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二十四章 死神。

達人殿堂

 

  第二十四章 死神

  很明顯「不認識」和「沒聽過」全寫在眾人臉上,凌非也不意外,要是真
聽過那才叫神奇了!

  苗峰忍不住問道:「你要怎麼連絡你師父?而且云武皇前輩也說了,噬魂
宗來了三名武皇級的高手在城外壓陣,就算你能聯絡你師父,他也進不來啊!
」這話直接把眾人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因為大家對這個「死神」很明顯信心
不足,因為他們從來也沒聽過聖魔大陸有這一號人物。

  凌非說道:「我師父有給我一個印訣,他說只要向天打出印訣,他就會在
最快的時間內趕到,我相信他會有辦法進來的。」

  云香帥雖然對凌非的話也有三分的相信,但他也認同苗峰所說的。就以剛
才自己和鳳凰女聯手,都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硬闖過三名武皇的阻攔,更別說
僅憑凌非師父一人,要想單槍匹馬闖過三名武皇,就云香帥的認知,確實是有
些誇大了。

  是以云香帥說道:「要不我和鳳凰兩人出城援護你師父入城吧,這樣也比
較妥當。」

  凌非說道:「云叔叔,我先到廣場上聯繫我師父,若他真的闖不進來,再
請你和鳳凰姐姐出城幫忙。」

  凌非這話的言下之意,就是在說「別小瞧我師父」。云香帥哪裡會聽不出
來,他也覺得自己剛才那樣說有些小瞧人了,所以也不再多說,只是點了點頭
,然後便跟著凌非走出議事廳。

  眾人雖然心中也有不少意見,不過云香帥這個在場實力最高的人都沒再多
說了,其他人自然也不好再開口,於是全都跟著凌非來到擎天宗的廣場之上。

  到了廣場後,凌非站在廣場正中央的位置,然後手中連續打出一串印訣,
跟著一股黑色氣流隱隱自凌非身上發出,隨即環繞於身,看的眾人一片目眩,
除苗映外,在場的人都是第一次見識到所謂的「暗系屬性特徵」,是以個個嘖
嘖稱奇。

  其實凌非自己就是死神本尊了,哪裡還有什麼叫做死神的師父,更別提有
什麼印訣了,那都只是裝模作樣罷了。

  但凌非也不是完全在裝樣子,因為他身上之所以有黑色氣流環繞,是因為
他正在施展武學最高境界才能發動的絕招——極元化體!

  所謂的極元化體是利用將三超神功修練到最高境界後,體內所產生的「極
元」來化出分身的一種異術,在眾神世界裡也有少數幾人能夠做到,但在本質
上卻是有些不同。

  眾神世界裡的強者所用的是靈識出竅,本體會進入虛弱的狀態,而且所化
出的副體看似實形,實為虛形,所以能夠承載的本體力量只有三成。而死神凌
非以極元所化的副體,則是凝實的真實身體,是一種身外化身的異術,而且他
能夠承載的本體力量並非表面上的力量,而是死神的本源之力,並且可以承載
的本源之力為七成,因此在化出副體後,本體的功力並不會受到任何影響,這
也是三超神功恐怖的地方。

  所以在萬萬年以前的眾神時代裡,死神即使面對神界最強的存在,也能立
於不敗之地,就是因為他能以極元化出擁有七成本源力量的副體協同自己作戰
,這等於是讓一場單挑變成了二打一的局面。

  但是極元副體也有缺陷,那就是他能存在的時間受到本尊的表面實力限制
,也就是本尊表面實力越強,他就能存在越久,而且極元若受傷,死神之力本
源也會受創,這遠比眾神所謂的「功體受損」要來的嚴重許多,因為本源是靈
魂之母,如果受創,後果無法想像,也因為這個原因,凌非一直以來都不願意
施展這一部武功。

  在獸人森林裡,凌非也不是沒想過施展極元化體來替自己解圍,但當時疲
於奔命,完全沒有停歇下來的時間,是以他無法順利施展,而且在後來發現石
鱗甲能夠抵禦獸人的攻擊後,就更不會想去施展這部如同雙刃劍般的武功了。

