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八章 首會。

達人殿堂

 
    

  第五十八章 首會   「這,這……」老人支唔半天,才忽地想起,偏首怒道:「死丫頭,妳尋師 父開心是麼?」   秦韻擔心師父動了真火,趕緊拉著老人胳膊解釋:「沒有,沒有,韻兒哪裡 敢呀!」   「哼!」老人甩開秦韻,尖銳的音調寒聲道:「適才妳不是說那饜焰翼獅獸 讓安安給打傷了?如果牠有主人,就憑妳這身三腳貓的功夫,妳以為七星翼獅王 的主人容得妳站在這裡和我說話嗎?」說著,將臉湊近秦韻,乜眼問道:「妳該 不是以為師父老了,不中用了罷!」   老人雙目雖然渾濁無光,卻瞧得秦韻背脊瞬寒,趕緊撲通一聲雙膝落地,連 忙搖頭道:「韻兒不敢,真正的不敢,師父是獸宗老祖,萬獸之尊,只消一根指 頭便能震動一方之國,誰也不敢小瞧了您呀。」   原來老人自遭族人背叛與陷害後,性情便變得喜怒無常。久而久之,曲解他 人好意只能算是小事,真正讓人頭疼的卻是時常覺得身邊的人要害他,嚴重時, 甚至直接出手,不問青紅皂白就殺,是以因此而喪命的忠僕不計其數,而如今, 也只剩下洞口那兩名巨漢及秦韻陪伴。   「那妳倒是說說,為何不能將那翼獅王收作己用?」老人濁眼乜斜,冷冷問 來。秦韻沉吟半晌,在心裡想好了說詞,才低聲道︰「師父,牠真有主人的,這 可不是韻兒瞎說來懵您。」   老人一聽,楞了,抬起老眼問︰「真的?」   「真的。」秦韻點頭如搗蒜。   不過老人還是不信,又問︰「他沒為難妳?」   秦韻先是搖頭,後又甜甜笑道︰「師父,他才八歲呢,怎麼為難我呀。」   「什麼?」老人濁目抖瞠,大聲斥道︰「八歲?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死丫 頭又想來懵師父,告訴妳,沒門!」   秦韻筍白的小腳兒在地上一跺,嬌嗔道︰「是真的,他現在就在廳外,師父 要不信,自個瞧去呀。」   這話差點沒讓已經雙腳殘廢的老人「霍然起身」,他幾乎是尖聲叫道︰「妳 ……妳說什麼?妳讓他進來?妳竟然讓七星獸王的主人進來?妳是盼著他把咱們 都滅了麼?」   「師父你冷靜點兒呀!」秦韻實在有些惱了,沒想到她師父怕人陷害,竟到 了這般地步,趕緊輕拍老人痀僂的背脊,溫言道︰「師父,他才八歲而已,怎麼 滅咱們呀?而且他此來是有事求您,不會搗亂的,師父您見見他吧?」        老人緩過一口氣,緊繃的身子這才慢慢鬆下,問道︰「妳說他就在廳外?」   秦韻不敢怠慢,趕緊答道︰「是,現人就在廳外候著。」   老人又問︰「八歲?」   「絕不過十歲。」秦韻道。   老人閉眼略忖,過得片刻才說道︰「好,我倒看看七星獸王的八歲主兒生得 怎般模樣,走!」秦韻聞言欣喜,輕諾一聲,嫻熟的推著老人乘坐的藤木輪椅朝 廳堂行去。只不過輪椅老舊,加上廊上又全是木造,行將起來「咿歪咿歪」的好 生詭異,若不是早已習慣之人,恐怕還以為什麼鬼怪出沒來了。   秦韻推著老人方抵大廳,兩名持斧巨漢便趕緊躬身迎上,正不知所以,就聽 老人低哼一聲,乜眼道︰「你們兩個大飯桶,連外人也給放入,是不是想我老頭 子趕緊死呀?」   兩名巨漢聞言色變,擅自讓外人進入此間可是殺頭之罪,對視了一眼,不由 分說地噗通跪地,置斧叩首道︰「屬下該死,屬下該死!」其實他們直到現在, 還是不明白發生何事,之所以會拉動機括,將石門開啟,全是因小主人秦韻的笛 聲暗號,實在怪不得他們,只不過他們深知老人脾性,此時唯有認錯方能求得一 絲保命機會。   所幸老人只是冷哼,並未真究此事,兩人才暗鬆口氣,但還是伏跪在地,半 點不敢起身,直到聽得小主人秦韻笑道︰「師父原諒你們了,還不趕緊叩謝。」 這才千恩萬謝的叩首起身。   對此,老人並無異議,側首徑問︰「妳說的那人呢?在哪兒呀?」秦韻聞言 道︰「韻兒這就去叫他。」正要邁步,忽聽老人道︰「慢,飛虎,你跟著去。」 他口中飛虎正是左頰帶疤的巨漢,他得令應是,秦韻也沒意見,微勾的唇角抿著 一抹淘氣︰「走吧。」兩人便是前後出堂。   再說凌非於閘口久候未果,索性在岸邊盤膝入定,抓緊時間調養生息,吸收 附近的游離靈氣以滋元功。此法有別聖魔大陸的所有功法,乃是傳自眾神世界裡 的冥思入定法門,可借游離靈氣來修補消耗的內元之力,對神界以外的修道中人 而言,是極為逆天的功法,只不過此法只在神界有,凡人又豈能窺其奧妙。   