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四十三章 本元匯聚。

達人殿堂

 
    

  第四十三章 本元匯聚   雲無……   靈識中突然接收到,應該還在地球上的謝雲無記憶,凌非不禁大為驚疑。   他愣生生的盯視著,眼前那頭遭到自己用靈識控制的七星饜燄翼獅王,心 裡萬分不解,但隨即在腦海中蹦出一個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想法!   凌非失聲喚道:「雲無?你是雲無!」   翼獅王似雕像般坐立著,靈識受制的牠,沒有絲毫的反應。   此時凌非心中疑惑已然解開,當下再沒遲疑,死神本元之力倏地從眼瞳裡 暴湧而出,貫入翼獅王識海之中!   凌非在搜尋!   搜尋翼獅王靈魂裡,被輪迴之力封印的前世記憶——謝雲無的記憶!   過了片刻,凌非終於在翼獅王渾沌的識海裡頭,尋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那是曾經被死神留在謝雲無體內的死神本元之力的氣息。   原來當初在比武大會上,謝雲無讓魔族付體的張天所殺,死神為了救回這 個一直視自己為大哥的老弟,於是動用了死神本元之力重塑了謝雲無的靈魂, 因此在那慘絕的夜裡,四千三百多萬條靈魂被時空黑洞絞碎時,謝雲無的靈魂 才得以保存不滅而進入輪迴,轉生到聖魔大陸之中。   看似巧合的一切,卻是絕無意外的必然。   因為死神本元之力的關係,不管如何轉生,死神本元始終都會存在同一個 時空,這是佛說三千界的無上法則和鐵律。   所以謝雲無的靈魂,才會以如此「巧合」的姿態轉生到這塊大陸,並再次 的與死神會合。   想通了這些,凌非終於明白為何死神空間困不住眼前這頭翼獅王,又為什 麼能輕易的控制住翼獅王,原來一切都不是意外,而是本該如此!   心念一動,游移在翼獅王識海中的死神之力,瞬間化作一道劍芒!   劍芒閃動間,以力劈華山之勢直落而下,直接破開被「輪迴之力」封印住 的前世記憶,只聞「啵」地一聲脆響,封印有如氣球般應聲破碎,大量的記憶 從裡頭被釋放出來,轉眼融入翼獅王今生的記憶裡!   與此同時,凌非解開了對翼獅王的靈識控制。   束縛方解,翼獅王巨大的身軀猛地一震,兩隻銅鈴般大的眼睛眨了眨,牠 看著腳下相對渺小許多的凌非,心中有股十分熟悉的感覺湧現,因為靈識中的 死神本元之力正相互呼應著。   兩人都看著對方,誰也沒有說話,待得片刻後,凌非才打破沉默說道:「 雲無,我是非人,記得我嗎?」   「非人?」翼獅王記憶初復,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牠愣愣的看著凌非,突 然雙目陡瞠,大叫道:「吼吼!」   呃,忘了一點,翼獅王始終是魔獸,魔獸是不會說話的……   不過這並不影響牠與凌非的交流,因為本元之力在輪迴封印破除之後,在 兩者體內自動產生了能夠相互理解的心靈語言,雖然凌非聽不懂獸語,卻能從 翼獅王的吼聲裡明白牠的意思。   見翼獅王認出自己,凌非總算鬆了口氣,笑道:「你終於想起來了。」   所謂幾家歡樂幾家愁,兄弟倆能在聖魔大陸上相逢,自然是讓人高興的想 哭,但謝雲無現在卻是真正的想哭啊!   