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四十九章 紅樓之變(中)。

達人殿堂

 
    

  第四十九章 紅樓之變(中)   夔魅這一震,自然是非常憐香惜玉的了,血刀反轉間,已經收得無影無蹤。   孟青兒除了樣子狼狽了一點以外,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這是讓所有人都始 料未及的,但更讓人意外的是這個毫髮無傷的人,卻是這一場比鬥下的失敗者。   面對含笑而立的夔魅,孟青兒顫抖著身軀,那是憤恨與屈辱,雖不願意承認 ,但她深知眼前這個讓七彩弧光掩去臉面的人,實力遠遠在自己之上,而自己之 所以毫髮無傷,完全是對方的手下留情,否則現在的自己,恐怕早已是一具冰冷 的屍體了。   想到此,即使覺得尊嚴受辱,但以孟青兒之心性,既為比賭,就絕對不可能 反悔,她稍稍調息了體內幾乎在方才那一擊下耗罄的內元後,咬著牙,低頭道: 「我……我輸了,殺了我吧!」   此言一出,戰圈之外的女衛們紛紛緊張了起來,連牧鐵心也緊握銀槍,做好 隨時馳援孟青兒的準備!   雖然願賭就應該要服輸,但對方闖島在先,本就該誅,在牧鐵心看來,這場 賭局根本毫無意義,只是稱了對方的心罷了。但自己只是一個巡衛隊長,怎可能 改變執令的決定,更別說這個執令還是最好勇鬥勝的孟青兒。   但儘管不能改變賭局的進行,牧鐵心也從沒打算遵守賭約,所以孟青兒贏了 固然好,對方自盡;然孟青兒若輸了,那便是傾全力保護孟青兒,即使背上違背 信約的臭名也在所不惜!   不過牧鐵心太不了解夔魅了,因為他從來也沒想過要殺孟青兒,對他來說, 這麼漂亮的女孩要是死了,實在是非常暴殄天物的事情,所以,怎麼可能呢?   只見夔魅將手扠腰,搖了搖頭,微笑道:「咱們的賭約可不是這樣子的喔 ,呵呵。」   輕挑的語氣讓原本無奇的用詞,產生了讓人異想連連的漣漪。夔魅的一句 無心話,卻是勾起了牧鐵心與眾女衛心中無限的旖旎。一個個臉上都不禁露出 片片紅暈的色彩,就別提當事人孟青兒更是羞怒之極!   但賭約在前,饒是她羞憤的想咬舌自盡,還是強忍了下來,纖手緊緊握著 邪龍槍拄地而立,卻是沒有半點逃避和反悔的意思,其性子之烈,不言而喻。   似是猜到眾女的想法,夔魅無奈的笑道:「諸位別用那種眼神啊,在下連 個字都還沒說呢……」   「哼!淫賊!想我做什麼就說吧,少在那裡惺惺作態,看了更讓人覺得噁 心!我孟青兒既然敢賭,就沒怕過輸!」   倔啊!夔魅在心中暗暗讚許。眼下看來,不管自己提出什麼要求,孟青兒 一定都會照辦。只是問題在於做完之後的結果,恐怕都不會太好吧?尤其自己 要是真提出什麼輕薄於她的過分要求,又或要她去行啥大逆之事,例如把紅樓 樓主幹掉這種只有蠢蛋才會提出的事情,即便她真依約把事給辦了,不管成功 與否,相信以孟青兒性子之烈,之執拗,事後也會以死謝罪或者說,以死明志 吧?   搖了搖頭,夔魅不想在往下想,如此踐踏一位絕世美人的事兒,他夔魅還 真做不太來,只得在心裡搖頭苦笑。   不過現下裡的氣氛委實不太理想啊,說什麼話都不太合適,況且自己這闖 島者的身份也不好多說什麼,說得越多,錯的就越多,還是趕緊把「那東西」 拿到手,然後速速離開方是上策。想到這裡,夔魅微微將頭一側,目光凝在遠 處重雲的深處,夔魅不解,他明明感覺到那雲深處有著四股絲毫不亞於孟青兒 的氣息,其中更有一股氣息讓他不得不留心,但……   四股氣息全都懸停在三里外的天空中,是誰?不難猜到,而夔魅也大抵知 道來者身份,但讓夔魅皺眉的疑惑是這些人……她們,是在觀望嗎?      「難道紅樓內部有矛盾?」夔魅笑了,這可是一則非常有趣的八卦呀,不 過這事不必道破,對夔魅而言,當個知情的旁觀者更加有趣。   收回目光,夔魅輕輕搖了搖頭,正聲道:「我說啊,我的小美人、小青兒 。你真不用這麼激動,其實。不過就是一個賭約不是?在下知道分寸的,咱們 這是切磋,又不是仇人非得拼個你死我活……」   「哼,貓哭耗子!」孟青兒冷笑,她可不信一個貪圖美色的闖島者能提出 什麼像樣的要求。   牧鐵心也不信,早早便領著麾下殘存的女衛們將孟青兒團護在了中央,就 怕眼前這沒頭沒臉的闖島淫賊突然暴起下流的手段。   看了這陣仗,夔魅還真有點哭笑不得,心中哈哈一笑,「罷了,正事要緊 ,那四個在三里外觀望的美人也不曉得會不會突然出手介入,這女人間的矛盾 還真不好猜著,一個沒弄好,可就五個打一個了,就算扣掉小青兒不算,那四 個湊起來怕也不是好惹的主……」   夔魅看了一眼孟青兒身後的掌天樓,說道:「那個,小青兒,在下就一個 要求,妳一定辦得到,也一定不羞人,唉,總之絕對不是什麼壞思想,在下雖 然不方便以真面目相見,但把『君子』這兩字往在下身上套,絕對不會辱沒這 兩個字,小青兒可要信得在下。」   