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六十四章 一夜屠城。

達人殿堂

 
    

  第六十四章 一夜屠城   東方登平由於少年登基,加之從小便有點小聰明,又是金系特殊天資,從小 拜入仲裁院「五公」門下習藝。十幾年下來,雖然已年過三十,但一直自恃天驕 ,剛愎自用。柳宿棋後頭縱有「五國仲裁院」撐腰,朝上能呼風喚雨,卻也不敢 輕犯龍顏——更遑論,五公與東方登平的師徒關係。   柳宿棋一離開金殿,便遣人將畫像翻製多份,自己則乘馬車,在隨扈的保護 下離開王城。帶著東方登平的口諭,走那一趟藏海劍門。   藏海劍門與擎天宗的地理位置一致,都在帝都的後山。這其實並非巧合,而 是五國帝都皆考量到安全的問題,遂都選擇背山而立,是以其護國宗門便順理成 章的於後山之上開壇立門,成為各帝國首都的強力奧援,並免去了腹背受敵的絲 毫可能及危險。   在麒麟帝都裡,王城建在五丈高牆之中,只有一條路可以通達,四面八方除 了高聳的牆圍,便是層層的法陣。所以,不論柳宿棋欲往何處,都得先走出這一 條、也是唯一王城與外界相接的「王者之路」,只有通過這條「王者之路」,才 能算是真正走出了王城,也才能轉向前往藏海劍門。   殊不料才剛行出王城不久,馬車卻突然停下,柳宿棋心裡奇怪,便掀帘問道 ︰「怎麼不走了?」   那車夫被問得慌,趕緊回答︰「回、回太師,小人也不知道,前面咋就不動 了,全堵在這兒……」   柳宿棋抬眉看去,再往前便是十字疏口,確實如車夫所言,人潮全部回堵到 了跟前,讓人難以寸進。他招手喚來隨行護衛長鄧遷︰「看看發生什麼事。」   「是!」   鄧遷抱拳領命,隨即提氣一蹬,他乃六段武王,輕功一經施展,便若輕燕飛 簷,一腳踩過一名旅人的肩頭,那人還未反應,鄧遷已飛身掠出了一大段,跟著 凌空躍翻,腳尖輕點路旁輕車蓬頂,原本下墜的身子遂又拔起,幾個起落間,人 已經消失。   片刻後,鄧遷又從人群裡飛縱回來,在帘邊稟道︰「稟太師,前面是劍門少 主和李豹的部隊,他二人正在交談,部隊暫時停駐在此。」   「李豹?」柳宿棋沉吟半會,自忖道︰「看來李豹把人從青龍帝國帶回來了 ……」   他「嗯。」了一聲,想起東方登平在殿上的交代,忙取下腰上令牌,將布帘 掀開一縫,把腰牌遞過,囑咐道︰「你拿我的令牌去告訴李豹,讓他別在這裡磨 蹭耽擱,先把人送到我府裡,待本太師回來後自會料理!」鄧遷接過腰牌就要轉 身,忽聽柳宿棋喚道︰「慢,你告訴他,千萬把人給我看好了,要是走丟了一根 汗毛,當心他的頂上人頭!」茲事體大,鄧遷也不敢怠慢,應是後便轉身越眾掠 出,不一會已經隱沒在了人群裡。   再說凌非這廂。   此時坐在馬車內的凌非,可謂如坐針氈。   不管對方是相請還是用強,管清悅一旦落入仲裁院手中,那便是對凌非來說 最大的顧忌──   更明白的說,凌非本為眾神世界裡的死神。縱然是九天三界,亦是縱橫來往 ,他的強悍,是連鬥神也難以抵擋的絕對力量!沒有任何事,更沒有任何人可以 是死神的牽絆,可以是他的弱點。   但如今卻不同,現在的死神不過是一名八歲的人類孩童,若真要說有什麼弱 點的話,管清悅便是其中一個!   「凌非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秦韻趁蕭老閉目養神,湊到凌非身邊坐 了下去,但見他眉頭深鎖,遂關心而問。   聽秦韻問來,凌非收回神識,定定的凝視秦韻,半晌才淡淡說道︰「沒什麼 ,只是覺得有點累而已。」他很欣慰,但得知娘親在此,他實在笑不出來。   