就在不久前的剛剛,牠錯愕的發現自己竟然不能「說話」!   不,不是不能,而是只會吼吼嗷嗷的亂叫!   牠崩潰,大大的崩潰!   牠立即的在腦海裡不斷的試圖找出為什麼,但是在牠終於找到了原因之後 ,卻沒有那種知道答案以後的釋懷感,反而是……更大的崩潰……   「嗷嗷嗷——」翼獅王仰天長嘯!   牠眼角泛著淚光,想哭,卻哭不出來。   諒牠再如何想像力豐沛,也想不到自己一覺醒來,竟會變成一頭獅子!   不!正確來說,是一隻很像獅子的獅子!   「嗷嗷!(天啊!)」翼獅王再次崩潰!   「雲無,你冷靜點!」凌非小手輕撫著翼獅王腳上金黃如火的燄毛,安撫 道:「雖然你轉生為異獸不能言語,但這並無礙於我們之間的溝通啊。」   「嗷……」翼獅王心想:「大哥啊,有你這麼安慰人的嗎……」   凌非只能聽懂翼獅王的嗷嗷獸語,卻不能讀通牠的想法,是以凌非十分「 真心」的繼續安慰道:「雲無,雖然不能改變你獸化的事實,但你猶原是我的 雲無兄弟啊!」語氣誠懇萬分。   「嗷嗷……」轉生為翼獅王的謝雲無聽到凌非這一席發自肺腑的話,心裡 超級感動的,而且還有種想哭的衝動,心說:「大哥這麼有情有義,我太感動 了,但是……但是這好像不是重點啊大哥,嗚嗚,我怎麼變成獅子了啊,我的 天啊,這是造得什麼孽啊我……」   以謝雲無對前世「非人」的了解,牠自然知道以非人的心性,絕不可能會 因為牠變成一隻獅子就瞧牠不起,但是牠在意的並不是這件事啊!   謝雲無無力的垂著一顆諾大的獅頭,沮喪到了極點。   在經歷了好長一陣的「凌非式安慰」,謝雲無終於接受了這個讓牠徹底無 語的破事……   兩人,呃,不,是一人一獸,在這寒冷的夜裡,也不去哪,反正翼獅王本 身就無懼詭寒的大陸之夜,而牠的身邊同時也是對凌非而言最好的避寒之所, 是以人獸倆就這麼席地而臥,同沐銀月,齊賞星光。   「嗷嗷嗷?」謝雲無匍伏著獅軀,問道:「聽大哥這麼說來,這個世界豈 不是網游『聖魔異界』的翻版了?」   「你這麼說也可以。」凌非擺弄著垂落四周的金黃色獅鬚,整個人縮在翼 獅王的頸邊:「只是這裡的世界更加的遼闊和凶險,我雖然在這裡生活了七年 多的時間,但對這世界的了解卻依舊十分有限,很多事情都不是我所能蹴及的 ……」   「嗷……」聞言,謝雲無有些訝異,大大的眼珠子轉到了一側,由上到下 重新打量了一次凌非,疑問道:「大哥你怎麼才來七年?我都來一百多年了!」   「!」凌非愣住。   一百多年?怎麼可能相差這麼遠?   凌非不敢置信的問道:「你來一百多年了?」   「嗷嗷!」謝雲無微微將獅頭抬起:「對啊大哥,我血脈傳承的記憶不會 有錯的,自我從母親體內誕出,然後完全成形,這中間所需要的時間就是一百 年,然後我又花了好幾年的時間才把我父母體內的精元完全吸收……」   「雲無你、你吸收了你父母的精元?」凌非豁然坐起,瞪大了眼。   「嗷嗚!」謝雲無趕緊解釋道:「呃大哥,你千萬別誤會啊,這是我們一 族的傳承之法啊,自古以來都是這麼做的。」   聽了謝雲無的解釋,凌非才又重新躺入謝雲無胸前蓬鬆溫暖的鬃毛裡,遙 望著滿天星斗,自言自語的說道:「難道說時空穿越的時間點並不是固定的? 