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十七章 有多遠走多遠。

達人殿堂

 
    

  第十七章 有多遠走多遠   看見苗小小蹦蹦跳跳的跑來,凌非心裡便有股不好的預感,他雖然不 討厭這小女娃,可他實在不知道怎麼和一個六歲女娃相處啊!   雖然兩個六歲娃娃一起玩家家酒或者泥巴,這些在別人眼中是正常到 不能再正常的事情,可對凌非來說卻是不正常到了極點啊!   凌非外型上確實是個六歲的小男孩、小正太。他也確實是管清悅懷胎 十月,出生後,又經過了六年的歲月慢慢長成的,可他的靈魂和別人不同 啊!   別人的靈魂在轉世時都會喪失記憶、失去前世的一切,但是凌非的靈 魂是來自混沌,由天下怨力所孕育出來的死神,並且曾經修練到武學的最 高境界「神天九境顛峰」,早已超脫了宇宙法則的束縛,是永恆不朽的存 在,不管如何轉世,甚至用任何方法都不能將其靈魂消滅,所以凌非看見 苗小小就頭疼,他真的很憋屈。   恍惚間,苗小小已經跑到了跟前,她開心的拉著凌非的手說道:「凌 非哥哥,你真在這,我以為娘騙我呢。」苗小小拽著凌非的胳膊使勁的搖 ,把凌非都搖暈了。   凌非在心裡怪苗映多嘴,可苗小小天真爛漫,他也實在沒理由不准人 家來找自己,正要說什麼,卻又聽苗小小說道:「娘說凌非哥哥是來擎天 宗看小小的,小小好高興哦,呵呵。」   凌非臉上微微抽搐,小聲說道:「我不是……」   苗小小根本沒在聽凌非說什麼,她繼續開心的說道:「凌非哥哥我跟 你說哦,我,我還學了一個新的結印哦。」聽見和武功有關的事情,凌非 就來勁了。   他問道:「新的結印?」他對結印還不了解,因為到目前為止,凌非 都是用靈識催動死神之力和土龍之力,他並不懂得禪宗結印之法。   苗小小點了點頭,說道:「嗯,娘教我的,好厲害的。」   聽到「好厲害」三個字,凌非的興趣更濃了,他問道:「哦?是什麼 樣的結印?這麼厲害?」   苗小小嘻嘻一笑,像獻寶般,她放開凌非的小胳膊,兩手在胸前變化 了幾個印訣,最後股起粉紅的腮幫子向前「呼」地一吹,霎時化作一股半 米多高的旋風飛了出去!   凌非此時正看的入迷,全沒想到會突然從小小的口中吹出一道旋風, 跟著眼前一花,凌非整個人被旋風捲上了四、五米高的半空中,大叫道: 「嗚哇,嗚哇哇,妳在幹什麼!」他被旋風捲的暈頭轉向,好在苗小小本 身境界還不高,旋風只維持了幾秒就消失了,這才終於讓凌非重新回到地 面,不過卻是臉朝地,像在摔猴子般的摔了下來。   凌非讓旋風摔的七暈八素的,他撫著小臉從地上爬起來,忍不住低聲 罵道:「妳這個笨蛋……」   雖然凌非在生氣,可苗小小反而覺得很有趣,他蹲在一旁咯咯直笑, 「凌非哥哥你好笨哦,呵呵呵。」   讓人摔的一整個沒形象,還被說好笨,凌非簡直無語了,但難道讓自 己去和一個六歲小娃娃認真計較嗎?不過凌非覺得這個印訣太危險了,如 果再讓苗小小這麼胡鬧下去,自己恐怕很快又得再轉生一次……   他忍住脾氣對苗小小糾正道:「妳說妳這個印訣叫什麼?」   苗小小見凌非問自己來,這才止住了笑,回答道:「娘說這是旋風之 印,好厲害吧?呵呵呵。」她非常得意。   凌非重新盤腿坐好,不過剛剛臉朝下摔下來,還是很痛,他撫了撫自 己的小臉,說道:「很厲害……但是妳不能這樣用旋風之印。」他說著又 揉揉臉頰,「這樣很危險。」   苗小小聽不明白,他眨著雙大眼問道:「為什麼不能這樣用?」   凌非耐著性子繼續解說道:「因為這個旋風之印不能對著人放,妳這 樣會把……妳會把別人都給吹飛的,嗯……十分危險。」   凌非這麼說,讓苗小小更不懂了,她歪著頭問道:「可娘說這就是把 人吹飛用的呀!為什麼不能對著人放?」   