「那麼多廢話,你勝了就勝了,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我孟青兒願賭服輸, 就是你真想要羞辱於我,我也眉頭不皺一下,大不了履約之後我……」   「別,別別別,妳,小青兒別那麼衝動啊,在下君子啊,啊?你明白不明 白?吶,妳就和妳的,呃,就就,就這群小美人同伴在這,哪兒也別去,什麼 也別做,行吧?在下的要求就這麼簡單,嗯?不丟人吧?夠君子吧?」   「你什麼意思?我孟青兒輸不起嗎?你提這個要求是瞧不起我嗎?」孟青 兒憤然道。雖然夔魅的條件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兒,但孟青兒現在氣正火著, 什麼話也都往壞裡想。   夔魅啞口,下巴差點就要碰到了地,這女人……真、真是高深莫測啊……   「呃——不是,我,在下的意思,不對,在下真沒那意思,從一開始在下 就打算提這要求,絕對絕對沒有別的壞意思,妳、妳妳妳明白嗎?啊?妳…… 妳明白,吧?」夔魅心裡發苦啊,想他才高八斗,人帥金多,武功又高,偏偏 為了那什麼「噬魂大法」的秘笈在這裡吃這啞巴虧,還莫名其妙套了一個淫賊 的名,悶啊!   牧鐵心見夔魅說的真誠,退到孟青兒身側,在耳邊低聲道:「七執令,屬 下看這廝不像在說謊,要不,要不就如他意,掌天樓有副樓主在,料想這淫賊 進了樓也沒他好果子吃……」   孟青兒略一沉吟,心想:「沒錯,呵,以二姐的實力,這個可惡的淫賊就 是沒死也要被打殘,看他到時候還怎麼囂張!」   在心中計較了一番後,孟青兒完全採納了牧鐵心的建議,說道:「好,願 賭服輸,我就在這兒看著,看你怎麼死!」   「呵呵,那在下就先謝過了,小青兒與諸位美人,嗯,就先在這裡暫候吧 !在下去去就來,去去就來……」說罷,夔魅身形一閃,就像一陣清風拂過, 所有人都沒看清楚,女衛們沒看清楚,牧鐵心沒看清楚,就連開封之後,實力 在武帝四段的孟青兒,也沒看清楚——夔魅,消失了。   在場沒有一個不愣眼,全都傻了,心裡盡是一個想法:「這種身法……要 是他打一開始就施展的話,那還有我們這些人的戲嗎?有帶這麼玩人的嗎?」 孟青兒更是咬牙切齒,眼淚竟然不爭氣的盈滿了起來,剛才夔魅所施展的絕速 身法,讓自尊心極強的她覺得被人拿當猴耍……雖然她完全誤解了,雖然夔魅 全然沒有這個意思。   那夔魅為何卻突然這麼做呢?   因為至始至終,夔魅都知道,他真正的對手,是樓內那位擁有絕強氣息, 卻是隱而不發的高手,要不拿出點真本事的話,那還不吃大虧?      「來吧,裡頭的美人,雖然妳極力隱藏,但在下依舊能感覺到妳的氣息, 所以,出招吧!」話畢,身在半空的夔魅全速疾掠,眨眼已經身在掌天樓頂的 校閱台外,就差一步,便能親身踏入掌天樓頂!   忽地一聲勾弦之音自校閱台內擴盪而出,穿破寂靜、劃過重夜,雖只一個 音節,雖然只有一聲忽來之音,卻是讓得整片漆黑的天幕都為之震動。   單一的音節盪空而來,夔魅正極速掠前,全然猝不及防,迎頭就給撞了上 去!   說來只是幾個字簡單,現場卻是半點也不容易啊!   兩相對撞的情景及力度,用李文才的話來說,那就像兩列以極速600公 里行駛的超快速磁浮列車,在過道上正面對撞那樣激烈和精采,那還別說當事 人夔魅了,就是掌天樓下那些女孩兒們看了都揪心啊!那該有多硬的頭才頂的 住你說。   大意了,真正大意了,完全沒料想到對手竟然是個以琴為器的高手,夔魅 這虧吃的可冤了,他全速前衝的力度是肉眼幾無可辨的,試想,就連孟青兒那 樣的高手都沒能看清了,那速度還有啥好挑剔的?可冤的偏偏就是這速度啊!   這回當真是七暈八素了,夔魅整個人倒飛出去,臉上的七彩流光竟然同時 潰散,露出了廬山真面目!   不過,好在夔魅這倒飛出去的速度完完全全不亞於他衝進去的速度,是以 圍觀眾女,誰也沒瞧清楚夔魅的五官。   暈眩過後,感覺到自己露臉了,夔魅趕緊內元一催,俊俏的臉龐立馬換了 一張。在暴退了數十多丈後,夔魅穩住了身形,此時眾人再一細看,不由得紛 紛驚呼出了聲,就連掌天樓頂的校閱台裡,竟也傳出一聲細不可聞的聲音,驚 呼道:「竟然是他!」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