此時秦韻率人而來,遠遠瞧見,還以為凌非等累了,坐在地上打盹,不覺失 笑,喚道︰「凌非你這大睡豬,這麼快就睡著啦!」   凌非聞聲睜眼,本來還在想,「為什麼她要叫我睡豬?」心思一轉,便立刻 明白過來,也不以為意,微微一笑,起身問道︰「令師同意了?」   「哼,本姑娘出馬,那還有不成?」秦韻將手往腰裡一叉,胸脯一挺,嘴角 掛滿得意。   凌非聞言莞爾,目光越過佳人,見一名宛若泰山,聳立其後的持斧巨漢,不 由問道︰「這位是……」   「是我師父的親從,叫飛虎。」說著轉頭道︰「飛虎,你可別小瞧了人家哦 ,他可是七星獸王的主人。」   飛虎原本還真有些小瞧了眼前這小子,但一聽他是七星獸王的主兒,心頭不 由一驚,方才的輕視頓時去了大半,趕忙躬身道︰「飛虎見過凌公子。」   「凌公子?」秦韻聽了咯咯笑道︰「凌公子這稱呼不錯,滿適合你的,那我 以後便也叫你凌公子好了。」說完又是一陣嬌笑。凌非知她說笑,也不辯駁,他 心繫謝雲無傷勢,其實無心耽擱,便道︰「秦姑娘……」話才出口,便讓秦韻打 斷︰「都跟你說了,要叫我姐姐!」凌非聞言一怔,他當真很難習慣,無奈只得 在心裡微嘆,方才改口道︰「嗯,秦姐姐,我們還是趕緊去見令師罷。」   秦韻冰雪聰明,一聽便知他是心繫潭邊那頭翼獅獸,幸得她也是識趣之人, 索性不再纏夾,笑道︰「好好好,瞧你急得,我看你那翼獅獸朋友八成死不了的 ,你就別窮擔心了。」說完便轉身行去,飛虎則作請凌非入堂,待凌非進入後, 才隨兩人而去。   穿過甬道,一行人來到那間寬敞的石室。凌非跟隨在秦韻身後,前腳才方踏 入裡間,便覺一股靈魂波動「探測」而來。未及思索,體內死神之力自生抗拒, 兩相一碰,那股靈魂波動登時潰不成軍,耳邊同時聽聞悶哼一聲,抬眼望去,卻 見一名老人垂坐輪椅,紅豔豔地血沫自歪斜的嘴巴裡噴出,畫面既突兀又怵目。   凌非聰明絕頂,一看便知老人就是那股靈魂波動的始作俑者,也料想他便是 此間主人,只是萬想不到甫入室,就「弄傷」了人家,心裡著實愧疚。正不知如 何解釋,就見秦韻奔至老人身側,急切道:「師父你……好端端地怎吐血啦!」   老人捲袖抹去嘴上血漬,忙道:「我我,我哪裡吐血了,不許瞎說!」其實 不只秦韻親見,就是立於門口的飛虎與飛熊二人,也都是看得清清楚楚,只是主 人既然說「沒吐血」,那就是沒吐血了,誰也不敢再多說一句,深怕惹禍上身。   秦韻聽老人如是說,精緻白皙的小臉兒也是微微一怔,眨了眨美眸,半晌才 訥訥道:「哦,哦……那……師父,這位,這位就是韻兒跟你說的,七星獸王的 主人,叫凌非。」說著,秦韻微側粉頸,對凌非以氣聲喚道:「哎,過來呀!」   被佳人一提醒,凌非趕緊上前拱手,道:「晚輩凌非,見過前輩,冒昧之處 ,望請見諒。」他這番話說得甚是客氣,完全是看在「徐韻」的份兒上,否則以 他死神縱橫寰宇,數萬萬年的根基與見識,誰又能當他前輩?誰配?   老人濁目灰灰濛濛,在凌非身上仔細打量片刻,才暗緩體內翻湧的真氣,擺 袖問道:「你當真八歲?」其實他並不是懷疑,或者說,他本來懷疑,但剛才被 靈識反震,弄得氣血翻湧,就是不信也信了。此際問來,只不過是人之本性。   凌非不明白老人為何這麼問,轉頭去看秦韻,卻見秦韻連使眼色,頓即會意 ,抱拳道:「確是八歲。」   老人聞言,頓時虛軟無力,向後一癱,兩眼望著虛空出神,過得半晌,才忽 地拍扶放聲笑道:「見鬼,見鬼了啊,哈哈哈哈!」眾人第一回見老人如此,全 都怔在當場,不知所措,更不知他何以如此。便在狐疑間,卻聽老人說道:「老 夫原以為我這丫頭,那已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役獸使,沒想到今天竟然出了 一個比她還……還……哈哈哈哈,小子,你該不是妖孽吧?哈哈哈哈!」   對於老人的失態,秦韻不由蹙眉道:「師父!你怎麼這般說話呀!」可老人 卻像是讓人點了笑穴,竟一發不可收拾。眾人正束手無策,卻聽凌非不緊不徐地 說道:「前輩,這其中可能有些誤會,在下並非是什麼役獸使,只不過是一介武 人罷了。」凌非本欲澄清,誰想話都還沒說完,卻已引得老人捧腹更笑,簡直到 了拍案叫絕的地步,幸得他雙腿殘疾,否則恐怕會真應了「手舞足蹈」這句話。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