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三十九章 驚弓之鳥。

達人殿堂

 
    

  第三十九章 驚弓之鳥   三千米的高空之中,眼前萬里無雲,只有兩個坐在火鳳背上的人,不用說 ,正是凌非與鳳凰女二人。   「哎,凌非你不看一下地圖嗎?」鳳凰女盤膝坐在一旁說道:「萬一走錯 了怎麼辦?」   「不會錯的。」凌非閉著眼,隨口應道。   「你不看地圖怎麼知道不會錯,要是走了岔子……」   「我已經看過了。」凌非睜開眼來,目光遙落遠方。   「看過……了?」鳳凰女皺眉:「那一大張密密麻麻的,要是……」   「鳳凰姐姐妳就放心吧,我都記住了。」   「……」輕嘆一口氣,鳳凰女搖頭道:「算了,有時候我真看不懂你,又 是暗系天資、又是九段武師,有人像你這麼樣的嗎?連我都想要懷疑你是不是 個妖孽了,哎,你的夢想該不是打敗聖武神吧?咯咯咯。」   「……」凌非莞爾。或許鳳凰女怎麼也想不到一句無心的話,竟是猜中了 凌非心中所想,也重新燃起凌非頹靡已久的好戰之心——死神的戰意!   凌非看著遠方無垠的天際,回想起半天之前,自己向六通借閱通往煉爐峰 的地圖,可六通卻堅持銀貨兩訖,恐怕是已經對自己的身分產生了猜疑,否則 這一大張標示的密密麻麻的獸皮地圖,如果只是借閱一下,正常的商賈都不會 吝嗇。畢竟如此複雜的地圖只看一眼對誰都無傷大雅,又不是什麼記載秘寶的 地圖。更何況只看一眼是記不起來的,就是讓你再看兩眼、三眼也不可能記起 來。   但凌非擁有死神之眼過目不忘的超強能力,凡是看過的就不會忘記,幾乎 可以媲美掃描機,直接將看到的東西掃進腦海、一字不差!   所以只要有機會翻閱,那即使不買也沒有關係,因為全部都牢牢地烙印在 凌非的記憶裡,可誰想那六通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成了精,還是真已發現自己的 眼睛異於常人,又或者是原本就是如此謹慎的人,竟是半點不讓死踩到底!   無奈下凌非只好讓鳳凰女以兩顆魔晶的代價將其買下,這才終於有了全覽 的機會。   天邊紅霞滾滾,聖魔大陸裡特有的巨大血陽正悄悄地西墜而下。   以斜掛天邊的血陽角度來判斷,現在應該已經逼近黃昏,估計要不了一個 時辰天空便會由青翻紅,而再過不久,充滿危險的夜晚也會隨之降臨。   雖然身邊有個武皇級的巔峰高手鳳凰女隨行,腳下更是媲美獸王的火鳳坐 騎,按理來說,應是安全無虞才對,可凌非卻不這麼想。   在凌非認為,要在這塊大陸上奔闖百日,只有這些恐怕還不夠讓他們肆無 忌憚的橫衝直撞。   沒有心機的魔獸雖然不至於攻心算計,但皮粗肉厚、數量龐大是牠們的特 點,也是優勢。另在超強的繁殖力使然下,魔獸的數量幾乎已經到了殺之不盡 的可怕地步!   就算沒有碰上獸王級的魔獸阻撓,數以千計,甚至萬計的魔獸群,也不是 一個武皇能硬抗得過的數量!   所以能閃則閃,能避則避,非到最後絕不以武力硬闖,這就是凌非心中對 這次旅程的中心計案。   眼看天空已經逐漸翻紅,持續在天上飛行並不安全。除了夜間飛行對火鳳 這種不擅夜行的坐騎有所影響外,牠渾身發散的熊熊熾焰也實在太過於醒目, 很容易招來不必要的麻煩。   凌非微一沉吟,對鳳凰女提議道:「鳳凰姐姐,再過不久就要黃昏了,要 不要先下去找個地方歇腳過宿?」   