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17-

達人殿堂

 
    

-17-      後來我又在小君的仔細解釋下才稍微弄懂了這「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是怎麼回事,一開始我很直覺的想到電影「刺客聯盟」裡頭的吸毒主角,喔,不是,他沒吸毒,只是我深深覺得他發動大絕招的時候活像個喀藥的毒蟲。      先來討論刺客聯盟裡的方案,主角體質和我一樣異於常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腎上腺素會激增,心跳一分鐘高達四百下,一般人在這種極度亢奮狀態下老早就翹辮子了,而他是因為開掛的主角威能才能撐到片尾還活蹦亂跳的吧。      腎上腺素激增後,體力,力氣,甚至是叫聲都比以前威猛,依我看應該也不會感覺到痛了,活生生是個電影版的超級賽亞人,一個人衝進一棟大樓裡幹掉十幾二十個殺父仇人,而且除了有可能心臟暴斃外似乎沒什麼副作用,要我選我一定選這個。      而小君卻說「先天性冷血無感症候群」的人正好相反,我這種人天生就沒有腎上腺素,就連最普通的一般人快死的時候都會小暴走一會兒,而我卻完全不會。在越是危險的地方,身體陷入越冷靜的狀態。      所以不用祈禱我衝入火場把自己心愛的女朋友或小孩救出來,我沒有這種本事,在那種場合我會比一般人更快兩倍的速度昏倒,畢竟六感加倍嘛……還真是不錯。在陷入「時間暫留」狀態的人,心跳一分鐘只有二十下左右,原因是身體見低循環速率,都把大部分能用的血液流送到大腦去,激活大腦的潛在感知能力。      雖然我很想報名刺客聯盟,但我並不是。   畢竟電影和現實竟有所差別。      走了將近十分鐘,小君終於帶我來到了目的地。   我所站的這個地方並不是刺客聯盟。   而是「刺客大聯盟」。      昏暗的大廳上方掛著這五個大字,很明顯的中間的「大」還是最近才加上去的。   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能一臉囧樣的看的小君。   希望她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原本從你爸的時代開始就是刺客聯盟,只是剛好這今年上檔的大片偏偏也叫做『刺客聯盟』,會長覺得這樣不好,所以便在兩個月前改成了大聯盟……」        我覺得刺客聯盟很好阿,聽起來就很殺。   刺客大聯盟雖只差了一個字,但是感覺像是三流的惡搞棒球片。   你們會長不會這麼瞎吧?      結果,我看到會長時才知道。   他真的是個瞎子。      原來坐在大廳裡的櫃檯前,禿頭,白鬍子,戴著墨鏡穿著黑色西裝卻沒打領帶的拉禢老頭就是會長?聽到小君這麼說,我還真是嚇了一大跳。黑色的櫃檯上還放著個老舊的收音機,放著民進黨專用的台灣之聲,主持人正用著一連串不間斷的台灣精神娩勸現任馬總統回頭是岸,而現場call in的聽眾各各熱血沸騰,幹聲連連 。      這裡除了大五個方方正正的大字和會長的收音機極不搭調外,我還滿喜歡這裡的感覺,雖然是在地下不知道幾層樓,很像一所蒸蒸向榮,成功進取的大公司。      以前我當達美樂的披薩外送員時,常常會到類似的公司大樓去送披薩,一直都很嚮往這種制式化的上班族生活,在無聊的工作生活中和漂亮成熟的OL偷情說愛,是多麼美妙愜意的一件事啊。           「他就是七號的兒子?」      小君在會長旁邊悄悄的說了幾句話,這時候我可聽不到了,在剛剛一牆碎拳後我便沒有發生所謂SMC現象,只見會長眉頭豎了豎,將老舊的收音機關掉,我這時才發現櫃檯前原來有個廣播麥克風……         「全體同僚請注意,全體同僚請注意,七號的兒子報到,七號的兒子報到。現在是午夜一點十三分,請在一點十五分到大廳集合完畢,你有充足的兩分鐘可以行動,說完話,你只剩一分鐘,五十秒,四十秒,三十秒………」         我看著小君,會長是在說什麼肖話?   一秒當十秒用?      「這是一種時間訓練,會長很喜歡來這套。」   小君在我耳邊說著悄悄話,讓我心臟多跳了好幾下,誰說我無感的?      「十秒,五秒,兩秒,一秒,時間到,不許動,誰動我就射誰。」   會長關掉麥克風,手上拿著一把小刀。不會吧?什麼時代了還在小李飛刀?      不過現場卻是讓我大吃一驚,在瘋瘋癲癲的會長廣播後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大廳裡已經站了將近二十個人,依序分成三個單位,左中右的排好,而小君也排在正中間,招招手要我快過去。      在場的人除了我以外全部的男人都穿著黑色的西裝,其中也有不少的女生,多半是在小君那一組,女生穿的跟一般公司的OL一樣,黑色的平肩上衣和窄群,腿上是半透明的黑色絲襪,我突然很想看看小君穿著套制服的模樣,肯定別有一番風味。      真不知道等等要幹麻,看來我老爸七號肯定是個很了不起的人物。   