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十九章 賭約。

達人殿堂

 
    

  第十九章 賭約      今天凌非同樣在竹屋外勤練武修,由於在死神之力以及三超神功這兩種強力作 弊利器的超級支援下,凌非進步的速度快到令人乍舌。   在今天的進度修練完畢後,凌非擦去額頭上的汗水,轉身就見紀緋虹坐在竹屋 外的圓樁椅上瞅著自己,旁邊站著顏傾城。   凌非走上前也不說話,拿起屋外木桌上的水就喝。   此時的凌非已經掌握了武修的基礎,對他來說沒有任何難度,而且進步神速, 凌非發現自己現在的體能正在飛速的增長,這讓他很滿意。   不過這種進步看在紀緋虹和顏傾城眼中,卻是猶如看怪物一般,饒是她二人都 是萬中選一的天才,也萬萬比不上凌非此時的進境,紀緋虹一邊喝茶一邊說道:「 才短短幾天的時間你就超越了傾城達到七段武士,要是再多給你幾天,還不追上我 了?」   凌非雖然不清楚紀緋紅到了哪種境界,但他的靈魂能感覺到若要達到紀緋虹此 時的強度,恐怕不花幾年的時間是做不到的,他搖搖頭,說道:「要追上妳目前的 境界,我估計最少還要十年的時間才有可能,短時間內是辦不到了。」   紀緋虹聞言一口茶噴出,她那句話本是無心,只是在形容凌非進步的速度驚人 ,沒想到凌非卻一本正經的回答自己,只需要十年的時間就能達到和自己一樣的境 界,她立即反駁道:「你現在才六歲,十年後也就十六歲而已,我活到現在還沒見 過哪個十六歲的武皇,你就別作夢了。」   凌非歪著頭問:「你是武皇境界?」   紀緋虹臉上一怔,有些訝異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武皇?」   這回換凌非怔住了,他沒想到這個紀緋虹原來還有點小迷糊,愣了半晌才說: 「妳剛剛自己說的……」   紀緋虹:「……」   這時一陣靈魂波動傳來,凌非轉頭望去,天空中一條白影迅的向竹屋飛來,很 快便已來到屋前落下,那是一個身穿雪白長袍的年輕男子,論長相,也算是比地球 上一些知名男星要帥一點而已。   那人一來就開口笑道:「緋虹,我來看妳了。」   凌非對這人稱呼紀緋虹的方式有些納悶。   只見紀緋虹冷著臉說道:「云香帥你又來我這裡幹什麼?你是沒朋友嗎?沒其 他地方去了呀?」   凌非站在一旁暗忖:「原來這男子叫做云香帥,看他的靈魂波動,絲毫不比紀 緋虹差,看來他也是一個武皇。」   云香帥讓紀緋虹說這一頓也不生氣,仍然笑著臉,道:「他們哪裡比的上緋虹 妳在我心裡的地位呢?」   紀緋虹沒好氣的道:「別緋虹、緋虹的叫,我和你沒多熟,說吧,來找我什麼 事?」   就連凌非這個旁人都能看出云香帥對紀緋虹的心意,在紀緋虹面前,他就像完 全沒有脾氣一樣,他笑道:「哎,沒事就不能來找妳嗎?」   紀緋虹同樣冷著臉回答:「不能,沒什麼重要的事就別來,我這裡可不是讓人 參觀用的,請,不送了。」   云香帥見紀緋虹下逐客令,趕緊上前一步殷情道:「別、別,你先看看這是什 麼?」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包裹,打開後,裡頭是一顆雞蛋般大小、微微發光的橢 圓形晶石。   紀緋虹一見,美眸明顯發亮,她問道:「魔晶?你去哪裡找來的?」魔晶是魔 獸死亡後,偶而會出現的晶石,提煉後可製成獸丹,服下後能增進功力。   云香帥知道紀緋虹很喜歡魔晶,因為她精通提煉之術,總能將魔晶提煉成品質 極佳的獸丹服用或拍賣,因此紀緋虹的實力才能如此強悍,財力才會如此雄厚,當 然了,住在竹編木造的房舍裡,是紀緋虹的興趣,並不代表她沒錢,她簡直有錢的 要命,她若叫沒錢的話,那全天下至少九成以上的人都是乞丐了。   云香帥拿著魔晶走上前,很有禮貌的輕輕將魔晶遞到紀緋虹手裡,這才有些得 意的說道:「獸人山脈裡的一隻一星獸王給的,緋虹還喜歡嗎?」   