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十章 斬草除根。

達人殿堂

 
    

  第三十章 斬草除根   聽得云香帥這話,成寶通忍不住就要破口大罵,但眼瞅著直竄掌心的恐怖 暗勁不斷沿著筋脈鑽入,手掌更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停轉化為金澄色,這個 駭人的畫面,讓成寶通再也顧不得云香帥說些什麼了,只是全力催動體內元功 將那股暗勁自體內逼出!   雖然匆忙擊出的煉金手火侯不足,云香帥並不認為能夠重創成寶通,不過 對於成寶通能逼出煉金手的暗勁,云香帥的眼神裡也是閃過一絲絲的詫異,笑 道:「老怪物不差啊,本公子還以為你就要變成金人了,沒想到讓你逼出暗勁 ,不錯不錯,哈哈。」   成寶通滿頭大汗,他剛才大意之下,幾乎是從鬼門關口轉了一圈回來,氣 得吹鬍子大叫:「老夫今天要殺了你!」話音未落,成寶通已經提掌運勁,同 時口中低喝道:「寂滅掌第一式——玄驚百里!」登時萬里無風雲自動,滾滾 急湧、匯流而至的雲流,在成寶通的掌力催化下於天空中形成一個巨大漩渦, 而漩渦中心正是成寶通提掌化勁之手。   眼見成寶通現出殺招,云香帥不敢大意,立時催動體內真元,傳承千年的 絕技煉金手再度上手,比起剛才,云香帥這一次卻是凝神施展,因此在威力上 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佇立於天空中的兩人各自提元醞招,誰也不讓誰!   兩股浩瀚無籌的強橫氣勁狂掃方圓百里,霎時地裂山崩、揚沙彌天。兩人 運化而生的掌力急速壓縮,分別在各自的身前形成高達十米的掌型凝體!   掌未出,恐怖的氣勁已經衝擊到數里外的邊境之城,頓時觸動了邊境之城 的防禦法陣!   法陣開啟,完全承受由兩名高階武皇全力造成的氣勁,巨大的衝擊力讓得 防禦法陣也被震的瑟瑟發抖!   掌力已純,成寶通大喝一聲:「六峰小子,給老夫死來!」說話間,成寶 通舉掌向云香帥推去,身前十米高的掌型凝體如有靈犀,同時向前疾轟而去!   寂滅掌第一式玄驚百里所挾帶的萬鈞之力瞬間壓向云香帥,悍猛的氣勁令 人撲面生疼,云香帥心裡暗罵:「馬的,這老怪物真的想殺我!」心念瞬動間 ,云香帥不敢稍有遲疑,口中低喝一聲,舉掌便向那疾轟而來的「玄驚百里」 迎上去,身前那三丈有餘、早已凝成實體的金橙色掌印,便隨著云香帥的動作 ,猶如脫韁野馬般捲雲貫空而去!   兩股猛烈無匹的掌力在空中對撞,登時引爆吞天滅地的巨大破壞,強悍的 勁力幾乎撕裂虛空,讓得整片天空都是為之一顫!   方圓百里內,石移山摧、萬物盡滅,恐怖的氣浪更是直接衝破十餘里外的 邊境之城防禦法陣,瞬間瓦飛牆傾,狂暴的氣浪過處,不見屍骸成山,只見血 霧漫天。   正在城內對峙的凌非和凌君南,也因為這股突如其來的悍猛氣浪而不得不 暫時迴避,只不過就是可憐了滿城武家和百姓,他們沒有凌君南那種七段武尊 的實力,更沒有如凌非座下那一星萬獸王石鱗巨蟒般的戰寵,因此在恐怖的氣 浪吞噬下,幾乎是碰著就飛,挨著就爆,就是沒死也去了半條命。   就在滿城哀鴻聲四起時,一股柔和的勁力自城中發出,頓時和襲來的氣浪 兩相對撼,預期的四卸氣勁沒有出現,反而是如泥牛入海般,同時消失無蹤。   城中先是一片寂靜,然後就是歡天喜地的歡呼聲,接著更有人高喊:「是 六通先生,是六通先生救了咱們,是六通先生救了咱們大家!」   再說云香帥和成寶通。   