見凌非語多保留,又面帶愁苦,心思向來纖細的秦韻知他心中定有事情,只 是不願說出,不覺伸手搭在凌非手上,輕輕地握了握,低聲道︰「那你睡會兒吧 ,到了我叫醒你。」秦韻的細心,讓凌非心中溫暖。但他卻非真的累了,適才不 過是句搪塞的話。   他搖了搖頭,目光透過帘隙落在人群深處,卻是默然無語。秦韻也不強問, 緊了緊凌非的手,淺淺一笑,希望他不管心裡有什麼擔憂,都能暫時忘掉。   沉默不過一時。秦韻美目一轉,忽然俏皮地在凌非耳邊問道︰「哎凌非,師 父說你是元嬰轉世,真的嗎?同我說說好不?」   凌非聞言轉頭,兩人四目相接,卻是半晌無語,片刻才道︰「我……我不是 ,妳師父誤會了。」   「真的是這樣嗎……」秦韻濃睫低垂,轉瞬又問︰「那你怎麼打贏飛虎的? 師父說你九段武師,九段武師怎麼打得過八段武王,你騙我呀?而且師父還誇你 是五國唯一耶,這還能有假嗎?」   面對秦韻連珠般的問題,凌非顯得有些難以招架了。   這些問題若換了別人來問,凌非大可不理。但眼前秦韻在他心裡的地位不同 一般,凌非以前不會欺瞞「徐韻」,現在自然也不會欺瞞「秦韻」,但自己的身 份若在此時曝光,恐如老謝所說,將引來麻煩,甚至危機。思忖片刻後,索性答 道︰「贏飛虎的不是我,是劍式。」   秦韻一聽雙眸發亮,問道︰「你是說那《神絕七劍》嗎?」   「嗯。」凌非點頭。   秦韻歪著頭想了想,蔥指點著朱潤唇瓣,蹙著月眉自語道︰「師父說讓你教 我,可我底子差,我怕我怕學不來,怎辦……」   凌非聞言一愣,《神絕七劍》乃神之劍式,豈是凡人能夠學習的?那秦韻確 是杞人憂天了。   隨著兩人交談,車廂陡然一晃,馬隊又開始動了。凌非趕緊探出神識,發現 娘親管清悅的坐車已經轉向,心裡雖擔心,卻不能輕舉妄動。   又行一段路,馬隊終於遠離了人群,已經進入了後山山道。這裡是通往藏海 劍門的路,凌非神識所及,藏海劍門雖未到,宏偉的形貌卻已了然於胸。   而且凌非還發現,劍門之內有著多股強橫的能量隱而不發,顯然藏海劍門中 高手雲集,遠遠不是擎天宗所能比擬。   一路無事,馬隊終也順利抵達了藏海劍門,三百名武師戰騎分列演武場上, 原本在這裡修習的弟子們也紛紛投來好奇目光。   ——這些目光中,自也包含了早先一步到達的柳宿棋。   唐龍飛眉甫到,便瞧見柳宿棋,但兩方尚有距離,遂翻身下馬,來到凌非座 車旁,說道:「蕭老宗主,敝門已到。還請您下車隨晚輩一晤家父。」因為任何 宗門,都是禁止車轎的。   廂內蕭老雖然被請下車,卻也不以為意,很快便在秦韻及飛虎的攙扶下,坐 上早已備好的輪椅,而凌非自也與之同行。   剛坐定,蕭老便轉頭對另輛馬車上的飛熊說道:「東西揹上,可別砸了。」 飛熊得令連道不敢,趕緊轉身進入車廂內,接著就見他揹著一口大缸走下車來。   唐龍飛眉見了心中好奇,便問道:「蕭老宗主,不知這缸內所盛何物?」雖 有些無禮,但基於劍門安全,有些問題確有一問的必要。   凌非早在飛熊自蕭老居所揹出此物時便發現這口缸,只不過當時一門心思都 在其他事上,對此並未注意,此時唐龍飛眉重提,卻也引來凌非的注意。   蕭老瞥了眼唐龍飛眉,心裡對唐龍飛眉的無禮很是不悅。但此時身在人家地 頭,也只能屈就,冷聲道:「怕啥?無害的廢物一個。」他說的廢物自是指缸中 之物,只不過這句話語帶雙關,聽來卻好像在罵唐龍飛眉廢物,讓得唐龍飛眉臉 色數變,卻是不得動怒。   此時柳宿棋在兩名隨扈的陪同下,也漫步走來,打了一個四方揖,道:「蕭 老宗主,久見了,近來身子可好呀?」這句自是客套話。   蕭老哼了一聲,並不搭理,兀自扭過頭去,當作沒看見,他向來不喜歡這傢 伙。   柳宿棋自覺討了沒趣,索性轉對唐龍飛眉說道:「唐龍少主,遠道回來,辛 苦了。」   