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上以為遇到超級正妹,就在她起身包包流出「不明液體」的那一刻我醒了:幹!是尿

兩性與生活

 
    

 

 

原po:

 

雖然現在想起來還是餘悸猶存,但還是想趁著放寒假的空檔跟大家分享這件扯事…
-----------------

《事情是發生在去年聖誕節》

一個微風徐徐春暖花開的悠閒午後,身為單身無局魯蛇的我決定一個人去臺北市體會聖誕節的氣氛。

踏上捷運的那一刻,假日淡水人滿為患的景象早已司空見慣,我快速的走過好幾節車廂想找個位置歇息,卻毫無所獲。

 

(以上為示意圖,與當事人無關!!)

 

就在我想放棄準備踏出車廂搭下班車之時,我眼睛瞥到斜前方有一個空位,且旁邊貌似坐著一位年輕貌美的可人兒戴著耳機靠在玻璃上睡覺。

我心裡想:『莫非,這是聖誕老人送我的禮物?』

 

 

對於魯蛇來說,似乎沒有不去坐的理由。
於是我整理了一下髮型,若無其事的走過去且輕輕的坐下,深怕驚動身旁的女孩。

就在捷運發動的那一刻,女孩的頭戲劇性的倒在我的右手臂上。
她的髮香灌進我的鼻孔並充斥我的大腦侵蝕著我的思緒。
『該把她推開嗎?』我心想。

當時我的臉頰猶如古時候的閨房女子般害羞紅潤,想要又得裝矜持。
雖然身為魯蛇被吃一點豆腐也是沒什麼關係的。不過理智告訴我基於尊重還是得把她推回去。

我不敢太直接,所以嘗試性的抖動右手臂的肌肉想抖醒她。但女孩似乎是變成沉睡小五郎般怎麼抖都抖不醒。
『或許這真的是聖誕老公公給我的禮物吧!』

 


我開始不抵抗命運讓他順其自然的發展,打算讓她一直靠在我的手臂休息。


此時,貌似是女孩的友人打電話給她,
我無法得知電話另一頭說了些什麼但我能肯定女孩在昨晚的平安夜不是嗑藥就是喝得爛醉。
在散發著酒氣且毫無意義的對話中我依稀只聽得懂幾句……
例如:
『你比他討厭。』
『幹,吃大便。』
『呵呵呵。』

我期待著艷遇的心情馬上切換成聖人模式,開始盤算著該怎麼把她推向遙遠的玻璃那一端。

捷運慢慢的駛入明德站,此時原本只是一攤說廢話屍體的女孩突然彈起且迅速的收拾座位下的提袋及包包準備下車。
我注意到她的提袋似乎在滴“液體”,就在我想提醒她時她早已起身撞開人群奪門而出。


屁股濕一片的牛仔褲就是她送給我最後的畫面。

 

 

(以上為示意圖,與當事人無關!!)

 

『啊!是尿!』
在我還來不及轉頭確認旁邊座位是否已變成汪洋大海時,眼前的國中弟弟已經一屁股坐在我旁邊。

3

2

1

『幹!』

 


弟弟瞬間彈起,他的棉質短褲無情的被尿液給浸濕。我嚇呆了,立馬檢查自己的褲子是否也成為尿液下的犧牲品。
說到著我真的要好好的感謝讚嘆捷運座椅的設計師,謝謝你把座椅設計成凹槽狀我才得以倖免。

即使我是安全的,也不能對弟弟見死不救!

我迅速的從書包掏出僅存的半包衛生紙火力支援弟弟,但他這個北七竟然先拿我的衛生紙去擦椅子…

『你是很喜歡碰別人尿還是很想要繼續坐那個椅子?先擦褲子跟包包啦!』我對他說。

他才意識到剛剛的行為有多蠢,開始瘋狂的用衛生紙嚕屁股,動作之大瞬間吸引全車廂乘客的目光。
這時前方博愛座的啊罵害怕他被誤會,大聲的幫他解釋
『不是他尿的啦!是剛剛一位包包在滴水的小姐我有看到。』

 

 

(以上為示意圖,與當事人無關!!)


果然人間處處有溫情,多虧啊罵的神助攻整節車廂的人都知道弟弟屁股沾到尿。
------------------

後來我就在圓山下車了……後續弟弟的命運無從得知,也無法知道那位噴尿後不理的女孩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能尿這麼一大灘……

 

----------以上為原文----------

 

 

網友回應:

 

第一次覺得椅子設計成凹槽其實還不錯 哈哈

天啊也太有畫面

哈哈哈哈 太好笑了 同學你描述的太細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