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四十章 魔王現身。

達人殿堂

 
    
  第四十章 魔王現身   南方,天空被一幕紅霞包覆著,鵝黃色的思鄉情緒在每個流落異鄉的旅人 心中無聲蔓開,有種淡淡的憂鬱。   位在朱雀帝國邊境的「無盡樹海」,在剛才的騷動後顯得分外的死寂,除 了天上偶而飛過的「嘎嘎獸」會嘎嘎嘎嘎的叫上幾聲外,在這塊區域中,鳥獸 絕跡,無聲無息。   無盡樹海,一座連綿千里的廣大區塊,是朱雀帝國境內最大、也最凶惡的 魔獸棲息地,一般的商旅或武家,在往來朱雀與青龍帝國間時,絕不會選擇這 條最直線,卻也最危險的路線。   經常需要行商各大城國的商隊人員都知道,寧可多走十分路,也不涉一分 險。在聖魔大陸這個巨大的世界中,文明所佔的區域實在太渺小,沒有人類的 地方就是荒地,就是野原,這些地方佈滿了各式各樣的危險,只要一個不小心 ,一旦陷入無法脫困的險地,不僅運送的所有交易品都會失落,造成巨大的損 失,運氣再差點,也許「家」就是再也到不了的地方了。   所以除了少部份的超級強者外,幾乎沒有任何人會願意冒險,尤其在長途 跋涉的時候,以位處四國中央的麒麟帝國為中轉站,已經成為大部分人的習性 ,不管要從哪個帝國通往哪個帝國,先到麒麟帝國再轉往其他帝國就是最安全 的路線。因為麒麟帝國擁有四條通往四大國的人工官道,在這些官道上都有不 少驛站以及崗哨,可以給大量的商旅和武家帶來相對較強的安全,當然,這也 是因為麒麟帝國擁有五大帝國間最強悍的力量,否則要修築出四條通往四大國 的人工官道豈是易事,就算有能力修築,四大國也未必同意讓麒麟帝國的人工 官道直接連通自己的領土。   樹海之上,鵝黃色的天空之中,除了兀自在那對著火鳳消失方向嗷嗷吼叫 的饜焱翼獅王外,在一里之外的淚陽下,還懸停著一道人影。   暗金色的長袍裹身,在夕陽的餘暉下忽隱忽現,臉上沒有五官,只有不停 變幻的七彩弧光,他將雙手負於背後,身形飄飄渺渺的迎風而立。   視線停在凌非落下的地方,良久,暗金色的人影對著空蕩蕩的樹海自語道 :「……沒有出現?」   說話間,暗金色的人影,已經在隱現之間從原本凝立的虛空中前移了半里 ,速度之快,只能以眨眼即至來形容了。   距離拉近後,暗金色的人影又重新確認了一次凌非墜落的地點,那片已經 讓倉皇奔逃的魔獸踩撞的面目全非的樹海,失望道:「看來凌非並非元嬰轉世 ,本來以為他那位自稱死神的師父該會出手救他,沒想到竟是沒有出現……」   暗金人影微微思忖,沉吟了半晌,自語道:「罷了,至少已經肯定了一年 前在青龍帝城外自稱死神的人,就是那天在邊境之城裡突然出現的高手!這一 點應是無錯,因為比對調查到的資料,此二人形態、實力以及性格都很相近。   「……呵呵,實力雖是不差,但自稱為神卻是有些自大了,不過他越是自 大越好,讓所有人都把焦點放在他身上,這樣對我最是有利,呵呵,等我將時 輪裡的秘密解開之後,我就是新一代的聖武神了,哈哈哈哈哈!」   話畢,暗金色的人影轉身就要離開,他根本沒有下去一探凌非死活的打算 ,因為在他認為,凌非既然不是他本來猜想的元嬰轉世,那麼在經歷魔獸瘋狂 的摧殘過後,一個只有七歲的孩童,絕對沒有可能在這片樹林活命,更不可能 從這個高度墜落還摔不死的,所以完全沒有確認的必要,一點也沒有。   書中暗表:在聖魔大陸中,只要達到了武帝以上的實力,在非自然的死亡 下,都能有一定的機會凝聚體內靈識脫體而出,然後保有生前的記憶以及能力 重新借胎轉生,在聖魔大陸中,很巧合的將這種死後能夠脫體而出的靈識叫做 「元嬰」,而借胎轉生叫做「元嬰轉世」,這種和眾神修真界如初一轍的稱謂 ,讓人訝異,也著實巧合。   然而就在暗金色的人影轉身的同時,一股腥風伴隨一聲巨大的雷吼,向他 的背後爆轟而來!     吼——   一轉身,原來在他探究凌非墜落之處時,六百米開外的七星獸王饜焱翼獅 已經發現了他,並且向他撲射過來,打算拿這個怪裡怪氣的人類祭牙!   一人一獸的兩道身影就在這麼充滿雀躍的心情下,在短短的數秒間瘋狂而 又高速的於天空中拉近、拉近,不斷拉近!   然而在雙方之間只剩下不到十米的必殺距離時,暗金色的人影竟是憑空消 失在饜焱翼獅王眼前!   這一乍變讓饜焱翼獅王腦中閃過一個問號:「嗷!人勒?」   就在這時,饜焱翼獅王的頭頂上忽地閃現出一個暗金色的人影,並且詭異 的配合著饜焱翼獅王的速度以及行進方向,作出令人乍舌的同步位移動作!   在如此超高難度的動作下,暗金色的人影完全貼身在饜焱翼獅王的背脊上 ,隨著饜焱翼獅王腦袋裡的問號跳出,暗金人影左腳迅速抬起,腳跟同時砸落!   