  畢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極元化體雖然強悍,但萬一受創的話,那後果就
是連死神也無法承受,因為要修補死神本源所受到的傷害,並不是簡單的事情
,相反卻是非常困難的事情,是以非到最後關頭,極元化體是輕易不會使出的

  就在眾人目光讓凌非渾身環繞的黑色氣流所吸引的同時,天空氣流開始不
安的迅速湧動,原本還晴朗的天空倏然黑雲聚攏、雷聲大作,恐怖的紫色雷電
在黑雲裡閃動,眾人紛紛一驚,抬頭向天空望去,誰也沒見過這種異象,就是
云香帥和鳳凰女這兩個幾乎快要三百歲的高手也不曾在他們的人生中見過類似
的情形,是以一個個眼神裡都佈滿了疑惑和驚異。

  緊接著所有人就看見黑雲之中陡然一點紫光乍現,隨著紫光的不斷放大和
變強,一個身罩黑色斗篷的人影猛地閃現,頓時成為了所有人的目光焦點,那
不是別人,正是死神凌非的極元副體!

  霎時一股磅礡的窒人壓力驟降,現場所有人都感覺到靈魂深處一陣激盪,
對管清悅這種普通人來說,那就是一種胸悶和不明所以的雞皮疙瘩。

  但是對云香帥這類武家而言,那卻是一種活生生的顫慄,是一種不容褻瀆
的威嚴。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凌非口中所說的師父「死神」竟然會讓自己感覺到
顫慄,就像兔子看見獅子,青蛙看見蛇,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動彈不得,那並不
是真的不能動,而是沒有動的勇氣!

  極元副體緩緩自空中降下,並且同時收回了威壓,眾人這時才看清楚了來
人斗篷下的面容,竟是不斷閃爍著紫色光點,如星光燦耀,根本就沒有容貌!

  這讓云香帥等人都倒抽一口涼氣,因為這已經超乎了他們能夠理解的武學
範疇,不僅沒有見過,就是聽都沒聽過!

  凌非首先開口道:「師父。」

  極元副體點點頭,低沉且富有磁性的聲音說道:「什麼事不能解決?」這
話雖是對著凌非說,卻是凌非在自導自演。

  凌非笑道:「師父,城外有噬魂宗的人要來抓我,大家都在想辦法阻止,
你是我師父,當然也要來啊!」

  這時管清悅突然在凌非身旁小聲說道:「非兒,怎麼這麼和師父說話,一
點規矩也沒有。」

  凌非吐了吐舌頭,不過他心想:「我和自己說話還要什麼規矩呀娘……」

  此時云香帥和一干人等紛紛拱手報出自己名號,這是聖魔大陸上的一種禮
儀,武家見面要報出自己的名號,表示對對方的一種尊重。

  極元副體點頭道:「諸位幸會。」死神沒有報出名字,除了凌非不希望大
家和他的極元副體有過多的牽扯外,另一個原因就是他想不出來要怎麼介紹自
己。

  不過眾人似乎並不以為意,因為在聖魔大陸裡,實力更強的人是有資格不
向比自己還弱的人報名號的,所以大家也都沒放在心上,因為所有人都認定了
這個「死神」的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

  云香帥說道:「想必前輩也知道噬魂宗的陰毒,他們想要得到凌非,就不
會輕易放手,我們商議的結果就是將凌非帶往更安全的地方暫時藏身,如果有
前輩的幫助,相信要突圍出去絕不是難事。」云香帥很自然的稱呼死神為前輩
,因為他相信死神的實力要高於自己很多。

