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四十八章 紅樓之變(上)。

達人殿堂

 
    

  第四十八章 紅樓之變(上)   手提邪龍步步踏前的孟青兒,忽然嬌叱一聲,腳底猛然發勁,足下頓時塊狀 崩裂,塵沙揚起的同時,孟青兒已經消失原地!   槍隨影動,一道銀光裂空閃落,讓得夔魅眼瞳陡然凝縮,尚不及反應,一股 龐大的邪力便已撲天蓋地壓將下來。   知道邪龍之力不容小覷,夔魅雖然不懼,但也犯不著和它硬碰,是以立即抽 身後退,同時以手為刃,向前連續虛劃,幾道刀氣從指間迸發,隨著掌刃的軌跡 ,向著當頭閃落的銀光迎了上去!   轟轟轟——   轟然數響,半空中刀氣連翻撞擊,邪龍之威終是讓夔魅揮出的數道刀氣所緩 解而頹然劈落,地面登時被轟出一道長痕,但本該是目標的夔魅,卻是安然無恙。   然而攻擊並未就此停歇,孟青兒見一擊沒得手,眼眸微瞇,不讓闖島者有喘 息之機,她嬌喝一聲,手中邪龍輪掃便是搶攻而出!   面對孟青兒的猛攻,夔魅一時被攻的左支右拙,手忙腳亂了起來。他心中嘖 嘖:「女人發起飆來果然很可怕啊,邙山那老鬼竟然說這不算什麼,還好本人實 力堅強,要換個人,還不葬在這?難怪他老鬼不自己來,真的是死道友不死貧道 ……」思忖間,兩人又過了數十招。   半空中殘影閃動,看得一眾女衛目瞪口呆,要知道如此快絕的頂峰戰鬥可不 是想看就能看到的。   「隊長,那人感覺好強,孟執令不會輸給他吧?」一名武皇女衛擔憂道。   牧鐵心聞言,心裡也是揪著,有別於女衛的「感覺」,以她八段武君的境界 ,自然看得出雙方優劣,她知道,也相信此刻孟青兒自己一定也很清楚,對方顯 然「遊刃有餘」。   但是她不能讓這種負面的情緒動搖眾人的信心,是以斥道:「擔心什麼?此 地有副樓主坐鎮,那人縱然厲害,也不會是副樓主的對手,你們只管做好份內的 事情就好,要是再說這種長他人之志的話,定懲不饒!」但言下之意,卻是不經 意透露了自己的想法。   眾女衛聞言,自是不敢再多言,但稍有心思者,怎會聽不出這話中之意?只 不過心照不宣罷了。   再說孟青兒邪龍輪舞,一身霸氣橫掃八方,掌天樓外的大片松林哪裡經得起 此等神威,只能無奈的化為遍地的斷木殘枝,豎橫在滿目的一片狼籍裡。   可這樣的威勢,在夔魅身上卻是沒起到一丁半點的作用,這讓孟青兒又是氣 憤又是驚異!   氣的是所有的攻擊都讓對方給化解,而驚的,是解封後的自己便是四段武帝 的絕強層次,搭配上遺世神兵「邪龍槍」,竟也奈何不了眼前這名闖島的淫賊!   當然,不得不說,對孟青兒這位從未離開過紅樓島的貫宇樓執令而言,任何 闖島者都是為了滿島粉色而來的淫賊,若不是心懷淫念色膽包天,又豈有哪個人 膽敢私闖這南海禁地?更何況夔魅的臉上沒有五官,一整副就是作賊心虛的主, 是以孟青兒至始至終都將夔魅視為那些,曾幾何時盡皆絕死於島上的「淫賊」。   見招招落空,孟青兒臉色鐵青,邪龍掄動間,恨恨的叫道:「你跑啊,你再 跑啊,就會跑,沒見過像你這麼沒用只會東跑西躲的男人!有膽的接我一槍啊!」   