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章 死神的名字。

達人殿堂

 
    

  第二章 死神的名字   十個月前,在凌家出了件大事。凌家少夫人管清悅有喜了,這原本應該是 一件喜事,可後來不知怎麼的,管清悅的身體變的越來越虛弱,甚至開始嘔血 ,凌家少主凌懷義大驚,派家僕四處尋訪,請了不少名醫來看診,可卻是沒有 人可以斷出病因,直到後來,終於有人斷出管清悅得到的是一種叫做「解骸」 的病症,相傳得到這種病症的人最後都會枯血而死,等到血液都枯乾了後,屍 骨便會跟著萎縮,最後什麼都不會留下來,是很恐怖的一種絕死病。   不過「解骸」並不是真正的絕症,因為只要讓得病的人服下「天香果」就 能夠化解。但由於天香果只產在「狂獸森林」深處,並且開花期需要一個月, 等到花開之後,還要再等一個月才會結出「天香果」,而結出的天香果在一個 月之後便會快速的腐化消失,所以如果不是剛好碰到天香花結果,幾乎都要在 那等上個把月才能等到花開結果,而如果是在尋常地方也還罷了,但天香花卻 是開在狂獸森林內,要在裡頭耗上個把月,那需要有多少本事才行?   所以要取得天香果,除非有通天的手段,否則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事,是以「解骸」才會成為一種絕死病。這並不是病症本身絕死,而是它的解 藥讓人絕望。   可凌懷義和管清悅是一對十分相愛的夫妻,兩人才成婚不到半年,他如何 能看愛妻因此怪病而命喪?所以凌懷義不顧父親凌君南的勸阻,撒下重金廣邀 天下英雄高手,只為一採那天香果給愛妻管清悅治病。   雖然說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可是狂獸森林不是一般的地方,縱然凌家撒下 重金,還是沒有多少人敢賺這筆錢,畢竟有命花的錢才是錢啊!   消息發出後凌懷義足足等了半個月,才堪堪等到了十一名願意接下這任務 的流浪傭兵,不過凌懷義心裡知道,流浪傭兵雖然也會有高手,但是缺乏傭兵 團的約束,是一群很難掌握的險兵,隨時可能因為利益的關係而反咬自己一口。   可是凌懷義不能再等了,他深知管清悅的病症不能久拖,所以最後只帶了 親衛的家兵30人,以及十一名流浪傭兵便要啟程出發。   這樣的陣容或許能從容的面對一般的魔獸,但是狂獸森林裡的魔獸都是異 變後的狂獸,只憑這一點人和戰力確實也些勉強了。是以凌家老太爺凌君南聞 訊暴怒,他說什麼也不會讓凌懷義這個獨子為了一個女人去冒這種險,要知道 他凌家雖然不是什麼豪族,但在金戈城裡也還算是有頭有臉,而他凌君南更是 退役的老將軍,是和皇帝他老頭一起南征北討的人,就說是一號人物也不為過 ,而凌家自古以來都是一脈單傳,凌懷義是凌君南的獨生子,他怎麼可能答應 讓凌懷義去,絕對不可能!   但是凌懷義深愛自己的妻子管清悅,他無論如何也要去將天香果取回,所 以也不管父親凌君南的阻攔,帶著人馬連夜出了金戈城。   凌懷義的行為大大的讓父親凌君南震怒,同時也連帶讓管清悅在凌家的日 子變的更加艱難,可管清悅並不怨,她知道公公凌君南只是因為愛子心切才會 這樣,只不過管清悅在凌懷義離開後,便讓凌君南派人將她的住所從凌懷義的 大院裡移到了凌家的一角,管清悅知道公公凌君南不想看見她,所以她很安靜 的搬到了凌家最偏遠的小院中,過著和病魔搏鬥以及等待愛郎歸來的日子。   