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十八章 驚見。

達人殿堂

 
    

  第十八章 驚見   獸人們綿密的攻擊打在凌非身上產生一層淡淡的銀色光暈,那是石鱗甲所 形成的護盾。可這樣幾近無堅不催的石鱗甲護盾卻不是不需要能量支持的,支 持它不斷作用的是靈魂之力,它是消耗持有者的靈魂之力而運作,如果靈魂之 力耗竭,那麼石鱗甲便會失去作用。   從凌非被包圍至今,雖然還不到半個時辰,但數百隻獸人的猛烈攻擊致使 凌非的靈魂之力消耗的速度異常快速,再加上凌非還會偶而施展死神空間,這 讓靈魂之力消耗的速度更快。   當凌非意識到石鱗甲是消耗自己的靈魂之力而作用時,他已經感覺到疲憊 不堪,這是靈魂之力衰竭的表徵。如果繼續消耗靈魂之力,凌非很可能會進入 長時間的睡眠狀態,而石鱗甲在沒有靈魂之力可供支持下也會自動解除,那麼 只需要一秒,凌非就會讓這些獸人直接撕成碎片!   凌非雖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不敢再施展死神空間來加劇靈魂之力的消 耗,但他現在完全動不了,又不能解除石鱗甲來減緩靈魂之力的消耗,可以說 進退維谷,進是死,退還是死,只不過差別在時間的早晚罷了!   凌非自混沌以來,這還是第一次陷入如此絕境之中,他躺在地上任憑瘋狂 的獸人們蹂躪,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扒的一件不剩,是以樣子極其狼狽,可無奈 自己過於弱小,加上誤入險地才會造成現在這樣的局面,凌非也忍不住埋怨起 自己的愚蠢,他暗暗發誓,如果能逃出生天,他會把將來的每一步走的更謹慎 、更小心!   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凌非自知得救無望,想起已經順利逃走的苗小小, 心裡也是有些欣慰,至少苗小小順利逃脫了,自己身為超脫三界之外的死神, 死亡對自己而言並不可怕,只要經過一定的時間,很快就能重拾昔日神威和 風采。   凌非躺在地上望著星空,這裡一大片的樹林都讓瘋狂的獸人們給撞斷,所 以原本讓盛茂的葉子所遮擋的視線也變的遼闊,因此才能在死前看見這片森林 裡難得一見的星空。   凌非笑了笑,他覺得越來越疲憊,心道:「看來靈魂之力即將耗竭,想我 縱橫三界九天,竟然會死在這個莫名奇妙的地方……」   正自嘆,突見高空中一道突兀的紅影緩緩飛過,凌非擁有死神之眼,目力 極強,一眼就看清那是一個穿著紅色華麗錦袍的女子,那女子似乎發現了地面 上的異樣,她在天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又飛了回來,然後緩緩降下高度,直到距 離地面約百米的地方才停了下來,就這麼站立於虛空之中,俯視腳下瘋狂的獸 人們。   在紅衣女子降下的時候,凌非的靈魂微微有了一些波動,那是受到無形的 靈魂威壓所造成的自然反應,但也同時說明了此女的修為極強。當然,這也是 因為此時凌飛的靈魂之力即將耗竭,變得十分衰弱,所以紅衣華袍女子才能讓 凌飛的靈魂產生一絲絲的波動,若是正常狀態下的話,能否如此還是兩說的事 。   此時距離更近,凌非看的更加仔細,傲立於百米之上的女子十分美麗,在 風中,那頭烏黑的長髮隨風飄逸,風停時,長髮緩緩垂至腰間,她身穿紅色錦 緞長袍,身上還披掛著粉紅色的彩霓長帶形同仙女下凡,華麗異常。   女子生得無比嬌媚,屹立於風中的體態婀娜,高聳堅挺的雙峰更是隨著平 穩的呼吸規律的起伏著,她雖年輕美貌,可目光中卻透著凌厲,她不言也不語 ,就這麼看著凌非不斷讓獸人們撲擊撕咬。   