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必修的肚量格局課 。

兩性與生活

 
    

主管的氣度、胸襟是成就事業的關鍵。 就算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只要是組織所需要的人,主管都應有度量容人、有胸襟面對,因為所有人都是你的部屬、你的人馬、你的左右手,千萬不要把他們當敵人看待,如果視他們為敵人,最後他們真的都會變成敵人,你這個主管就危機四伏、草木皆兵。 日本的企業經營,有一則職場的潛規則:當組織要從一群背景、資歷、經驗都相當的競爭者中,提拔一位升任主管時,會把資歷相當的競爭者一一調離原單位,讓新主管避免面對強勢的平輩部屬的尷尬,也讓未升官的競爭者避免以「失敗者」的身分,面對過去的同事,有助於新主管快速上手,掌握狀況。 可惜在我工作的經驗中,很難遇到上述的狀況,並不是沒有類似的顧慮,而是我工作的組織都不夠大,想要把競爭者調離,也無路可去,無其他單位可調,所以只好在同一單位內,努力的平息新主管與平輩同事間的情緒,期待能找到新的平衡。 根據我的經驗,這種狀況考驗的是領導者的氣度、胸襟與格局。 曾有一位新主管來向我訴苦:「過去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同事,誰知道我一升官,好像每一個人都變成仇人,經常故意給我出狀況,每一個人都各懷鬼胎,讓我防不勝防!」 我安慰這位新主管:領導者解決部屬的困難是天經地義的,新主管難免要接受部屬的各種考驗,他們只是在測試你的能力與態度,並非每個人都要與你為敵。 新領導者的氣度、胸襟是打破僵局的關鍵,原諒、接納、協助、耐性,又是新主管贏得同事信賴與認同的不二法門。 這時候也是考驗未升官者的胸襟。有一次一位未升任者來向我抱怨:「他升官我又沒有不服氣,但又何須在我面前擺架子,讓我為難呢?」 我回答:他現在職位雖然比你高,但這只是職場的角色扮演而已,主管只能升一個,有時是你,有時是別人,大家互相留點餘地。你容得下他,你就比他大,你現在容不下他,你不但職位比他低,連氣度、胸襟也不如他,以後別人又如何服你呢? 這種狀況,不見得每一次都能和諧收場,也曾因此而有好部屬離職,我不能不承認,能力與格局未必是相當的,而氣派、胸襟與格局又是每一個工作者職位與成就高度的關鍵指標。 嚴格來說,領導者與被領導者差別,就在氣派、胸襟與格局。 領導者要帶人、要容人、要做事、要成事,而胸襟要寬廣,才能容人;格局要遠大,才能成事。 氣派則是外顯的特質,有人優雅、有人豪邁、有人瀟灑、有人細緻,但都是吸引人的魅力,讓人願意追隨,讓人感到信賴。 天下無不可用之人 主管最大的功能,就是帶著一群人(團隊)完成設定的工作目標,因此,帶人是主管最重要的能力,而氣派、胸襟、格局,則是你是否有魅力,能吸引一群人,相信你,願意把生命、把未來交到你的手上,由你來支配、來調度,而完成任務的關鍵。 我相信天下無不可用之人,因此,在我的工作歷程中,到任何新單位,我堅持不帶任何人,隻身前往。我認為誠懇可以讓所有人接納我,我嘗試與任何不相識的人一起工作,只要真誠相待,一切對事不對人,任何不相干的團隊,都有機會成為我最好的工作夥伴。 這個信念的背後,其實是度量、是胸襟。因為我容得下任何人:能力比我高的人、資歷比我深的人、難相處的人、麻煩會闖禍的人、心思複雜的人;不管任何人,只要他能有某一種能力,對組織可能有某一種貢獻,我都會想盡各種方法,取其長、避其短,讓他能發揮貢獻,這就是我的用人邏輯。 如果說人才是公司成長、發展的關鍵資源,那麼收編人才的能力,就是主管、領導者成就事業的關鍵能力。這也是為什麼我強調新主管要想盡辦法,收服所有的團隊成員的原因;尤其是那些資歷比你深、能力比你強,或者是那些特別麻煩而難相處的人。 我有一個最極端的信念,那就是就算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只要是組織所需要的人,而且是不可或缺的人才,做為領導者,都應有度量容人、有胸襟面對! 老實說,在組織長期工作中,人與人之間很難沒有衝突、沒有恩怨。人與人之間,多多少少都有不愉快。 可是時空流轉,你的「仇人」,可能一不小心,就變成你的部屬,如果這時候你挾怨報復,你用權為難對方,就是最壞的主管。 因此,縱有殺父奪妻之恨,只要有能力,只要組織有需要,領導者要有度量、胸襟,一筆勾消,大度容人,大膽用人。 後記 「不是敵人,便是朋友」,這是胸襟開闊者應有的基本態度;而領導者要有更高的標準,組織中沒有敵人,他們只是偶而犯錯,並非要與主管為敵,原諒他們,接納每一個人,是領導者贏得團隊信賴的必要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