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整天使。

兩性與生活

 
    

我有憂鬱症。 很久了。 久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曾想著要去治癒它,但是……面子。 因為這張薄薄的臉皮子而讓這個想法在三個小時內自動蒸發… 才誕生不到三個小時而已ㄟ,人的臉皮子可真是神留給人的一大禍害阿。 就這樣,一天又一天…直到一年又一年…我在憂鬱症的折磨之下難過、委屈、擔心、害怕、緊張、煩惱、憂愁、悔恨、恐懼、傷心、哭泣、生氣、灰心一齊來攻擊我________ 我累了… 直到我想結束生命的想法又再一次襲向我心頭時… 〈她〉出現了。 像是有著神奇的魔法一般,她的出現,漸漸的改變我… 以她的笑容與耐心,在我的面前扮著小丑的角色。 而我…雖嘴上常說著煩,但卻也樂此不疲。 但病情能仍然時好時壞,每一次的發作,都不免使我對他惡言相向。 「為什麼這般容忍我?」這不是我第一次了問的了。 她愣了回,說道:「你知不知道不完整的天翅傳說?」 我搖搖頭表示不知,女孩子總是憧憬著這些美麗傳說阿。 她用著他美美的大眼睛望著天空說:「有時天使會偷跑到人間去玩…下去的衝擊力太強了翅膀和天使都被分開了…所以天使願意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尋找翅膀…」 「嗯嗯~~所以呢?」我通常對這種事都不太有興趣。 「所以我相信你一定是我一直尋找的翅膀阿~」 這樣阿~~對她來說我是她重要的翅膀。 但是對我呢? 她是…我的天使嗎? □□□+++□□□+++□□□+++ 憂鬱症仍然沒消失,在某次的怒吼中,我說了句:「我不是你的天使。」 她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的,靜靜的離開……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號… 對了…她離開一年了… 坐在廣場的長椅上…手上捧著一杯藍山,回想、回想何她的相遇… 那天的倫敦下著大雪,而她伴著雪出現… 而… 台灣的冬天…沒有雪… 卻冰冷萬分… 再見…我的憂鬱症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