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章 執著。

達人殿堂

 
    

  第八章 執著   這時竇長松已經認出那名老者,他在凌君南身側說道:「我們安全了。」   凌君南眉毛一挑,正要說話,凌非卻先開口問道:「他是你擎天宗什麼人? 」這一問,竇長松忍不住一怔,因為丁海平並沒有穿宗門長老的衣服,身上也沒 有佩掛身分腰牌,他沒想到一個六歲孩童竟然能夠察覺。   無怪他驚訝,因為凌非乃是死神轉世,他的靈魂之力本就極強,老早已感受 到丁海平身上的氣息和竇、史二人相似,所以能猜到並不奇怪。   一旁的凌君南也顯得有些吃驚,他雖然知道自己的孫子從小就與眾不同,但 卻沒想到他的觀察力也是如此驚人。竇長松點了點頭,道:「小傢伙真聰明,那 個人是我們擎天宗的長老,是火系一段武帥,實力很強,只是不知道他為什麼會 在這裡,不過有他對付那隻四星鐵甲犀牛,我們應該能平安了。」   凌非沒有說話,不過他的靈魂隱隱能感覺到一股不安的躁動,他暫時不明白 那是什麼,不過對於竇長松的話,他覺得此事尚在未定之天。     這時那名火系一段武帥丁海平的目光向眾人掃了掃,然後落在凌君南身上, 接著他看到一旁的竇長松和史元,認出兩人身上擎天宗弟子的衣服和腰牌,微微 一笑,然後含笑走來,竇長松和史元見丁海平走來,趕緊拱手道:「見過丁師兄 。」雖是不同師父,可按擎天綜裡的輩分排序,竇、史二人確實要叫丁海平一聲 師兄。   丁海平先是衝著竇長松和史元點了點頭,然後才問道:「你們怎麼在這?」 他有意無視凌君南。   竇長松說道:「我們是奉執令之命,要帶這孩子上擎天宗測試天資,喔,對 了,還沒介紹,這位是孩子的爺爺,火系八段魔武師,凌師,凌君南老將軍。」 說著又轉而介紹丁海平:「凌師,這位是我等的師兄,火系一段禪武帥丁海平, 剛剛有和你提到的。」   凌君南知道對方是擎天宗的長老,萬萬不能得罪,所以強笑道:「呵呵,丁 帥之名早已久仰,今日得見,這一趟南神驛站也算是沒有白來了。」這話是凌君 南刻意友好,畢竟自己的孫子就要上擎天宗了,如果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拜在裡 頭的高人門下,所以丁海平對自己的態度雖然很差,凌君南也不得不放低身段, 這一切都是為了寶貝孫子凌非。   凌君南的頭銜,不管是老將軍還是火系八段魔武師,都不夠讓身為禪武帥的 丁海平正視,所以丁海平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這樣的態度已經很明 顯的將他自己擺在了上位,凌君南怒在心裡,卻只能面帶笑容。   不過丁海平對凌君南沒興趣,卻不代表他對凌非沒興趣,他聽竇長松所言, 要帶這孩子上擎天宗測試天資,這件事情本身看似平常,可卻一點也不平常,要 知道,每年測試天資都只在各大城裡的擎天宗支部舉行,哪裡需要上擎天宗測試 的?擎天宗可不是你家,也不住在隔壁,豈是說上就上,說去就去的?   所以丁海平對凌非十分好奇,他瞇起一雙泛黃的眼睛,深深的看了一眼坐在 凌君南手臂上的凌非,除了覺得這孩子長的挺漂亮以外,並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 地方,實在不明白執令為什麼要讓這孩子上擎天宗測試天資,雖然好奇,不過他 現在沒有時間管這件事,因為外頭還有一隻四星鐵甲犀牛等著他去處理。   丁海平說道:「你二人隨我去斬殺那鐵甲犀牛吧。」   他的目光不容拒絕,竇長松低著頭不敢違逆,但他是奉命護送凌非上擎天宗 的,也就是身上帶著任務,是不能隨意去做除了任務以外的事情,這是宗內的規 矩,丁海平也知道,所以他這要求,不僅是強人所難,同時也是不把凌君南放在 眼裡。   竇長松顯得有點為難,他看了看凌君南,那意思就是請他拿主意。