  極元副體說道:「不用這麼麻煩,我會讓他們打消這個念頭。」這話讓所
有人都有些詫異,誰也沒想到死神竟然會這麼說。

  云香帥問道:「不知道前輩的方法是……」

  極元副體突然笑道:「殺光他們。」說完,黑影一閃,已經消失在眾人眼
前,云香帥連看都沒看清楚,這讓他震驚不已。

  就在眾人驚愕的同時,凌非說道:「云叔叔,我師父已經去城外了。」

  云香帥幾乎眼睛都要掉出來了,他不敢置信的說道:「什麼?」他沒見過
有人身法如此之快的。

  鳳凰女說道:「香帥,那人好厲害,比我大哥還厲害。」

  云香帥點點頭,他一點也不敢懷疑,因為從剛才到現在,死神所展現出來
的不管是威壓還是身法,都遠遠勝過云香帥所見過的任何一位高手。

  苗峰問道:「云前輩,我們要不要跟上去看看?」其實大家都想看看這位
死神的本事到了什麼地步,云香帥自然也不例外,可他們如果都去觀戰,凌非
怎麼辦?所以他有點猶豫。

  凌非看出云香帥的顧慮,微笑道:「云叔叔,我也要去。」

  管清悅急道:「非兒,外面這麼危險……」

  凌非打斷管清悅的話,道:「娘,有師父和云叔叔,還有鳳凰姐姐和宗主
在,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你就放心吧。」

  云香帥想了想,凌非確實和自己在一起比較安全,於是也說道:「嗯,凌
非在我們身邊不會有事,管夫人放心吧。」

  聽到云香帥這麼說,管清悅雖然還是覺得不安,但也不再多說,只是又交
代了幾句,便看著云香帥帶著凌非,躍上鳳凰女招喚出來的火鳳頭頂,然後一
行人便離開了擎天宗向城外而去。

  ……

  再說極元副體這邊。

  當死神的極元副體來到城外的時候,噬魂宗三名武皇剛好懸停在城外的上
空。

  極元副體的突然出現,讓他們三人同時一驚,因為誰也沒看清楚那站立在
距離自己不到十丈的黑色人影是何時出現的,他就像是突然冒出來一樣。

  其中一名武皇驚道:「你是何人?」

  極元副體笑道:「來取你命的人。」

  那三人早就在剛才問話的時候暗提內勁,一聽對方這話,立時便同時出手
,三道以氣凝聚的巨掌向極元副體拍出,但極元副體卻一動不動,直接讓這威
力萬鈞的三道巨掌拍個正著,頓時連三聲暴響,砰!砰!砰!

  響聲震天,四散的勁力更是轟著空間一陣抖動,可那三人的瞳孔卻同時縮
成了針尖一般,他們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那個依然一動不動,而且毫髮未傷的
黑衣人。

  三名武皇幾乎是異口同聲說道:「怎麼可能!」

  不得不說,剛才極元副體並沒有施展萬滅,而是純粹的承受這三道掌力,
因為凌非實在憋太久了,簡單說,他心中有口惡氣得找幾個倒楣鬼來出出。

  極元副體淡淡的說道:「你們要找的暗系天資的孩子是我的徒弟,殺了我
,你們就能帶走他……對了,你們好像是噬魂九皇,所以言下之意,你們還有
六名未到是嗎?」

  那三名武皇被剛才那一幕完全驚呆了,竟是一時答不出話,半晌,其中一
名武皇才說道:「是又如何?」

  極元副體笑道:「不如何,只是覺得你們應該把其他六人也找來,這樣我
比較省事。」

  那名武皇差點沒噎死,他惡狠狠的道:「如你所願!」接著打出一手信符

  這時云香帥帶著凌非以及一行人已經到了青龍帝城上空,他們遠遠看著,
不敢輕易靠近。

  不多時,三名武皇身後的空間一陣扭曲,然後一道閃爍著白光的傳送門倏
然出現,接著就看見六名武皇接連從傳送門中走出。

  直到這時,云香帥等人心中已經有些絕望,因為在他的認知裡,要一次面
對九名武皇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他覺得凌非的師父實力遠遠高於自己,
但他也不認為這個死神能夠以一敵九。

