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11-。

達人殿堂

 
    

—11—      「我……我肚子痛,想拉肚子啦。」我漲紅著臉,不敢看小君的表情,拿了褲子躲到對面的男廁裡頭。該死,昨天晚上才拉過,怎麼現在還是洩的一塌糊塗,我果然很帶賽。也還好,讓我找到一個搪塞小君的理由,但小君這麼聰明,怎麼可能看不透我的心思,硍,好丟臉。      幾分鐘後,我看著糞青在伸手一拉下被水花希哩嘩啦的沖走。還好我的肛門有受過專業訓練(開玩笑的啦,那要怎麼訓練?),剛剛才沒在小君的奮力一踢下失守大關,不然我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那,這件先頂著穿吧。」聽到我的沖水聲後,小君把她的外套從門上方丟了進來。我直覺性的接住。小君若沒什麼事,平時都穿偏中性打扮的運動服,她喜歡穿寬鬆一點的衣服,保暖又舒適。打開門,我看見小君的嘴角欲笑又止。我知道米白色的運動棉外套對我來說不只是小了一點,還娘了很多點。但總比什麼都沒穿來的好。      「別笑了啦。」我撅著嘴說。   「有什麼關係?不然外套還我。」      我就是拿小君沒辦法,而我也完全無法想像……   生活要是少了小君會失衡到如何翻天覆地的程度。      現在要我回教室是不可能的。我們倆回到我家,準備談談今天發生的事,我換好衣服,倒了杯水給小君。「謝謝。」小君轉開電視,換了幾台都是沒有興趣的節目,最後切到51頻道的電視新聞。      小君一面看電視,頭也不轉的對我說:「我想去跟小蔓道歉。」   她把電視音量調小聲一點:「而你也欠她一聲謝謝。」      我沒有回答,只是看著小君,想著她知不知道小蔓昨天凌晨跟我提到吵架的事,或者聰明的小君已經猜出我知道了。無論如何,我知道的事永遠都比小君少,總是她在照顧我,拉著我,告訴我下一步要怎麼走。      「發現狐狸狗對你下手的,不是我,是小蔓。」   小君把她的手機拿給我看,螢幕上頭是小蔓傳給她的兩封簡訊──      ※ 新來的教授有問題,商學503 ※ 十點十五分。   ※ 阿司肩膀,炸彈,快 ※ 十點三十七分。      老天,我拿著手機,在心中暗罵自己真他媽的蠢豬!連不知道內情的小蔓都發現狐狸狗有問題了,更何況身為當事人的我?還在狐狸狗面前耍帥?想當英雄?吃屎比較快!我把手機還給小君,沉默懊悔的低下頭,過了幾秒,我只能黯然的說:「對不起。」      「如果多說幾次對不起能讓你聰明一點的話,我就接受。」小君轉過來看著我:「那枚炸彈別號『白金米』,體積小但威力驚人,就算在聯盟裡,也很少人知道這種炸彈,因為有兩種致命的缺點。第一,它很不穩定,在裝置後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第二呢?」   「它很貴,非常非常貴。」小君把她的右手食指和拇指捏起來對我解釋:「小小一顆白金米,需要二十萬的花費。而且這二十萬只是製作材料費。沒有相關的化學知識和製彈技術,也做不出來。」      「二十萬。還沒殺到人就破產了,哪個瘋子發明的?」   「你覺得還會有誰呢?」小君的答案很明顯。      「狐狸狗和炸彈客是什麼關係?」我沉沉的問。   「這也是我們目前需要調查清楚的。」小君回答:「在事情明朗前,狐狸狗會是你最大的敵人,不過,也不能排除他是朋友的可能性。如果他能夠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那我們找到林森,並解決林森的機會就大的多了。況且,我想他大概也知道這枚炸彈並不能解決你……」聽到這裡我十分心虛,如果沒有小君或小蔓,我可能已經在上大號的時候被炸屎了,靠,超慘。      「我想狐狸狗是想傳達給你兩個訊息,第一,他是真的想宰了你。第二,狐狸狗認識炸彈客,而且不是泛泛之交。再者,前一陣子炸彈客與我們對上時,狐狸狗並沒有參與,我推斷他們兩個目前並沒有聯絡上。而且以炸彈客的行事作風而言,他不需要夥伴,也沒有正常人會想加入他。」      「狐狸狗算是正常人嗎?」   「作為殺手,狐狸狗比你正常多了。」小君完全不給面子。      呃,這個嘛。   我同意。      「好啦。先這樣,我要去找小蔓道歉了。」   「等等,我跟妳一起去。」我出聲,站起來想去拿鑰匙。      「別來,你只會把事弄的更複雜,那是我和小蔓之間的問題。我對她說了很糟糕的話。」小君一手把我推回沙發上,看她的眼神,她很認真,今天一整天都很認真,小君看著我,想了幾秒,終於說:「前幾天,我跟她吵架的時候,我叫她少管閒事,別老是喜歡上好朋友的男人。」      老天,小君你怎麼能這樣。   這句話超傷的阿。        「妳真的那樣說?」   「嗯,我真是個婊子。」      小君的雙眼泛紅。   摸摸鼻子後別過頭去。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小君流眼淚。我完全能感到到小君的內疚和抱歉,還有對我及小蔓的複雜感情和矛盾。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小君,也不知道原來小君也需要安慰。但女孩子在我面前流淚,我總要說些話才行。      「別這樣,我也遇過很多糟糕的事啊,像是蜈蚣啊,怕邱請學長什麼的……唉唉,怎麼說呢?小蔓是個很好的人,她會接受道歉的。」      「我知道她會接受,所以我才討厭自己。」小君吸了口氣,打開門走出去,我擔心的跟到門口,小君回頭,她表情明顯的緩和許多:「還有阿司,你遇到的事一點都不糟糕啊……」      「嗯?怎麼說?」   我愣了一會兒,很好奇小君的回答。         「不過是笑話而已。」         小君聳聳肩,破涕為笑。   然後消失在門外轉角的路口。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