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01-

達人殿堂

 
    

-01-   從小我就和老爸相依為命,我一直以為他是死於車禍。他留給了我一棟房子,一筆以讓我生活許久的錢(當時我的認為那百分百是保險理賠。),還有一個鐵盒,每次看到那鐵盒我就會想起周杰倫,因為老爸喪忌的那幾天隔壁的死小孩日夜不停的放著當時正紅的「半島鐵盒」。   所以我便在把那鐵盒取名作半島鐵盒,還用便條紙貼著,以防自己忘記。雖然我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畢竟那是老爸唯一留給我的禮物。   裡面裝著什麼呢,我猜想可能是從未見過的媽媽的照片或情書,他年輕時的日記,或者是不為人知寶藏圖,誰知道呢?因為那鐵盒根本就鎖了起來,怎麼樣都打不開咧。   我老爸死在四年前,2004年,那時候我還是個國中生,如火如荼唸書考高中。老爸走了之後,家裡頓時只剩我一個人。難過孤單是難免的,但熬過了那個時期後,你問我生活過的好不好,我可以爽快的回答,其實根本沒什麼差別呢。   也許是我老爸從小就習慣早出晚歸,讓我從國小就養成的獨立自主的個性,吃飯洗衣家事甚至是打零工賺錢我都一手包辦。我記得的國小二年級時,他出國工作整整三個月,回到台灣一進家門直直誇獎我:「不錯,家裡乾淨了好多。」   當然,因為每次亂丟襪子和便當盒的都是老爸你啊。     靠著老爸留下的保險理賠和我高中在達美樂打工,我是順利的完成了高中學業。在其他同學眼裡,我是個不太擅長運動而且但是看起來非常斯文的好學生,不過個性相當好相處,做人也很開朗,我的朋友很多,大家也都喜歡和我在一起。   每當我說自己的父母都不在身邊,是靠著自己生活時,朋友總是以不敢至信的眼光看著我。他們都以為我是個家境小康的獨生子,有著溫暖和樂的家庭,搞不好還有個非常可愛的妹妹。   不好意思,沒有喔。   我家有四層樓高,客廳有個四十二吋的液晶電視,三個房間,兩個廁所。   全部都只有我一個人在用喔。   因此,我家變成了朋友開趴的根據地。不論是要通宵慶生,看DVD,打牌吃披撒,離家出走沒地方住,都是在家裡沒大人的myhome。   雖然收拾起來非常麻煩,但是我很樂意。   至少有朋友的陪伴,我過得很開心。   在理財自主的情況下,成為朋友間的地主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交女友有加分作用。高中時我交過三個女友,三個都來過我家過夜,只是都沒有發生任何關係。別問我爲什麼,就是感覺不對嘛。   所以,我自認的高中生涯過的至少還算快樂充實。   雖然我沒有家人,但我是個健全的年輕人。   不吸毒,不喝酒,不抽煙,偶爾看看A片打打槍的正常年輕人。   高中結束了,邁入了人人有書唸,社會好進步的大學生活。別人想離家越遠越好,出去租房子住,體驗全套的無政府自由狀態。而我由於經濟考量,志願表清一色都是填離我家不遠的大學。   我從高中就開始一個人生活,離家遠不遠對我根本無所謂,租房子還要花錢,打死我都不要,幹麻放著家裡免錢的透天屋不住,又不是嫌錢太多沒地方花。   就在今年九月,學校正要開學時,我收到了一封信。這封信是四年前寄出的,寄信的人正是我死了四年的老爸。信封裡沒有任何的信,只有一把老舊的鑰匙。   隨便想想也知道,那是半島鐵盒的鑰匙嘛……   老爸你也真是的,幹麻非得到我十八歲在給我看呢?   難道是你珍藏二十年的復古色情書刊啊?   當然不是,怎麼可能是A書。   那鑰匙根本和半島鐵盒沒有任何關係。   這讓我整個人更莫名其妙。   於是我開始想家裡還有哪些地方是鎖著的。從我一樓開始慢慢的翻,慢慢的翻,找了一整個下午終於讓我找到了。那鑰匙插進了我老爸房間書桌底層的一個小抽屜。   若不是我找的仔細,根本就沒有人會發現這個地方。連老鼠都鑽不進來。我拉開滿是灰塵的抽屜,鐵銹摩擦的聲音讓我整個人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答案揭曉了。   我不得不承認,在當下我的心臟停了好幾秒。   感覺有點像是向喜歡的人告白,而她直接和你來個戀愛kissing一樣。   裡頭是一把手槍。   1990年九月九號製,出產地是德國。   那是我的生日,我出生的1990年九月九號。   手槍上有一張卡片,上頭寫著「兒子,生日快樂。」   喔,老爸,謝謝你,真是有夠特別的生日禮物。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   死掉多年的老爸在我生日時送了一把跟我年紀一樣大的手槍,這應該不算太詭異的事吧?有些人就是喜歡在生日時來點驚喜,我相信我老爸應該是這種人。雖然驚嚇的成分遠遠高於歡喜……   算了,我認輸了。   儘管那只有可能在電影中出現的情節,但是求求你饒了我吧……   怎麼樣都好,老爸,告訴我這把槍只是玩具。   千萬不要跟我說其實你是殺手。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