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段過去他又哭了..「當醫生用手指大力攻破我的菊花時,竟然因為太舒服噴...發了!!」

酷索一下

 


 



醫院人超多的,只好慢慢排隊,最後終於輪到我了...





醫生是一位大叔,看上去非常的慈祥,說話也很溫柔,問完情況後,他告訴我要先做尿檢

採完尿液回來,醫生已經戴好了口罩和手套...



雖然是男醫生,但是,要我脫褲子什麼的...還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呢...



我拘謹地扶著牆站著,聽到醫生在身後說什麼攝護腺,說可能會有什麼不適什麼什麼的...



我在想「攝護腺不就是在...」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