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四十五章 夜戰(上)。

達人殿堂

 
    

  第四十五章 夜戰(上)   是夜,南海。   被夜霧籠罩的海面,兩條人影掠過,以驚人的速度伏貼在水面急急而行。 恐怖的風壓將層層疊浪從中剖開,勁風似刃劃過海面,海水向兩旁激濺!   所有擋路的海中魔獸,在露出水面的同時被一分為二,一半彈射而起,在 強噴的浪尖上翻落,而另一半,則無聲沉墜。   高懸的冷月沉默的看著狼藉的紅色海面,斷肢、殘軀散落,隨波逐流。   兩條並肩暴掠的身形在一望無際的南海上縱飛百里,忽地形影一凝,懸停 在翻湧的水面。   極目遠眺,五里之外是一片白茫的濃霧。   「到了?」人影之一,身穿暗金色長袍的男子問。形貌俊逸。   一旁頭上無毛,消瘦到幾乎皮包骨的男子點頭,沙啞的聲音問道:「怎麼 樣,有把握嗎?」   把握?美男笑笑。   「我比較想知道,你是如何確定現在是她最虛弱的時候?」   「你只需要知道我能確定就行了。」頭上無毛的光頭瘦男冷答。   光頭男子穿戴樸實,但渾身上下卻有一股嚴然之威隱隱散出,裹身的青色 長袍,衣袂隨著海風獵獵聲動。   俊美男子擤了擤鼻,微笑,很識趣的換過話題:「那麼,現在應該把一些 我應該要知道的資訊說一遍了吧?比如……有多少護法?」   「護法是對別人而言才有意義的名詞,對你夔魅來說,不過是一場輕鬆寫 意的過場罷了。」頭上沒有半根毛的枯瘦男子,饒有深意的上下打量身邊的美 男,詭笑。   或許吧?美男不置可否,不過,既然這麼輕鬆寫意,他很好奇,笑問:「 那你怎麼不自己去?」   這個問題讓光頭男眼神銳變,瞠目怒視!   美男莞爾:「別誤會,在下只是好奇,用鎮宗之寶噬魂大法來請我幫你走 這一遭,這個代價會不會……太大了?」   「你不想繼續這場交易的話,我可以找別人。」光頭男沙啞著聲,恨恨地 說。   「說吧,我該注意什麼?」俊美的男子搖頭輕笑。   光頭男雖然火氣未消,不過他剛說的也只是氣話,畢竟一時之間,上哪去 找實力足以完成這項任務的人?是以他只能按下怒氣,耐著性子道:「對你而 言,只要能破陣進入島內,這項交易就等於完成了一半。」   「這麼容易?」美男。夔魅。   不理會美男的廢話,光頭男繼續說:「此時她必定在掌天樓內閉關,掌天 樓就在島央,並不難找。而『那東西』就在她身上或者附近,把『那東西』拿 出來交給我,噬魂大法就是你的。」   「嗯嗯嗯……」美男連連點頭,不過:「就這樣?」   「就這樣。」光頭。面無表情。   「果然輕鬆寫意啊……」美男。   光頭男伸手從懷裡取出一顆丹葯,遞了過去。   「?」美男,或者說,夔魅。   「那是噬元丹,吃下去,我們的交易便正式有效。」   美男笑笑,他問:「這算是提防我嗎?」   「你要這麼解釋也可以,只有在對等的條件下,才會是公平的交易。」瘦 光頭說。   「有道理,是我也會這麼做。」美男笑問:「解葯也一定只有你有,對吧 ?」   光頭以另一種方式回答:「放心,只要你將『圖上』那東西交給我,解葯 和噬魂大法的秘笈自然奉上。」   「理解。」美男面帶微笑,也從懷中摸出一顆丹葯,拋給了光頭男,說: 「你也吃一顆吧,這是交易不是嗎?呵呵。」   看著手中的莫名丹葯,光頭男有些遲疑,不過隨即說道:「一起吃。」   「一起吃。」美男笑笑。   兩人同時吃下各自手中的丹葯。   一個面色凝重。   一個面帶微笑。   一步邁出,美男拔空而起、踏虛掠去!   轉眼,他的背影消失在帶著鹹味的濃霧之中。   而海面之上,頭頂無毛的青影迎著鹹鹹的海風漠然佇立,看著美男離去的 方向,自語:「夔魅,如果你妄想獨吞,噬元丹的毒效會讓你乖乖交出『那東 西』。」   迷霧中,夔魅飄然而立。   「將整座島嶼隱藏起來嗎?」   懸浮在漆黑如墨的海上,腳底下是層層疊疊的激浪,雖然眼前空無一物, 可夔魅知道,那些不斷因為碰撞而激起的浪花代表什麼。   「由七個方位共同結成的吧?果然是有點門道,難怪邙山那老傢伙破不了 。」