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年前他無條件資助馬雲「200塊吃飯錢」10年後馬雲用「天價」回報了他!

兩性與生活

 
    

 

1980年中國實行改革開放,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馬雲也是其中之一。當時澳洲中國友好協會組織了代表團,前往中國幾個重要城市參觀,其中就包括馬雲的故鄉,杭州。

 

 
 

✪退休電子工程師肯與妻子茱蒂、孩子大衛、史蒂芬、蘇珊也是代表團的成員。那天一家人在西湖邊的公園遊玩時,一名和大衛年紀相仿的中國男孩微笑著走了過來,用略顯生澀的英文和他們打招呼。

 

 
 
 

✪那個孩子就是馬雲,他想要練習新學的英文口語。沒想到他與大衛越來越投機,之後約好再來公園碰面。後來大衛一家回國,馬雲也沒有與他們斷了聯繫,定期寫信交流。

廣告
 
 

 
 
 
 

✪就這樣,馬雲與大衛成了筆友。他也經常跟肯通信,還在信中稱他為 「父親」。肯非常喜歡這個孩子,會認真糾正他在信中的錯誤,並建議他加大字距,這樣就能把糾正寫在空白處。

 

 
 

✪這樣的通信持續了5年。1985年時,21歲的馬雲考入了杭州師範大學,還成為了學生會主席、杭州市學聯主席。同年暑假,肯邀請馬雲到澳洲遊玩。在此之前,馬雲從來沒想到自己有機會出國,在那個年代,持有護照、出國旅行很少見。

廣告

 

 
 

✪在肯的鼓勵下,馬雲順利申請到護照,但申請簽證時卻遇到難關。那時的澳洲簽證通常只發給政府公務人員、探親、留學生,馬雲這樣的情況很罕見,所以一連7次被拒簽。

  
 

✪他住在北京的一個地下室裡,一週之後身上的錢幾乎花光,但簽證還是沒有著落。肯為了讓馬雲能夠成行,特別到紐卡索市政府向澳洲駐中國大使館發電報說明情況。

廣告
 
 

✪馬雲再次來到大使館,看到一名老外就直接說:「我已經在這裡待了一週,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我希望能夠申請到簽證,我想跟你認真談一談。」對方很驚訝,問他要談什麼,他表示:「我已經被拒簽7次,等了一週,身上沒有錢,只能回去,但至少要知道為什麼被拒簽。」

 

  
 

✪馬雲將自己與肯一家相似、相交的過程說了出來。對方考慮一下問:「你再待3天試試?」馬雲沒有答應,他又說再待30分鐘,見馬雲堅持,這才說:「你真的想要這個簽證嗎?我5分鐘後給你。」

 

廣告
 
 

✪馬雲順利來到澳洲,在紐卡斯爾待了29天,這段經歷改變了他的生活。在此之前,他從未離開過中國,但這次澳洲之旅改變了他的很多認知,他開始覺得,必須用自己的頭腦去判斷、思考。在接下來的10年終,他都在想中國需要改變,我們需要更開放的思想,需要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

  
 
 

✪他還看到很多人在公園中打太極,那可是他最喜歡的運動。那段時間,他曾經到紐卡索郊區的一間會館,為當地的太極拳愛好者們表演醉拳和猴拳。

廣告

 
 

✪他學會了澳式英語,眼界也變得開闊。回國之後,馬雲與肯一家的友誼更加深厚。後來肯帶著史蒂芬回訪杭州,因為家中沒有多餘的房間,馬雲只能安排他們住在大學宿舍。

 

 
 
 
 

✪史蒂芬回憶這段往事時表示,他們在馬雲家裡吃晚飯,然後騎車回學校。馬雲一直忙著為他們做飯,讓他們覺得很受優待。馬雲放假後帶兩人去鄉下遊歷,回到澳洲的那晚,還擺酒席款待他們,並邀請了當地的一些貴賓作陪。

 

 

廣告

 

肯知道馬雲的大學生活經濟壓力很大,生活費讓父母很為難,於是主動提供幫助。每隔六個月,他都會給馬雲寄張支票。兩年多來一共寄了200澳元(約新台幣5600元)。他的幫助讓馬雲銘記於心,甚至無法用任何語言形容。

 

2004年9月,肯去世了,享年78歲。馬雲與他之間的友誼持續了24年,肯的去世讓馬雲很難過,他一直把肯當成第二個父親、導師。他還曾計畫有一天和肯一起,達成西伯利亞鐵路旅行。 

  
 

✪大衛覺得這個想法太渺茫,以馬雲現在的身份,已經很難像普通人一樣出遊,不過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夠代替父親實現馬雲的這一想法。

 

  
 
 
 

✪今年2月3日,馬雲通過馬雲公益基金會拿出兩千萬美元,為澳洲紐卡索大學創立獎學金計畫,這是該校有史以來收過最巨額的捐贈。馬雲表示,希望這項獎學金給那些想自己看看世界、經歷它、用自己的腦思考它的人一些幫助。

廣告

 

 

 

大衛代表家族發言,表示如果父親還在世,看到馬雲為紐卡索大學的捐贈,致力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他一定會非常驕傲、感動。

沒想到馬雲背後還有這樣的故事,肯一家改變了他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