聽到獸人山脈,凌非這十五天來已經從紀緋虹那裡知道,擎天宗的後山那片森 林是獸人森林,再過去就是獸人山脈了,是以此刻聽見這名詞,心裡也是一動,而 且讓凌非訝異的是,原來獸人山脈中有獸王級的獸人,他沒見過獸王級的任何魔獸 ,所以心裡很是好奇,不知道獸王較之萬獸王如何?   凌非問道:「獸王和萬獸王差距多大?」   云香帥本來的心思都在紀緋虹身上,他全然沒注意到旁邊還多了一個小男孩, 是以此時聽到凌非向自己問來,竟是顯得有些詫異,他端詳了凌非半晌,才驚訝地 道:「七段武士?你……你你幾歲了?」   凌非還沒回答,坐在身旁的紀緋虹卻已笑道:「他六歲,怎麼樣?你不是常說 自己是天才中的天才嗎?不知道你這位大天才六歲的時候在幹嘛?」這問題直接刺 中云香帥要害。   就見云香帥有些支吾,半天說不出話來,只是怔怔的瞅著凌非看,因為他實在 很難相信一個六歲娃兒能達到七段武士的境界,不,應該說,他實在無法想像一個 七段武士只有六歲……   云香帥還在訝異中,凌非卻有些不耐了,他說道:「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這時云香帥才回過神,解釋道:「如果是一星獸王和一星萬獸王相比的話,用 數字來說,牠們差了八十一級。」這話不假,因為九級一星,也就是說每一星之間 都差了九級,而一星獸王和一星萬獸王差了九星,九九八十一,所以是差了八十一 級,是以云香帥這話一點不誇張。   凌非微微一想,已經明白魔獸和人類在強度上的計算方式基本都一樣,只不過 名詞不同,人類以段位表示強度,魔獸則以星數表示,但基本上卻沒有什麼差別, 都是以九為數在計算的。   所以對於云香帥這個答案,凌非還是算滿意的,他點點頭不再說話。   可云香帥的臉色卻突然一變,問道:「你怎麼知道萬獸王這個名詞?」說著轉 頭問向紀緋虹,道:「緋虹,是你告訴他的嗎?」   紀緋虹搖搖頭,可嘴上明顯噙著笑意,她覺得云香帥吃鱉的表情很有意思,於 是說道:「我可沒和他提過,不過小傢伙知道萬獸王這詞兒也不奇怪……」   云香帥問道:「為什麼不奇怪?奇怪啊,哪裡會不奇怪?簡直太奇怪了!」   紀緋虹讓云香帥這有如繞口令的一串話逗的掩嘴而笑,半晌才忍著笑意說道: 「石鱗甲你知道吧?」   云香帥點頭道:「那不是我送給妳的那本魔獸事典裡記載的嗎?緋虹怎麼突然 問起這個?」他還是很堅持要用緋虹這個稱呼。   紀緋虹斜了云香帥一眼,顯然很不喜歡云香帥這麼稱呼她,然後才說道:「我 說你那本破書肯定是便宜貨,記載的東西一點都不真實。」   云香帥聞言趕緊解釋道:「怎麼會呢?那本書是我花了大錢在麒麟帝國的拍賣 場買來的,裡面的內容都是以前的高手所留,絕對不可能有錯的。」   紀緋虹冷笑道:「那還真不巧,眼前就有一個錯。」說完,她轉而對凌非說道 :「凌非,讓他看看你的石鱗甲。」   其實紀緋虹並不是懷疑那本書的價值和真偽,而是想藉云香帥來辨認凌非身上 的石鱗甲真偽,因為她想破了頭還是想不出為什麼石鱗甲會在一個六歲娃兒的身上 ,簡直匪夷所思到了極點。   云香帥一聽就愣住了,他哪裡會相信石鱗甲這種只有石龍這種古魔獸、而且是 萬獸王才擁有的東西會在一個人類身上,但是這話是從他心儀的紀緋虹大美女口中 說出來的,自己又不能說不信,於是他轉而看向凌非,問道:「你身上真的有石鱗 甲?可以讓我看看嗎?」   凌非不喜歡讓人像在看猴子般看著,他將頭別過,冷冷說道:「你們之間的問 題,別扯到我身上來。」這話卻是對紀緋虹說的,紀緋虹聽的明白。   見凌非不肯,云香帥就想用強,他自瞳孔裡散出靈魂之力,打算自行探查凌非 身上石鱗甲的真偽,這是聖魔大陸裡一種很常見的手段,只不過只適合用在和自己 實力相當或者比自己弱小的對手身上。   