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二章 時輪易主(下)。

達人殿堂

 
    

  第五十二章 時輪易主(下)   夜冷風急,潮浪濤湧。海面上,紅樓狀似孤島,靜謐而驕傲,如蛟龍蟠踞, 星移物換,千年一日。   然而今夜開始,是註定的改變。   白霧迷茫的海面上,邙山魔聖焦急等待,不是質疑夔魅之能,而是不願節外 生枝。   此時重雲環空敝月不見半點星光,夜霧中更是難辨東西。半空中邙山魔聖裹 霧凜立,忽見數道光影自紅樓島內破霧掠出,遙射飛來!他心頭一掐,知道事蹟 定然敗露,本想立即遠撤,卻心繫「時輪」下落,無奈下只得咬牙靜待。   少時遠處音爆隆隆,第一道身影快若疾電,只一個照面,便與自己錯身而過 ,四目相接一瞬,來人莫不是夔魅斷還有誰?   不及開口,邙山魔聖回頭望去,卻驚見後方三道曼妙纖影已經緊咬而來,他 思路電轉間,立即踏空朝夔魅方向追去,心中怒道:「好你個夔魅,讓你將時輪 暗中偷出,你卻將紅樓那班娘皮子引了全,要是讓她們瞧見了本座,這事豈能善 了!可惡啊!」思忖間身形又掠出了一大段,終於堪堪追上海上疾馳的夔魅。   夔魅回頭見邙山魔聖追來,笑道:「老怪物手腳挺利索啊,莫叫幾個美娘子 追上了,哈哈!」   邙山魔聖緊跟後頭,怒道:「你個渾球!不是讓你別驚動那些個娘皮子嗎? 怎生弄成這般?還有,東西到手了嗎?」   夔魅笑笑,回首道:「老怪物你這麼說就不對了,這不是你把在下往火裡推 麼?那些個美娘子,哪裡是易與之輩?你偏說不是威脅,卻不知因你戲言,險將 在下全副交代了,現在問罪而來,似乎不夠厚道啊。」   邙山魔聖低哼一聲:「廢話少說,先將東西交予我,你把那幾個娘皮子引開 ,『噬元丹』的解藥明日老地方……」   「慢!」沒等邙山魔聖把話說完,夔魅搖頭笑道:「這和咱當初說的不一樣 啊,依在下見,咱們還是銀貨兩訖的好,要不這賣命的活,誰還肯幹是麼?」   這話說的在理,邙山魔聖縱使氣憤,卻一時接不了口。但夜長夢多,東西只 有握在自己手中才是真,遂說道:「此去向北,越過邊境之城便是無盡樹海,你 我便在那裡把這事完了。只稍進了樹海之內,我料那班娘皮子一時半刻也沒法追 上,如何?」   夔魅速度不減,歪頭一想也是有理,遂點頭應好,然俊美的臉上卻帶著一彎 邪魅似地笑,只是黑雲遮月,無人覺察。   說話間,急急飛躍的兩人,轉眼已至邊境之城上空。   城域雖廣,然而夔魅兩人飛掠如星,極速飛馳下,在不間斷的音爆隆聲中, 停留不過一瞬。再說此時夜深,除開夜集裡四方遊歷的武家及傭兵團,下方城民 基本皆已入睡,是以眾人也只聞遠方音爆轟隆,心中覺怪,方才抬頭,原本尚遠 的隆隆音爆竟爾當頭炸落,轟然一聲響,眾人只覺眼前一黑,功力稍淺者,頓時 昏厥過去,霎時亂成一片。   然夜集之中,卻非盡是庸俗。   人群裡,一名仙風道骨,身穿銀色寬板道服的老者驀然抬頭。本該是溷濁地 目光陡然如劍,直穿重雲而過,遙向一閃而逝的夔魅二人身影看將過去。他臥蠶 般的雪白長眉頓時一皺,轉頭向身旁的年輕男子說道︰「這股氣息……莫不是邙 山老怪那廝?」   年輕男子雙手藏袖,笑道:「遠遠便聞到那身討人厭地氣息了。」說話者, 鬢髮如霜,一頭銀髮披肩長落,竟如瀑過腰,膚色之皙,容貌之俏,乍一看,諸 盡以為麗。   兩人正交談,遠方忽現三道流星破雲而來,銀袍老者濁目微張,心疑道︰「 那不是行劍樓莫三執令麼?怎地她也來了……」   年輕男子聞言看去,確實滿天暗雲中,行劍樓莫三執令領著其他兩名姊妹, 向著這裡急飛而來。他想到剛才邙山老怪才匆匆而過,不過須臾之間,紅樓莫三 執令便率姊妹而來,心念電轉,忽地心頭暗驚,低忖道:「難道紅樓有變?」隨 即與銀袍老者交換眼神,兩人同時拔空而起!   兩位超絕之姿、霍然之舉,頓時愕倒了周圍數人,更驚煞了滿街武家——其 時而言,能修練至御空飛行者畢竟寥寂可數,即便全城驚倒,也屬該然。   忽見前方兩道身影,行劍樓執令莫唯歆俏臉一沉,本愈發難,卻猛然認出來 者身份,若按輩份,莫唯歆等人本應上前作禮,但見夔魅二人形影見遠,深怕時 輪遺落,再顧不得那些禮數,叫道:「快攔下那廝!時輪在他手上!」   「!」金銀雙影聞聲愕然,兩人對視一眼,同聲驚道:「時輪!」