看孟青兒一副「跟你沒完」的氣憤模樣,夔魅笑了,心想:「這個貫宇樓的 美女執令實在太可愛了,哈哈!」   迴身一旋,夔魅以四兩撥千金之勢,再次避開了孟青兒突刺而來的猛烈槍勁 ,身形隨即向後飄開,說道:「咱們還是別打了吧,這麼打下去沒完沒了啊…… 給在下一個方便,皆大歡喜不是?」   方便?   夔魅這幾句話說得並不大聲,但在場者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一個個都聽的清 清楚楚,臉上表情盡是難以言喻的古怪,而孟青兒更是美目一怔,剛提起的邪龍 槍硬是僵在了半空,心裡只有一個想法:「有病!這個沒頭沒臉的傢伙肯定是犯 了神經病的淫賊!」   然孟青兒心裡這麼一想,就更是惱怒了!   自己堂堂一個執令,竟然打不過一個神經病!   這樣的打擊已經超越了打擊這個名詞所詮釋的定義,完全就是恥辱啊!難怪 孟青兒氣得頭頂生煙,忍不住頓足尖叫,尖叫,再尖叫!   她真的氣炸了。   孟青兒突來的尖叫聲讓每個人都呆住了,夔魅也呆住了。   當尖叫終於停止時,孟青兒邪龍一抬,指向夔魅,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般, 咬牙道:「淫賊!你敢不敢跟我打賭?」   打賭?夔魅好奇地問:「小青兒想賭什麼呢?」   「不準叫我小青兒!」孟青兒又一次歇斯底里的尖叫,粉拳緊握。   孟青兒跳腳的模樣實在讓夔魅大覺有趣,反而更想捉弄於她,連連說了好幾 句「好好好,不叫,不叫,不叫。」然後才嘻問道:「那小青兒究竟想和在下賭 什麼呢?」   「啊————氣死我了!」面對夔魅連番的戲弄,孟青兒氣急敗壞的將邪龍 向地一拄,地層登時蛛網四裂,好在這一下並非蘊含內元,否則只怕不僅如此。   她閉上眼將激動的心緒緩了緩,這才說道:「就賭你不敢接下我的全力一擊 !」   聞言,夔魅失笑:「所以在下若敢接下小青兒的全力一擊便是贏了,如若不 敢,就算是輸了,是這樣嗎?」   「不錯!」孟青兒幾乎咬碎銀牙,恨恨地道:「誰輸了誰就自絕於此!」   聽到「自絕」二字,夔魅不禁佩服起孟青兒的豪氣,心知她定是因久攻未果 而感到受辱,所以打算給自己來一個「摔碗砸鍋」的玉石俱焚。   想到此,夔魅在心裡連連搖頭,這樣的美人要是死了,豈不可惜?他可沒想 過自己要為了「拿東西」而令一個美人死絕當場,不管是自殺還是他殺,都是讓 夔魅很難接受的。   不過從交手到現在,聰明如夔魅,自也對孟青兒的個性有著基本的了解,他 知道以這妮子的性格,定是重信守諾,那麼何不藉此將條件改過,讓彼此都有個 好台階下,豈不美哉?   夔魅清了清喉嚨,臉上七彩流光不時變換,微笑說道:「輸了就自絕,這樣 實在沒有什麼新意,這樣吧,既要賭,那就應該賭大一點,咱們誰要輸了,就得 聽從對方的指示做一件事,而且不能有任何異議,當然了,也包括將命留下,妳 看如何?是不是刺激多了?呵呵。」   這樣的勝負代價,確實比起只是當場自絕要來的大上許多,孟青兒柳眉微蹙 ,雖然知道萬一敗了,對方可是能夠對自己予取予求,而自己卻完全不得違背, 但打賭一事是自己提出來的,實在也想不出有什麼拒絕的理由,是以也只能咬著 牙關點頭哼道:「怕你這淫賊不成?