凌非感到云香帥的靈魂之力向自己探來,心中不悅,他小臉一沉,目光直射云 香帥,兩人眼瞳交織的瞬間,死神空間再開,瞬間籠罩眾人,方圓三丈之內的世界 瞬間化作黑白,裡頭所有的一切都沒有顏色,更沒有聲音,讓人感覺到一種絕對的 死寂和絕望的恐懼!   一旁的顏傾城實力只有六段武士,完全抵受不住直接跪倒,而坐在椅子上的紀 緋虹也是感到渾身一顫,可他畢竟是武皇境界,加上她原本就坐在倚上,是以只是 手中的杯子掉到了地上,眼神中佈滿驚訝和不解的轉頭望著身旁的凌非。   而云香帥就沒紀緋虹那麼好了,他和凌非的靈魂之力在虛空中直接撞擊在一起 ,靈魂整個受到劇烈的震盪,腳下一軟,差點跪倒,好在他武皇境界也不是吹來的 ,趕緊提氣一沉穩住身形,不過還是免不了連退三步。   死神空間只維持了幾秒便解除,云香帥就像在看怪物般驚恐的看著凌非,他怎 麼也不敢相信一個六歲的小娃兒能夠釋放出剛才那種令人膽寒的恐怖威壓,前所未 見,真正的聞所未聞!   此時顏傾城才好不容易支著身體站起,她也搞不清楚剛剛是怎麼回事,自己竟 然會兩腿一軟跪了下去。   十歲的女孩已經知道害羞,所以顏傾城覺得自己剛才那一跪實在丟臉極了,頓 時小臉又紅又燙,站在一旁低頭不語。   此時就聽凌非說道:「不要來惹我。」   一個武皇讓一個六歲娃兒說「不要來惹我」?云香帥覺得腦中嗡嗡,他覺得世 界變了,全顛倒了,心想:「怎麼好像你才是武皇,我是你孫子一樣……」   不過紀緋虹就坐在旁邊,云香帥也不好發怒,只得乾笑兩聲,轉而對紀緋虹問 道:「小傢伙是妳徒弟嗎?真厲害啊……」後面那句是真心話,云香帥真的有被嚇 到。   紀緋虹聽云香帥問自己來,才回過神,她搖搖頭笑道:「我也想收他當徒弟呀 ,可他死活不拜師,我能怎麼辦?」這話又讓云香帥吃了一驚。   要知道在聖魔大陸裡,能得到名師的傳承,那是多少武家連作夢都不敢奢望的 事情,一個武皇級的人物要收徒弟,竟然還有人會拒絕?云香帥覺得自己今天的腦 子有點不太好使,怎麼盡出一些讓他難以理解的事情……   他驚訝的瞅著凌非瞧,半晌才向凌非問道:「你為什麼不想拜師?你可知道若 能得到武皇級的傳承,對你的修練會有非常大的幫助,你將會比別人晉級的更快, 呃……」他說到這裡才想到,凌非沒拜師,六歲就已經達到七段武士的境界,還不 夠快嗎?那拜師之後勒?   這天底下只要是高數值的武學天才,都是聖魔大陸裡人人爭搶的寶。所以聽到 凌非還沒拜師,云香帥就起了收徒的念頭。   他也不是要和紀緋虹搶,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只不過既然凌非不肯拜在紀 緋虹門下,或許自己會有機會也說不定?這是云香帥的想法。   所以他和聲對凌非說道:「小傢伙,要不你拜在我門下如何?」   凌非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旁正在低頭喝茶的紀緋虹,他知道若不讓云香帥知 難而退,以後恐怕還會再來糾纏,雖然他人看來不壞,不過凌非不喜歡人和自己糾 纏,尤其這個人還是個男人的時候,他是更加無法接受的。於是說道:「拜師自然 要找一個能教給自己大量知識的人,是也不是?」   云香帥趕緊點頭道:「那是當然了,不然怎麼當你的師父呢?呵呵。」   凌非搖頭笑道:「你未必能教我什麼。」   云香帥不信,正要說什麼,卻聞紀緋虹說道:「你就別費心了,我都考不倒他 了,你難道還能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知識能教他的嗎?」這話並不過分,因為紀緋虹 和云香帥的實力相當,對武學的見解和所知的知識也不會相差太遠。   聽紀緋虹這麼說,云香帥只好把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他實在不相信一個六 歲的小傢伙能有多少知識,而且還是能和武皇級的人物相比?