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情壞男人。

兩性與生活

 
    

男人可分為兩種,好男人和壞男人。依專不專情來分便可區分為四種,專情好男人、花心好男人、專情壞男人、花心壞男人。猜猜看,那一種最受女生歡迎呢?而你…又是屬於那一種呢? 很明顯的,壞男人總是比好男人受歡迎的,至少在我認識的女生中,就我所瞭解的是這樣子沒錯。想起以前二十來歲時,我也曾經是個專情的好男人,高職加二專,念了五年的和尚學校,和女生接觸的機會可以說是少之又少。師長們總是灌輸著我們一個觀念,只要好好用功念書,將來考上好學校,畢業後找個好工作,何愁沒有銀子和女人。一直以來,我也認為老師們說的絕對是對的,直到我遇見了我這輩子最喜歡的女生後,我在心裡才推翻了這些理論。 二十來歲時的我,呆呆的,雖然穿著一身俗俗的衣服,但也還算是乾淨整齊。頭髮梳著像郭富城對你愛不完時期的髮形,說話含含糊糊而且還有點台灣國語,做事正經八百,不苟言笑,並且還有點大男人主義。愛情觀崇尚著兩隻腳只踏一條船的最高準則,只要讓我遇見了初戀情人,我一定會用盡一生的等待來守護著她。 這樣算好男人嗎?算…這樣算好男人,而且還非常的標準。當時我就是以這樣一個好男人的姿態參加各式各樣的連誼活動。在那個電信和網路還沒有很發達的年代裡,連誼是認識女孩子最快且最有效的途徑了,只可惜…唉!一言難盡! 好男人等於好人 記得那時候連誼和眉眉聊天,我總是正經八百的為她們解釋著INTEL和AMD的CPU那一個效能比較好,而她們總是會一副好像上數學課時看到微積分符號的表情一般,有的甚至還會打個呵欠,似乎暗示著我不要在講了。烤肉時我總是會燒好所有的木炭,烤好所有的肉,倒好所有的汽水,為她們打點好一切,而最後,眉眉們對我的評語是…「你人好好歐!」、「你好古意歐!」。沒錯,我人真得很好,所以我是個好人,而且是個好男人。而古意這個名詞,其實說穿了,古意等於老實,而老實等於呆。換言之,眉眉們就是覺得我是一個很呆的好人,只要是被定義在很呆的好男人上,很抱歉,那就只有當朋友的份。 只可惜,當時我居然沒有發現這麼重要的一點,我這個很呆的好人還是這樣的一直地做下去。女孩子叫我幫她修電腦我就幫她修,甚至還偷偷幫她換好一點的配備。女孩子叫我幫她設計東西我就幫她設計,而且熬夜整晚也說我不累。女孩子叫我幫她做作業我就幫她做,我總是赴湯踏火、鞠躬盡瘁,一定會搞出一份漂漂亮亮的報告在她面前。到頭來呢?「你真是好好歐!」我只得到這句話,一句形容我是個好人的話。 但無論我怎麼的好,我追過的那三個女孩子,陪她們看電影和約會的男朋友都不是我,而且…我甚至連她們的手都沒牽過。所以這証明瞭一件事,好男人和壞男人功用是不一樣的,好男人只適合當好朋友,而壞男人才適合當男朋友。只因為好男人不會說謊、不夠浪漫、不會說話、不夠溫柔、不懂察言悅色、不會耍酷、不夠幽默等等,好男人不會的東西太多了,一時之間也說不完。總之,壞男人是比較懂得女人的,所以壞男人的身旁總是會有摸摸不完的女人。 彿洛依德在死之前還是要問:「女人到底要什麼?」身為精神分析學鼻祖的他居然會不知道女人到底要什麼?這不是一件很諷刺的事情嗎?我想這個問題只有女人才能回答吧!所以,當我很認真的去傾聽女孩子們的訴求時,我發現,女孩們要的東西真得是不多。 我知道了這一點後,我開始糾正自己說話的語調和發音,我開始試著去說笑話逗女孩子,我開始會觀察女孩子的肢體語言,選擇適當的場合與女孩子手牽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只要一站上講台,班上的女孩子就笑得東倒西歪,即使我還沒有開始說笑話。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打電話給女孩子總是我先說拜拜才掛上電話,不然總會聊得沒完沒了。我想,我學會了談笑風生、學會了羅曼帝克、學會了甜言蜜語、學會了溫柔體貼、學會了自由與信任,我學會了很多事,最重要的,我比較猜得到女孩子的想法了。 我這樣算是壞男人了嗎?我想…我應該是那種壞了一半還沒壞透的壞男人吧!哈哈哈!但不管我有多壞,我還是堅持著一個魚缸只養一條魚的規則,這是身為一個專情壞男人所要遵守的規則。但就算我變成了壞男人,那又如何呢?時間會倒轉嗎?不會,時間依舊是往前走,失去過的東西一樣如同潑在地上的水一般。我開始對愛情這種東西感到矛盾,為何要等到我比較懂得愛時才讓我失去愛人的能力呢?如果可以,我真想用身上的一切去換回一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