可天意弄人,就在半年多前的某一天早上,一個噩耗傳回,凌懷義帶進狂 獸森林裡的人幾乎全滅,只有凌懷義帶著少數幾個流浪傭兵逃了出去,但是凌 懷義身受重傷,幾乎藥石難治,所以他將「天香果」交給了和自己一起逃出的 其中一個流浪傭兵,要他將天香果帶回金戈城凌家,交給父親凌君南,然後一 口氣沒上來,就嚥氣了。   這名流浪傭兵深知其中利害,他若將凌懷義的死訊和天香果帶回金戈城凌 家,恐怕盛怒之下的凌君南不會放過他!幾次想乾脆撒手不管,可是良心始終 過不去,他受人之託,而且還是這種臨終囑託,心裡壓力也不小,最後只好花 了筆錢,將天香果委託給其他傭兵團,讓他們派人代為送到金戈城凌家,並且 傳達凌懷義戰死的消息。   所以那天早上,當凌君南聽見凌懷義的死訊,他不敢相信,他唯一的一個 兒子就這麼沒了。凌懷義的死訊幾乎讓凌君南崩潰,白髮人送黑髮人不管在哪 裡都是讓父母最心痛也最不願看見的事。   雖然天香果治好了管清悅,但凌君南心中的恨卻無法化消,他幾次想殺了 管清悅,可一想到管清悅是自己那死去兒子凌懷義的妻子,而且懷裡還懷了凌 家的骨肉,他最後還是下不了手,可下不了手卻不代表他能原諒管清悅,雖然 凌懷義的死,錯不在管清悅,可是對一個老父親而言,他的兒子確實就是為了 這個女人而死的,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或許有些霸道了,但人同此心,凌君 南只是一個老父親,想到此,卻又教人情何以堪?   因為這樣的緣故,凌君南對管清悅始終不管不顧,他實在不知道如何去面 對這個讓他失去愛子的女人,所以他打算永遠冷漠下去,這樣對彼此都好。   ……   這天,凌君南坐在凌家大廳的大位上,他怎麼說也曾經是縱橫沙場的將軍 ,所以雖然是頭髮鬍鬚白,但依舊是虎背熊腰,甚是魁梧,而且坐在大廳上的 他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凌君南靜靜的一言不發,他正在品茗,忽聽廳外腳步聲傳來,他微微抬眼 ,就見管清悅的貼身丫環香兒疾步正要走進大廳,凌君南皺起發白的眉毛,他 實在不想看見和管清悅有關的人,沉聲道:「給我站住!」香兒一愣,連忙止 步,就站在廳門外。   凌君南拿起手中精緻的茶杯,清啜一口茶,然後才不急不徐的說道:「有 什麼話就站在那裡說……對了,我老了,耳朵不靈光了,你說大聲點。」凌君 南存心刁難。   香兒欠身應了聲是,心裡卻是暗罵這老頭存心找麻煩,但是誰讓他是主, 自己是奴呢?她在心裡嘆了口氣,然後清了清喉嚨,大聲喊道:「稟老太爺, 少夫人生了小少爺!」香兒清脆高亮的聲音在大廳裡迴盪。   凌君南忽地一顫,杯裡的茶濺了出來,他猛地抬頭向香兒看去,然後又問 道:「妳……妳剛剛說什麼?」他不是沒聽見,而是一直沉浸在喪子之慟中, 他幾乎把管清悅肚裡的孩子忘了。   香兒撇了撇嘴,心裡又罵了一聲,她覺得這個老頭肯定是和自己過不去, 她用力的清了聲嗓子,然後大聲喊道:「我說,少夫人生了小少爺爺爺爺——」   一聲脆響,凌君南手裡的杯子掉在地上全碎了,他激動的走到香兒面前說 道:「小少爺?」他還是有點難以置信,這消息對他這位喪子的老人來說,衝 擊還是大了點,他完全忘了香兒是女孩子,一把抓住香兒的手臂,脫口就問: 「有……小雞雞的?是有小雞雞的嗎?」   小……小雞雞……   香兒小臉上忍不住抽搐了兩下,她紅著臉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得猛點頭。   凌君南見香兒點頭,突然縱聲大笑,他也是學武之人,這一笑牽動了體內 真氣,頓時震的大廳樑上嘎嘎作響。