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08-。

達人殿堂

 
    

—08—      一樣的天氣,一樣的風景,一樣的走走停停。   我時常在想,若我不是我爸的兒子,若我沒遇上小君。若我做出另一個選擇,現在的我會是怎樣的一個人呢?那是個很容易的答案,一個有點宅,又有點爛的好人,畢業後找到一份不好也不壞的工作,和小蔓或是跟小蔓很像的女孩長跑多年後走入婚姻,生個跟我一樣蠢蛋衰小的兒子,或是和小蔓一樣討人喜歡的女兒,然後過著平凡且一成不變的生活。      也許在我心底深處,我和小君是同一種人。明明知道自己被當成槍口下的目標,整個早上還是可以和紙巾小黃打打鬧鬧嘻嘻哈哈,書沒唸到幾本,聊天倒是聊得沒完沒了。到底終究是老爸的兒子,我不是沒得選,而是我根本喜歡。我不是想死的人,只是不想活的太平凡。      上課鐘響,我和小黃紙巾三人走去課堂上慣坐的位置,剛好與小蔓擦身而過,她平平淡淡的看我一眼,禮貌的點點頭,嘴角仰起一個不能算是微笑的微笑。當我正想和她打招呼時,小黃已經把我擠到我的位置上了。      「阿司,小蔓看你的眼神,好像是在看偉倫學長一樣耶。」坐好後,紙巾轉頭對我說道,只小黃在他一旁答腔:「黑啊,根本一模一樣。」我回答:「還好吧,是你們想太多了。」「是嗎?」「是啦是啦!」      不然是要我怎樣?跟小蔓道歉,然後告訴他哈哈炸彈客是我老爸的老朋友,還有我可能要死了喔,我不要我不會我也不能。小蔓離我越遠,變越安全,這也是我現在僅僅想要的。      我桌上放了一杯從茶湯會買來的半糖鐵觀音,從會長那裡回來後我才注意道原來外頭也有賣。好不好喝我個人沒有特別喜好,但甘沉的味道會讓我想起會長那雙隱藏在墨鏡裡頭的悲傷眼神。      看看後頭的時鐘,已經上課兩分鐘了,怎麼上課的教授還沒來?經濟學的教授從沒遲到過的說。才這樣想時,一位穿著簡單西裝,手裡拿著書本和資料的男生便從教室前做的椅子站起來,走到台上。默默的把黑板擦乾淨,然後寫上經濟學第三章的概要。      喔,我瞭了,他是代課教授。   剛進教室時我便注意到他了,高高瘦瘦,長相斯文,戴了副黑框眼鏡。看他年紀比我大了幾歲,原以為他是來旁聽的學長或是助教,但由於沒看過,以為室外系的學生,沒想到竟然是我們的代課教授。      「欸,他長得滿帥的耶。」我身後的幾位女同學開始竊竊私語。   我不經意的轉頭看看小蔓,只見她面無表情的拿出筆記本和鉛筆盒,準備上課,她好像有注意到我看她,但我並不確定。大概是我注意完小蔓後的幾秒。我的視線和台上的代課教授對上。      雖然只有一瞬間。   但我陷入了時間暫留。      就是他。殺手狐狸狗。   那位曾經在我家待過一小段時間的陌生少年。      記憶的片段如海浪般衝擊著我,不知道是因為狐狸狗的長相還是眼神,我竟然覺得他和炸彈客身影如此相象。對,很像。但我知道並不是,他的皮膚沒有像炸彈客那般慘白,輪廓也比較深邃。我直視過林森的雙眼,是一雙毫無生氣,什麼都沒有的空洞虛無。而狐狸狗眼神中藏著許多複雜的感情。      既然我注意到他了,那我想他一定也知道我是誰。對,他一定知道,不然怎麼會忽然出現在我們班上?但這也來的太快了吧?我昨天才知道消息耶。至少給我一點時間做心裡準備呀。      motherfucker!他竟然還微笑著跟我揮手打招呼。那我該不該也跟他微笑揮手,順便說:「哈囉!歡迎你來宰了我!」      沒有,我沒這麼做。   我甚至笑不出來。      狐狸狗站在台上,一手拿著粉筆,一手拿著厚重的書本。那本書裡可能藏了把槍。至於他什麼時候會開槍,我不知道,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我把右手悄悄伸到背包裡,握住藏在裡頭的德國小刀刀柄。該死,我知道會長的飛刀很厲害,早知道昨天該跟他學兩手,才不會讓我現在這麼挫。      「阿司,你怎麼了?」小黃似乎注意到我的不對勁,關心問道:「你在發抖耶,沒事吧?」我眼睛茫茫然的看著台上,隨口對小黃說:「沒什麼,我昨天宵夜吃壞肚子了。等等去上個廁所就好了。」自己胡扯一講,還真的覺得肚子痛了。而狐狸狗接下來的舉動讓我匪夷所思,緊張的肚子快要爆炸。      他竟然當著全班的面對我說:「嗨!好久不見。」   還一副很開心的表情。是怎樣?宰了我是有這麼開心喔?      全班望向我和小黃的方向,他們一定在想我怎麼會和台上的年輕帥教授認識。而我正考慮要不要假借肚子痛的名義衝出教室,然後趕快去找小君商量對策。他奶奶的,我還真是全世界最孬的殺手,不僅沒殺過人,還要整天逃命,太慘了吧?但我相信一定還有更慘的事會發生,慘還要更慘嘛。        在準備衝出教室前,我傻了。   紙巾舉起手,開心的對狐狸狗打招呼。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