我才剛動腳,咚的一聲,馬上就倒在地上。      大腿上插著會長剛剛射出來的小李飛刀。   我並沒有叫,只是把眼淚往肚子裡吞,這幾天已經叫太多次了,爲了我真男人的尊嚴,絕不可以叫痛,但是幹他媽的真的好痛,血都從刀口噴出來了。      「這麼愛動就要有本事,連我這個老瞎子的刀都閃不過,怎麼在外頭混?」   老會長摸摸他的長鬍子說著,又拿出了一把刀,你這個死瞎子是想射死誰阿……      「會長!阿司才第一天來耶……」      小君趕緊把我扶起來,順手幫我把小刀拔出來,這一拔讓我的叫聲跟殺豬一樣響亮。前面十幾二十個殺手全都轉過來看我。      「啊啊……你們好阿,哈哈哈……」      冷汗不斷冒下,我在想如果我有陰陽眼的話會不會發現這大廳裡擠滿了陰魂不散的好兄弟,搞不好連放個屁都沒有位置。畢竟這麼多個殺手,一個殺手後跟十來條冤魂也是很合情合理的。      「好吧,算我不對,現在自由活動,你們這幾個前輩就好好爲他介紹一下……」   會長拍手兩下,從西裝裡拿出一對大耳機,自顧自的聽起老舊收音機的電台。      大家齊聲歡呼,通通圍繞在我和小君身邊,當他們拿下墨鏡後,個個都慈顏善目,除了幾個男人臉上有刀疤外,大伙看起來似乎都是很好的人。      「我們已經等你等了好久,你可要多加油喔,德國打老虎。」   有一個看起來挺豪邁的大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      德國打老虎?   怎麼總覺得有點熟悉……   但是爲什麼我要叫做德國打老虎?      關於這一點,我還沒來的及去想,大家就左一句打老虎,右一句打老虎的叫著我,搞不清楚狀況的我只能乾笑的回應著,刺客大聯盟裡有許多人,我想就不再一一說明了,只記得幾個比較讓我印象深刻的……      剛剛在會長前面分成的三個小區塊,分別就是殺手聯盟裡(我個人想把刺客大聯盟改成殺手聯盟,不蠢蛋又不會和刺客衝到,等會長哪天頭腦清醒了我再跟他提議。)的三個部門,秘書部,理論部,行動部。      秘書部的部長是一位看似十四五歲的少女(她也太年輕了吧?),她染著一頭醒目紅髮,綁了個還不錯看的馬尾,上頭還有個貓耳髮圈,配起秘書裝來十分可愛,若是以小黃這種重度宅男的形容詞來說,應該就是所謂的萌殺吧。      「阿司,她是小兔姐姐,是我們裡頭最資深的女殺手喔。」明明就是貓耳妹妹,爲什麼要叫小兔姐姐呢?算了,每個殺手一定都有不為人知的秘密,我還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然後小君又悄悄的跟我說「別看兔姐這樣,她已經三十二歲了。」      挖靠!真的假的?   我把視線停留在兔姐身上長達三分鐘之久,怎麼看都只是個很可愛的國中女生,至於身材,如果小黃說她是僞娘我可能還會相信(僞娘,人妖寶貝的的進化種,小黃最近愛上了僞娘文化,整天在那僞來僞去搞的我快瘋了),兔姐的胸部簡直比我還平。      人事部門的工作是接待新人,管理下屬和外界交流,將外來的任務委託分門別類的整理好,再從行動部門中挑選最適當的人選接洽。當然,除了上頭指派,也可以自願,只要覺得自己可以勝任的話。      兔姐領著一擺一擺的我來到了她的辦公室,裡頭乾淨明亮,桌上還放著她和老公女兒的全家福,看起來很幸福美滿的樣子。      櫃子裡有好幾疊厚重的資料和書冊,兔姐拿了一張空白的履歷給我,要我在上頭填寫基本資料,說要建檔,這和一般的公司幾乎沒有什麼兩樣。讓我感到比較特別的是,履歷表最後有幾個問題是這樣【是否殺過人?】【殺過幾個?】【用什麼方式?】,其實也還好啦,職業殺手嘛,這也在我的預料之中的……      【是否有性經驗?】【有過幾位性伴侶?】【一個月大概幾次?】   這三小啦,爲什麼連這也要問?這不是很私人又很尷尬的問題嗎?      我隨便勾了勾就交了出去。   兔姐看看我,又看看履歷,一臉胡疑的樣子。   是怎樣,我臉上寫著我是處男喔?      「我不是不相信你……這樣吧,小君,妳幫我看一下。」      「嗯,好啊。」喵的咧,小君從剛剛就一直在偷看我,只是我都很有技巧性的遮住關鍵字句。我寫五個,一個禮拜兩三次,五個是我喜歡的愛情動作片女優,至於兩三次,當然就是……呃……我不好意思說。      這下子全毀了。      「小君她觀察你兩個禮拜了,對於她鑑定的能力我很有信心,沒關係,後面的部分我請小君幫你填就好了,前面麻煩你再填一次囉。」我看的出來,兔姐在笑我。        【是否有性經驗?】   無,阿司是處男。      【有過幾位性伴侶?】   當然沒有,因為阿司是處男嘛……      【一個月大概幾次?】   履歷表先生,你很煩耶,就已經寫阿司是個處男啦!        小君笑嘻嘻的看著我。   我想反駁她「妳又知道我是處男了喔?」卻又說不出口。   因為我真的是處男。      看著履歷上斗大的幾個字,委屈的淚水在眼框打轉……   我忽然好想念小蔓。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