凌非雖然知道自己危在傾刻,但他本是死神,生性向來高傲,怎可能向人 求救,他緊閉雙唇,只是好奇那紅衣華袍女子究竟想幹什麼而已。   突然那女子身形再次降下,距離地面只餘五十米,那股靈魂威壓更是明顯 ,凌非發現四周圍的獸人們紛紛被那股威壓逼的連連後退,自己附近突然就空 出一大塊地來,凌非這時才有機會坐起身子。   那女子的目光停在凌非身上,眼瞳中閃過一絲驚訝,她開口道:「石鱗甲 ?」   這一句「石鱗甲」也讓凌非有些訝異,要知道有關獲得「石龍能力」的事 情只有史元才知道,那漂浮在五十米虛空中的女子竟也識得石龍的特殊能力, 這如何不叫凌非震驚?   因為凌非獲得了石龍的一切,其中也包含著記憶,他深知石龍乃是遠古魔 獸「一星萬獸王」,對現在聖魔大陸的人而言,能知道「萬獸王」三個字的恐 怕不多,更別提還能認出石龍的特殊能力「石鱗甲」了,那麼眼前這女子為什 麼能一眼認出?   凌非不打算解釋,只是盯著那女子看。   女子突然一笑,說道:「小傢伙真有意思。」說完,身形陡然一降,只一 眨眼已經來到凌非近前,只見她纖手一甩,身上彩霓長帶倏地向凌非捲去,清 脆的聲音說道:「跟我走!」   也不管凌非願意不願意,就像老鷹抓小雞,一把就將凌非捲了起來,跟著 她身形一晃,就在幾百隻獸人的怒視下猛然加速攀升,就這麼帶著凌非揚長而 去,只留下地面上幾百隻怒吼捶胸加頓足的獸人們兀自暴跳如雷。      再說苗小小這邊。   收到信符的苗映知道女兒有難,急忙招集宗內七大長老進入擎天宗後山那 片森林救人。沿途上藉由信符所發出的持有者的微弱靈魂波動,苗映等八人終 於在一個多時辰後,發現了倒臥在一棵老榕後方矮叢中的苗小小,趕緊俯身飛 下查看,好在除了一些皮外之傷,身體並無大礙,只是過於勞累而昏厥。   這時距離凌非被帶走已經有半個時辰(一小時),獸人們也早已分散開來 ,此時感覺到苗映八人的動靜,全部瘋狂的追蹤過來。   起初還只有零星幾隻,苗映帶來的都是武王級的高手,三兩下就解決了這 些獸人,可獸人是一種擁有一定智慧的魔獸,他們最難纏的地方就是呼朋引伴 ,所以隨著獸人們的呼吼聲,整座山林各處的獸人們也都紛紛響應,瘋狂的朝 苗映八人所在的方向逼進。   不得不說,苗小小因為昏厥在矮叢中,她只有六歲,身形十分嬌小,加上 凌非把獸人都引到了一起,所以在沒有任何動靜的情況下,並沒有獸人發現她 ,可苗映一行人進入森林是懷著焦急而來,自然不會顧及動靜,甚至也是有意 加大動靜,奢望能在危急時刻將危險引向自己、而讓女兒苗小小順利逃脫,所 以這時獸人們才會在苗映等人的刻意為之下,紛紛向著她們而來。   不過現在既然已經救得苗小小,那就再無後顧之憂,苗映說道:「我先帶 小小回宗內治療,你們七人務必將獸人驅離,切勿讓牠們靠近後山。」說著, 苗映已經飛身而起,抱著苗小小向著擎天宗飛掠而去。   三個時辰後,在七大武王級高手的合力下,將近千隻的獸人重新被驅離到 森林後方的山脈深處,然後武王們又在森林各處設下哨符後,才回轉擎天宗覆 命。   轉天一早,苗小小已經醒來,在經過治療後身體也無大礙,不過她醒來說 出的第一件事情卻是震動了所有擎天宗高層。   擎天宗議事廳內。   光頭白鬚的擎天宗宗主苗峰坐在正央大位上,一旁苗映垂手而立,苗小小 更是躲在苗映身後不住探頭偷看爺爺苗峰,廳上還有十餘名大長老低頭分站兩 排。   苗峰一拍桌案怒道:「後山是什麼地方妳不知道嗎?竟然讓小小跑到那種 地方去玩?你這娘是怎麼當的?現在還來告訴我,你們把一個擁有暗系九級天 資的絕世奇才弄丟了?你們到底是在幹什麼?到底在幹什麼!」   