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十八章 越境人。

達人殿堂

 
    

  第三十八章 越境人   「六通莊主,以你藏祕山莊的情報網,難道除了姓紀的那女人外,就沒有 人能治好我的香帥嗎?」   「呵呵,天下之大,能救治云香帥的豈止一人,只不過在下無緣得知,實 在慚愧。」   「那怎麼辦!」鳳凰女心急云香帥,卻又對紀緋虹充滿恨意,她自己也很 矛盾,不過她似乎完全把紀緋虹失蹤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鳳凰姑娘且慢著急,唯二的人選尚還有一人……」六通索性將話倒過來 講。   「誰?是誰?」鳳凰女急問。   「紀奪天。」   「紀奪天?」皺起川眉,鳳凰女在嘴裡默念這個陌生的名字,隨即露出滿 臉的嫌惡:「怎麼又是姓紀的!他是誰?就沒別人了嗎?」   久居六峰,又自幼都在兄長「鳳飛凰」的庇護中長大,鳳凰女對這個聖魔 大陸上的認識其實不多,相較於凌非,可能只在伯仲之間,所以她完全沒聽過 這個淡出江湖逾百年的醫道聖手。   「呵呵。」六通笑道:「人稱妙天聖手,有起死回生之能,在醫道上的造 詣極其之高,如果你的香帥能得他救治,要想恢復昔日風采並非難事,只不過 ……」   「又在只不過!」鳳凰女已經沒有耐性了:「你這人說話怎麼老愛吞吞吐 吐的,煩不煩呀?」   六通愛賣關子的「欲言又止」讓性格直率的鳳凰女很受不了,但六通就像 根本沒有脾氣,對鳳凰女的「心直口快」絲毫不以為意,依舊故我的輕搖羽扇 ,一派輕鬆的笑道:「呵呵,真對不住,是在下拘謹了,那麼就直當的說吧。」   六通微一沉吟,繼續說道:「紀奪天有個養女,雖然不是親生,卻猶過親 生,視她為掌上明珠非常疼愛,並將畢生所學盡數傳授……」   六通詳盡的介紹在鳳凰女聽來卻只有一句:「那干本小姐屁事呀?」不過 她沒說出口,只是寫在了臉上。   「呵呵……」看出鳳凰女心思,六通羽扇忽停,不經意的掩住自己俊若冠 玉的半張臉,不緊不徐,卻字字清晰,似笑非笑的說道:「要得到紀奪天的救 治,除了必要的代價外,千萬要記住,紀奪天非常以他的養女為傲,所以絕對 不能說出一句半句有辱他義女的話,否則惹動他的不快甚至憤怒,那妳的香帥 就算不死,也是一輩子完了。」   「本小姐沒事拿紀奪天的女兒出來說話做甚?」一句話衝口而出,鳳凰女 臉色瞬凝:「……紀奪天?紀……你、你是說……」鳳凰女的聲音在顫抖。   六通先是向後退了半步,然後微微的點了點頭,把自己俊逸的臉龐埋得更 深,那總是帶著耐人尋味笑意的聲音,小心翼翼的從白色的羽扇背後說道:「 紀緋虹,他的養女,妳的,呃,狐狸精……」   凌非在六通說話的同時,很技巧的向後靠了一步,剛好站到了六通身側, 兩人目光很是默契的在空中交會,心裡卻是同個想法:「要抓狂了……」   不過這次兩位當世奇才都沒猜對。   因為鳳凰女很意外的沒有發飆,取而代之的是沉默,無比壓抑的沉默!   凌非和六通互看一眼,面面相覷,房間的氣氛突然變得很詭異。   沒有人說話。   一個躺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說話。   兩個站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說話。   最後一個坐著完全沒打算說話。   時間就這樣在四個不說話的人之間不停游過、飄過、滑過、走過、溜過、 擦過、衝過,快速飛過,慢慢爬過。   也不知道確切過了多久,除了看不見的時間,房間裡的所有一切彷彿都靜 止了,直到一個問號打破了沉默。   沒錯,就是一個問號。  「哎,哪裡可以找到紀奪天?」   問號來自鳳凰女。   六通一怔,隨即笑道:「玄武帝國以北八百里的煉爐峰就是紀奪天的隱居 之所,這個消息是三天前打探的,所以應是無誤。」   「三天前?」   凌非皺眉,他可不認為六通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所以打探紀奪天絕非為了 回答今日鳳凰女的問題,一定有其他原因。   「喔,呵呵,因為有人也想找紀奪天幫忙。」六通笑道:「如果有緣的話 ,或許你們會在煉爐峰見到面,說起來云香帥能得救,也當感謝那人的出手相 助,呵呵。」   「怎麼我家香帥不是你救的?」鳳凰女問道。   六通搖搖頭:「在下只是提供這張百草軟玉床罷了,真要說起,若是沒有 那人把云香帥從伏千歲手裡救出來,在下就是有一百張百草軟玉床也沒有半點 作用啊。」   