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門幫人清理血腥凶案現場,拍凶案清潔工的日常:從血跡中看到了死者們臨死前拼命掙扎的樣子…

新奇古怪

 
    



話說,每當有諸如謀殺、自殺或非自然死亡事件發生時,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通常是警察法醫等相關調查人員。他們採集證據、檢查屍體,並展開一系列關於案件的調查。

 

但有沒有人想過,當調查人員離開後,現場殘留的一片狼藉與血跡由誰來清理呢?今天我們就要來說一位來自墨西哥的專業凶案現場清潔工Donovan Tavera。



事實上,43歲的Donovan是墨西哥全國首位由政府認證的專業凶案清潔工,他從事這份工作已16年多,工作地點是掩藏在城市繁華背後的各個黑暗冰冷的凶案現場,工作內容,就是等警方結束調查後,用盡一切辦法把血腥混亂的殘局收拾乾淨。
廣告



至於為何從事這份工作,要說回他的一次童年經歷…很多年前的一個清晨。

 

12歲的Donovan聽說自家附近發生了一起謀殺案,好奇心驅使下,他決定前去圍觀,「死者是一個光著上身的男人,樣子挺慘的,我看到血液順著街道不停地流過,媽媽甚至端了很多水出來沖洗家門口,不過我一點都不覺得害怕,只有好奇和疑問:這裡的血跡要由誰來清理?其他類似的謀殺案呢?有沒有人專門來清理現場呢?」



按耐不住好奇心的Donovan不停地纏著父母詢問這些問題,但始終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相反的,父親甚至開始覺得兒子的心理有問題,呵斥他以後不準再想這些事。

 

廣告

不過固執的Donovan並沒有就此放棄,「既然沒人解答,那我自己來研究好了」



Donovan跑去當地圖書館,借閱了許多法醫與屍檢相關的書籍,年幼的他第一次從書中瞭解到了死亡的過程、人死後屍體的變化以及各種法醫使用的藥物。

 

17歲時,他開始從屠宰場買回牛的肝臟與骨頭,回家把血塗得到處都是,再想辦法把血跡清理乾淨。

 


隨著知識儲備日漸豐富,清潔技術越來越嫻熟,Donovan決定成為一個專門清理凶案現場的清潔工。

廣告


Donovan把自家雜物間改造成一個簡易的實驗室,多年來,他在這裡調配了370多種清潔劑,並不斷優化改良,以針對不同表面沾染的血跡。



「謀殺案比較棘手,血經常濺得到處都是,地毯床單可能需要這種清潔劑,但瓷磚、木傢俱,或者手錶首飾之類的,可能又要用到其他幾種」



「另外,如果死者是被吊死或者勒死的,可能還會有精液糞便之類的其他體液……我這一堆不同功效的清潔劑,能在最快時間內把它們清理乾淨」

廣告


如今,每當有需要清理的凶案現場,Donovan就會穿起防護服,帶著自己的工具箱火速趕來。


「我是最後一個參與進凶案的角色,在死者家屬眼裡,我的工作某種程度上算是對慘案的終結吧。清除屋子裡觸目驚心的血跡與刺鼻的血腥味,將一切恢復原狀,至少能減輕一點點他們內心的痛苦」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請得動Donovan,如果沒有司法部門正式批准的檔案,他就不能進入案發現場展開工作。

 

 

「不過還是會有些莫名其妙的人找上我,他們沒有批准文件,只是說會給我一大筆錢,要我去幫他們『善後』……但這種案子我從來不敢接」

廣告


然而,從事這種工作,巨大的心理壓力總是在所難免的。



「我曾處理過最糟糕的案子是墨西哥城的一起多重凶殺案,死了4個人。

 

房子簡直被血淹沒了,我甚至從血跡中看到了死者們臨死前慌不擇路拼命掙扎的樣子…不過,還是得硬著頭皮下手,畢竟這是我的職責。」



「工作的時候我一般都會戴著耳機聽音樂,儘量不讓自己的思緒落在面前的殘局上。聽的歌都是重金屬,這種激烈暴躁的音樂莫名使我放鬆」
廣告

 



「我也曾經歷過迷茫,那段時間我會在晚上開車出去漫無目的地兜風,看這城市的各個角落,想到自己工作中遇到的事情,心中十分悵然」

 



「不過無論如何,我熱愛我的家人,他們是我生活中最安全最純潔的港灣,為了他們,我不能停止奮鬥」



現在,工作之餘的Donovan會待在家陪老婆喝咖啡,聊聊日常的瑣事。
廣告



夜幕降臨,Donovan會擁抱女兒,為她講溫馨的睡前故事,等她熟睡後再悄悄離開。



似乎只有在此時,他才能忘了自己在白天目睹的種種慘狀,重歸平靜……




真心覺得他好偉大啊,而且感覺超專業超讓人佩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