那韻兒豈不是……」   凌非越想越是後怕,冷汗無聲無息的沁滿了背脊,喃喃道:「如果雲無比 我早來到這裡一百年,那麼依照本元之力會自動匯聚在相同時空的法則,我之 所以會降生在這個世界上,即是受到了雲無靈魂中的本元之力所引……」   又一想,凌非憶起當初徐韻被甩出時空裂縫後,不知道過了多久,自己才 莫名其妙的轉生而出,那麼……   念及至此,凌非忍不住又彈坐而起,叫道:「難道韻兒也有百歲了?」   身為七星饜燄翼獅王的謝雲無,聽到凌非口喊徐韻之名,而且神情甚是茫 然,趕緊將獅頭湊近問道:「嗷嗷嗷?(大哥!怎麼徐韻也在這嗎?)」   凌非現在心亂如麻,哪裡有心情理會謝雲無的問題,只是自顧自的想著: 「對!一定是這樣,如果按照被甩出的時間來推算,最先降生於此的必定是年 紀最長的,就不知到底雲無和韻兒誰才是最先降生的……」   想到此間,凌非猛一轉頭,小手激動的捉住翼獅王不停眨動的睫毛,問道 :「雲無!你快想想,你是直接被甩出時空黑洞中降生,還是漂流了一段時間 才轉生?」   「……嗷?」   凌非的這個問題,直接問倒咱的七星翼獅王。   當時謝雲無的靈魂被吸入時空黑洞裡,從沒經歷如此恐怖事情的牠,早已 是驚慌失措,混亂中根本就記不清楚事情的過程,加之轉生時,前世記憶又遭 輪迴之力封印,是以牠根本想不起當時的具體情況。   其實,這在凌非以靈識控制翼獅王的時候,就已經明白了,因為凌非並沒 有獲得謝雲無在時空之中飄蕩的任何記憶,只是凌非還是抱持著一絲可能的希 望,然而,從謝雲無充滿問號的眼神中,凌非已經明白了這樣的希望有多麼的 多餘……   以實際的情況來說,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謝雲無根本就沒有經歷任何的漂 流便直接轉生了,所以沒留下記憶;二是由於過度的恐懼造成了記憶的流失!   如果是第一種可能,那凌非就能夠藉此推算出徐韻此刻的年齡絕不過百歲 ,甚至只比自己大上十幾或者幾十歲!   雖然後者相較於自己也是不小了,但至少沒到百歲那麼誇張的差距。   可一想到若是第二種可能的話,凌非的心便是向下一沉,因為徐韻如果是 第一個降生者的話,那麼自己和謝雲無會轉生在這個世界,則全是受到徐韻體 內的死神本元之力所牽引,如此計算下,徐韻豈不是超過百歲,甚至幾百歲的 人了?   凌非並不是在意徐韻的年齡比自己大多少歲,因為凌非自己的靈魂就是存 活了數百萬年之久的死神。   凌非真正揪心的,是徐韻若真的有數百歲的年齡,那她會轉生成什麼?如 若是人,除非修練到武帥以上的層次,否則根本不可能捱過百年的歲月!   而且,武帥並不能使細胞停止老化,除非達到武尊以上方能使容貌停駐在 晉入武尊時的模樣,而年齡也才能延長至兩百歲。   然而徐韻能有這種幸運修練到武尊以上嗎?如果不能,那現在的徐韻豈不 已成為一縷幽魂到處飄蕩了?   再一想,如果徐韻轉生為魔獸,她又能有雲無的幸運,轉生為如此頂端的 異獸嗎?   雖然魔獸的壽命比起人類要長上許多,但按照推算,如果只是普通的魔獸 ,徐韻哪裡能捱過兩百,甚至三百個年頭?到頭來,不也是一條漫無目的、四 方遊蕩的靈魂?   凌非的心,完全沉了。   謝雲無看著傻傻望著前方出神的凌非,臉上表情更是瞬息萬變,心裡完全 摸不著頭緒,只能在一邊「嗷嗷嗷」的關心道:「大哥你沒事吧?出什麼事了 ?說出來兄弟給您分擔啊……」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