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18。

達人殿堂

 
    

午夜時分,睡不著覺的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同時腦子裡開始胡思亂想。 ──有沒有一種可能是,我對阿明坦白自己的感受,他明白後誠心的祝福我和余婷萱呢? 會有這種可能嗎?闔上雙眼,想逼自己趕緊進入夢鄉,無奈的是瞌睡蟲早已不見蹤影,於是我又睜開雙眼,望著天花板,繼續想著那些不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直到沒有意識。 翌日早晨,在老媽的呼喊聲中驚醒。馬上從床上爬起,簡單梳洗後迅速將制服換上,直奔學校。 到了教室,發現余婷萱竟然比我還早到,踏著緩慢的步伐朝著座位前進,一來是觀察周遭環境有沒有異狀,二來則是……怕面對余婷萱。 昨天的事情,到現在仍然不知道她到底在生什麼氣,真的是在氣我說的那句話嗎?還是有其他沒有發現的細節呢?應該不會是禮物吧?那時候看她的表情,像是打從心底喜歡我送的泰迪熊娃娃,但突然生悶氣走掉又讓我不知所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是……直接問她? 拉開椅子,將書包側掛在書桌上,準備坐下時偷偷用眼角餘光瞄一下余婷萱,她低著頭看著英文考卷,藍筆則停在一題問答題上,而我也發現,她剛剛也有稍微抬頭偷瞄我一下。 要主動打破僵局嗎?還是等她來戳我的背啊? 還在猶豫哪邊的選擇會比較好時,背突然被戳了一下。心裡竊喜著,轉頭看著余婷萱。 她把桌上的英文考卷推到我面前,用藍筆把其中一題給圈起來。 「這題……你會嗎?」 她小聲的說。 我把考卷轉正,仔細的看著題目。 「嗯。」 說完後,我便細心地教導余婷萱。 「哦──原來是這樣啊。剛剛怎沒想到……」余婷萱輕拍自己的腦袋,嘀咕著。 「是啊,很簡單吧!」 然後,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彼此像是都忘了昨天的事情,沒再提起。 「欸……你放學有事嗎?」 班導已經進了教室,但余婷萱仍然壓低自己的音量。 「沒、事啊,怎麼了嗎?」 我稍微將頭側著看著她說。 余婷萱點著頭說:「嗯,那放學的時候,我有話要跟你說。」 余婷萱說完的同時,班導也開口了:「看書了,還講話啊!」,她邊說還邊用手敲打著講桌。 我一緊張連忙點頭,才把頭給轉回來。畢竟班導的「實力」是班上同學有目共睹的,加上離基測越來越近了,班導也變得更「機車」了。 余婷萱所說的事情的確讓我感到相當好奇,究竟是有什麼秘密要放學後才能說呢? 是──她要跟我道歉,就因為昨天她自顧自個的跑掉?嗯……應該不可能。 還是──她要跟我討論關於阿明的事情?是要刺探阿明的個人資料、興趣……?應該……也、不太可能吧? 那麼會是──跟我告白?媽啦,最好會是這樣!不可能、不可能! 搖搖頭,將關於余婷萱所要講的那件事的思緒給拋開,翻開書本認真的準備讀書。 說也奇怪,今天阿翔看我的眼神很不一樣,詭異之外還加上那有些陰險的笑容,讓我覺得不太對勁。 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這是心中的第一個想法。 於是,我趁著午飯吃完還沒午覺前,把心裡的疑惑跟昨天發生的事情告訴阿翔。 「是哦……嘻。」他聽完後竟然還竊笑,讓我感到更加詭異。 「笑屁哦?」 「沒啊……只是你真的要讓阿明?」阿翔收起笑容,表情有些認真:「我真覺得你比較有機會啊!」 機會?呵呵── 「哎呀,不是說別再提了,反正我還是得幫阿明阿。」我故意不跟阿翔對眼,「都已經答應人家了,就得做到啊。」 是啊,就算是忍著痛也得做到啊!這就是義氣嘛! 「你真的沒救了。」 阿翔嘆了口氣。 「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你今天看起來很不一樣欸。」 「沒有啊,什麼事情?」 這次換阿翔故意閃開我的眼神。 「真的?」我往前勾住阿翔的脖子:「是兄弟就說!」 「就真的沒有啊。」他把我推開,「快午休了,不快點會被罵。」丟下這句後,阿翔往教室的方向跑去, 到頭來,還是什麼事情都沒問到,但還是覺得阿翔十分詭異。 午休後,便是一連串的小考、複習考、重點教學……等關於考好基測的一切事前「工作」。 好不容易撐到第八節結束,身心俱疲的我本來已經提起書包走向教室前門準備回家,這時卻被余婷萱的聲音給喚住。 「欸、那個……」 一聽到她的聲音,我下意識的回頭。 「你……忘記了哦?」 此時教室的人數已減少了一大半,除了我與她之外,還有幾名比較少交集的同學在教室裡聊天。 「阿──對齁!」我猛然想起早上余婷萱說過放學有事情要說,我吐舌:「抱歉抱歉。」 我轉身,只見余婷萱小跑步的從旁經過,經過時還輕輕點了我的肩膀說:「走。」 她露出笑容。 雖說自己還在疑惑余婷萱要帶我去哪裡、要說些什麼,但仍然邁開步伐,跟在她後頭。 最後,她帶我到操場旁的一個小空地,這裡平常就沒什麼人會經過,更不用說是放學時段,所以這就只有我和她。 她呼吸有些急促,到了空地便開始喘氣。待一會,余婷萱才把腰桿挺直,面向我。 本應該是她開口告訴我事情才是,但她卻支支吾吾個老半天,遲遲沒能說出口,於是我先開口了。 「怎麼了?幹嘛吞吞吐吐的啊?」 其實我也不敢正視她的雙眼,所以將頭撇向一旁看花草。 「沒……唉唷、就……」余婷萱的聲音聽起來很怪,而且這種態度完全不像她。 「就什麼?」 她一直沒把話說完。我將視線移回她身上,發現她竟然在搓揉著雙手,且頭低低一直瞄地上,奇怪,地上是有黃金嗎?咦,等等、余婷萱這副模樣還真沒看過,到底要跟我說什麼啊? 是很難啟齒的事情嗎?例如……懷孕了? 靠!哪有可能,別傻了我。 ──在她還沒開口之前,我一直在心裡不斷猜測。 直到她好像下定決定要說出口時,才回過神來。 「欸。」 這次她將頭抬起,與我四眼相交。 我沒說話,靜靜地望著她。 「那個、就……是啊……」 余婷萱不斷擺動身體,試圖在壓抑自己緊張的情緒。 「嗯?」 「就是──」 她拖了好長的尾音。 「我喜歡──你。」 「哦……原來妳喜歡我。」 咦,不對、等等── 「什麼?妳說……妳喜歡……我?」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