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凌非看出云香帥心中想法,說道:「你既然是武學大家,身上總有些什麼武功 招式的秘笈吧?」   云香帥點頭納悶道:「那自然,但你問這幹嘛?」   凌非笑道:「你既然要我拜你為師,那也就是說你也會把武功秘笈裡的招式都 教會我,是吧?」   云香帥點頭道:「對,那是一定要的!」他開始覺得有把握能收凌非為徒了。   凌非說道:「嗯,可你身上帶的武功秘笈裡的招式都是我已經會的,我為什麼 還要再拜你為師?不是很奇怪嗎?」   這種鬼話云香帥哪裡相信,他急道:「不可能,你才多大?我身上的武功秘笈 每一本裡頭記載的都是前人們粹練多年的絕世武功,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博大精深的 ,你怎麼可能已經會了,就是像我這樣的大天才,也花了百年的時間才完全通曉… …」   凌非突然打斷云香帥的話,說道:「野雞裡的天才,還是野雞,你明白嗎?」   這句話直接堵死了云香帥,他差點氣出血來,大聲道:「我不信。」但轉念一 想,也許這是個機會,於是道:「好,既然你這麼說,我們就來打個賭,你若輸了 ,就得拜我云香帥為師,如何?小傢伙敢不敢?」   凌非就是在等他這句話,當然直接答應了。   云香帥見約定已成,他心下大喜,忙從懷中取出一本書皮泛黃的武功秘笈,說 道:「我這裡有一本秘笈,你若能使出……」他說到這頓了一下,心道:「秘笈裡 很多武功需要搭配相應的武修力量才能使出,這小鬼只有七段武士,肯定是使不來 的……」   凌非見云香帥久久不語,問道:「使出什麼?」   云香帥輕咳一聲道:「不,不用使出,別說我云香帥欺負你,有你緋紅姐姐在 這為證,如果你不能說出裡頭武功的精髓之處,就表示你並不算學會這本秘笈裡的 武功,也就算你輸了,你輸了就要拜我為師!」   凌非點點頭,問道:「那萬一我贏了呢?」   云香帥一聽,在心裡大笑道:「哈哈,作夢,你怎麼可能贏?」不過他怎麼可 能讓凌非知道自己的想法,所以他仍然保持風度說道:「如果你贏了,條件隨便你 開,只要不會危及到我,或者緋虹的性命,隨便你要怎樣都行。」   紀緋虹一聽不樂了,剜了云香帥一眼,說道:「你們賭就賭,別拿我湊數。」   云香帥趕緊和聲笑道:「哎,我這還不是怕緋虹妳受到傷害嗎?我是關心妳呀 。」看得出云香帥十分喜歡紀緋紅。   凌非對云香帥提出的這個賭注十分滿意,他當即點頭道:「好,如果我輸了, 我就拜你為師,萬一我贏了,你說的,條件任我開,只要不會危及到你和紀緋虹的 生命,隨便我要怎樣都行,是吧?」   云香帥十分得意,他覺得凌非就快成為他的徒弟了,是以用力點頭道:「沒錯 !」   凌非說道:「好,秘笈拿來,我看看裡頭的武功招式是不是全部都是我會的, 如果有我不會的,那就算我輸了。」   云香帥心裡樂翻了,他想都沒想,直接把秘笈交給了凌非,然後才難掩笑意的 說道:「你看吧,看看裡面是不是有你不會的武功……記得啊,如果有一招你不會 ,就算你輸喔,你到時候可別耍賴。」   凌非一邊低頭翻閱著秘笈,一邊答道:「放心,我不會耍賴,你別耍賴就行了 。」   云香帥大笑道:「哈哈,我云香帥好歹也是六段武皇,怎麼可能會耍賴,我說 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絕對,絕對絕對不會收回,你擔心你自己就好了, 如果你輸了,立刻就要拜我為師,別忘了啊,哈哈!」他心想:「想不到我云香帥 竟然能得到這種妖孽一般的超級天才徒弟,哈哈哈,我好幸福啊!」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