夔魅充滿自信:「可惜在下多才多藝啊,呵呵。」   話畢,妖異的華光自夔魅體內乍放,旋即迅速收斂。   再看時,夔魅的五官已經消失,替而代之的是五彩絢爛的電弧緩緩爬梭其 上,而他的身影,正逐漸隱沒。   隱沒在法陣之中的那片天空。   宛若鬼魅,無聲穿越了結界。   掌天樓。   高聳拔天,樓如其名。   以威嚴雄武之姿傲立於島央的位置,週圍是一片耐寒的蒼松林立。   三三兩兩的夜巡女衛遍佈在掌天樓四周,方圓一里內,幾乎把整座樓閣防 的滴水不漏。   黯淡的月無聲掛在天邊,夔魅的影子輕輕沾落在老松稀疏的針葉之上,微 笑。   「南海紅樓真是春光無限的地方啊,呵呵呵……」居高臨下,夔魅修長的 手指在空中虛點:「三十八組一百一十四人,最弱的也有武王四段,真是不簡 單,這種陣容,只怕五大帝國裡也只有邙山那傢伙的噬魂宗能比了吧?呵呵, 大宗門就是不一樣……只不過,讓這麼美麗可愛的姑娘們舞刀弄槍的,實在是 ……太糟蹋了呢。」   樓閣內。   樓主閉關的密室外。   一位脫世絕塵的冷艷女子盤膝而坐,美目輕闔。   一名雙手環胸,身形玲瓏的甜美女孩輕倚牆邊,旁邊是一把比她還要高出 一顆頭的銀槍斜靠。   「好無聊喔。」甜美的女孩忍不住抱怨,對象是坐在密室門外的冷艷女子。   盤膝而坐的女子恍若未聞。   見無人搭理,甜美女孩小嘴微噘,靈動的眼珠子轉了轉,隨即笑問:「二 姐,你說大姐這一次還能不能再掌輪啊?」   閉目靜坐的美女沒有張開眼,只是語氣平和的說:「當然可以。」   好像知道她口中的二姐一定會這麼回答,甜美女孩嘻嘻一笑,又說:「但 是金銀雙影那兩個老頭這麼厲害,上一回要不是邙山老怪忽然助手大姐,時輪 早讓金影那老鬼奪去了。」   盤膝而坐的冷艷女子不置可否,她沉默了半晌,說道:「據大姐所說,時 輪能夠控制時間的脈動,這一百年裡,我相信大姐一定已經參透了時輪的使用 方法,金影再強,也是一百年前的往事,我相信大姐的實力必定已經超越了金 影。」      隱於樹梢之上的夔魅。   在一陣毫無意義的感嘆之後,夔魅準備開始他的夜襲。   誰知剛要動身,忽聞一聲高亢尖銳的啼叫驚破重夜,後方同時勁風撲落!   夔魅心頭一凜,想都不想,立即勁灌於足、拔身縱出!   終以毫厘之差避開了來自後方的倏然攻擊!   「戰寵?」夔魅。   一個優雅的側翻,十丈外,高拔的蒼松之頂。   腳尖甫落,一百一十四發不同力道的氣勁如流星般從四面八方啣尾殺到!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眨眼,過程只有半秒。   夔魅方才的落腳處,連同那棵挺拔的老松一起被爆成粉沫碎渣!   爆散的的餘勁化為一團沖天而起的巨大蘑菇雲,炙流蛇竄,將周圍數十米 見方的松林焠燒成團,火光燦燦撩動,恍若白晝。   「在那裡!」   巡衛隊長高喊,手中長戟向天一揮,兇猛的戟形勁光遙摜蒼穹,筆直的朝 半空中躍動的夔魅轟殺而去!   聞聲,眾女衛原本還在追覓入侵者的一雙雙美目頓時有了目標。   隨著女衛們一聲聲的嬌叱劃破黑夜,燦爛而高速的戰鬥終於在掌天樓外爆 發開來!   一時間刀氣劍芒橫掃縱嘯,在夜空中譜織成一張龐大而綿密的交錯火網, 不留餘隙的攻擊,硬是將東閃西躲的夔魅強壓下地!   「結陣!」巡衛隊長高喝,三十八組人馬迅速成圓向內縮攏!   夔魅的武功雖然高絕,但雙拳難敵四手,況且眼前又何止四手?而且凡是 戰陣,都能倍數提升陣中之人的各項數值,不管是攻擊還是防禦,都已經不能 以個人的修為來衡量,否則就是最愚蠢的自殺行為!   此時夔魅身陷戰陣之中,雖然暫無破陣之法,不過以他之智慧,只要給他 足夠的時間,要破陣並非難事,況且,天下之間,能真正困住他的陣法恐怕也 是屈指可數。   「美女們有話好說啊!」揚袖,夔魅震開迎面擊來的掌氣!   被盪開的掌氣從夔魅右側倒瀉而去,巧妙的驅退了湧上前來的一組三人。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