他笑道:「哈哈哈哈,快,快帶我去看!」   香兒沒想到少夫人生了小少爺這事,竟能讓半年多來都沒好臉色給他們看 過的凌君南笑的這麼樂,她不敢怠慢,趕緊領在前頭,帶著凌君南往管清悅居 住的小院走去。   凌家比起真正的豪族並不算大,甚至很小,不過從大廳到管清悅居住的小 院還是有些距離。   凌家在金戈城裡雖然因為人丁稀少而逐漸沒落,但他凌君南畢竟是皇帝老 兒他爹的老戰友,護國功臣有他的名子,所以凌家在金戈城也還過得去,不過 也就還過得去而已,從前的輝煌戰績在許多利益面前,只不過是一個茶餘飯後 的回憶罷了。   來到管清悅居住的小院,香兒推開管清悅的房門讓凌君南進去。   管清悅見公公凌君南親臨,也是有些惶恐,因為她不知道這位恨她入骨的 公公為什麼會突然來到她居住的小院,她不敢輕怠,忍著疼痛想要下床行禮。   可凌君南並沒要管清悅向自己行禮,他現在只在意管清悅懷裡抱著的嬰孩 ,他說道:「快,給我看看。」管清悅不敢違逆,她將懷裡的死神遞了出去。   凌君南接過死神。他一見死神就喜歡這小傢伙了,因為死神現在的模樣可 說是十分的可愛,大大黑白分明的眼睛,小鼻子很挺,雖然才出生,但給人的 感覺就是好看,將來再長大些,肯定是個小正太。至於成人後要迷倒一群女孩 也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凌君南一手將死神托在懷中,一手則去掀開包裹住死神的紅色繡花棉裘, 因為他要確認一件事情!   凌君南掀開棉裘定睛一看,突然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有小雞雞, 真的有小雞雞啊!我凌家有後了,哈哈哈哈!」說著,凌君南抱著死神高高舉 起,在屋裡轉了幾圈,然後又放回懷裡,歡喜之情無需言表。   管清悅見公公凌君南這麼開心,心裡對他的虧欠也終於是減輕了幾分。她 輕柔的聲音說道:「爹……」這個稱呼從凌懷義離開的那天之後,管清悅再也 沒有機會對凌君南叫道,因為凌君南完全不來小院,也不准她離開小院,是以 此時顯得有些生疏,也有些擔心,她擔心凌君南還是沒有原諒她。   誰想凌君南看見這個寶貝孫子,早就什麼氣都消了,他忘情的逗弄著死神 的小雞雞,讓得死神有種想死的感覺。他沒有轉頭,只是隨口問道:「嗯?怎 麼了?」   見凌君南沒有阻止自己叫他爹,管清悅鬆了口氣,說道:「爹,這孩子還 沒取名。」那言下之意便是要讓凌君南給孩子起個名字。   凌君南一聽就樂了,大笑道:「好好好,哈哈哈,我想想,我想想要叫什 麼好……」他抱著死神來回走了幾步,突然發現死神眨著一雙大眼睛瞅著自己 看,心裡一驚,說道:「這……這,一出生就開眼了?」他轉而看向躺在床榻 上的管清悅,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沈婆。   只見管清悅點了點頭,一旁的沈婆說道:「是呀老爺子,人家說生來就開 眼的孩子是神之子,擁有天之眼,所以小少爺絕對非常人,未來的成就更肯定 是非同反響了。」   凌君南在嘴裡低聲唸著:「非常人……非同反響……」突然他大喊一聲好 ,說道:「我凌君南的孫子就叫做凌非!哈哈哈哈,既是非常人,那以後就是 要做非常事的,這名字妳們說好不好?哈哈,凌非,哈哈,哈哈哈!」凌君南 把死神高高舉起,連身上的棉裘都落在了地上,看的出凌君南對他這個孫子的 喜愛和期待。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