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2-special-

達人殿堂

 
    

-special-      夜晚,冷風,無可挽救的局面。   當阿司被炸彈客淋上煤油時,我知道這場遊戲已經結束。   現在等待著的是他要如何宰割我們。      是我智不如人嗎?自從大坑事件過後,我一直沒告訴阿司,我看到炸彈客從車禍中逃生。他當時傷勢也很嚴重……受到濃煙的影響,我無法確切的瞄準他的要害,只能看著他漸漸消失在黑暗的夜色裡。      這個傢伙太危險,阿司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所以我才決定保留這個秘密。之後,我動用了我所有能動的關係,調查當天從山上下來的可疑人物。是的,我找到了,但是我不敢貿然行動。我只知道他藏匿在哪個地點,並不知道他真實的身分。      我一直用我的方法在暗中監視他。   他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那無所謂。   我在等待一個機會,斬草除根,永絕後患。      學校開學後,我買通校務安排,讓小蔓和我同住一個寢室。   我要保護她,更重要的,我需要她成為我的夥伴。      情報指出,炸彈客善於偽裝,而他已經假借這次的開學混入小蔓和阿司的學系裡頭。但我並不知道他偽裝成誰,他從不會用同一個身分出現。      我假冒成阿司系上的學妹。   混入他們的迎新宿營。      阿司他這個濫好人!頭髮被麵粉弄髒就算了嘛……   何必要連自己一起拖下水呢?你不知道女生很容易因為這種事情感動嗎?   若是真的學妹,她說不會因為這樣而喜歡上你啊!      不過這份感動持續不久。阿司果然是個大笨蛋!營火晚會結束之後竟然偷偷和小蔓跑去幽會。你以為我都沒看到嗎?哼!我全部都看到啦!      我很想偷偷跟過去……   但直覺告訴我,炸彈客差不多要行動了。      很明顯的,他先前的目標是指向阿司和小蔓。   現在他們倆不在,正是拿其他人當做人質的最好時機。      當我們一群人在鐵皮屋裡頭開舞會唱歌跳舞時。旁邊有個鐵桶突然爆炸,冒出讓人立即昏眩的化學白霧。我突然被一個很不起眼的同學抱住,拖到後方迷霧較少的地方,他帶著海綿寶寶的面具,炸彈客果然行動了。      他在我口中塞入炸彈,手腳綁上繩子。   炸彈客綁人的手法雖然不錯,但我要脫逃並非難事。      先看看情況再作打算。   他以為我是人質,其實我是王牌。      炸彈客從鐵桶後脫出一個麻布袋。   裡頭的人竟然是之前一直和我保持聯絡的陳警官。   天啊!我真的是太傻太傻了,竟然就這樣著了他的道!      後來在小蔓的努力下,經過一番螫騰,我看準炸彈客放鬆的時機一槍斃了他。我們都以為事情結束了,沒想到真正的幕後黑手正是偽裝成陳警官屍體的炸彈客。剛剛被我爆頭倒下的那位不過是被他玩弄發瘋的受害者……      遊戲結束,我殺不了他,炸彈客也是SMC患者。   我承認我輸了。         「談個條件?」炸彈客。         我冷冷的看著他。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炸彈客從容的往旁邊丟掉菸屁股。   又點起一根菸。      「妳殺了旁邊那個女的,我就讓他多活十分鐘。」      「我做不到。」我。   「妳別無選擇。」炸彈客。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因為無聊。」   「你的夥伴也說過同樣的話。」      「夥伴?嗯……是啊。」他深深吸了一大口煙。「那人被我逼到發瘋,我殺了他所有親人,所有朋友,甚至連只跟他說過兩句話的路人都不放過。他也問過我同樣的問題。不過……我很欣賞他變態的殺人手法,帶給我不少樂趣。」      「你這個瘋子。」我說。   「我沒瘋,我只是偉大。」炸彈客。         「我要創造一個國家。」         「算了,跟你們說這麼多也沒用。妳現在打算怎麼辦呢?看著我燒死妳的男人?