「下去!」   砰!   「嗷!」   腳跟的集中力,轟擊在饜焱翼獅王高起的脊骨鱗片上,瞬間讓饜焱翼獅王 兩眼一凸,巨大的身軀狠狠的整個被砸進了樹海之中,與凌非來個同葬齊埋。   「不自量力的畜牲。」   暗金色的人影在丟下這句沒有聽眾的話後,幾個隱現間,已經消失無蹤。 只留下天邊幾隻還沒有從錯愕中回神,走錯路而且忘了嘎嘎叫的嘎嘎獸。   再說凌非這邊。   混亂中失速摔落樹海的凌非感覺到逼命的危機,體內石鱗甲瞬間瘋狂的自 動運轉起來,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已經撞入茂密林立的樹冠之中,在枝葉和樹 杈間交互跌撞,然後重重的摔在土石之上,發出清脆如金屬的鏗鏘聲,那是石 鱗甲與地面撞擊所發出的聲音。   巨大的撞擊力讓凌非眼前一黑,險些就要昏厥過去,但他意志力不同凡人 ,硬是咬牙重新振作,正自從一片混沌裡努力讓視線對焦時,凌非突然感覺到 大地莫名劇烈的顫動,沒等他分辨原因,體型各異的海量魔獸群就這麼以無視 的態度從凌非的身上踩踏過去!   每一隻都像受到了極大的驚嚇般,完全不管是否和其他魔獸近身擦撞,瘋 了般四處亂竄,而躺在地上的凌非瞬間就被幾千甚至幾萬雙腳踩過輾過,一時 間亂蹄碎甲,踩得他滿眼金星、頭暈目花!   也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凌非已經被踩得失去時間觀念了。   魔獸群終於是過去了,凌非也終於從被亂腳踩殘、踩死的命運裡掙扎而出 ,全身的骨骼幾乎讓魔獸們踩散了架,幸虧有石鱗甲超強的防禦力保護,否則 恐怕死神還沒長大,就要先夭折在這莫名奇妙的亂蹄之下了。   凌非雖然在石鱗甲的保護下並沒有受到什麼外傷,但內息卻是無比的紊亂 ,而且渾身上下都是又疼又痛,他勉力的從地上坐起,忽然從寧寂的天空裡傳 來震天吼聲,還沒等凌非將所有事情都串聯細想,一道如悶雷般的嚎叫又起!   頭頂樹冠之上忽地顫動,凌非很自然的抬頭看去,忽然一個巨大的黑影從 樹冠頂端摔落,凌非心裡一跳,想要挪開身去,可渾身疼痛無力,竟是站不起 來,更走不開去!   凌非瞳孔一縮,死神之眼的超強動態視覺捕捉力,瞬間將轟然下墜的巨大 黑影進行了每秒鐘90次的格放!   隨著巨大的身軀逐漸下墜,填滿凌非頭頂上的視線就越來越多,最後,在 189次格放的精采畫面中,饜焱翼獅王下衝的表情、姿勢,完全清楚的在凌 非死神之眼裡完美而華麗的呈現!   凌非看呆了,呆呆的看著不斷接近、不斷快速變大的黑影從天而降,最後 和躺臥在地的自己,璀璨而精準的撞擊在一起,砰!   沒有任何慘叫,也不知道是因為兩個都是硬漢,還是兩個都沒有機會發出 慘叫,總之凌非和這個從天而降的莫名奇妙傢伙,就這樣莫名奇妙的撞在一起 ,又莫名奇妙的暈了過去——抱在一起。   ……   夕陽西下,月兔東昇,聖魔大陸中最寒冷的時刻乘著黑夜連同危險一併降 臨。      可謂是落荒而逃的鳳凰女,駕著火鳳沒命的向前衝刺、衝刺,再衝刺!   經歷了幾個時辰的瘋狂飛馳,連鳳凰女自己也搞不清東南西北,慌不擇路 是最容易迷路,也最容易使人陷入危境的驚嚇反應。   入夜後的聖魔大陸是非常寒冷的,所以每個城鎮都會設有符陣結界來防禦 刺骨的酷寒。   旅行在外的武家會在駐紮地張起簡單的符陣禦寒,而像鳳凰女這般高端武 家,而且是乘坐在坐騎上趕路的武家,則會以自身的強大修為來張起護身罡氣 抵禦寒氣,避免那種不會結凍、卻尤其鑽骨的寒氣侵入體內,造成功體的損傷。   鳳凰女駕著火鳳不斷前行,有護身罡氣的保護,自然百寒不侵,但夜裡的 天空十分的黑朦,火鳳全身發散的焰光在夜空裡實在太過顯眼,不時引來各種 夜行猛禽的襲擊,讓得鳳凰女又驚又煩。   「鳳兒,我們到底是在哪裡啊?」鳳凰女摸著火鳳的鳥頭徬徨道。   「呱呱?」火鳳也不知道。   「連你也不知道嗎?」鳳凰女用力拽掉火鳳頭頂上的幾根傳說中的鳳毛, 怪道:「哼,你是高級靈獸耶,怎麼連這都不知道,氣死我了!」   「呱……」火鳳眼神無助的看著遠方,他開始懷念有凌非的日子了。 -------------------------------------------------------------------------------------------------------------- 來源 :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