  從傳送門走出的六名武皇中,領頭的那人問道:「老七,抓個孩子而已,
叫我們來做什麼?」

  那老七低聲說道:「大哥,事情有點棘手……」

  他已經說的極小聲,但極元副體擁有死神的七成實力,只要他想聽見,百
丈之內恐怕還沒有他聽不見的,於是笑道:「對,我就是那個很棘手的,九個
小娃娃一起上吧。」

  聽見被喚作小娃娃,那九名武皇氣炸了,但是為首的老大壓下怒氣,他仔
細的打量極元副體,可卻一點也看不出對方的實力,這讓他心裡也有些發怵,
因為他本身已經達到九段武皇的境界,要讓他看不出境界,實力幾乎就是在他
之上才有可能,不過在他認為,即使對方是武君一段,自己合九人之力,也能
夠將之擊殺,所以他並沒有顯得害怕,只不過謹慎了許多。

  那老大說道:「今天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武皇殺武君,動手!」

  話才剛落,九人同時出手,霎時九道巨掌連番拍出,遠在一方的云香帥等
人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口,這九道巨掌無論是哪一個都是雷霆萬鈞,他能想像
要是打在自己身上,立刻就能把自己拍成一團肉泥,同時他也對噬魂宗的實力
感到震驚,他沒想到噬魂宗的底蘊如此之厚,竟有九名武皇,而且他相信在這
九人的背後,肯定還有更恐怖的存在。

  眨眼間,九道巨掌從天拍下,全部扎實的轟擊在極元副體身上,轟隆聲不
絕於耳,可所有人卻發現死神竟然仍舊是一動不動的硬抗九掌,而且別說受傷
,就連他那身黑色斗篷都沒有絲毫的破損,這個結果不止云香帥等人震驚,對
面的九個武皇更是驚的產生了一種蛋疼的錯覺!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冷氣,每個人看死神的眼神都變了,對云香帥他們來
說,死神的實力又被他們定位在更高的地方,而對那九名武皇而言,眼前這罩
著黑色斗篷的人,實力恐怕在武君以上,甚至很可能達到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
境界,是以九人眼瞳中都佈滿恐懼。

  極元副體收起笑容,眼神帶著輕蔑說道:「就這麼點實力嗎?真是無趣啊
……」說話間,他從斗篷中伸出左臂,然後手掌一張,那九人所在的地方瞬間
被一個巨大的圓形空間所包覆,而這個空間裡頭,所有的景色都是黑白的……

  云香帥對這種黑白色的空間一點都不陌生,只不過他一直認為那是暗系天
資的天賦,而且他也一直認為那種死寂的空間只能以自己為中心發動,可直到
這時,他才知道,原來這不是暗系天資的天賦,而是一種武功,凌非之所以會
,是得到他師父的傳授,而且他同時也了解到,原來這種死寂的空間,還能指
定在任何地方形成,實在太可怕了!

  瞬間被籠罩在黑白色空間裡的九人大驚失色,他們想動,可卻覺得身體無
比沉重,他們更驚恐的發現自己在這空間內的所有動作都變成了慢動作!

  只見極元副體伸出右手凌空虛抓,那名老大登時被一股力量自黑白空間內
抓出,瞬間就讓極元副體扣住脖子,抓在了右手中,他想反抗,可他卻發現渾
身都使不上力。

  極元副體對這名老大笑道:「和你的八名兄弟道別吧。」

  那名老大艱難的問道:「道……道什麼別?要殺要剮隨便你!」

  極元副體說道:「我現在不會殺你,不過他們現在就要死了,你看。」說
著,他將右手一扭,讓那名老大面向被困在死神空間內的八名武皇,然後說道
:「我叫做死神,凡是與我為敵的人就是死人,就像他們一樣,你一定很好奇
那是什麼陣法吧?」見那老大不說話,極元副體也不以為意,他樂在其中,繼
續說道:「那叫做死神空間,我難得取的名字,好聽嗎?你可能不知道,我來
給你解釋一下,只要在死神空間裡頭的人,除非我讓他活,否則就像這樣……
」說完,他左手一握,巨大的死神空間猛地一縮,瞬間收攏成如針頭般的大小
,然後消失不見。

  那名武皇老大看的瞠目結舌,他張著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見過殺人
,卻沒見過這種手段,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只是這麼隨手一握,他的八名
武皇兄弟就沒了……

