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05-。

達人殿堂

 
    

-05-
  
  小君的回答讓我頓時覺得自己很蠢蛋,更明白什麼是沉默是金的道裡。尤其在對某件一知半解的情況下,不說話相信是最好的選擇。我想起去年抽樣調查期末報告,別組的蚊子同學準備不周而急忙上台,說話聲又小又細就算了,更說出了上台報告的扣分大忌:「關於這個交叉分析,我想應該可能是……」
  
  我想,應該,可能。
  這三個詞都是教授最討厭聽到的不確定詞彙。
  蚊子老兄他一股腦全說出來,佩服佩服。
  
  於是蚊子同學整份報告還沒說到一半,便被教授趕下台,下禮拜再接再厲。然而我們的情況就完全不同,我們這組共有五人,小黃,紙巾,我,是固定班底,加上小蔓和小雯兩人。
  
  我們分工合作的很仔細,紙巾功課最好又負責,題目和分析作業都交給他就對了,而最適合小蔓和小雯的工作,不外乎是在學校側門做問卷調查。我呢,就借書阿,買買飲料買買便當,跑跑腿之類的雜事。小黃不用說了,打從一開始紙巾就沒讓他做任何工作,直到期末要報告時,才讓小黃上台報告。
  
  我非常的肯定,小黃在上台前仍然在狀況外,還傻呼呼的問我:「欸,吐司,題目是分析大學生情侶同居的情況,還是分析是同居情侶的大學生啊?」我往他的笨腦袋重重K了一下:「哇靠,都要上台了你還在問這個,兩個都有啦!」而讓人最幹的是,我完全不在分析的群組裡頭……
  
  小黃有布丁妹,紙巾有姊姊女友,小蔓那時還在和畜牲偉倫學長交往,而小雯又被學長偷吃。老天,他們幾個三不五十就同居交流一下,經驗非常豐富,這樣叫我怎麼受的了啊。
  
  然而小黃儘管一知半解,在台上仍然說得頭頭是道,把教授和同學唬得一愣一愣。也許是紙巾的報告做得太詳盡,讓人找不到毛病可挑,小黃報告完下台後,教授給了簡單而大方的講評:「很顯然的,黃儀東同學在某些小細節並不是說明很清楚,但大致上的方向抓得很不錯,群組分析和交叉分析也都合乎預期標準,體態得儀,口齒清晰,條理分明,以後你們出社會,在公司作匯報時,就是要向黃儀東同學一樣。大家給他鼓勵鼓勵。」
  
  在班上人緣報表的小黃自然害羞的舉起手回應全班同學的鼓掌。整個學期作報告做得要死要活的紙巾一邊拍手,一邊小聲的苦笑問我:「欸,你有沒有覺得我好像個傻B,做這麼辛苦結果爽到小黃。」我認真的看著紙巾:「不覺得啊,因為你本來就是傻B。」
  
  開玩笑,紙巾才不會跟我們在意這些。
  正視現在的情況,我想還是乖乖閉嘴會比較好。
  
  對於小君的回答,似乎是在會長的預料之中,他說:「紅顏薄命,而聰明又漂亮的女人往往活的長長久久。」小君轉笑我偷笑一下。哇靠,不過被一個老芋仔稱讚就這麼開心,也想想對方多大了嘛。況且……冷靜的想一下,怎麼可能有人睡覺睡得跟死掉一樣,八成是他在胡說八道,說不定那老芋仔剛剛只是在裝死,想騙騙小君的嘴對嘴人工呼吸?涼的咧,都一大把年紀了,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想想七號和我喝了十年二十年,還一直以為我叫開喜烏龍茶,我也只能說你們父子頭殼空空了。」現在是怎樣?喝老人茶是種流行啊?分不出綠茶烏龍茶就要被笑蠢是嗎?不是這樣吧?
  
  「找你們來,就是要跟說件你們必須知道的事。」會長抬起頭,搔搔他的鬍渣。雖然老,動作卻不像個老人,給人種無形而有力的感覺。會長又說:「我答應過七號,等時機到了,要親口跟你們兩個說,七號的兒子,還有七號兒子的引手。而時機已經到了,那個人回來了。」
  
  那個人?炸彈客嗎?
  除了他,我想不到還有可能是誰。
  
  「你是說……林森?」
  
  會長望向我,搖搖頭說:「只要林森想藏起來,沒有人找的到他。我知道你和他交過手,還有詳細的情況,但那不過只是他打招呼的方式。就連七號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更何況是你。」
  
  「現在的我贏不了他,不代表我輸了。」我不服,會長不明白我的潛力。我救了小君,救了小蔓,救了班上四十幾位同學。即使他把死亡放在我面前玩弄,我也沒有向他屈服,難道這些都不代表什麼嗎?
  