苗映心裡也很是憋屈,她怎麼也沒想到女兒竟然會帶凌非進入後山的獸人 森林。在後山雖有大長老們群居作為防護,也有設置法陣抵禦,但是法陣只會 防止有人由外侵入,並不會阻止有人從內出去,而且沒有獸人靠近,大長老們 也不可能整天在那巡邏,所以苗小小和凌非才會有機會從後山直接穿過法陣走 入獸人森林深處,這是苗映始料未及的。   這時候苗小小探出頭來說道:「爺爺,我討厭凌非哥哥,他罵我,還叫我 滾,我討厭他!」   苗峰聞言大罵道:「愚蠢!他不把妳罵跑,你以為你現在還能站在這裡說 討厭他嗎?虧爺爺平時還覺得妳聰明,怎麼這都想不明白?看來是爺爺把妳寵 壞了,妳……妳讓爺爺怎麼說妳?妳讓擎天宗失去一個曠世驚才啊!」苗峰簡 直要搥胸頓足了。   苗小小讓爺爺苗峰一罵,頓時就哭了起來。   苗映趕緊出言緩頰道:「爹……小小還只有六歲,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別 生氣,我想凌非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其實苗映說這話,自己心 裡也是慌的發虛,在獸人森林走丟一個六歲孩子,還想要他吉人自有天相的逢 凶化吉,基本就是一個蠢話、一個笑話,可苗映現在也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苗峰怒道:「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去把凌非給我找回來,生我要見人 ,死我也要見屍!他就算被撕碎咬爛吞了,我也要看見他身上的肉屑!」說完 大哼一聲,一股強烈的勁風自他體內噴薄而出,那議事廳的大門瞬間被震的噴 飛而去,廳內所有人更是被震退好幾步,只有苗映堪堪穩住身形,並且護住身 後的苗小小。   苗峰一拂袖,頭也不回的走出議事廳,接著就向天際暴掠而去,很快消失 在眾人眼底。   苗映搖搖頭,她在心裡輕嘆,因為她實在沒想到事情竟會變成這般不可收 拾的地步,她怎麼也沒想到苗小小竟然會異想天開的帶著凌非進入獸人森林, 但是錯已鑄成,她立即下令,除了留下必要的武王人數防守宗門以外,他命餘 下七名武王各率領八段武師以上人員十人,隨她進入獸人森林尋找凌非。   在令後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人員已經齊備,苗映率眾向獸人森林進發,不 多時已經進入獸人森林,沿途遭遇的零星獸人全部都被苗映一行人斬殺,七十 多位高手頓時橫掃整個獸人森林,不過他們不敢進入更後方的獸人山脈,因為 相傳那裡有獸王級的獸人,十分凶悍難纏。   在經過了十二個時辰不停搜索仍無結果後,苗映帶著眾人重新回到法陣之 內重新整備以及治療一些受傷的武師、武帥。   這樣的搜索,整座獸人森林裡的獸人幾乎讓苗映所率領的近八十位高手斬 盡殺絕,不過苗映深知,森林裡的獸人只不過是獸人山脈裡的冰山一角,那些 獸人根本是殺之不完的,因為他們的繁殖快速,而且十分團結,並不是能輕易 根除的。   整座獸人森林已經讓苗映翻了好幾遍,但仍舊是沒有發現凌非的蹤影,這 讓苗映懷抱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就在搜索持續到第十天的時候,苗映終於放棄 了,她覺得凌非應該是讓獸人們吃了無疑,否則不可能搜索了十天都沒有任何 發現,估計現在的凌非早已經成為一坨獸人的排泄物了。   