  別說那名武皇老大,就連後方的云香帥等人都看的全身顫慄,這種實力,
已經超乎了他們所能夠想像的範圍了。

  極元副體說道:「現在你明白了嗎?噬魂宗在我眼裡什麼也不是,把這句
話帶回去給你們宗主吧。」說完,他右臂一振,將那武皇老大扔了出去,同時
左手一掌拍出,在那武皇老大的後背留下一道掌印,然後對著被他一掌擊飛的
武皇老大說道:「他要是不相信你說的,就讓他看看我留下的掌印吧。」說話
間,那武皇老大已經被擊飛了好遠,很快的消失在雲端。

  ……

  先說武皇老大遁回噬魂宗後,他雖受死神一掌,可卻覺得身體並無大礙,
他也想不明白,不過眼下最重要的不是這事,而是要趕快將折損了八名武皇的
事情會報給上級,所以他回到噬魂宗後,立刻就到噬魂宗議事廳內,裡頭除了
大位上端坐一人外,他左右還各坐著兩人,然後是左右兩排二十幾張椅子分別
坐著二十幾個人。

  武皇老大一進大廳,便躬身說道:「巴隆拜見諸位長老。」

  坐在大位上的老者鬍鬚長到胸前,他是議事廳的主事大長老,同時也是一
名武帝,實力雖然沒有李逸那麼高,但也達到了兩段,他問道:「暗系天資的
孩子帶回來了嗎?」

  武皇老大低著頭不敢抬起,他有些心虛的說道:「回大長老,任……任務
失敗。」這一句話,不僅讓大長老的眼神一變,就是在座所有人都是一片嘩然

  大長老知道他們出動了九位武皇,按理來說,這個任務只會成功,不會失
敗,所以他也不急著責難,反而很好奇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情,於是問道:「你
們九個武皇,難道還無法從擎天宗將一個小娃娃帶回來?」

  武皇老大說道:「不是,我們九人絕對有辦法能將那孩子帶回來,可是有
人阻止,而且還殺了我八個兄弟,只……只有我逃回來……」他不敢說自己是
被放回來的。

  但這話又讓全場震驚了,誰有那種辦法殺了八個武皇?

  是以大長老問道:「對方是誰?哪個宗派的?他們帶了多少人來?我倒要
看看是哪個宗派敢這麼明著向我們噬魂宗叫板的!」

  那武皇老大聞言,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支吾了半天才終於說道:「
他叫做死神,不知道是哪個宗派的,他……他只有一個人來。」又是一句震驚
四座的話。

  一個人殺八個武皇級高手?那大長老忍不住站起身問道:「死神?聽都沒
聽過,你們為什麼讓對方有機會個個擊破?」他認為只有個個擊破才有可能殺
的了他噬魂宗的八個武皇。

  那武皇老大越說越是憋屈,他低著頭道:「他、他沒有個個擊破,他是一
次殺了我八個兄弟……他說那孩子是他徒弟,要我們別打主意,還在我身上留
下一道掌印。」

  那大長老聞言,滿臉的不信,又聽到武皇老大說對方在他身上留有掌印,
立刻走過來問道:「徒弟?哼,我噬魂宗要的人,容得他說不嗎?掌印在哪?
我看。」

  武皇老大答道:「在後背。」說著他將上衣脫下,然後背過身去,將背部
朝向大長老。

  眾人雖然好奇,但是大長老在前,大家也不敢妄動,只能靜待大長老看完
那掌印的結果。

  那大長老仔細一看,在武皇老大背心上的是一個黑色的掌印,但是他一時
間看不出端倪,所以立刻施展靈魂之力探查,這是聖魔大陸中十分常見的手段

  誰想靈魂之力才剛觸及到那黑色掌印,原本烙印在武皇老大背心上的那個
黑色掌印卻突然像活過來似的倏然轟出!

  猝不及防,恐怖的掌力直接擊中大長老,只聽兩聲哀嚎同時響起,身為兩
段武帝的大長老以及九段武皇的武皇老大同時被轟了個粉碎,化作一團血霧,
這一驟變,讓在場所有人都呆掉了。

--------------------------------------------------------------------------------------------------------------

來源 :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