還不及向 莫唯歆細問,三人已化倩姿背影、錯身而過,急追夔魅兩人而去!   突來之變讓銀袍老者白眉緊皺,說道:「好友,你看這事……」   年輕男子輕拈銀色鬢髮,目光凝在邙山老怪消失的方向,半晌才說道:「能 夠驚動行劍樓莫三執令親率而出,此事斷然不假,只不知莫三執令所指何人…… 方才老怪物前頭尚還有一人,而且實力恐怕還在莫三執令之上。老怪物若也在追 擊那人,那麼莫三執令等人便無性命之憂,如若不然……」銀袍老者聞言,抬眉 而待。年輕男子將白皙如玉地修長手指一鬆,原本纏繞其上的雪髮圏捲紛落,說 道:「時輪遭劫,事關重大。咱且跟去瞧看,也好適時地給予紅樓眾家妹子些許 照應,切莫叫夕紅樓日後怨了咱倆,那便有口難言了。」   銀袍老者也覺此舉義氣,捋著垂胸長鬚點頭笑道:「甚好,甚好,還是好友 想得遠。莫三執令等人若要出了差池,日後夕紅樓若知曉你我二人在旁袖手,定 然要問罪你我,而且事關時輪……呵呵,還真不知怎生說好。」   雪髮長腰地年輕男子莞爾一笑,不忘提醒道:「不過一切小心為上,江湖路 險、你我皆知,切莫入了他人之圈套。」說完,兩人眼神交流一瞬,四腳同時踏 虛凌空,身形一閃間,化作兩道金銀光影,逝空而去,看得夜集千百武家瞠目結 舌、呆若木雞,久久忘了言語。   再說夔魅這頭。   亟欲甩掉行劍樓莫唯歆等人追擊的夔魅和邙山魔聖,終於進入了無盡樹海地 界,比肩飛行的邙山魔聖忽地遙指一方,說道:「那裡!」   夔魅瞇眼一瞥,心中似有所覺,笑道:「原來你早有安排。」   對於夔魅的話,邙山魔聖不置可否,心中冷笑:「若無周詳計畫,要取此物 豈是易事,待老夫將東西拿到手,便將你也一併留下,省去他日成為我ㄧ統天下 的障礙!」   不多時,兩人已至指定地點,邙山魔聖率先掠下,夔魅淡然一笑,也跟著掠 入密林之中。方才落地,就聽邙山魔聖說:「此地我已設下了『八方鎖魂陣』, 除我之外,無人知曉生門在哪,紅樓那幾個小娘皮子不來便罷,若要追來,定叫 他們死無葬生之地!」   夔魅聞言笑對:「老怪物心思果然細密,想來那三名美麗的小娘子要遇上大 麻煩了,呵呵……」說著話鋒一轉:「不過……這言下之意,莫不是在下也困在 了這裡麼?」   邙山魔聖忽爾哈哈大笑,沙啞的聲調讓人不禁悚然:「只要你把東西和解藥 交給我,讓我們的交易順利完成,這個八方鎖魂陣就只是對付別人的。」   夔魅點頭笑笑,心裡暗罵邙山老怪竟想過河拆橋,他夔魅可不懼,只不過現 在還不到翻臉的時候,遂順他之意微笑道:「有你老這話,在下便放心了。只不 過咱們說好的噬魂大法你老可也別落了,呵呵,總不能教在下白幹這活是罷。」   這話讓邙山魔聖枯瘦的臉皮抽了抽,面色立時一沉,顯是心中極為不悅,正 要開口,忽感兩股威壓逼至,眨眼之間已經掠入陣中!   他心頭一顫,顯然此事出乎他之意料。原本鐵青的面色竟似閃過一抹惶恐。 畢竟是已經修練到武聖之境的人,氣感之強,超乎尋常。單從剛才那一瞬間的氣 息感應,來者絕非是紅樓那三名小娘皮子,而是更為強大又熟悉的存在!   不及細想,更沒時間向夔魅索取時輪,邙山魔聖立即大喝一聲「起!」八方 鎖魂陣轟然啟動,方圓十里內的空間頓時扭曲變形,眨眼之間,猶如物換星移一 般,陣內一切生物盡皆消失原地,全部被傳送至一個封閉的異度空間之內,對此 ,夔魅心中也是略為吃驚,他算是頭一次見識到噬魂宗的絕殺之陣,訝異同時, 也微微有些擔心,眉宇之間隱隱若現一股憂色,心中暗忖:「沒想到這廝的『八 方鎖魂陣』如此詭譎厲害,看來要脫出此陣得費上大番工夫了……」   思念方止,兩條偉岸超然的金銀光影倏射而至,腳甫接地,極速飛馳的餘勁 登時卸入地層之下,只聞轟然聲響,異度空間之內的無盡黃土頓時崩碎,黃沙風 過後,地形已然崩解丕變。   能造成如此結果的兩人,其功力之雄渾、內勁之湃豐,有明之士皆可想見, 更遑論如夔魅這等出類拔尖地高手?   眼見來人目光不善,夔魅下意識地伸手撫了撫環攜在右手食指上的納戒(儲 存物品用的獨立微型空間戒指),裡頭擺放著的「時輪」還未叫他拿到半分好處 ,卻先讓他陷入兩難之境,心中不禁暗罵叫苦。   一見來人身分,邙山魔聖枯容驚變,還待申辯,就聞清朗聲道:「果是一丘 之貉。」說話者,銀絲如瀑,容顏俏美,正是「金影」道問卿。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