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震撼全球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嗎?主謀等七人已伏法!帶您揭密背後恐怖真相

兩性與生活

 
    

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日語:地下鉄サリン事件)是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較嚴重的恐怖襲擊事件之一,由奧姆真理教發動。

事件發生於日本時間1995年(平成7年)3月20日早上,多名教徒在東京的營團地下鐵(現東京地下鐵)丸之內線、千代田線和日比谷線的5班列車上,同時散布沙林毒氣,造成13人死亡,超過6,300人輕重傷。這三條線路均途經政府部門林立的霞關站,因此成為襲擊目標。

事件策劃者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於2018年7月6日問吊。另5名共犯被判無期徒刑。

期間曾有3名教徒潛逃,後全被逮捕。

 

發動襲擊的奧姆真理教是一個新興宗教組織,隨著涉及公証局事務長綁架監禁致死事件、坂本堤律師一家殺害事件等事件,面臨被警方搜查及取締(警方預定於3月22日進行搜查)。面臨危機的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及5名幹部於事件發生前2日(3月20日)決定發動大型恐怖襲擊,命令信徒於早上繁忙時間在地下鐵列車散布沙林毒氣,藉事件轉移警方視線以逃避搜查。

基於上述目的,奧姆真理教選定了日本的政治中樞——東京的霞關(中央省廳集中地、鄰近皇居)及永田町(日本國會、首相官邸及當時執政黨自民黨所在地)做為襲擊目標。在其後的調查中,發現奧姆真理教亦希望透過地下鐵對警視廳總部進行間接攻擊。

 

 

 

在沙林毒氣襲擊車站當天,救護車總共運送688名患者前往醫院,接近5萬餘人則透過其他途徑到醫院求醫。

醫院照顧5,510名患者,其中17人重傷,37人有嚴重視力傷害,984人有中度視力傷害。這些人大多數的醫院報告是出現「焦慮問題」。

中午過後,受到毒氣輕微影響的民眾視力逐漸恢復,並紛紛出院。

其餘患者大多於翌日出院返家,在一個星期內只有少數病危病人依然留在醫院。

攻擊當天的死亡人數為8人,死亡人數最終上升至13人。

總括來看,此次毒氣攻擊事件,雖然受傷人數超過6600人,但大多痊癒,只有少數人有後遺症,而最終死亡人數也只有13人;這是不幸中的大幸,主因是真理教並沒有提煉純沙林的設備,否則最後死亡人數可能是13人的百倍以上。

 

 

 

接下來就帶您看這背後的黑暗真相

 

1.教派與毒氣

沙林是一種化學武器,它會破壞中樞神經系統,致使肌肉不受控制地痙攣並致死。

在希特勒第三帝國的扭曲世界裡,發明出這樣的武器是一種值得紀念的成就。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里,沙林成為現存最致命的神經毒氣,臭名昭著。

在20世紀80年代的伊拉克戰爭中,造成數以萬計的死亡。

 

在千里之外的日本,奧姆真理教(Aum Shinrikyo)的高級化學家在新聞中了解到沙林並做了記錄。

到20世紀80年代後期,這個集團開始研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以挑起大決戰。

集團由失明的麻原彰晃(Shoko Asahara)領導,是一個鼓吹世界末日的教派,致力於終結世界。與多數教派不同,他們有實現的途徑。

後來沙林登上新聞頭條,這個教派似乎也受到了啟發。

他們放棄研究細菌,將所有的資金投入到沙林項目。到90年代初期,他們的世界末日新武器研製成功。

 

2.教派頭目與他的信徒

是時候向你詳細介紹一下奧姆真理教了。這個教派後來成為一個宣揚世界末日的團體,但它並非一開始就是如此。

奧姆真理教由麻原彰晃建於泡沫經濟時期,這個教派將基督教、佛教、瑜伽和新世紀學說與極其荒謬的言行結合在一起。

大多數的荒謬言行都來自麻原彰晃。他控制追隨者,讓他們忠誠於他,幾乎到了可怕的地步。

 

奧姆真理教的成員會喝他的血或者浴缸里的髒水以求實現頓悟。

其他人心甘情願地忍受疼痛療法,這種治療非常極端,後來被視為酷刑。

然而這個團體非常善於從社會上層招募成員。吸收富裕的俄羅斯人、高學歷的日本人入教。

麻原彰晃顯然認為他的上層追隨者能夠掌控日本社會。

1990年,他組織24位成員參加日本國會的選舉。想掌管日本社會的他,在敗選之後,目標突然轉向發動大動亂。

經過成員們的不斷探索,這些狂熱的教徒製造出了沙林,他們欣喜若狂,還寫了一首歌作為慶祝。

 