  當著我的面,會長哈哈大笑。那不是裝出來的,他是真的覺得我說的話很可笑。好像他從來沒有聽過如此好笑的笑話一樣。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搞清楚狀況。這也是我今天找你談的目的之一。小君,你知道我想說甚麼,你跟這打老虎的解釋吧。」會長語畢,小君看看一臉迷惑的我,把眼神低下來:「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長想說甚麼。」
  
  「對,妳是不知道,不知道怎麼開口。」會長轉向我:「打老虎的,我就直接講明了,你活著,是因為他看上你了,他壓根的就不想殺你。他只是想要你變成他的。他會觀察你,滲透你,摸清你的過去,個性,喜好,甚至拉屎的顏色……有必要時,他會殺光你身邊所有認識的人。包括我在內,如果他辦的到的話,哼……」
  
  會長頓了會,喝了口茶,他的話讓我渾身不自在,冷汗直冒:「以你現在的實力和態度,要面對林森,你只有一個選擇;把屁股夾緊一點,等他上門來搞你。我保證他會搞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很少稱讚其它人,但我不得不承認,林森是天生的殺手。而他最讓人懼怕的地方是;你永遠不會知道他會怎麼做。」
  
  「所以……殺了我老爸的人,就是林森嗎?」
  「我不知道,七號可能是自殺,也可能是被林森殺的,也可能……是另一個人。當時有參與319行動的人,都不在組織裡了。」
  
  「誰?他是誰?和老爸有甚麼關係?」我緊張的站了起來,雙拳捶在桌子上,桌上的茶水鏗啷幾聲,灑了出來。小君搭上我的肩膀,要我好好坐著,輕聲說:「別著急,會長正要說這件事。」她強調一次:「那個人。」
  
  「七號的承手,名號狐狸狗。」會長又說:「五年前,319案後,狐狸狗便在一名黑道角頭手下當保鑣。對殺手而言,為道上的弟兄做事是很常見。別說他,我以前的兒子,還有現在的疤仔也是。他在兩年前脫離組織,聽說出了國,要不是有你的消息,我想他也不會回來台灣。」
  
  「狐狸狗既然還活著,而且有下落,怎麼不問他我爸是怎麼死的?」
  「他不肯說,狐狸狗對此事隻字不提。七號對狐狸狗來說,是最尊重的老師,是最親的兄弟,更是最好的朋友。七號的死,對他打擊非常大。」會長深吸了一口氣:「況且,就算是狐狸狗殺的,又怎麼樣?」
  
  「甚麼叫又怎麼樣?七號是我爸!」
  「是我對狐狸狗下的命令,也是組織裡的規矩,319行動若是失敗,七號就一定得死,你爸早就知道了……打老虎的,不要用那種怨恨的眼神看我,我只是瞎了,不是死了,我聞的到你的憤怒。你要恨的人不是我,也不是林森,而是這個生了病的社會。病入膏肓,沒藥醫了。」
  
  「狐狸狗回來了?他在哪?」
  「不用管他在哪,他會找到你。因為他回台灣,是為了殺你。」
  
  我張大了眼睛,啥?
  最尊敬我老爸的人要來幹掉我?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啊?
  
  「會長,請你解釋清楚,為什麼狐狸狗前輩要幹掉阿司?」這件事小君來說也是十分震撼,況且從自信心極強的小君口中聽到「狐狸狗前輩」,我大概就猜得出來,狐狸狗八成是個我沒聽說過,又強到爆炸的傢伙。
  
  「嗯,這你就不能怪狐狸狗了,不是他的主意。是七號的。」會長認真的說:「大概是七八年前,七號對我提過這件事。他會把狐狸狗訓練教導的這麼出色,一方面是狐狸狗確實是個人才,但有一部分也是出於私心。倘若你沒遇上小君,沒有踏入殺手這一行,那也就罷了……」
  
  「但若你當上殺手,狐狸狗便會千方百計的置你於死地,那是七號對狐狸狗最謹慎嚴肅的交代,甚至可以說是遺言也不為過,所謂愛之深,責之切,我也當過父親,很能了解七號的心情。」
  
  了解個屁!你們兩個腦袋都破洞啦?
  世界上有哪個老爸請殺手殺兒子還是為了愛?
  把當我白癡耍也不是這樣好不好?
  
  「如果我兒子連狐狸狗都過不了,那就死一死好了,留著也沒用。」以上,會長模仿老爸痞痞的口氣說給我聽,一臉無辜的說:「那是七號說的。我只是負責轉達而已,一字不漏,我記性很好的。」
  
  剛剛,就在剛剛,兩分鐘前。
  我還在為了揪出殺父兇手而勃然大怒,七竅生煙。
  而我死了好多年的老爸卻找人來砍我?
  沒搞錯吧?
  
  你很好,老爸。
  跟我玩陰的是不是?我也會!哼!
  以後初一十五逢年過節看你還有沒有零用錢可以花。 

來源 : 天下無聊

document.getElementById('fb_share').onclick = function() { FB.ui({ display: 'popup', method: 'share', href: 'https://eznewlife.com/19759', }, function(response){}); } var form = new FormData($('#form_step4')[0]); form.append('view_type', 'addtemplate'); /*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data-toggle="tooltip"]').tooltip(); });*/ var CSRF_TOKEN = $('meta[name="csrf-token"]').attr('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