「應該的。」唐龍飛眉道:「不知柳太師親到敝門,可是有事?」   柳宿棋笑了笑,「老夫本欲傳達君上口諭,現在既然唐龍少主在此,那便請 唐龍少主代為轉達令尊也是一樣的。」   「柳太師客氣了,晚輩與蕭老宗主也正好要回見家父,不如就一同吧?」   柳宿棋微笑點頭,含笑的目光掃過眾人,卻在看見一旁的凌非時,陡然撐大 ,怪叫一聲,腳下一軟,險些就要往後摔倒,幸得身後兩名隨扈即時攙住,才沒 造成傷害。   眾人被他這麼一喊,弄得滿頭霧水,紛紛用著奇怪的眼神看他。可柳宿棋卻 恍若未見,顫著手直指凌非,驚恐的喊道:「他他他他……」卻是一句也說不完 整。   所有人順著他所指看去,那裡除了一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小男孩外,並沒有什 麼特別之處。   蕭老看著有趣,哈哈笑道:「柳太師你見鬼了麼?」大夥聽蕭老這麼一說, 都忍不住想笑出來,只不過強忍壓抑而已。   柳宿棋聞言老眼大睜,還真的有那麼點「見鬼」的模樣。他見眾人身邊站著 一個殺人魔頭卻渾無反應,立馬叫道:「你!你們瘋了嗎?你們瘋了嗎!」   所有人聞言,個個面面相覷,你看我,我看你,雖都無話,可心裡恐怕都想 著:「你看起來比較像瘋了……」   見眾人還是沒有反應,柳宿棋又退後幾步,這才躲在隨扈身後,指著凌非大 聲叫道:「你們!你們不知道他是誰嗎?」   「他?」唐龍飛眉皺眉,目光瞥向凌非,自然生出了警戒之心。   蕭老也被問得生疑,以為柳宿棋知道凌非的真實身分,不由脫口道:「誰? 」其實兩人所想,完全不是同一件事。   柳宿棋盯著始終不發一語的凌非,臉上佈滿了驚恐,顫聲道:「他他……他 是…他是一夜、一夜屠城,一夜屠城啊!」因為太過緊張,完全忘了凌非的名字 ,腦海中只記得他一夜屠城的事,是以脫口便道「一夜屠城」,而這句話,也陰 錯陽差的成了凌非將來好長一段時間的一個「外號」。   「一夜屠城?」蕭老皺眉,顯然還未反應過來!   可唐龍飛眉卻已有了動作,他心念一動,已經明白柳宿棋所指為何,立即翻 身後躍,拔劍喝令:「佈陣!」   號令下達,三百名訓練有素的精甲武師,頓時將凌非和蕭老等人團團包圍。 於此同時,蕭老才算明白過來,立即讓秦韻和飛虎飛熊退出包圍圈外,心裡暗罵 自己怎麼沒想到這小娃娃便是他們要抓之人!   乍變徒生,演武場上的劍門弟子紛紛靠過來想一看究竟,卻見三百名武師把 一名目量不過八、九歲的男孩包圍其中,有人便不覺失笑道:「喂,你們快看, 怎麼三百個武師包圍一個小娃,幹啥呢?」   另一人回道:「傻!這還用說,當然是抓人啦,你沒聽剛才柳太師說的?」   原先那人皺眉問:「你是說一夜屠城?」   「那還有別的嗎?」   「去!你沒瞧見啊?就那小娃能屠啥城?我說屠村都有問題!」原先那人顯 然不信。   這時另一邊有人聽到兩人的交談,便插嘴說道:「我看也不大像,再怎麼說 ,一個小娃兒也不可能屠城,這於理不合。」   就這樣,演武場上頓時你一言我一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誰也不 服誰!   反觀立於包圍圈裡的凌非,非但沒有眾人所想的驚惶失措,反而將雙手負於 腰後,臉上看不見絲毫懼意。單憑這等膽識,便教場上那些原本還抱以輕視的門 人弟子們彼此相覷,卻是盡皆汗顏。   此時,山風吹落,讓所有人都不由一凜,原本細碎的討論聲登時嘎址。   ——只餘一片屏息。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