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女友深夜在公園裡正激烈的打野O時,身後竟出現讓人毛骨悚然的聲影...:結局超展開

兩性與生活

 
    


我來分享一下...

我跟前任以及現任都有曾經在打砲時被人亂入的經驗 先講現任的,因為比較不好笑,甚至有點恐怖 那一場砲戰,我稱之為「捅狹姦之戰」

我去年跟女友回花蓮玩,花蓮港務局延線有一條腳踏車步道,這步道沿路都有許多休閒場地,一路連到南濱公園(的樣子),旁邊就能看到海。雖然我回去時海地一直在施工,一大堆砂石車,很吵,但總體來說這步道是一個很棒的建構,假日時也常看到全家大小出遊,不一定騎腳踏車,在這裡散步、跑步都是個很棒的場所,總之是個溫馨且美麗的地方。

但是!
溫馨歸溫馨,我跟女友本身都是變態,當初就說好一定要回花蓮在野外偷偷來一砲,馬上就選定這個闔家歡樂的休閒場所。


不過,我們雖然都很色,但在野外真正做愛的經驗極少,其實膽子很小,剛回花蓮我們先跑去一條中間有個"ㄅㄥˇㄎㄤ"的荒涼道路(花蓮人應該知道我在說哪)

那附近雜草叢生,明明離市區很近但荒涼寂寥,加上常常有涼風吹彿以及蟬叫聲,當背景音樂,非常適合情侶打野砲(這什麼結論!)

我們半夜12點開車到那邊,狠狠的幹了一發,雖然中間有摩托車經過導致我差點,中風,但經過這一次野砲後我們都信心大增,認為有助於挑戰下一次的砲戰!


因此,那一晚,也是十二點了,我興致勃起的載著同樣也性汁勃勃的女友,來到了那條腳踏車步道,我們早前下午人很多時就有先騎腳踏車兜風。說是兜風,兜你媽,其實是來「監景」,大概瞭解地形,方便夜襲的「部署」。

地圖已記在我腦裡,夜晚一到,我們就直接到了預先在紙上沙盤推演好的絕妙地點,我倆稱之為「捅狹姦」,那是已經到南濱公園的步道終點(的樣子),旁邊就是海灘,在終點處因為沒步道了,為了怕人騎太嗨而墜海,有用一些防坡石塊(是這樣稱呼嗎?)的東西擋住。

我們早就相中這個絕佳之處(其實也沒啥稀奇的),到了當下還是超級緊張。
其實四下幾乎無人,很遠之處有個歐巴在那閒晃,我們耐心等了十分鐘那歐巴好像回家了,這下子終於沒人了,我們就跑到那步道終點連接沙地的銜接處,也就是那堆石塊之後,我快速的掏出肉棒,女友當時還不敢脫衣,先用手幫我打手槍,讓我硬硬,幹你媽,漆黑深夜的野外,真的很刺激,我一下就硬惹,趕緊自己用手擼,叫女友拿準備好的保險套幫我戴上。

印象中那石塊附近有一些長草,我們隱身在那邊,顧不得腳下會不會有狗大便,當場就幹了起來。

我女友穿短裙,為的就是方便幹砲,我脫下她的內褲,看著小褲褲滑到她的腳踝,一隻手捏著她白泡泡的豐臀,在暗夜中這一切看來是如此色情、如此讓人血脈噴張。我女友全身最美之處就是她的屁股,我稱之為「世界的遺產」,我一邊摸,她一邊扭動屁股,嘴巴還哼哼恩恩的呻吟,我受不鳥了,我吸一口氣就插了進去,邊抽動身體邊舔她的耳朵。

就在插了五分鐘左右,忽然聽到斜後方,也就是往下坡的沙地那邊出現怪聲!


(毛)


黑夜中的怪聲,讓人很不舒服,那聲音很像有人拿著東西在地上拖著走的感覺,我們轉頭看,什麼也沒有。

女友:「那是啥聲音 > <」
我:「毛毛的,幹,快點射一射好了」

我女友有點不高興,她覺得情致被打擾到了,小嘴一偏,說是這樣毛毛的幹,還不如不要幹。

我當時雖然也覺得毛,但是屌還是很硬,男生比較不注重FU,我哀求女友先讓我射精再說,回家再補一發完整的。

女友答應,我繼續抱著她幹,她也出聲嬌喘,但那聲音明顯聽起來就是配合而已,她果然被影響到。

就在我快射時,我清清楚楚聽到後方有人呼吸喘氣的聲音,那絕不是我的聲音,我拔出屌,稍微弓著身子灣著腰看,幹你媽!我看到一個「人形」,正趴在地上...幹沙灘!!!!

我嚇到大叫一聲,女友也反應過來,馬上穿起內褲躲在我後面,那個人跟我對到眼,完全沒有要站起來的意思,繼續挺腰幹著沙灘,但對著我笑。

我當下就知道遇到超級可怕的怪人了,說不定精神有問題,他離我們十公尺之遠,我屌還沒收進褲子裡就抓著女友往後面跑,沒想到他出聲說等一下,還站了起來,我拉著女友跑了幾公尺看他沒追過來才停下來,是一個50歲左右的人,看起來就像遊民,很髒,一直笑。

他似乎是站起來瞬間就已收好屌,亦或是他根本沒脫,當下反而是我的屌在空氣中

晃動

...


現在想起來...其實我幹麻要理他,我直接往後跑就好了,但他那一聲「等一下」,不曉為啥影響到我,我猜可能是我跟女友都心虛吧。畢竟我們是在野外偷偷做一件妨害風化的行為,雖然對方看起來更變態,但我總之下意識就是停下腳步看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