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十七章 宣示主權。

達人殿堂

 
    

  第三十七章 宣示主權   正出神,六通已在小女俾的引領下來到凌非所在的房間,張媽見了,趕緊 上前躬身行禮:「老奴見過主人,小少爺醒過來了。」   「好。」六通微笑點頭,擺擺手示意張媽兩人到屋外候著,然後端起一慣 的微笑說道:「呵呵,凌非小友你總算醒了,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裏不適?」   凌非緊抿小嘴不發一言,他打量著六通,想起那天交手的人其中之一便是 眼前這位氣宇軒昂、面若冠玉的翩翩男子。   過了半晌才開口道:「你就是藏秘山莊的莊主?」   「是。」六通臉上推滿笑容。   「是你把我帶回來的?」凌非皺眉問。   「是。」六通笑笑,解釋道:「正確的說,是將凌非小友你『救』回來才 對,那天凌非小友該是運功過度、真元耗罄,若不妥善加以照料,對你的功體 及往後的晉境必有大害,且當時邊境之城已經稱不上安全之地,遍地屍骸不說 ,就連一塊完整無損的地方都很難找到,若是置凌非小友而不顧,在下不忍啊 。」   六通這番話雖看似邀功,其實示好,聰穎的凌非怎麼會聽不懂?也正因為 懂,反而讓凌非蹙起了眉,心中暗想:「看來這番人情是欠下了……」   拋開瑣碎的念想,凌非最想知道的還是爺爺凌君南和云香帥的消息,於是 道:「相助之情凌非記下了,不知道莊主除我以外,還救了誰?」   「六峰云香帥。」六通笑答,羽扇輕搖,他知道凌非必問。   「他在哪?」凌非大喜,但轉念又想,怎沒提到自己爺爺呢?立即又問: 「那我爺爺呢?我爺爺凌君南呢?你也救他了嗎?他在哪?」   「你爺爺?凌君南?」六通收笑,皺眉沉思,想起那天伏千歲身旁的刀客 ,他明白了,嘆道:「真對不住,凌非小友,你爺爺讓噬魂宗伏千歲帶走了, 雖然仍逃不出被操控的命運,但相信性命無虞,只要還活著,不怕沒有機會將 他救回。」   六通說的是實話,就算凌君南有傷,以伏千歲對凌君南的看重,不用別人 來說,也會全力將他治癒,所以性命確定是無須擔心的,只不過眼睜睜看著失 散多時的爺爺又和自己擦肩而過,那種感覺還是很讓人鬱悶的。   收起鬱結的心情,凌非點頭道:「我明白,謝謝莊主將我云叔救回,不知 他現在何處?」   「呵呵,能夠救人一命,在下覺得很快樂,凌非小友客氣了。」六通笑笑 ,隨及饒有深意的挑眉道:「凌非小友要見云香帥自然沒有問題,雖然性命暫 時無虞,不過……恐怕是不能和你說話,所以凌非小友可要有點心理準備才好 。」   聞言,凌非心頭咯噔一下,他明白六通話中意思,也因為明白,心中那份 歉疚更深了。   「可以帶我去見他嗎?」凌非。   「當然。」六通笑答,轉身率先邁出。   在六通帶領下,凌非來到藏祕山莊的另一頭,這裡種滿了各種藥株,空氣 裡瀰漫濃重的藥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這裡是藏祕山莊,真的會讓人以為跑到 一間賣藥的鋪子。   在這別院之中,不時有端著各色藥材穿梭來往的女俾丫環,每個人都顯得 十分忙碌,在錯落的七、八間房閣中,凌非發現裡頭都各有好幾位頗有年紀的 藥師正在埋頭調配著各種藥方。   忍不住問:「這裡……」   「喔,呵呵,這裡是在下研究藥丹的地方。」六通解釋。   凌非點頭,繼續跟在六通身後。   在穿過忙碌的別院花庭之後,來到廊下最深處的房間。   推開門扉,迎面而來的竟是……鳳凰女!   「鳳凰阿姨!」凌非驚呼。   「啊,凌非!你醒了!」坐在百草軟玉床側的鳳凰女也是一驚。不過隨 即想起什麼,瞪眼道:「跟你說過了,是鳳凰姐姐!」   「呃……是,鳳凰姐姐,妳怎麼在這?妳不是昏迷……」凌非有些與時 間脫節的錯覺。   「我醒啦。」鳳凰女叉腰道:「怎麼?你希望姐姐一直昏迷下去嗎?」   「呃,不是,只是……」凌非一時想不出措辭。   「鳳凰姑娘能夠安然無恙,想必凌非小友一定是十分驚喜的了。」六通 很適時的接口替凌非解圍。   「對對,很驚喜很驚喜。」凌非趕緊接話,同時對六通報以感激的眼神。   「這還差不多……」話說了一半,鳳凰女似是想起什麼,擰起秀眉氣道 :「我還沒問你呢,你們叔姪倆大老遠跑來這裡幹什麼?又怎麼會去惹上噬 魂宗那個姓伏的老渾蛋?哼,還把我家的香帥打成這副模樣,真的是王八蛋 ,我一定要把這事告訴我大哥,滅了他!」   凌非呆呆的望著批哩啪啦說個沒完的鳳凰女,不知道要先回答哪個問題 。   「哎,姐姐在問你話呢,發什麼呆!」   「呃……」   讓鳳凰女一瞪,凌非趕緊巨細靡遺的把事情原委說了清楚。   