可是妳的槍又射不到我。」炸彈客在手上把玩著打火機,然後往阿司身上一丟一接,小蔓被嚇得叫出聲音來。「很好玩,不是嗎?」      「我本來以為你們可以給我找點樂子,結果還是很讓人失望。尤其是你,上次拿槍指著我的腦袋的那股狠勁怎麼不見了?嘖嘖嘖,哭這麼難看,你老爸看到你這樣子一定很後悔當初怎麼沒把你射在牆上。」      第三根煙屁股落在阿司眼前。   怎麼辦?他要動手了嗎?      炸彈客從大衣裡掏出另外一把手槍,指著我。   他對阿司說話,炸彈客的聲音不大,我聽不到他在說些什麼。   但是,阿司在發抖,他抖得好厲害。         只能賭賭看了。         我瞄準好他的眉心。   沒想到手上的左輪到卻被他一槍打掉。      我的手沒受傷,子彈不偏不倚的打在槍身上。   絕望,他的子彈竟然會轉彎。      炸彈客的嘴角上揚,用手槍指著我。   我知道,他這次要打穿的是我的腦袋。      這樣也好……   至少,我不用看著阿司死在我面前。   這三年來,我也殺了不少人,對死亡並沒有這麼恐懼。      只是很遺憾。   沒有親口對阿司說我有多麼在乎他。            炸彈客開槍────            阿司站起來……   他用手掌覆蓋在炸彈客的槍口上,讓他的準頭偏移目標。   子彈在阿司手上射出了一個大窟窿。      阿司轉身就是一記迴旋踢。   這一腳被炸彈客用手臂檔下來。      空中,阿司連地板都還沒碰到。   腰身一扭又是同一記迴旋踢,同一隻腳,同一個地方。      炸彈客的身體顫抖一下。   雖然他擋住了,我看的出來他很勉強。      阿司落地站穩,腰馬合一。   又是同一個迴旋踢,同一隻腳,同一個地方。         只是力道更強。   更猛────         我聽到炸彈客手臂骨折的碎裂聲,頭部被這腳迴旋重擊。   炸彈客往左邊重重倒地,力道之猛還讓他從地上彈起半公尺高。      炸彈客站起來後。   阿司一拳就往他的鼻頭轟去。      阿司迅速的撿起炸彈客剛剛丟掉的槍。   毫不猶豫的扣下板機。   像個真正的殺手。      可惜,跟剛才一樣的舉動,炸彈客用手掌擋住阿司的槍口。   阿司丟掉手槍,把手掌和手肘靠在他的胸膛上,微微擺動,當炸彈客發現到不妙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他運勁的全身力量於一點,施展太極拳中的推手。      雙掌一挺,炸彈客直直往後飛倒,他猛烈撞倒在一顆大樹上。   口中吐出好幾口鮮血,真的很多。      只是阿司往前走去……卻忽然跌倒。   他緊閉雙眼,眼淚口水一直流下,身體痛苦的抽蓄。   我知道這是時間暫留帶來的副作用,已經沒有任何時間讓我猶豫。   必須快點送阿司去醫院。      我要小蔓去照顧阿司。   給我一分鐘,我要殺了炸彈客。      炸彈客拖著重傷的身子往森林裡逃走。   我拿著左輪在背後追趕……      「嘿,來做個選擇吧……」炸彈客躲在一顆大樹後面對我說。我再走幾步路就可以抓到他。「現在的我的確很虛弱,妳要殺了我並非不可能……只是並沒有那麼容易……這片森林這麼大,咳咳!相信我們可以耗上很久的時間……妳知道爲什麼我要離開鐵皮屋嗎?為的就是預防這種時候啊!」      當我聽到他這麼說的時候。   後方鐵皮屋傳來劇烈的爆炸聲。            「現在整個屋子都已經著火……妳要殺我?還是要回去救人呢?」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會毫不猶豫的追上去殺了他。   但我現在沒有辦法這麼做。      如果是阿司,他一定會回去救人。   我不想讓他失望。         炸彈客的笑聲隨著他疲軟不堪的步伐……   越來越遠,越來越悉微……            ………      ………      ………            所幸,這起炸彈客要脅事件並沒有人因此喪命,除了幾個人受到輕微燒傷,大家都很平安。