曾經一個人連夜衝刺二十多天趕路的鳳凰女自然明白凌非這番話的用意以 及背後的擔憂,當初她也是因為沒有遠程跋涉的經驗才會傻呼呼地駕著火鳳在 大陸上亂飛。期間自然也沒少碰了危險,只不過她硬是憑藉她武皇的強橫實力 抗了過去!雖然都是化險為夷,但其中的虧也沒有少吃過,是以在聽到凌非的 提議後,立馬就答應了。   她纖手一招,火鳳通靈,隨即炎翅一振,便是向地面下那一望無際的樹海 掠了過去!   下降至千米高度後,鳳凰女讓火鳳將速度放慢,在樹海上盤旋了幾圈之後 ,皺眉道:「這裡全是茂密的樹林,要在那裡停歇?」   凌非小手一指,他早在鳳凰女問話之前,便已找到合適的過宿之地,說道 :「那座山壁上有個山洞,就到那歇腳吧。」   順著凌非手指方向望去,遠處是一座高聳的岩峰。   但距離實在太遠了,鳳凰女只能看到地平線上的一塊凸起物,這讓鳳凰女 美目圓睜,詫異的問道:「你……這麼遠你看的到那裏有個山洞?」   凌非不打算解釋,只是聳聳肩,然後給了鳳凰女一個天真無邪地微笑。   可這樣無邪的笑容看在鳳凰女眼裡卻是一點也不天真啊!   想起曾經聽史元說過:「凌非是擁有天之眼的神之子,目力非同一般!」 當時自己全沒當回事,只覺是史元喜歡這孩子,所以才這麼稱讚,多半裏頭也 是誇飾的多,真實的少。   但如今隨著火鳳的靠近,那剛才還遠在視線之外的山洞卻是生生的映在眼 底,把所有的猜疑全部擊潰、一一掃平,毫無懸念的證明了當初史元所說的「 事實」!   這種如同傳說被證明時、對人所產生的巨大衝擊,瞬間從鳳凰女全身上下 每一個毛細孔鑽入!   嘶——倒抽一口涼氣,鳳凰女忍不住在心裡自問:「難道真是神之子?」   片刻後,在火鳳的快速接近下,洞口已經清晰可見,目測計算這個山口至 少也有五、六米寬,完全可以讓火鳳直接縮身飛入。   可就在火鳳距離洞口還有七、八十米時,凌非忽地瞳孔劇縮!   「危險!」   稚嫩的聲音帶著些許尖銳劃破長空!   餘音未竟,反應未及!   炙熱的火流自山口內噴射而出,高速的和火鳳撞擊在了一塊,瞬間在半空 中爆散出燦爛奪目的萬點火星!   火鳳被突如其來的火流迎頭擊中,布置在外的護罩瞬間潰散,巨大的撞擊 力更是轟的火鳳翻飛倒射出數百米之遠!   而在上頭的凌非和鳳凰女更是直接讓這股力量拋飛了出去!   突來之變雖讓鳳凰女驚惶,但武皇層次的實力仍舊讓她快速的將在空中翻 落的自己穩住,周身氣場一張,身子已經重新凝立於樹海之上。   反觀只有九段武師的凌非就沒有這等踏虛御空的本事了,轉眼間便是落入 茫茫樹海沒了身影、不知去向。   「凌非!」鳳凰女大驚,正要追下,背後炙熱的火流已經滾滾而來!   趕緊向旁急閃才堪堪避開,濃烈的熱浪擦身而過,這才看了清楚,這股火 流竟是一顆拖著長長尾巴的巨大火球!   吼——   震天獸吼忽地自身後響起,鳳凰女身形急轉、凝目看去,原本黑洞洞的山 洞處一頭四米多高,全身披著紫色鱗甲的獅形巨獸傲然而立。   獅形巨獸的四蹄末端皆有金色火焰閃繞,牠仰天長吼,宛如悶雷一般的叫 聲連空氣都為之震動!   一股王者威壓霎時湧向四面八方,頓時驚駭了方圓數里之內的萬千魔獸, 一時間竟讓得下方樹海亂成一團,大批魔獸紛紛向外圍逃散而開,此般情景看 的鳳凰女心中緊揪,莫名自心底升起難以言喻的不安躁動!   她長居六歧山,雖為武皇之尊,但其實卻是生長在兄長們強大厚實的羽翼 下。這使得鳳凰女猶如溫室裡的花朵,不僅性格驕縱,對外界的一切也是知之 甚微,當然了,或許並沒有這般不堪,但至少在對魔獸這種種類繁雜的物種知 識確是極其有限。   