凌君南也 不囉唆,反正鐵甲犀牛是肯定要殺的,否則誰也別想活著出去,索性就答應了吧 ,否則在這當口拒絕的話,難免會樹立不必要的敵人,於是說道:「現在危難當 前,大家本就應該同心協力共渡難關,竇師和史師就上去助丁帥一把吧,如果丁 帥不嫌棄凌某這把老骨頭的話,凌某也願意協同丁帥禦敵。」   這話說的很合丁海平的胃,他頓時點頭微笑道:「呵呵,甚好,那麼諸位就 隨我一同出去會會那隻鐵甲犀吧!」   ……   一群人還沒到驛站口,遠遠就看到四星鐵甲犀臂瘠上銀燦燦的的鐵甲,在月 光下閃耀著駭人的光芒,眾人雖然在不久前已經見識過,不過現在再看到還是忍 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凌君南是第一次見到四星級的鐵甲犀,他心中駭然,這四星級的鐵甲犀也太 龐大了,竟然遠遠就能看到他模糊的身影正在驛站外肆虐,一想到懷裡的孫子凌 非,凌君南有些猶豫了,且不論那丁海平是否真有擊殺四星鐵甲犀的實力,一旦 離開了驛站,就等於離開了驛站設置的保溫符陣,僅有六歲的凌非哪裡受得住外 頭的酷寒?    凌非似乎知道凌君南的擔憂,說道:「我在這裡等你們。」因為他不想變 成任何人的負擔,包括凌君南。   凌君南沒想到凌非會這麼說,他放下凌非,摸了摸他烏黑的短髮說道:「非 兒,你在這裡別亂跑,等殺了那隻四星鐵甲犀,爺爺就回來。」   此時眾人已經準備出驛站,凌君南趕緊又對凌非囑咐幾句,才三步一回頭的 隨著丁海平離開驛站。   看著爺爺凌君南逐漸遠去的背影,凌非心中升起一股不安,他暗暗催動靈識 ,想激發沉睡在靈魂深處的死神之力,可無論他如何催動,死神之力卻是毫無半 點反應,他有些失望,自語道:「已經六年了,怎麼還是全無反應……」      凌非想了想,他知道沉睡的力量必須經過一定的蘊釀和衝擊才能激發,這事 急不來,索性也不管了,他有點擔心外頭的戰況,決定到比較靠外圍的地方觀戰 ,於是快步來到了驛站口附近的一座哨台。   畢竟只有六歲的身體,再加上全無修練過,在攀爬哨台時還是十分費勁。凌 非登上哨台極目遠眺,他終於看清了那頭四星鐵甲犀的真面目,那是一隻頭上長 有一長兩短的尖角,全身披著銀燦燦發亮的鐵皮甲胄,四蹄如柱,身體足有近十 米高,二十幾米長,這還是不加它那條長七、八米,長著針刺狀肉鎚的尾巴,凌 非心裏暗驚,這四星鐵甲犀果然無比巨大。   雖然死神之力沉睡,但凌非並沒有失去他的死神之眼。正所謂眼睛是靈魂之 窗,死神之眼是不需要死神之力就能直接使用的,是死神與生俱來、而且是烙印 在靈魂之中的眼睛,這讓凌非從小就擁有超乎常人可以理解的視力,他夜裡視物 如同白晝,絲毫沒有任何阻礙,所以站在哨塔之上的凌非對戰況看的十分清楚。    這是凌非第一次見識到聖魔大陸裡的武功,他顯得有些驚訝。只見遠方混 戰中的武家們各顯神通,各種屬性的武技紛紛出籠,誰也沒有多餘的保留,因為 那鐵甲犀厚重的甲皮防禦力驚人,任何武技轟擊在上頭都悍然無動。   前方戰況異常激烈,凌非已經確認了原本駐紮在驛站外那三團傭兵,合共四 十餘人幾乎全滅,這是何等可怕的事實?   要知道那三團傭兵裡有無數的武師,就算實力不及爺爺凌君南的火系八段, 但平均也都還有三段左右,竟然只是幾刻間就讓那四星鐵甲犀全滅!   饒是凌非也忍不住一顆心砰砰跳,他此時死神之力仍未甦醒,可說絕難保全 自己,只能仰賴爺爺凌君南的保護。可當他看到四星鐵甲犀後,他原本就不安的 心更加擔憂了。   因為他發現正在戰鬥中的人,除了那名一段武帥的火焰武技外,強如爺爺的 火焰刀竟也是破不開那鐵甲犀的防禦。反觀鐵甲犀卻是凶猛異常、殺性大發,七 、八米長、帶著針狀的肉球的尾巴左甩右掃,附近兩人才能合抱的參天巨樹也經 受不住它帶起的巨大衝擊,幾乎是摧枯拉朽般傾倒橫飛,更別提那些隨著丁海平 出戰的武家們,一個個被掃的東倒西歪、連滾帶飛!   實力較差的,幾乎是一尾巴過去就變成砸落在地上的破西瓜,就只是幾個來 回,驛站外的武家已經死傷大半!   