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七十一章 說嗨。

達人殿堂

 
    

  第七十一章 說嗨   在管制區防衛司令部內,一陣警報鈴聲陡然響起,坐在大位上的何庸頓時讓 響鈴驚的挺直了腰桿,大聲問道:「怎麼回事?」   「報告司令,就在剛剛,管制區外西北方二百九十五公里處,垂直高度三萬 四千英尺的高空中,我們偵測到不明物體,正向管制區的方向飛來,就要進入禁 飛區了,移動的速度很快……」一名負責監控屏幕的軍官回頭說道。   書中暗表,禁飛區是指管制區外兩百公里的範圍內,禁止除了軍方以外的任 何飛行器飛行,如果蓄意侵入的話,管制區防衛司令部有權對其開火並消滅之。   何庸一聽臉色就變了,他想起胡司令電話中說的,立馬喊道:「快,把畫面 傳過來,對了,讓衛星鎖定他,我倒要看看是什麼東西敢在我何某人的地盤上挑 釁!」   說話間,畫面已經傳到了長六米,寬兩米的大型主屏幕上。何庸一看就傻眼 了,因為屏幕上所呈現出來的是一團不停閃繞著紫色電流的黑色氣團,看似霧, 上頭的黑色氣流卻又不停高速旋轉,裡頭更隱隱有一個人影……人?何庸幾乎是 癱坐在皮製大位上,嘴裡喃喃自語道:「怎、怎麼可能?人怎麼可能會飛……」   這時一名軍官說道:「司令,那東西速度太快了,和管制區的距離只剩下二 百五十七公里,根據電腦預判,那東西有90%的機率是朝咱們管制區來的,是 不是要攔截?」   何庸坐在大位上,兩眼緊盯著屏幕上那高速移動的黑色旋風,他思忖著,若 按胡司令所言,那是絕對不能攻擊這東西,可如果不攔截,就這麼讓他衝進管制 區的話,自己這管制區防衛司令部司令的臉往哪擱?   就在這時,桌上的手機響了,何庸接起來一聽,是胡司令打來的,沒等胡思 令開口,何庸已經搶先說道:「胡鐵樹,你說的那東西還真他媽來了,現在咋辦 ?他……他真的沒有危險嗎?」   電話才接通就聽何庸一股腦的說了一串,胡鐵樹起初還沒聽明白,直到後來 才醒悟過來,趕緊說道:「他來了嗎?你你,何庸我可警告你,你可別傻到想向 他開火,只要別對他開火就不會有危險,我的人已經都在管制區大門外就緒了, 對了,他只是來找一個人而已,那人現在已經讓我們帶出管制區了,依照嚴華老 頭的推測,他應該不會進管制區了。」   何庸道:「嚴華?你是說天下會館的那個嚴華嗎?」   胡鐵樹笑罵道:「廢話,不然還有哪個嚴華?總之你就是不信我,也要信我 們的天下第一武魁嚴華老頭,那人是碰不得的,你只管讓他來,我們會應付,對 了,他距離管制區大門還多遠?」   何庸趕緊問了下底下監控的軍官,然後才對話筒說道:「還有一百九十三公 里,馬的,剛剛看還二百五十多公里,怎麼一眨眼就剩下一百九十公里了,這到 底是啥東西啊!」   胡鐵樹笑道:「說了你別不信,嚴華那老頭見了這人都得喊聲『前輩』,你 說這人是啥東西?哈哈哈!」   嚴華的名字加上他的天下第一武魁頭銜,在華夏國可以說沒有人不知道,雖 然在國家沒有正式的職務,但論地位,嚴華在華夏國的地位是很崇高的,畢竟現 在的華夏國十分崇武,對於武術的發展很是期待和推崇,所以嚴華的地位才會顯 得那麼超然。   何庸想了想,既然那人是來找人的,而他要找的人也已經被胡鐵樹他們帶出 管制區,這樣的話那個人應該就不會進管制區了,只要他不進管制區,自己也不 會失了臉面,於是說道:「好吧,那……那我就讓他進入禁飛區,不過咱們可先 說好了,要是出了什麼事……」   胡鐵樹直接打斷他的話,道:「行行行,知道你怕死,放心,要是有啥事, 你只管往我胡鐵樹身上推,我保證沒第二句話,這樣總放心了吧?」   得到胡鐵樹的承諾,何庸也沒那麼擔心了,反正只要別進管制區搗亂,他們 愛怎麼鬧怎麼鬧,所以釋然道:「那好,你可說話算話,他現在已經進入禁飛區 了,我就當他是架軍用機,讓他通過了!」   胡鐵樹差點摔倒,軍用機?這是啥形容詞啊?輕咳一聲道:「你說他已經進 入禁飛區了?距離大門還多遠?」   何庸讓一名軍官報告後,說道:「還……還一百一十多公里,你可得把他看 好,千萬別讓他闖進管制區……」   胡鐵樹懶的在跟何庸廢話,隨便應了聲後,就把電話給掛了,然後轉身對嚴 華說道:「老嚴,那人距離這裡還有一百一十多公里,哎,速度實在太快了,你 看我才和何庸那個蠢貨講了多久的話。」   嚴華笑了笑,沒說什麼,只是轉而對徐剛說道:「徐剛,徐韻醒了嗎?」   徐剛揉了揉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醒是醒了,不過還在車裡生悶氣。」   嚴華和胡鐵樹一聽都笑了,嚴華道:「不要緊,我去和她說說。」然後就朝 一旁的黑色高級機動車走去,拉開門就見徐韻股著腮幫子,將頭別過一邊,對於 是誰開的門,她看也不看。   嚴華搖搖頭,笑道:「徐韻,老頭子來看你了。」   一聽聲音,徐韻趕緊轉過頭,歉然道:「是嚴師父……對不起,我不知道是 您……」   嚴華笑了笑,道:「不要緊不要緊,我是來跟你說件事的。」