它來自納粹德國,

這個危險的小化學武器,

沙林,沙林。

如果你吸入這神秘氣體,

你會口吐鮮血倒地不起,

沙林,沙林,沙林,

化學武器。

 

3.預備襲擊

 

1994年6月27日奧姆真理教的成員將一輛改裝的貨車停在松本市(Matsumoto)住宅郊區,開始向附近噴灑毒氣。

這是為他們在東京的襲擊進行演習。麻原彰晃想看一下能有多少人被殺死。30分鐘後整條街區的人都出現了可怕的抽搐症狀。

剛過午夜,醫生抵達這裡,他們發現有近50人在街上痛苦的翻來覆去,鼻子流出液體,幾乎喪失了視力。

屋內還有更多的人在抽搐,口吐白沫或直接死亡。

 

由於此時是盛夏的夜晚,很多人開窗睡覺,從而中毒。總之,那晚共有7人死亡,200多人嚴重受傷。

奧姆真理教認為他們的試驗取得了成功,但他們認為下次應當找一個更好的目標——一個空氣不流通且人們無法從毒霧中逃脫的地方。

 

 

4.襲擊開始

 

松本事件過去九個月後,1995年3月20日成員們分別搭乘不同線路的地鐵展開攻擊。

成員手上拿著一把雨傘和一個塑料袋,袋子裡裝了兩個小包裹。

此時正是上班高峰期,列車上擠滿了前往市中心上班的人。

他們同時將袋子放到車廂地板上,迅速將傘尖插進塑料袋中,將袋子刺破。

然後他們起身擠過乘客下車,消失在清晨的茫茫人海中。列車繼續向下一站駛去,沒有人注意到被刺破的袋子流出一灘液體。

諷刺的是,第一個出現身體異常的不是坐在地鐵上的無辜乘客,而是其中一名成員弘瀨研一。

他坐上接應的汽車時就開始不受控制地抽搐,呼吸苦難,說不出話。

儘管奧姆真理教有預防措施,弘瀨還是成了那天清晨第一個出現沙林中毒症狀的人。當然,他不是最後一個。

 

5.恐慌蔓延

 

袋子被戳破後幾分鐘內,情況明顯出現了異常。列車被投放毒氣後,乘客開始不受控制地咳嗽。

一些乘客倒在地板上開始嘔吐。另一些乘客痛苦地抓撓他們的眼睛。

沒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謠言說在築地政府區發生了爆炸——可能是恐怖襲擊。

地鐵操作員關停了列車。不幸的是,有些操作員把瀰漫著沙林毒氣的列車停在了站台上。

他們打開車門,使毒霧飄散出來。這些固定不動的列車讓乘客陷入了殺人毒氣中。

 

高橋一之(Kazuyuki Takahashi)是這場恐慌的受害者之一。

他在八丁堀(Hatchobori)乘坐日比谷線,發現同行的乘客倒在地上,身體痛苦地抽搐。

車門關閉後,他不得不一直坐在這個被毒氣侵襲的車廂里直到下一站。等到從築地站台逃出來的時候,他因為沙林中毒身亡。

在霞關站(Kasumigaseki),三名地鐵員工——豐田利晃(Toshiaki Toyoda)、高橋和正(Kazumasa Takahashi)與菱沼常生(Tsuneo Hishinuma)——受命將可疑的塑料袋從車廂中拿出。他們沒戴任何防護設備,只是用報紙裹住了滿是沙林的塑料袋。

幾分鐘後,豐田感到嚴重不適。他後來報告說,他剛一轉身就看到高橋和菱沼倒在地上,嘴裡吐出血沫。奧姆真理教的死亡襲擊首先奪走了這兩位受害者的生命。

 

6.大動亂

 

沙林穿過地鐵隧道,滲入站台。到早上8:30,交通網絡癱瘓。傷亡人數仍在增加。

沙林會干擾閱讀能力。一些人開始不受控制地嘔吐,另一些人陷入昏迷,後來再也沒有醒過來。更多人的眼睛受到嚴重傷害。

沙林會迫使人的瞳孔收縮成針孔大小。那些中毒的人感覺好像有人調低了太陽上的變光器,使明亮的聚光燈變成一隻昏暗的燈泡。很多中毒的人永久性失明。還有一種可怕的情況,一位女性的隱形眼鏡熔解進了她的眼球中。醫生不得不手術摘除了她的雙眼。

其他受害人或者癱瘓或者忍受著劇烈的抽搐。由於原因不明,很多衝進來進行營救的人也中了毒。醫護人員在救治傷員時發現自己的手也開始不受控制地顫抖。

在瀰漫著毒氣的車站外,傷員不斷增加。東京中心部就像一個戰區。交通中斷,醫院裡擠滿了人。如世界末日一般。

 

 