凌非的心情隨著戰況的惡化而逐漸陰鬱,就在他清楚看見躍上十幾米高的丁 海平、手底下一把長刀在空中由上而下,畫出一道火焰刀氣斬在鐵甲犀背上的鐵 皮甲胄上,卻只留下一道血痕,雖然劇痛讓鐵甲犀響天巨吼,凌非卻知道大勢已 去,那丁海平火系一段武帥的實力雖然強過在場所有人,可卻依舊無法破開鐵甲 犀厚重的鐵胄防禦,這樣一來,被全殲只是遲早的問題。   凌非看著遠方混戰中的爺爺凌君南,在鐵甲犀的尾巴橫掃間的縫隙裡左突右 閃,樣子何止狼狽,簡直驚險!   凌非的心情越發緊張,他幾乎已經確定,在這麼下去,爺爺連同丁海平以及 一眾武家都必死無疑,這頭四星鐵甲犀完全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就在恍惚間,鐵甲犀一聲怒吼,扭轉著巨大的身體,帶著肉刺的巨尾向著丁 海平橫掃過去。丁海平手中印訣連變,驀地在身體前方出現一道三米高的火牆, 這是丁海平的防禦之印。   鐵甲犀的巨尾帶著雷霆萬鈞之勢撞擊在火牆之上,只是停頓了一下,就將那 火牆整個擊碎,跟著巨大碩長的尾巴就這麼打在丁海平身上!   丁海平沒想到這頭四星鐵甲犀如此強悍,突來乍變讓他不及變招,直接被鐵 甲犀的尾巴掃個正著,砰的一聲巨響,饒是他長刀橫擋在前,也是口吐朱紅,一 道血箭從嘴裡噴出,痀僂的身影在月光下倒飛出去,連連撞倒了好幾顆大樹,方 才落在了地上!   凌非以為那丁海平估計完蛋了,可卻見他竟是一個掃腿翻身而起,長刀拄地 ,口裡喘的大氣,還不時嘔出和著碎肉的鮮血,那是內臟破碎後的碎肉。   凌非見狀心裡一沉,暗道不妙:「這傢伙不行了!」他迅的將目光落在另一 頭的凌君南身上,就見凌君南協同竇長松和史元成掎角之勢,正不停的輪攻四星 鐵甲犀,而其他武家竟再沒一個敢上前放招的,這讓凌非心急如焚,他知道那些 殘存的武家都是因為看見丁海平被擊飛,所以對鐵甲犀更生怯意,這樣下去,這 場戰鬥根本就不需要再打,自己就會自亂陣腳反而更快被全殲。   那鐵甲犀似乎也有智慧,他看出武家們心生怯意,更是凶性大發、毫無忌憚 的掄起巨大的尾巴橫掃縱砸!    就在這時,那看似商隊頭子的胖子大喊道:「丁帥不行了,大家、大家快 跑啊,快跑啊!」說話間,胖子和他的同伴已經先一步竄出戰圈,向著平原方向 奔去,他們倒也沒有慌不擇路,至少還知道平原比神葬山安全百倍,因為現在鐵 甲犀有凌君南等人牽制,他們逃走的機會就大上許多。   可戰鬥就是這樣,只要有一個人跑,那麼軍心動搖下,所有人也都會跟著跑 ,就像潰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在胖子率隊突圍後,其他人也都跟著後頭竄了出去,一個個沒命狂奔,連 回頭看一眼的想法都沒有,讓人意外的是這些棄逃的傢伙裡,竟出人意表的參和 著兩個人,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竇長松和那丁海平的徒弟!    凌君南沒想到丁海平的徒弟竟然在這危急之中棄師而逃,但他更沒想到奉 命護送凌非去擎天宗的竇長松,竟也跟著人群突圍而去,戰圈中霎時間人去樓空 ,只剩下憨厚老實的史元和凌君南苦苦支撐,完全沒有反擊的餘地,就是連閃避 都顯得吃力,真正的兵敗如山倒!   目睹過程的凌非再也按耐不住了,他深知爺爺凌君南和史元兩人在這麼下去 ,只會把性命葬送在這裡,但是他卻不知道凌君南之所以苦撐,是因為他的寶貝 孫子還在驛站裡,如果讓鐵甲犀衝進去,凌非必死無疑,他絕對不能讓凌非受到 半點傷害,就算是賠上自己這條老命也不行!   而憨厚耿直的史元,卻是因為執令的一道命令,他無論如何也要誓死完成任 務,而他接到的任務,就是保護凌非!   對凌非而言,他不明白他們為什麼還不快逃命去?為什麼還要堅持著?殊不 知這卻是一種為了親人、更為了信念,可以讓人豁命的執著。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