)是這場恐慌的受害者之一。他在八丁堀(Hatchobori)乘坐日比谷線,發現同行的乘客倒在地上,身體痛苦地抽搐。車門關閉後,他不得不一直坐在這個被毒氣侵襲的車廂裡直到下一站。等到從築地站臺逃出來的時候,他因為沙林中毒身亡。


在霞關站(Kasumigaseki),三名地鐵員工——豐田利晃(Toshiaki Toyoda)、高橋和正(Kazumasa Takahashi)與菱沼常生(Tsuneo Hishinuma)——受命將可疑的塑料袋從車廂中拿出。他們沒戴任何防護設備,只是用報紙裹住了滿是沙林的塑料袋。

幾分鐘後,豐田感到嚴重不適。他後來報告說,他剛一轉身就看到高橋和菱沼倒在地上,嘴裡吐出血沫。奧姆真理教的死亡襲擊首先奪走了這兩位受害者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