成寶通果不愧九段武皇,雖然純度足不足未知,但他全力施為下的「寂滅 掌第一式玄驚百里」確實剛猛無匹,在掌力對接的瞬間,硬是摧滅了煉金手的 暗勁,讓得煉金手隱藏其中的真正的殺手無法發揮,更是將云香帥擊退了踉蹌 數步,不過云香帥扎實澎湃的內勁卻是略勝半籌,在同時間硬生生將身為九段 武皇的成寶通轟的暴退十餘丈,兩相一較,高下立判!   正如云香帥所言,他在武皇這個層次中——還沒打輸過!   成寶通一口血自嘴裡噴出,他喘著大氣,怨毒的眼睛盯視著云香帥不發一 語。   雖然實力略高成寶通半籌,但云香帥現在也不大好受,他受了「玄驚百里 」的餘勁,雖然還不到成寶通那種噴血的程度,但也是內息大亂,忍不住喉嚨 裡發甜就想嘔血,只不過強忍爆發,硬是將其嚥了回去。   兩人雖是雙雙負傷,但卻仍有輕重之分。   以傷勢來看,成寶通明顯要比云香帥略重一些,否則也不會噴血了。   云香帥忍住紊亂的內息,強笑道:「老怪物,真沒想到啊,你一個九段武 皇竟然讓我這個六段的打到吐血,實在是……嘖,你讓我怎麼說你呢?」   成寶通此時元氣大傷,體內真元更是紊亂異常,他雖然知道云香帥就是故 意拿話激他,要加重他的傷勢,但知道是一回事,能否釋然卻又是另外一回事 ,成寶通心中氣憤,可礙於體內真元大亂,如果貿然開口反唇相譏的話,恐怕 會忍不住再嘔朱紅,是以只能鐵青者臉怒瞪云香帥,同時抓緊時間調整紊亂的 內息。   不過向來機敏的云香帥哪裡會給成寶通喘息的機會,他冷笑道:「不說話 ?哈哈,老怪物,雖然本公子不是好殺之徒,不過既然仇已經結下,為了省去 將來不必要的麻煩,你……還是去死吧!」說罷,云香帥揚手一翻,煉金手已 然轟出!   雖是帶傷發招,但卻還稱不上勉強二字,因為云香帥所受的傷,並沒有成 寶通那麼嚴重,只是幾句話的時間便已恢復了大半,雖然仍自帶傷,卻無礙於 煉金手的發動。   帶傷擊出的煉金手,威力雖略遜於適才那一掌,但也還有云香帥八成的勁 力,要重創此時的成寶通並不難,雖然要想當場格斃還是略顯不足,不過云香 帥自問:「磨也能把你磨死!」   煉金手帶著萬鈞之力直撲負傷的成寶通,眼見金橙色的掌印裂空而來,成 寶通原本瞇成細縫的一對眼睛陡然大睜,瞳孔更是猛然一縮,他怪叫一聲「草 泥馬」,雙掌並運,勉強發動護身氣罩「大羅天罡」,奮力一擋排山倒海而來 的煉金手!   煉金手的掌力剛觸及「大羅天罡」的瞬間,猛烈的掌力便撞擊在由大羅天 罡所形成的,有如玻璃罩般的護身氣罩上,倏然,一聲清脆的碎裂聲響起,成 寶通心裡一沉,因為大羅天罡竟然出現裂痕!這讓成寶通哪裡還能不驚?生死 攸關之際,他不敢有絲毫保留,雖是負傷,但依舊是冒著傷勢加劇的危險急催 真元,力圖穩固護身氣罩大羅天罡!   天空中,金橙色的煉金掌印轟擊在覆著一層水藍色的圓形護罩上,誰也不 讓誰,頓時爆湧出璀璨的七彩流光。云香帥見狀,知道機不可失,舉掌再運煉 金手,跟著身形微動,人已消失原地,同時一聲音爆響起,云香帥以超越音速 的速度閃現在成寶通的大羅天罡面前,接著就在成寶通驚怵的目光下,將第二 發煉金手扎扎實實的砸在和第一發煉金手相同的位置上!   兩發煉金手瞬間合併,威力豈止翻倍!   猛然間就聽到一聲清楚悅耳,卻幾乎讓成寶通肝膽俱裂、剉屎噴尿的聲音 ,不是別的,正是大羅天罡完全碎裂的聲音——鏘啷!   玻璃破碎般的脆響,幾乎讓成寶通看見自己慘死煉金手下的死狀,他用力 閉眼,放棄了所有掙扎,因為他知道煉金手澎湃的掌力就在眼前,當大羅天罡 破碎的瞬間,就已經宣告了他成寶通的死期了,是以他緊閉雙眼,等待死亡瞬 間的到來。   千均一髮之際,遠方一道迅疾絕倫的雄渾掌力貫空直破而至,瞬間撞擊在 金橙色的煉金掌印上,頓時就將煉金手撞偏了軌跡,從成寶通身邊擦身而過! 跟著兩股掌力在空中交纏,相互吞噬著對方,最後隨著一聲轟隆驚爆,化作滾 滾氣浪四卸八方,如同海潮般的氣浪將云香帥和成寶通雙雙震退,拉開了彼此 的距離。   