他說到這,停 了一下,見徐韻沒說話,才繼續說道:「今天的事情你別生徐剛的氣,是我讓他 這麼做的。」   這話讓徐韻很驚訝,她一雙漂亮的眼睛頓時張大,盯著嚴華直看。就聽嚴華 解釋道:「因為有個人要見你,可他沒有通行令可以進管制區,如果不把你帶出 來,老頭子我怕他會闖進去,那後果相信不用老頭子說,妳也知道吧?」   嚴華的一番話實在讓徐韻聽的雲裡霧裡,越聽越不明白,不過如果有人真的 闖進管制區,肯定會遭到攻擊,那後果自然不會太好,這是徐韻所想的,雖然同 樣都是不好的後果,不過在嚴重性上來說,徐韻想到的是闖進來的人會怎麼樣, 而嚴華說的卻是攻擊那人的人會怎樣,所以在本質上來說,這一老一少還真有些 雞同鴨講的成分在裡頭……   見徐韻張著小嘴驚訝的樣子,嚴華說道:「好了,那人就快到了,徐韻妳先 隨我來,我們就在這裡等他。」說罷,嚴華轉身就走,徐韻心裡猶豫,可看見外 頭全是武裝軍隊,可想而知這事情有多麼嚴重,她也不敢擔擱,趕緊就跟了過去 。   徐剛見徐韻終於走出車外,心裡也鬆了口氣,趕忙迎過去,陪笑道:「韻兒 ,都是大哥不好,妳別生氣,回頭大哥陪妳去買漂亮的衣服,妳愛買多少就買多 少,全算大哥的,呵呵……」   看著徐剛這副模樣,徐韻心裡覺得好笑,也不再氣了,說道:「這可是你說 的哦!那我就不客氣了,嘻嘻。」   徐剛笑道:「不客氣、不客氣,大哥應該的,應該的。」   就在兩人談話間,就聽嚴華說道:「徐剛,看好徐韻,我要散出氣息吸引那 人了。」   就在眾人應聲的同時,嚴華已經飽提體內先天之氣,然後沉喝一聲,霎時一 股氣壓自嚴華體內散出,周圍的人全都感到呼吸一窒,不過這種不適的感覺只有 一瞬間,接著便慢慢的適應了。   於此同時,遠在五十公里外的死神突然感應到前方一股先天之氣湧出,心裡 覺得奇怪,便加速向那股先天之氣俯衝而去,速度直接又提昇了一個檔次,幾乎 只在幾息間,兩者的距離又再一次拉近,就在距離進入神識掃描範圍的同時,死 神先是看見了正自發散先天之氣的嚴華,然後再往旁一看,目光再也移不開了, 因為站在嚴華後方不遠處的女孩,正是他此行要找的人——徐韻!   徐韻的容貌,徐韻的樣子,和在異界中幾乎一模一樣,死神知道,那是因為 異界是完全模擬真人去設定人物的,也因為如此,死神才能一眼認出徐韻。   距離不斷的拉近,死神的心跳卻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加速起來,這其實是一 種悸動,只是死神不知道。   不多時,嚴華、胡鐵樹、徐剛、徐韻,以及駐紮在管制區外的眾軍官士兵, 全都看見天邊陡然閃現一團黑色旋風,快若驚電一般的向地面俯衝而來!   嚴華倒還好,可胡鐵樹、徐剛和徐韻卻都忍不住倒退一步,後方的士兵們更 是慌張的找起了掩蔽物。   幾乎從在天邊看見那團黑色旋風後,只是幾個眨眼,那團黑色旋風就已經撲 到了地面,可卻沒有眾人想像中的把地面砸出一個大坑,只是讓所有人都感到一 股強風瞬的刮過,地面頓時掀起了一片塵煙,弄得眾人咳嗽不止。   待塵囂落定後,大家才看清楚了塵沙裡站著一個人,一個俊美挺拔的男子, 他雖不高,目測只有一米七五,可就好像一句話說的:「腹有詩書氣自華。」一 樣,那年輕男子看來只有二十來歲,可渾身卻散發者一股逼人的英氣,尤其他深 邃如潭的眼眸,當他的目光掃視過來時,竟會讓人有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在心底萌 生。   所有軍士兵都傻眼了,胡鐵樹不是第一次見到死神,但卻是第一次見他從三 萬英尺的高空俯衝降落,所以嘴巴到現在都還沒記得要闔上。   嚴華將真氣一收,微笑上前拱手道:「前輩。」   死神只是微微點頭,也不搭理嚴華,直接便朝徐韻走了過去。嚴華也不覺得 什麼,畢竟他深知死神玄功了得,對於自己這些後輩,能正眼瞧上一眼就已經是 很給面子了,所以心裡對死神只有尊敬,沒有任何的不快。   看著那男子向自己走來,徐韻一顆心怦怦亂跳,她全身發緊,幾乎是僵在那 裡,只是明媚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著一步一步朝自己走來的男子,那張臉,那個 身影,那條公路,那片樹林——多熟悉。   死神終於站定,此時徐剛也很識趣的走到嚴華身邊,只留下徐韻和死神,兩 人的距離從三千七百公里,一直到現在,只剩下不到一米,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 覺。   徐韻心裡讓一頭小鹿撞的七暈八素的,有開心,有感動,更有驚喜,她張著 一雙覆滿水霧的眼眸看著死神,眼淚早已經在眼框裡打轉,她抿著嘴不語,就怕 一開口會忍不住哭出來。   死神定定的看著眼前的徐韻,半響,才說道:「……嗨。」   這是咱的冒牌愛情顧問李文才,在千里傳音裡教他的。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