「渾蛋渾蛋渾蛋!」鳳凰女氣炸了:「又是為了那個姓紀的女人,簡直 要把本小姐氣死!她有什麼好的?她比我漂亮嗎?身材比我好嗎?家世比我 強嗎?香帥到底是吃了她什麼藥,讓她迷的連命都不要了,氣死我氣死我氣 死我了啦!」頓足頓足頓足頓足,一直頓足,瘋狂頓足!   無辜的地板裂了……   面對幾乎歇斯底里的鳳凰女,凌非和六通相視一眼,兩人臉上都露出奇 怪的表情,但很默契的,誰也沒有接話,只是默默的聽著鳳凰女的連珠抱怨。   「現在我的香帥變成這樣,你說怎麼辦!」鳳凰女把矛頭指向一臉歉疚 的凌非。但隨即重嘆長身而起:「算了,問你也是白問,都怪那個姓紀的狐 狸精不好,要不是她無緣無故失蹤,我們家香帥也不會跑來這,也不會去碰 到那個姓伏的渾蛋!」   越想越氣,越氣就越想,鳳凰女粉拳緊握:「噬魂宗,本姑娘跟你沒完 !」來回走了兩步,鳳凰女又改口道:「不對,是整個六峰都跟你沒完!氣 死我了!」   女人發飆的時候最好別去招惹,而且最好別搭腔。   凌非雖然對這種男女間的相處之道知之甚微,但他能感覺到鳳凰女的靈 魂波動十分劇烈,再不懂的人也不會在這種時候上去找罵,而六通就更不用 說了,除開他本就聰明絕頂外,還是情場上的老手,怎會不懂女人心思?是 以兩人都很識相的靜立一旁乖乖聆聽眼前這個正在抓狂的女人心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鳳凰女一會兒站,一會兒走,一會兒又坐,不斷重 複、不斷迴圈,總算是把心裡的憋氣都發洩了一遍,然後才喘著香氣、帶著 也不知道是對誰的恨意又坐回了百草軟玉床旁,旋即扭頭向六通看了過去。   「你說怎麼辦?」鳳凰女目光鎖定六通:「你既然有辦法保住我的香帥 一命,就應該有辦法救他對不對?」   話說的直接到讓人覺得很沒禮貌,可六通不愧是一莊之主,他沒有絲毫 的不悅,只不過相同的問題當初梅雪鳶已經問過,六通搖了搖頭說:「鳳凰 姑娘抬舉了,在下只是略通醫道,對於云香帥的傷勢卻是半點辦法也沒有。」   六通這一說,鳳凰女的直覺就是對方想要談條件,微抬尖小的下巴,立 即道:「要什麼條件你開,只要能救我的香帥,任何條件我都可以答應!」   凌非一聽這話就不對了,這條件也太冒險了!   萬一對方心存不軌,開出什麼下作的條件,難道也答應嗎?   但是沒等凌非制止,六通便是笑道:「呵呵,久聞六峰鳳凰女性格直爽 ,今日一見果然聞名不如見面,只是……在下確實無能為力,就算鳳凰姑娘 開出再好的條件,六通恐也是無能消受啊。」   六通這番話一方面正聲了自己確實沒有救治云香帥的能力,另方面也大 大博得了凌非的好感,至少在凌非看來,六通並不是個趁人之危的人。   「那怎麼辦?難道我的香帥就這樣躺一輩子?不行,不可以,絕對不可 以!」鳳凰女又快抓狂了。   「呵呵。」六通搖了搖手中羽扇,笑道:「鳳凰姑娘切莫心急,雖然在 下沒有能力救治『妳的香帥』,卻不代表別人沒有。」   六通刻意以「妳的香帥」稱之,頓時博來鳳凰女的好感。   「那……那你快說呀,誰才有辦法救我的香帥?」鳳凰女急問。   「告訴鳳凰姑娘自是無妨,只不過……」六通欲言又止。   「只不過什麼你快說呀!」   「只不過鳳凰姑娘未必肯讓那個人救治云香帥,因為誰救了云香帥,姑 娘便算是欠了對方一個人情,不管這個人情能否償還,欠了便是欠了,而就 在下所觀,姑娘恐怕是很難接受欠『那個人』的人情……」六通解釋。   「不會不會,只要能救我的香帥,欠誰都沒關係,你、六通莊主你快告 訴我,我真的不會介意的,真的。」鳳凰女連忙否認六通的猜測,就怕六通 不肯說出是誰。   「那好吧,既然鳳凰姑娘不介意,在下也沒什麼好顧忌。」六通笑了笑 :「那個人就是天品藥師紀緋虹的師父,嗯,也是養父的妙天聖手紀奪天, 不過他已經淡出江湖逾百年……」   「什麼!」鳳凰女忽地站起,幾乎尖叫般,握拳道:「又是那個紀緋虹 !為什麼又是她!為什麼偏偏是她!就沒有別人可以救我家香帥了嗎!為什 麼非得讓她來救!氣死我、氣死我了!」她完全沒把六通後半段的話聽進去。   六通張著嘴,說了一半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傻了。   凌非也傻了。   這女人「聽話」的功力也太強了……      「呃……」凌非在旁小聲提醒道:「鳳凰姐姐,能救治云叔的是紀……」   「我知道,我絕對不會再讓那個女人接近我的香帥,絕不!」鳳凰女粉 拳握的緊緊的,她在宣示主權,也是所有權。   「……」凌非小嘴半張,親眼目睹了一個女人可以為愛瘋狂到這種讓人 瞠目結舌的地步。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