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五十九章 他是我兄弟。

達人殿堂

 
    

  第五十九章 他是我兄弟   諾大的石室內,只剩下老人詭異尖銳的笑聲久久迴盪。驀然,老人似是想起 什麼,笑聲嘎止,臉上肌肉一繃,怪叫一聲道︰「什麼!你不是役獸使?」險些 沒從輪椅上跌下來,兩隻氾黃老眼瞪得極大。   凌非本就想解釋自己根本不是那什麼役獸使,一切都是讓人給硬加上去的, 聽老人問來,便搖頭說道︰「我不知道那役獸使與我究竟有幾分相似,但我確實 不是役獸使,這個名詞,我也是今日首聞。」   老人聽得是瞠目結舌,半晌說不出一個字來。然而現場卻不僅只他如此,連 飛虎、飛熊兩人,也盡都愕然。唯有秦韻老神在在,抱胸婷立。此事她早聽凌非 說過,是以此際見眾人臉上表情錯愕,不覺失笑。   老人聞聲,倏然轉頭,咬牙道︰「好呀,妳這死丫頭,原來妳早就知道他不 是役獸使!」   秦韻聞言一凜,忽覺適才不慎失笑,竟是讓師父誤會自己成心看他笑話,趕 緊雙膝跪地,眨著水汪汪的大眼,解釋道︰「師父息怒,韻兒哪裡敢瞞您呀,至 始至終,韻兒都不曾說過他是役獸使呀……」   老人一聽,心思飛轉,甫一想,好像確實如此,但剛才之舉,已教他面上無 光,此事豈能就此揭過?哼了一聲,又問︰「那……那妳怎道他是七星翼獅王的 主兒?存心教妳師父在眾人面前難看麼?」這話也確實有著諸多漏洞,畢竟當今 之世,若非是靈魂無比強大的役獸使,尋常人等,又如何能在八歲之齡,駕馭那 七星獸王?是以秦韻一番話,的確是引人遐想了。   秦韻跪在一邊,頻頻搖頭道︰「師父您別生氣呀,這事都怪韻兒,是韻兒粗 心沒把話說清,全不干師父的事呀。」   老人冷哼一聲,斜睨秦韻︰「的確是該怪妳……」話聲方落,凌非便感覺室 內氣流隱隱紊動,深怕眼前這老人真要責罰秦韻,忙上前拱手︰「前輩……」誰 知話沒說完,便讓老人打斷,他倏然扭頭,稀疏的白眉斜挑︰「小子,我還沒來 問你,你倒是先湊上來……」凌非聞言一凜,額上劍眉微蹙,死神之力險些自靈 識之中爆發出來,好在凌非壓抑得快,才沒讓此間石室籠罩在死神空間之內,否 則便不知如何收場了。   老人似乎沒有察覺這只在須臾間的微妙變化,續道︰「你既然不是役獸使, 憑你九段武師的實力,又是如何降服七星翼獅王?桀桀……諒你靈魂再強,沒有 相應的實力支持,甭說要降那七星翼獅王,只怕隨便一頭五星魔獸也能要了你的 小命,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是說……外頭根本就沒有什麼七星翼獅王,全是你們兩個小混蛋謅來尋 老頭子開心的?」秦韻一聽急了,趕忙道︰「真有七星翼獅王的,師父……韻兒 絕沒有騙您呀!」其實秦韻也不知道凌非是如何降服七星翼獅王,自然也回答不 出來,只能眼巴巴望著凌非,期待他能說出什麼道理來。   只見凌非皺眉道︰「他是我的朋友,我為何要收服牠?」   這話說來平淡,卻是讓全場鴉雀無聲。   老人似乎不相信自己聽到什麼,下意識轉頭,啞著聲問:「丫頭,他剛說啥 來著?」秦韻聽問,不敢稍有怠慢,起身答道:「回師父話,他……」說著美眸 瞟向凌非,頓了一頓才道:「他說,他說那翼獅王是……是他朋友。」   老人一聽,表情甚為古怪,也不知是惱是喜,皺著疏眉沉吟片刻,這才半信 半疑道:「小娃兒,你說那翼獅王是你朋友?」   「是。」凌非回答。   老人又問:「如何證明?」   這個問題讓凌非劍眉一蹙,卻是並未回話。只是心中極為不悅︰「我與雲無 間之情誼,何須爾等認可?」若非是看「徐韻」托世的秦韻面子,以死神之心性 ,恐怕死亡的窒人之氣早已降臨。   見凌非默然無語,老人嘴角一勾,冷笑道:「怎麼?小娃兒不能證明了是麼 ?既然不能證明,那便是你倆說謊騙我,桀桀……是也不是?」   秦韻沒想到原先的美意,竟讓師父攪得整鍋都糊了,心裡又氣又惱,偏又不 敢發作,還得好言柔聲為處境開脫,暗嘆一息,柔聲道︰「師父,韻兒絕沒有騙 您,那翼獅王的模樣當真與凌非甚親,說是朋友,也絕不為過呀!」   