炸彈客所用的化學炸彈昏迷藥效很強,我哥和其他人從醫院醒來後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小蔓參考我的說法,向大家解釋這件事情……      起因是老舊的鐵皮屋裡頭放了好幾桶的不名化學藥劑。   後來不慎引爆讓大家昏迷(炸彈客搞的鬼)後而又引發火災。   還好當時阿司和小蔓不在現場,所以趁著火勢還未擴大時將大家從火場中救出(我和小蔓),阿司在救人的時候不小心被倒塌的鐵柱刺傷背部。因為這件事情……讓阿司和小蔓成為系上的名人。      只是……   阿司一直沒有醒來。   我和小蔓輪流向學校請假,照顧他一個禮拜了。      醫生說他的生命跡象很穩定,是腦部裡頭分泌的不明腺素讓他無法恢復意識。只要他本人求生意志夠強烈,醒來是遲早的問題。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阿司,因為我知道他一直都很努力的活著。      然而,小蔓每天依舊以淚洗面。   她老是問我阿司會不會有事,會不會死掉?   他當然不會死啊!傻瓜。      自從小蔓成為我的室友後……   漸漸的,我也明白阿司爲什麼會那麼喜歡她。她有著我從未有過,以後也不可能有的優點。小蔓單純,善良,還有一點傻裡傻氣,這是她可愛的地方。單純,善良,傻這些字眼一點點都不能套用在我身上……      我從國小一年級開始考試都是全校第一名。   如果不是滿分,那就是我故意寫錯。      我學什麼事情都很快很容易,但沒有一件事情讓我感興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覺得身邊的人都好呆好蠢。尤其是我那胖胖的老哥,還有他老是笑的很開心的好友笨蛋司。      不用別人說。   連我自己都知道自己是個難相處又心機重的女孩子。也或許是我長的比一般人來的漂亮。在國中,一個又聰明漂亮但是心機重的女孩子會遇到什麼事情呢?      只不過她們不敢欺負我,不敢惹我是因為她們知道我聰明多了。惹火我的下場只會讓她們更難看而已。但我一直都很寂寞,一個朋友都沒有。      朋友沒有,男朋友倒是不少。   雖然我知道他們只是想上床而已。      我第一個男朋友是大我一屆的學長,他是學校裡頭的風雲人物,不僅籃球打的好,成績也很優異。只不過傳聞他很花心,交往過的女生一個接著一個……      所以當他在追求我的時候。   我絲毫不考慮的答應了。      嗯,這個決定有點莫名其妙。不過我還是有自己的原因。我知道到阿司很喜歡我,他卻從來沒跟我說過。或許我對他也是有一點感覺吧,我自己也是懵懵懂懂,一直到阿司的爸爸過世後,我明白我跟他已經不可能了。      距離他畢業還有半年多,意志消沉的笨蛋司幾乎不跟我說話。整天像個行屍走肉渾渾噩噩,或許……我和學長交往可以刺激他一下?再加上我並不討厭和學長在一起,他對我很好。同時,我也可以證明我是個很有價值的女生。      我和學長交往的消息很快的傳便整個國中。但是我很生氣,老哥和阿司對這件事情一點都不在意……他們是我最重要的親人和朋友,怎麼會對我不聞不問呢?      我和阿司越來越陌生,到了見面也僅僅是點個頭的地步。   既然他不在乎我,那我又何必在乎他?      爲了這件事我好難過。   好難過。      我想我是喜歡學長才跟他交往。但是喜歡哪一點我卻說不出來。是喜歡他的球藝?喜歡他的甜言蜜語?還是喜歡他老爸是國際貿易大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阿司和老哥畢業後那個暑假。   學長準備帶我去台北玩一個禮拜。      第一天晚上。   我差點答應學長的要求和他上床。      第二天早上。   我和學長分手,獨自搭車回台中。      當我抱著學長的時候,腦中不斷著浮現阿司的影子。   他因為耍白痴逗我笑而開心不已的傻傻笑容,因為被老哥乳殺而誇張嘶吼討饒,因為父親去世在靈堂前哭到昏倒過去……      阿司他是個很平凡的人。   但他一直很用力很努力的活著。      我對學長說「我們分手吧,我喜歡的是別人。」   那是我才真正知道,我喜歡的人是老哥最好的朋友。   