經六通一說,凌非立即明白過來,原來那白髮女子竟是搭救云香帥的人!   「莊主說的可是鳳鑾中那白髮女子?」   「呵呵,凌非小友想起來了嗎?」六通說道:「若不是她出手,恐怕云香 帥早已死在那伏千歲手中,若論起來……」他看向鳳凰女:「六峰算是欠了紅 樓一份人情了。」   聞言,鳳凰女疑問:「紅樓?南海紅樓?」   「正是。」六通。   「我聽我大哥說過,南海紅樓遠居海上,怎麼無端端會跑來這,還救了我 的香帥,你是不是在騙我?」   江湖上欠下一份人情,遠比欠下萬金還要來的價值而且麻煩,所以鳳凰女 不能不慎重。   「呵呵,出手救了云香帥的人,是紅樓分樓之一,御刀樓主梅雪鳶。」六 通笑道:「她們不辭千里渡海而來自是有她們的原因,所以並非無端,也非特 意,可以說云香帥註定命不該絕,呵呵,所以這份人情,六峰欠的並不冤啊!」   雖然同樣是一份人情,但六通根本就是一個商人,他所建立的藏祕山莊也 是一個交易委託的場所,所以欠六通人情,遠比欠紅樓人情要來的容易償還, 因此鳳凰女才會希望人情的對象是六通,或者說藏祕山莊,而不是紅樓這個茫 茫滄海上的龐然大物。   「……算了,欠就欠,我六峰還怕還不起嗎?哼!」說著站起身來對凌非 說道:「我現在就去煉爐峰找紀奪天,凌非你好好在這裡幫我照顧妳云叔,我 會盡快回來的。」   「我要跟你一起去。」凌非。   聞言,鳳凰女和六通同時皺眉。   「你去幹嘛?這可不是去玩耶!」鳳凰女顯得有些不悅。   「……」凌非沒說話,但眼神卻很堅定。   「是啊。」六通很適時的出來打圓場,微笑道:「凌非小友,此去路途何 止萬里,從這裡出發到煉爐峰,期間要越過青龍帝國還有玄武帝國,若以鳳凰 女的坐騎,火鳳的速度,不吃不喝連夜趕路也要將近90天才有辦法趕到,然 火鳳雖是奇獸,卻不可能不休息,所以若要再加上休息的時間,依在下估計, 恐怕沒有150天是到不了煉爐峰的。」   聽到六通的分析,凌非並沒有被嚇到,反而是站在一旁的鳳凰女臉色丕變!   回想起來,當初甦醒後沒見到云香帥,心裡正急時,就聽管清悅說他們叔 姪倆去了朱雀帝國,然後自己便是星夜兼程的急追而來,但是到了朱雀帝國卻 不知道云香帥在哪裡,直到幾天前收到云香帥的信符後,才連忙趕來邊境之城 附近的藏祕山莊,也才知道云香帥受了重傷昏迷,信符並不是云香帥所發,而 是六通從云香帥身上找到聯繫用的信符,才得以將同為六峰之一的鳳凰女通知 到。   但是回憶當初二十多天沒日沒夜的趕路飛行,鳳凰女就覺後怕。除了一路 上的驚惶和孤單,沒時間好好吃個飯,沒時間好好洗個澡,就像惡夢一樣糾纏 了鳳凰女二十多個日夜,這哪裡是一個女人能忍受的事情?   是以聽到六通的估算後,鳳凰女忍不住心裡揪了一下。   心道:「一……一百多天……」   「即使有些誤差,應也在十天之內。」六通含笑補充,神情甚是耐人尋味。   凌非本為天地間最強的存在,任何事情也無法撼動他的心志,所以對於究 竟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抵達煉爐峰並不在意,他只在意能不能為云香帥求來復 原的契機。   不過若有更快的方法,凌非也不排斥,甚至當前的情況,他覺得更為必要 ,於是問道:「六通莊主,沒有更快來往各帝國的方法嗎?」   六通手裡羽扇擺了擺,笑了笑:「有,不過這裡沒有。」   看見凌非和鳳凰女失望的表情,六通搖頭笑道:「超遠距離傳送用的『虛 空門』畢竟不易取得,這東西五大國之內沒人會製作,是一種只能透過『越境 人』換取的特殊物品。」   「越境人?」凌非頭一次聽聞。   「呵呵,傳聞越境人是自西而來,只要在麒麟帝城裡的拍賣所等候,就有 機會可以碰到,因為越境人每次都會帶許多稀奇古怪的東西到那裡拍賣,不過 這種事情可遇不可求,沒有人知道越境人什麼時候會再出現,所以守株待兔的 等待並不是什麼好方法,況且現在一時間也不可能找到,還是趕緊到邊境之城 裡買隻坐騎先用著吧。」   「既然越境人自西而來,理應會先通過白虎帝國,為什麼不在白虎帝國等 待?不是更有機會也能更早碰到嗎?」凌非提問。   六通搖頭道:「雖然白虎帝國位處西方,但那裡長年受到乾旱荼毒,五穀 不豐、水源難覓,造成那裡一直都不平靜,江湖上的恩怨也跟著特別多了起來 ,攔路取財的事件也是頻頻傳出,在這樣的環境裡,相信越境人也不會傻到把 東西拿到那裡拍賣,否則,呵呵,只怕一拿出來就沒可能再放回去了。」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