7.最終的傷亡

 

到了下午,東京終於控制住局勢。全市的醫生立即展開對沙林中毒者的救治。

新聞中發布公告,任何人出現身體問題,哪怕是非常輕微的視力問題,都要立即去就近的醫院。受影響的地鐵線已關停。凈化工作人員進入其中。

奧姆真理教組織也陷入了混亂。一些襲擊者在釋放沙林時意外中毒。

警察開始根據匿名舉報的線索搜尋兇手。由於奧姆真理教的瘋狂行為,他們成功地把自己帶向「末日」。

但是,這場襲擊給東京市民留下了難以抹去的創傷。已有13個人死亡,上千人受傷。普遍估計此次受傷人數在5000-6000人。

即使是今天,很多人仍然忍受著這場襲擊所帶來的苦痛。沙林中毒會對身體造成數年的影響。

受害者說自己就像是被關在家裡的囚犯。即使是潤膚劑的味道都會讓她嘔吐。

其他中毒者有的失明有的虛弱而死。多年之後,有一位受害人由於相關的損傷而死亡,使死亡人數上升到13人。

此外還有精神上的創傷。2000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多達30%的受害者仍然存在心理問題。由於日本嚴厲的社會文化,一些因中毒而終身殘疾的受害者隨後也丟掉了工作。

 

8.一個毀滅性的教派瓦解

襲擊發生兩天後,警察突襲了兩個奧姆真理教的團體。逮捕了領導人,關閉了沙林工廠並瓦解了這個教派。

到五月初,當局找到了麻原彰晃,他躲在總部的一間密室里。沙林襲擊的策劃者被逮捕。他否認參與實施地鐵襲擊。這可能是他最後一次神志清醒地進行表述。

但是,當警察取得進展的時候,奧姆真理教決定予以反擊。成員在麻原彰晃被捕的前幾天進行了第一次嘗試。

他們將一顆裝有氰化物的炸彈安放在東京新宿站(Shinjuku Station)的洗手間,就放置在通風井下方。炸彈中充滿了有毒物質,危害足以超過沙林毒氣。

專家後來估計,這些氰化物理論上能夠導致10000人死亡。

幸運的是,引爆機制出錯導致炸彈燃燒而沒有爆炸。專家在炸彈被觸發之前將火撲滅,並釋放了氰化物。後來的幾次嘗試規模更小但很有威脅性。

他們將炸彈寄給日本高管,導致至少一人嚴重受傷。後來他們準備了更多的毒氣襲擊。但為時已晚。麻原彰晃與其他12人被判死刑。這個團體走到了盡頭。

2000年,奧姆真理教剩下的領導人宣布與獄中的麻原彰晃斷絕關係。這個組織成立了一個基金用於補償受害者,並更名為阿萊法(Aleph),宣布放棄武力。

這個組織的人數曾在1995年以前達到頂峰,現在只剩下1500人。直到2016年,這些剩餘的成員仍然處於日本政府的嚴密監控下。

 

9.餘波

 

儘管造成了大量的人員傷亡,但從根本上來說,奧姆真理教的這次沙林毒氣事件是失敗的。

即使在對麻原彰晃的審訊結束之前,他從本質上來說也並無過人之處——一個自大的瑜伽老師,試圖實施歷史上最致命的恐怖襲擊,但以失敗告終。

但現代日本仍然背負著東京地鐵襲擊事件的傷疤。小說家村上春樹(Haruki Murakami)表示,1995年3月20日,從這一天起日本的靈魂發生了變化。泡沫時期的樂觀主義永遠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自省,如同漫無目的地漂浮在充斥著暴力、冷漠的世界。

警察未能追捕到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這更加深了這種感覺。直到2012年,兩名毒氣襲擊的嫌犯仍然在逃。最後被逮捕的嫌犯是高橋克也(Katsuya Takahashi),他在襲擊期間負責駕駛接應的汽車。發現他時他仍在東京生活工作。對於他的審判直到2015年才結束。

 

如今,一切都變了。整個日本社會幾乎都對宗教懷有特別的敵意。很多日本人現在將宗教看作一種邪惡力量。

麻原彰晃沒有實現毀滅日本的願望。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與他的信徒改變了日本社會,給這個國家籠罩上一層揮之不去的陰影。




 

 

 

 

資料來源:網路

 

 

 

延伸閱讀>>

台灣的「知名夜市小吃」闖進日本電車後竟然造成停駛,連化學兵也驚動到必須大陣仗對付它!

乘客口吐血沫、隱形眼鏡溶進眼球裡...揭密日本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的恐怖真相!

這到底該說是命大還是超倒楣?短短三年內讓他遇上了3次恐攻,宛如絕命終結站的劇情讓人光用想的都要腿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