凌非終於忍不住了,他大聲道:「那也不能對著我放啊妳這個笨蛋! 」   這一說,又讓苗小小想到剛才凌非被旋風吹上天飛轉的樣子,忍不住 又咯咯直笑。   凌非在心裡低嘆一聲,他覺得無法和苗小小溝通,於是說道:「總之 你別對著人放,你可以對著石頭,對著樹,反正在沒有壞人的地方,妳就 不能對著人放,明白了嗎?」   也不知道苗小小是真懂還是假懂,只見她點頭答應,然後嘻嘻笑道: 「凌非哥哥,娘說你的天資好厲害的,真的嗎?」   凌非將身體坐正,閉目道:「假的。」這句是真的。   苗小小哪裡會當真,她反而覺得凌非在和她玩,小臉上洋溢著歡樂, 拽起凌非的胳膊嘻嘻笑道:「凌非哥哥,我們去抓魚好不好。」   凌非直接回絕:「不好。」他閉目專心冥想史元教他的武修基礎。   可苗小小哪裡管凌非在幹嘛,她拽著胳膊搖來晃去的,晃的凌非頭都 暈了,不停的說道:「凌非哥哥陪我玩,你陪我玩嘛!」   凌非讓苗小小折騰了好半天,終於睜開眼來說道:「好好好,妳要去 哪裡抓魚?」他突然覺得苗小小一定是來阻止自己精進的心魔,必須去面 對和克服!   一聽凌非答應,苗小小就樂了,她開心的又蹦又跳,然後才說道:「 我聽大長老他們說過,後山的後面有一條河,我們去那裡抓魚。」   凌非不知道在哪裡,不過他覺得苗小小的母親既然是擎天宗的執令, 爺爺又是擎天宗的宗主,自然對擎天宗十分了解,所以他也不以為意,直 接說道:「那走吧。」   兩個小娃兒就這麼在擎天宗後山轉悠,走了一個多時辰,也不知道走 了多少路,拐了多少彎,就是連凌非也糊塗了,他終於忍不住問道:「還 有多遠啊?」他的腳是真痠了,他不像苗小小從小有苗映和擎天宗的栽培 ,早就修練過基本的武修,體能方面遠遠高於凌非。   苗小小咬著小指頭,眨著眼睛望著四周,半天才說道:「我也不知道 呢。」   凌非差點沒噎著,急道:「什麼?你不是知道路嗎?」   苗小小一臉無辜的模樣,說道:「我沒說我知道路呀。」   凌非簡直暈了,他道:「那你還說來抓魚?我……我讓你氣死了我!」   苗小小雖然貪玩,但她也會害怕。知道可能迷路了,她也有些慌了, 眼角掛著淚珠,拽著凌非的胳膊問道:「凌非哥哥,怎麼辦?」   凌非沒好氣的說道:「我怎麼知道怎麼辦。」不過話才出口,凌非就 有些後悔了,自己怎麼和個孩子計較呢?看見苗小小幾乎要哭了,無奈下 只好安撫道:「算了,我們再找找吧,說不定很快就找到路回去了。」   兩人又走了兩個時辰,在森林裡盛茂的樹蔭下,感覺天黑的很快。雖 然外頭只是黃昏,可在森林裡的人卻會覺得已經是晚上了,這是一種錯覺。   苗小小讓凌非拉著邊走邊哭,眼淚像不要錢的一樣猛掉,凌非看著心 裡也是煩悶不已,因為他已經確定自己迷路了,他沒想到擎天宗後山的這 片森林如此之大,竟然怎麼也走不到頭,更糟的是還找不到路回去。   好在凌非擁有死神之眼,黑暗對他來說並不是威脅。此時外頭天色漸 晚,森林裡更是漆黑莫名,苗小小畢竟是女孩子,她只是抽啜著不敢哭出 聲,任由凌非牽著小手東轉西拐,因為她已經看不清前路,完全是一片漆 黑。   突然一陣吼聲傳來,凌非心中一跳,尋思道:「擎天宗後山怎麼會有 魔獸?」他趕緊將苗小小拉至一旁矮叢中伏下,低聲說道:「別出聲。」   苗小小雖然看不清凌非的模樣,不過凌非牽著她,讓她安心不少,聽 凌非向自己說道,她連忙點頭。   迴盪在林中的吼聲和凌非在神葬山裡聽過的魔獸吼聲有些殊異,凌非 心裡也是十分忐忑,他雖有死神之眼,能夠在黑暗中視物,可他的小身板 完全不行,別說搏鬥,就連逃跑都有問題,所以他現在也有些急了。   他低聲問道:「妳身上有信符嗎?」   信符是聖魔大陸裡一種能夠傳遞信息的符令,是被施加過術法的,能 夠遠距離傳遞訊息,多半被用在求救或招集。   