就別我手中長槍頂在你心口時,有人卻要反 悔了!」   「呵呵,小青兒儘管放心,在下對女人一向是很守信諾的。」夔魅笑道,但 言下之意是對男人的話就未必了。   冷悙一聲,孟青兒不再和夔魅多說,體內元力快速運轉,霎時四周一股無形 壓力驟降,逼得戰圈之外眾女衛節節後退。腳一沉,飽提全身的澎湃內勁頓時自 腳下溢出,土石為基的地面禁不住如此龐大地壓力,驟然崩裂,此番情景,讓見 者無不駭然。   面對內元急昇極限的孟青兒,夔魅臉上的表情雖讓七彩流光所掩,但隱藏在 背後的真實面孔,卻是帶著略顯訝異的神色。   片刻間,孟青兒的內元已經提升到最大極限,渾身上下充瀑著絕強氣息,陣 陣的內元波動竟讓方圓十丈裡的土石松木盡皆粉碎,威力之鉅不容置疑!   孟青兒高喝一聲,磅礡的氣勁隨之八方擴散,她大步一縱,手執邪龍流星旋 貫而出,身形疾旋有如龍捲,所過之處地崩土解,槍尖對準的是闖島者——夔魅!   眼看孟青兒手執邪龍撲刺而來,夔魅素手一翻,一口血紅長刀竟現手中,四 尺刀身紅光燦閃,恰與孟青兒手中黑氣盤附的邪龍槍形成強烈對比!   不料夔魅竟有此奇兵,身在半空地孟青兒心中不免訝異,但槍出無回,雷霆 之勢更不容轉圜,他厲叱一聲,已臻極限的元力再催半分,一聲「死來!」奏響 死亡,更燃燒了紅樓第一戰狂的好戰之血!   孟青兒手執邪龍從天旋刺而下,勢若雷霆,疾風如電——   噹!   「!」孟青兒杏目圓睜!   她不敢相信,更難以相信自己全力的一擊,竟讓……   轟——     兩兵交接,便如兩股巨力的強烈碰撞,攝人心脾的恐怖氣浪漣漪擴開!   所過處,木折石飛、地陷三分!   圍觀眾人只聞震霄之響沖天驚爆,隨即,無形的壓力驟然撲面而至,修為較 低者,立時血噴七孔,昏厥過去!   於此同時,孟青兒催至極限的勁力猛然爆炸,全數自邪龍槍尖奔瀉而出!   龐大的內勁巨力,宛如雷霆般,從夔魅手中那口血紅之刀透入其身,只是眨 眼,便已全數瀉入夔魅全身經脈!   「淫賊,你完了!」用盡力量的孟青兒見一擊得逞,忍不住笑道。   「哈,是嗎?」   面對孟青兒的至強一擊,夔魅不露驚惶之像,反倒不慌不燥,似是遊刃有餘 ,他猛一提氣,氣海之中竟生一股浩瀚如濤的內元,瞬間便將孟青兒傾注而入的 絕強勁力完全包覆,接著他心念瞬動,右腳向地一沉,孟青兒那股雷霆萬鈞地恐 怖勁力竟然全數自腳掌下卸入地面!   龐然如巨獸般的內勁哪裡是一般土層能夠抵禦的,登時便在夔魅身後崩碎出 一條,又寬又深的裂壑!   「……」孟青兒有些失神。她不敢相信普天之下,竟然有人能夠將她融合了 邪龍槍之力所發出的攻擊,如此輕鬆化解,這樣的實力該要達到什麼樣的境界才 能辦到?即使自己只將邪龍槍融煉不足五成,但……   想到這裡,饒是孟青兒如何不服輸,也完全被夔魅所展現出的實力所震攝。   「呵呵。」夔魅將血刀一震,內元早已耗罄的孟青兒頓時被震得踉蹌倒退, 「在下這樣算不算贏了呢?」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