雖然乍聞誇張難信,但凡事都有兄長做主、解決的鳳凰女,實在也沒有什 麼增長見聞的機會,所以雖是列席溫室之花,卻也不能全然怪她。   正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全然不識眼前巨獸的鳳凰女,完全不知道這頭渾 身佈滿紫鱗的獅形獸,其實是名為「饜焱翼獅」的一種極其兇殘狂暴而且極重 地域性的魔獸。   饜焱翼獅本身雖為火屬,卻也以火為食。幼獸便以父母的精元為糧,在吞 食父母體內的火之本元的同時,也直接承襲來自母親和父親的力量,直到完全 吸收吞食後,方成為更加強化的成獸。   而眼前這頭饜焱翼獅正是才剛吸收完父母精元的初成獸王,不僅如此,牠 還同時是一頭實打實的七星獸王,其實力完全凌駕在擁有三段武皇實力的鳳凰 女之上!   加上饜焱翼獅王屬性特異,既為火屬又以火食,和火鳳可以說是異族同源 的靈獸。   對鳳凰女來說,饜焱翼獅和她的火系功體正好相合,然而卻又因為牠的吞 焰能力而產生了相剋,按理應該盡速迴避才是上策,可鳳凰女不識此獸,在火 鳳受創與凌非失落的雙重挫敗下,讓驕傲的鳳凰女感覺到顏面盡失,是以火怒 眉燒,怒叱道:「畜生死來!」旋即粉臂一振便是極招上手!   挾天火之姿,勢要吞滅一切的火元之力,在鳳凰女體內急速運轉,承襲自 兄長鳳飛凰所親授的「三千烈焰掌」毫不留情的向前施展開來!   瞬間,宛若機關砲般的火焰掌印,自鳳凰女舞動的袖手裡振射而出,綿密 如雨,其速如電的轟向昂立洞口的饜焱翼獅王!   只一眨眼的功夫,數百米高的岩峰幾乎讓不斷飛擊而來的火掌轟成了粉碎 ,直接從洞口的位置攔腰崩塌,現場石屑翻飛、塵煙如潮!   眼前視線完全被振地而起的塵灰所遮蔽,就在鳳凰女以為得手之際,如雷 吼聲卻從煙塵深處傳出,接著就見一道紫影自濃煙之中沖飛而出,轉眼竟已撲 至跟前!   鳳凰女瞳孔急縮,未及反應,饜焱翼獅王已經五爪怒張向胸前掃來!   陡然之變讓鳳凰女慌了手腳,直接被一巴掌拍得倒飛出去,在空中連續幾 十個翻滾後才在一陣暈眩中穩住暴退的身形,但原本雪白粉嫩的美麗酥胸卻被 抓出了五道血痕!   好在危急之刻,鳳凰女仍沒忘了作出應有的最低限度防禦,在千鈞一髮時 ,體內真氣急轉,護身罡氣暴湧而出,這才堪堪的讓傷害降至最低,只在胸前 留下五道不深的傷口。   但鳳凰女全沒料到此獸竟會強悍至此,心中恐懼一生便再也壓不下去。   見饜焱翼獅王又追來,鳳凰女嚇得花容失色,想也沒想的就招出先前受創 而躲回體內靈識之中的火鳳!   慌亂之中,鳳凰女頭也沒回的就趕緊躍上火鳳,然後就是一連串的急催驅 前聲,而火鳳在之前受到了驚嚇,也如牠的主人一般,宛若驚弓之鳥的急急向 前飛射而去!   饜焱翼獅王雖有肉翼能飛,但只擅短距離的衝刺,相較之下,天生精於飛 行的火鳳在全力疾飛的情況下,饜焱翼獅王也只能嗷嗷連吼的望鳳興嘆,象徵 性的展現其勝利者的雄姿。   才從鬼門關口逃出的鳳凰女,完全沒敢回頭。雖然明知凌非墜落在樹海之 中,卻完全陷於對饜焱翼獅王的驚恐之中。   慌不擇路的她,就像驚弓之鳥般不停催促著火鳳向前急飛,直到火鳳周身 所形成的燄形光影,終於在一片紅霞之中消影無跡,茫茫的樹海之上才又恢復 到原先的原始和寧靜——除了陣陣獅王的低吼。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