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忙也要記得顧好身體。

兩性與生活

 
    

來自一位弟弟因過勞而過世的姐姐 「一月十一日早晨,我失去了共同生活廿九年的弟弟。心中的痛,旁人或許無法體會,但我衷心期望這樣的悲劇,不要再次發生在別人身上。」 一篇名為「過勞工程師姊姊的一封信」的文章,在網路上引發四萬多名網友點閱。文章中的主角,正是勞委會認定過勞死的南亞科技工程師徐紹斌(見左圖,徐紹斌家屬提供)。他的姊姊在網路成立部落格,讓弟弟提早結束的年輕生命,以另一種型式在虛擬世界中延續。 徐姊姊在部落格中回憶,「母親總是會在晚上十一點時打電話給仍在公司工作的紹斌,要他早點回家,可是到家時間總是隔天的凌晨!爸媽常對他說,不要再為公司這麼賣命。有一次他竟回說:『誰叫你當初要我進南亞科技的。公司就是這麼操!』這句話成為我爸媽心中最大的遺憾與悔恨,每每想起總像把利刃刺入他們兩老的心中。」 徐姊姊說,弟弟生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每天凌晨三點回家,六點就得出門上班。當父母打電話向公司抗議時,卻只換來「這是新廠成立的過渡期」回應,並說「科技業本來就是這樣子」。 由於當初是雙親鼓勵徐紹斌到南亞工作,藉此快速償還就學貸款、改善家中經濟。只是萬萬沒想到,這項立意良好的提議,卻讓弟弟年輕生命就此殞逝,家人至今仍傷痛難平。 徐姊姊透露,原本弟弟還只是培訓工程師時,是可以領加班費的。後來公司卻以績效良好為由,強迫弟弟升等為資深工程師,不必刷卡、不能報加班費,卻得在更多的工作量與更大的壓力下,過著「做得好是應該,做到死卻是你家的事」的生活。 回想起弟弟過世的前一晚,徐姊姊說,剛領到薪水徐紹斌,將這個月要交給雙親的生活費和車貸拿到母親房中,還狀似親暱地抱了母親一下。只是任誰也無法預言,這一抱竟是天人永隔,再多的金錢也換不回完整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