幸得苗映擔心苗小小,所以早給了她一枚信符帶在身上,所以苗小小 點頭道:「有,娘有給我。」她身手一翻,一張巴掌大的信符就這麼出現 在手中,凌非對此十分好奇,他不知道苗小小是如何在掌心中憑空出現信 符的,不過現在不是時候追問,他趕緊讓苗小小發出信符。   苗小小雖是年幼,但也知道眼下危急,趕緊依言打出手中信符,頓時 一道金色流光沖天而去,轉眼便消失了。   見信符打出,凌非也鬆了一口氣,他知道宗內必定會在極短的時間內 派人救援,只要能再躲一陣,那便安全了。   可他不知道信符特性,萬沒料到信符打出的同時,卻也引來了黑暗中 某些東西的注意,只聽吼聲陡然暴起,跟著四面八方同時傳來許多急促的 奔跑聲,這讓凌非臉色大變,他趕緊拽起苗小小就跑,因為他發現那些聲 音全是朝著自己的方向而來!   以凌非的智慧,他已經知道是那枚信符引來了魔獸的注意,這簡直就 是在告訴別人自己的位置,所以他不得不立即拉起苗小小就跑,因為繼續 待在那裡的話,肯定不用多久就得讓魔獸發現,然後將他和苗小小拆了撕 了。   凌非拉著苗小小一路狂奔,可畢竟只有六歲,再如何跑,速度也快不 起來,這時候凌非突然看見一個身高三米,形同人樣的物體從前方樹叢裡 竄出,他終於明白追逐自己的不是魔獸,而是一種如同人般雙腳站立的獸 人!   那獸人的頭顱像變異的山豬,身體十分強壯高大,奔跑起來十分靈活 而且飛快,凌非知道為什麼會覺得剛才的吼聲和魔獸不大一樣,原來是這 些獸人發出的。   他趕緊拽著苗小小轉換方向繼續狂逃,可後面獸人已經追來,而且速 度完全不是他和苗小小可以比擬的,突然「啊」的一聲,黑暗中看不見路 的苗小小突然讓地上的樹根給絆倒,凌非趕緊回頭將她拽起,可就這麼一 下子的工夫,已經有五隻獸人將凌非和苗小小圍住,他們眼中透著綠光, 一個個嘴角都冒著白色泡沫,不時的流下口水。   雙方距離只有五公尺左右,對峙的時間非常短暫,最多只持續了幾秒 ,其中一名獸人終於忍不住向凌非撲去!   生死存亡之際,凌非的心念一動,死神之力頓時運轉起來,強大的靈 魂威壓飛快的自凌非瞳孔裡釋出,三丈之內瞬間變成了黑白色的世界,五 隻獸人禁不住死神的靈魂威壓,咚咚咚全跪伏了一地,連頭都抬不起來!   凌非抓緊機會,拉著苗小小便竄出包圍圈,也不知道要往哪個方向跑 ,只能向著前方沒命狂奔!   沒跑出多遠,就聽身後吼聲四起,凌非知道獸人已經脫出死神空間追 了過來,他此刻也有些力乏,雙腿一軟就栽了一個跟頭,苗小小讓凌非拉 著,當凌非摔倒時,她自然感覺的到,趕緊在地上頂著黑一陣瞎摸,好不 容易才找到摔倒的凌非,她擔心道:「凌非哥哥你有沒有怎麼樣?」   凌非趕緊使勁站起身,不過他發現自己的腳扭傷了,他趕緊對苗小小 說道:「妳快跑,別讓他們抓到,如果他們要抓妳,妳就用旋風之印把他 們吹飛知道嗎?快,快跑!」凌非自知腳傷跑不了,苗小小和自己在一起 只是徒然送命。   可苗小小哪裡肯丟下凌非,她一聽凌非要自己跑,馬上就急哭了,「 凌非哥哥我不要,我不要,你和我一起跑呀,我們一起跑呀!」   凌非聞言心中一酸,他自己的靈魂是永生不朽,就是死了也能伺機施 展奪舍重新復活,當然,這個前提是凌非願意做這樣的事。   可苗小小不同,死了就是死了,要再次轉生到同一個世界的機率並不 高,就算重新轉世到聖魔世界,她靈魂裡的記憶也會被宇宙法則給抹除掉 ,什麼也不會記得,所以苗小小絕對不能死在這裡!   時間緊迫,情況更是危急,凌非顧不得其他,他只好大罵道:「都是 妳害的,妳還不走?我不想再看見妳,妳走!有多遠走多遠,滾!」   