只不過,我想,我和阿司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      不久,我爸爸因為經商不善被負債三千萬。賣掉台中的房子後我們全家搬到台北投靠姑姑。我爸為了這件事情自殺,為了他死後的巨額保險……      爸爸企圖自殺好幾次。   割腕,上吊,安眠藥。      我並沒有讓在外地唸書的哥哥知道這件事,爸爸的死意堅決。   直到有一次,他想在車裡燒炭自焚,被一個女人發現。      她是冬姐,介紹我進入殺手這一行的冬姐。   冬姐幫爸爸還清了三千多萬的債務,代價是我要成為殺手。      我沒有理由拒絕。   這輩子,第一次有件事情讓我這麼感興趣。      世界上的因果循環就是這麼妙不可言。   我第一個任務便是和冬姐一起執行,我們要殺兩個人。   正好是被我甩了的學長和他爸爸。      學長他爸是股市禿鷹。   他利用股市操盤玩垮我們家。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狠狠甩了他的寶貝兒子。      爲什麼有人要殺他們呢?   這原因又更簡單,原來學長為了追我甩了他的前女朋友……   巧的是他前女友的老爸更有錢,更有勢。      他們找上刺客大聯盟。   冬姐接受這個任務,然後找上我。      我把學長約出來。   學長他對我很好,和我交往的時候百依百順,也斷絕和其他女生的來往。   我想他是真的愛我,可是我爸爸一次又一次的自殺啊!      我用左輪對學長開槍。   我哭了,哭的好用力。      這不是個很好的結束,卻是我新生命的開始。   此後,我踏入殺手聯盟,學習各種暗殺,偽裝,情報等等技巧……我全心全意的投入殺手的世界裡頭。殺手的工作冰冷我的血液,我失去開心的權利。我漸漸成為一位職業殺手,如果有需要,我不排斥殺人。      雖然不開心,不過我很滿意。   我要的就是殺手帶給我的刺激生活。   刺激,但一點都不開心。      自從成為殺手後。我自認為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我感到驚訝……當我看到冬姐給我看殺手七號的照片時,我震驚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我從來就沒有想過我尊敬的冬姐會是阿司老爸的地下情人。      這個世界上。   有種東西叫做緣分。      阿司果然是個大笨蛋。   怎麼會連他的老爸是殺手都不知道嘛……      我對著七號的照片傻笑……   眼睛流下開心的眼淚。         2008年九月。   我考進阿司念的逢甲大學。      當然,我是故意的。   還用了一點點的小手段。         在某一天下午。   我看到老哥和阿司在校園裡頭聊天。   我偷偷走到阿司身後,想給他來一點驚喜。      他好像吞了口口水,然後慢慢轉過身……   阿司只要一緊張就會吞口水。         「嗨,哥,沒想到在這裡遇到你。」         和老哥打招呼後,我終於見到阿司。   他和我記憶裡頭一模一樣。   一點都沒變。            「還有你,真的好久不見了。」            ………      ………      ………            我現在正要和小蔓交班,照顧阿司。   回憶和阿司重逢的喜悅,心中很甜。      我有預感,阿司今天就會醒來了。   一想到這裡,我不禁加快走在醫院裡頭的步伐。和他認識這麼久,也一起渡過了許多難關,我想也是該接受他的時候了……如果阿司醒來想對我做些奇怪的事,我應該不會拒絕吧?或許我自己也在期待著?      我要阿司只屬於我一個人。   雖然對小蔓有點不好意思,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呀。   因為阿司比較喜歡我嘛,呵呵……      我滿心期待的打開病房。   站在門口的我……         傻眼。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