驟然之變不僅云香帥震驚,就是成寶通自己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直到 他轉過頭,才看見一條人影自遠方爆掠而至,不是別人,正是成寶通的授業師 尊——伏千歲!   云香帥對此人十分陌生,他從來沒見過這個人,不過來者不善還是看的明 白的。   成寶通幾乎是失聲般叫道:「師……師尊?真是師尊!師尊救我!師尊救 我!」   云香帥聞言心裡一沉:「不會吧?老怪物的師尊來了?有沒有這麼巧啊?」   須臾間,伏千歲已經掠至成寶通身前,他先是對成寶通低聲罵了句:「沒 用的飯桶!」然後才目光如炬的睨視云香帥,說道:「你是什麼東西?」   伏千歲看上去就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不過和成寶通那痀僂的頹廢樣子 不同,他一身華袍充滿貴氣,白眉如飛,銀鬚如蛟,凜凜立於虛空中的姿態更 是一副鄙睨蒼生的模樣,其囂張跋扈的性格從他的言行中也足以窺探一二。   云香帥原本就已經受了傷,剛才又被震退,更是傷上加傷!他捂著胸口, 伸手將滲出嘴角的鮮血抹去,強笑道:「你又是什麼東西?」云香帥無法看穿 此人實力,心知自己恐怕走不出這裡,索性不再顧忌,直接出言頂撞,反正橫 豎都是死,不如鬧他一鬧!   不過伏千歲並不生氣,反而哈哈大笑:「好,果然是後生可畏,有膽子在 本座面前這麼說話的人沒幾個,後生之中你更是第一個,你有這種膽魄,本座 便承認你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東西。」   云香帥有些無語,拱手道:「那還真是謝謝你啊,老東西。」   成寶通一聽,立即在旁大罵:「云香帥!別以為你是六峰的人就能侮辱我 師尊!」   伏千歲聞言,眉心一動,他擺擺手,卻是不怒反笑:「原來你叫云香帥, 還是六峰的人?呵呵,本座和前代六峰的幾位也有些交情,不過有一位非旦沒 交情,還有一點過節,云小子,看在你這身膽魄的份上,本座就給你個機會, 來,說說你排行老幾,如果你是本座那幾位朋友的傳人,本座便放了你。」   云香帥笑道:「如果本公子堅持不說呢?」   伏千歲臉上的笑容依舊:「那本座現在就殺了你。」這話說的很平常,平 常到讓人絲毫感覺不到有任何附加的情緒或彆扭,就像在對店小二說「給我來 兩斤肉外加一壺茶」一樣……一樣的平常。   云香帥雖然表面鎮定,但實際上卻是心中狂跳,他的背脊早就沁涼了一大 片,因為他感覺到眼前這老頭渾身上下隱隱透出的威壓無比強悍,他幾乎能想 像到對方一出手就拍死自己的血腥畫面,忍不住就在心裡打了好幾個哆嗦。   遲疑了片刻,在一滴冷汗自鬢角邊沿著他俊俏的面龐滑落到下顎的同時, 云香帥嚥了一口口水,強自鎮定的笑道:「本公子上有四哥,下有一妹,你說 是老幾?」   伏千歲聞言,臉上笑容瞬間收起,云香帥見狀,心裡已經涼了半截。只見 伏千歲目光裡透著一股濃烈的殺意,板著臉問:「你是老五云驚天的傳人?」   讓伏千歲刀鋒般銳利的眼神看的冷汗直流,云香帥心裡隱隱有種「押錯寶 」的遺憾,心中腹誹:「不是這麼巧吧……」   見云香帥不語,伏千歲也不再問,因為他已經從云香帥的反應裡確認了。 他微微抬起手,冰冷的說道:「雖然本座很欣賞你的膽魄,但……斬草不除根 ,不是本座的作風。」話落同時,伏千歲手掌向前一推,兇猛的掌勁湃然轟出!   這一掌毫無徵兆。   沒有花俏炫目的前戲,有的只是讓人怵目驚心的——結果!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