苗小小沒想到凌非會這麼罵她,「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她雙手捂 著眼睛,大哭道:「我討厭凌非哥哥,我討厭凌非哥哥……」然後轉身就 往黑暗的樹林裡跑去。   凌非從吼聲中知道那些獸人都在自己身後,苗小小此去的方向應該是 安全的,他頓時覺得鬆了一口氣,然後便癱坐在地。   他看著自己紅腫的腳踝,心裡有些懊悔,覺得當初應該向爺爺討教武 修之法,或許今天的情況就不同了,他搖搖頭長嘆一口氣,後頭緊追的獸 人吼聲更近,已經能夠聽到清楚的腳步聲。   這時凌非突然想起當初在識界裡獲得的石鱗甲能力,到現在都沒有使 用過,也不知道效果是如何的,他念起心動,石鱗甲頓時浮現全身,銀色 的甲鱗紋路在皮膚上遊走,連腳踝上的紅腫竟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著 ,凌非心想:「難道石鱗甲是一種強力的恢復能力?」   不及細想,五隻獸人已經追到,看見凌非坐在地上,立馬就撲了上來 ,凌非本來可以在施展死神空間一緩頹勢,可那畢竟只能維持幾秒鐘的時 間,對目前一面倒的局勢並沒有太大的幫助,索性將心一橫,就看這石鱗 甲能有多少能力,萬一死了也就罷了,大不了再轉生一次而已。   一念至此,凌非全然沒有反抗,就讓那獸人撲了個滿懷,跟著就見獸 人張口向自己脖子咬來,可下一秒不僅是獸人們錯愕,就連凌非自己也萬 分驚訝!   那獸人一咬之下,竟然把自己的獠牙給咬斷了,牠摀著臉滿嘴是血, 其他獸人見狀,怒吼了幾聲也跟著撲上去揮爪就劃,打算直接把凌非切割 分塊,可唰唰唰幾個來回,凌非不僅沒有被分屍,每隻攻擊他的獸人手上 的利爪卻斷光了,凌非沒想到自己這石鱗甲竟是如此堅硬!看來那識界石 龍不是一般魔獸,否則他的石鱗甲能力怎可能如此強悍!   濃烈的血腥味很快吸引了更多的獸人,林子裡的獸人幾乎全讓自己同 伴的血腥味引來,這意味著苗小小此刻的處境就是相對安全的。   凌非此時是躺在地上的,因為他根本就坐不起來也站不起來,數以百 計的獸人前仆後繼的不停向他撲咬,根本不讓他有機會掙扎起來,所以凌 非只能一直躺在地上任由獸人們撲咬撕扯。   可儘管獸人們數量龐大,攻擊力更是強悍,卻仍舊破不開凌非身上的 石鱗甲防禦。只見皮膚上石鱗甲的紋路不停閃爍著銀色華光,「鏗鏘」聲 響成了串,獸人們奈何不了石鱗甲,卻反而把自己弄得滿身是傷!   現場百多隻獸人,沒有一個身上不帶傷,不是牙斷就是爪折,氣的獸 人們更加瘋狂,他們昂首長吼,震的山動地搖,就像在呼朋引伴,樹林裡 獸影幢幢,獸人們的數量迅速攀升、越聚越多。   凌非此時已經知道石鱗甲的厲害,他突然心生一計,陡然散出死神之 力,周圍三丈之內,頓成黑白相間的死神空間,在這三丈之內至少有二十 多隻獸人,全都感覺到靈魂一顫,噗通通的跪了滿地,凌非見狀忍不住哈 哈大笑,他覺得這實在太有趣了!   此時腳傷已經痊癒,凌非趁著四周圍的獸人被死神空間困住的時候, 趕緊溜了出去,撒開兩條腿就往外跑,可獸人實在太多了,才跑沒幾步就 又被圍了起來,所以凌非只好反覆施展微量的死神之力、和幾百隻獸人在 這一片樹林裡做困獸之鬥!   凌非很清楚,只要自己能拖住這些獸人們越久,苗小小就會更安全一 分、也能走的更遠!   而且凌非也知道,他不能去找苗小小,因為苗小小不像自己擁有幾乎 刀槍不入的石鱗甲。現在滿山遍野的都是獸人,如果苗小小和自己走在一 塊,肯定瞬間就讓獸人們撕成了一堆碎肉,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須繼續的和 這些獸人們游鬥,繼續的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