老人側耳聽罷,又閉眼沉默了片刻,方才睜眼,他輕撣膝上毛毯,表情平常 ,渾然看不出任何意態,室內一度陷入詭譎氛圍,秦韻心裡更是忐忑不安,又過 得片刻,老人才輕哼一聲,細數指節,冷笑道:「丫頭呀,妳跟著我幾年啦?」   秦韻嬌軀微顫,心跳撲通撲通地,她不明白師父此問為何,但她伴隨老人也 有十二個年頭,深知他喜怒無常,手段苛猛,此際聽問,自是不覺悚然,趕緊應 道:「回師父,十……不,十二年了……」   「桀桀,那妳當知欺瞞我的下場是什麼?」老人眼角斜睨秦韻,讓得她頓然 一顫。   這一切看在凌非眼裡,本來強抑的火氣終於絲絲竄升,但一想到這個老人畢 竟也扶養教育秦韻十二年,倘若與他反目,難保不背上不孝無義的唾名,是以強 壓怒火,冷聲說道:「你若不信,大可親往一看,何必如此刁難猜忌!」   老人聞聲,抬眼直視凌非,半晌才冷笑問道:「老夫怎知你不是想誘使我出 去,好讓你一早埋伏在外頭的刺客殺了?」這話不止凌非聽了皺眉,連守在門口 的飛虎和飛熊都忍不住皺起眉頭,兩人對視一眼,心裡同想:「主人的病又犯了 ……」   秦韻知道老人舊疾又發,不敢在此時搭話,只是立在一旁,連連對凌非使眼 色,只盼他能會意過來。   然而「徐韻」的記憶尚未被開啟,凌非又哪裡能與她心意相通?見她一雙眼 兒眨了又眨,表情甚為焦急,雖知她定然有事,無奈凌非卻不明其意,只得權當 沒瞧見,全以本心應對。回答道:「即使外頭真有刺客,難道前輩還真怕了我ㄧ 個八歲孩兒?」   老人聞言,胸中一堵,又聽凌非繼續說道:「你若信不過我,也當信得過那 鐵角銅猿,倘若真有刺客,只怕此際也盡皆死絕,前輩又何以為懼?」   老人低目思忖片刻,這才霍然抬頭:「好,我便瞧瞧你那所謂的朋友,到底 是如何個朋友法。」秦韻見老人願意出洞,心裡鬆了口氣,趕緊蹦到輪椅後方, 俏聲道:「師父,韻兒推你出去。」老人雙目低歛,雖沒回頭,但秦韻卻知他此 際心情不壞,心裡一喜,便衝著凌非小吐香舌。   見主人要出去,飛虎與飛熊趕緊拉動機括,再由飛虎領在眾人前頭,一前一 後,乘著小船緩緩駛出。   此時天色漸昏,炙陽悄隱山後。倖得此地不受瘴霧林葉所擾,雖至黃昏,卻 不如林中漆黑。眾人乘著小船,由飛虎領頭,飛熊固守,沿著崖底朝岸邊划去。   受命駐留岸邊的鐵角銅猿「安安」,久候未得,此際見主人來到,興奮的又 蹦又跳,又吼又叫,老人垂著兩撇白底疏眉,抬了抬眼,循聲望去,目光越過安 安,直接落在倒臥牠身後的饜焰翼獅王,一雙混濁老眼陡然撐大,兩手握拳幾欲 起身,但雙腿殘廢,動了幾下,還是沒能站起,只能坐在椅上,旁若無人般地自 語道:「真的是饜焰翼獅王!真的是饜焰翼獅王!」   秦韻一見老人神態,知他心結已開,趕忙見隙插針,俯身在他耳邊說道:「 師父您瞧牠讓安安傷得,咱們趕緊些給牠醫治了吧?」她年紀雖小,但發育卻極 好,俯下身來,襟口裡頓時隱約可見,好在此時眾人目光全都聚在「謝雲無」身 上,這才沒春光乍洩。   船未靠岸,凌非卻已不耐。踏足飛縱,凌空一翻,人已到了岸上。謝雲無心 靈同應,原本緊閉的銅鈴獅眼微微張開,口中嗷叫著旁人聽不懂得「語言」,然 而在凌非聽來,那卻是在說:「大……大哥,你可,你可終於出來啦!」隨著獅 口牽動,深濃的血沫自嘴角汩汩淌下,看得凌非心頭一痛,他不明白謝雲無的傷 勢怎會突然變得如此之重,趕緊三步做二地奔至謝雲無身側,死神之眼倏然張開 ,這才發現原來是錯斷的肋骨刺穿了肺葉,難怪謝雲無說起話來出氣多進氣少。   便在這時,耳後忽聞老人怪疑道:「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小子你 與那翼獅王契約了?你、你怎可能與牠契約!」   凌非實在厭煩了在這個問題上纏夾,頭也不回的說:「他喚我大哥,敬我如 長,我與他便如兄弟一般,何須假以契約使那偽情假義之事!」眾人聞話一凜, 尤其老人臉色倏然丕變,極是難看!   然而凌非這番肺腑之言,卻如同輕蔑了所有與魔獸契約的武家!   說不嚴重,此地便只四人,只要沒人把這話往心裡去,那便是毫無干係的小 事;然而,倘若有人存心找碴把這話傳將出去,只怕在聖魔大陸裡,凌非這番話 實難不引群激憤。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