放棄搜索後的苗映率領眾人回轉擎天宗,此後的三天,苗峰完全不想看見 她,但是苗峰也深知,十天都找不到,那就代表那個人已經不存在了,他是真 的痛心,因為暗系天資幾乎只有在書籍中才有記載,根本沒人見過,他擎天宗 能獲得凌非,並且將他收攬入自己宗門之內,那是羨煞多少宗門的事?甚至可 以說他們擎天宗只要將凌非培養起來,就是要稱霸聖魔大陸都不是難事!   可誰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苗峰是真的氣到幾乎吐血,如果苗小 小不是他的寶貝孫女兒,他老早一掌拍死她了!   距離凌非失蹤已經十五天,史元走在前頭,後面跟著管清悅以及香兒,因 為這兩女都是普通人,要行越神葬山這等險地,對她倆來說十分困難,因為山 路難行無法騎乘馬匹只能徒步,所以過沒多久就需要休息,這讓整個行程的時 間都延後了,花費十五天的時間才離開了神葬山,史元估計,最少還要在七天 的時間才能越過西北平原抵達青龍帝城。   史元說道:「管夫人,從這裡開始就是西北平原了,只要通過西北平原就 能到帝城,到時候妳就能看見凌非了。」   管清悅秀麗脫俗的臉龐在陽光下更加明媚,她點頭笑道:「謝謝你史元大 哥,若是沒有你,我們可能都要死在神葬山裡,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非兒了。 」管清悅對史元是由衷的感激。   史元紅著張臉撓撓頭笑道:「呵呵,這哪有什麼,都是我應該做的。」   再說凌非這邊。   這十五天的時間裡,凌非都住在一間由綠竹搭起的屋子裡,這屋裡除他以 外,還住著一大一小兩女,大的就是那天把自己拎回這裡的年輕女子,不過凌 非的靈魂極強,他深知此女絕對不是外表看上去的二十多歲模樣,因為這女子 的靈魂波動不是一個二十多歲女子該有的波動,反倒像是兩、三百歲的人。   因為在經過十五天的修養後,凌非早已恢復了靈魂之力,是以他能夠清楚 的察覺到這些微妙的事情。   經過這十五天來的相處,凌非對這一大一小的女子也有了大致的認識,那 天救了自己的女子叫做紀緋虹,看似二十多歲,其實應該有兩、三百歲的年紀 ,凌非知道武學修至極致能夠返老還童,所以他也不以為意,不過她那個叫做 顏傾城的女徒弟卻是讓凌非大大震動了,因為這名字竟然和徐韻在《異界》網 遊裡一模一樣。   顏傾城比凌非還大,她今年十歲,整整大了凌非四歲多一些,平時很少說 話,性格上和苗小小有天壤之別的巨大差異,一個活潑好動,一個恬靜文雅。   據凌非這十五天來的了解,紀緋紅是木系天資的武家,不過具體是什麼境 界卻不清楚,而她那女徒弟顏傾城則是冰系六段武士。   十歲能達到六段武士已經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了,雖然天資是冰系,算是差 了點,但學習力驚人,也算是彌補了這項缺點,所以顏傾城十分得到紀緋紅的 疼愛。   凌非之所以沒有偷跑,一方面是跑不了,二方面是顏傾城給了凌非莫大的 吸引,可惜死神之力甦醒的不夠,無法探查當初烙印在徐韻靈魂中的靈魂之火 ,是以凌非耐心的待在這。   不過紀緋紅對凌非的興趣更大,她想不通為什麼凌非會擁有石鱗甲,竟能 在數百個獸人的圍攻之下存活,而且是半點傷都沒有的存活,凌非也不說明, 因為凌非學會提防人,可就是因為凌非不說,紀緋紅也沒輒,是以她只能自己 想,可想破頭也想不明白。      因為據她所知,她曾在典籍中見過石鱗甲的有關描述,所以她知道石鱗甲 是來自於一種叫做石龍的遠古魔獸特有的防護能力,但怎麼會出現在一個六歲 娃兒的身上,這卻是百思不得其解的。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