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19-。

達人殿堂

 
    

-19-      其實這才是你的目的吧?什麼面具炸彈客,陳警官,什麼迎新恐怖攻擊,全是幌子。威脅我要殺一大堆人,全都是假的,全都是騙人的。你真正想要的是綁走子玲,再藉由我和小君折磨小蔓。因為你知道我們都是好人,會因為傷害別人而痛苦,只有你他媽的會因為傷害別人而爽到高潮。      「哇,學長,你怎麼捏的?這是鐵罐耶。」包廂外樓梯間,一位我不認識但見過的學弟拿著飲料跑來跟我打招呼,順勢坐到我旁邊。      「呃?這不是鋁罐嗎?」   「哪有,硬的要死,是鐵罐。」   「噢,它原本就有凹洞,比較好捏。」   「是嗎?還是很厲害,該不會是怕秋請學長怕秋請練出來的吧?」      我傻眼地乾笑兩下,該說學弟白目還是親切呢?算了,那又有什麼關係?這兩天沒清醒過的我隨便回答:「當然是天天打,才有好擋頭啊。」      「哈哈,怕秋請學長果然很有趣。」   「還好啦。」   「學長我問你喔,你不一定要回答啦,我只是好奇。」   「嗯?」   「為什麼你沒和小蔓學姊在一起?我們班有去迎新的都以為你們是一對。」怎麼連不認識的學弟都在問小蔓?可以換別的話題嗎?      「我比較喜歡打槍嘛。」我沒開玩笑,打可以殺了零的槍。   「好啦我知道學長不想回答。只是……我覺得很可惜而已。我們班有人認識小蔓學姊的男友,唉,怎麼講。那也不能算是她的男友,只是在夜店認識……」學弟的聲音忽然小了起來:「你也知道,就是砲友。」      我知道,小君早告訴我了。   那潮男只是小蔓的砲友兼藥頭。      「原本這種事沒人會拿出來講,但那男的從高中就很囂張,還是混幫派的,現在沒唸書在夜店當藥頭。可能覺得小蔓學姊條件好,就大肆宣揚,他真的很誇張,說已經偷拍了搞小蔓的片子,下禮拜就要給大家欣賞。我們才大一,班上已經有好幾個人因為認識他而拉K拉到休學,雖然不關我的事,就是看了很賭爛。」      「沒人報警嗎?」   「報什麼警?沒用的。那男的有大哥撐腰,就算警察來了也只是抓走班上其他吸毒吸到腦子壞掉的替死鬼。更別說之後的幫派報復,逼死人也不意外,警察是給大人物用的,我們小老百姓只能自己想辦法擦屁股。」      「啥大哥?搞的好像電影一樣,說來聽聽。」   「鯊魚,南部滄海盟。我是不知道他有什麼來頭,但小弟很多,搭上小蔓學姊的藥頭就是他的小弟。啊,前陣子有個新聞,滄海盟的新老大出獄了,很年輕,不到三十歲。鯊魚自稱是薛老大的好兄弟,所以才這麼囂張。」      「新聞我有看到,很有老大臉,等等,他姓薛?」   「滄海盟薛鳳天,南部最大尾的就是他了。」   「他上頭應該還有個大哥吧?他在電視上很高調的說過。」      「這我不清楚,薛鳳天是上一代黑道老大薛滄海的孫子,幾年前薛滄海死了,他幾個兒子勢力不合鬧分裂,把南部搞得腥風血雨,最後全死光了。只留下薛鳳天一個人獨撐大局,論他的身份和資歷,實在想不到還有誰可以當他老大。」      學弟你想不到,但我想的到啊。那老大就是何先生嘛! 果然認識的人多還是有點好處。只是……真的是何先生嗎?他不就是因為被滄海盟的兄弟背叛,才苦蹲十年牢。也許何先生根本不想再管滄海盟的起起落落,而薛鳳天的老大另有其人。不管了,反正不關我的事……偷拍就偷拍,又不是沒人被偷拍過!我絕不會幫小蔓擦屁股,是她自己要自暴自棄,關我屁事。      「學長,你又捏一罐了。而且這罐還沒開。」   「靠!還真的。」手上的鐵罐噗噗噗的冒出一推啤酒泡,弄得我滿手都是,我趕緊拿一疊衛生紙來清理,學弟也在一旁哈哈大笑的幫忙,直呼太誇張了。瞎忙一陣子後,我邊擦手邊問:「學弟,老實說你也是混幫派的吧?」      「唉喲,沒有啦。」   「沒有個頭,我都看到你的刺青了。」   「學長你怎麼看的到?」學弟遮住肚子,驚訝地看著我。      「你還真的有刺青喔。」跟小黃學的,套招超好用。學弟只好苦笑說:「哈哈,我是學過幾年刺青,但那只是我的興趣,這不代表我喜歡在外頭混幫派,雖然多多少少會接觸一點……看到同學和學姊變成那樣,覺得有點難過。」      「為什麼你會跟我說這些?我很意外。」   「是紙巾學長要我跟你談的。」   「紙巾?」      「是啊,學長裡面最負責的就是他了,又是系學會會長。剛剛跟你說的事,我早和紙巾學長討論過,他說我該找你談談。」      「紙巾還有說什麼嗎?」   「我是不太相信,但是紙巾學長是這麼說的。」   「嗯,請說。」      「他說,有一種殺手,不受幫派控制……」   「紙巾告訴你我是殺手?」      學弟連忙揮手解釋:「不是不是,怎麼可能,學長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紙巾學長是說,你認識那種殺手,而且關係很好,說動你等於說動他。」紙巾說的是狐狸狗嗎?是有可能。但如果要請狐狸狗,為何又要透過我,說不定紙巾與他的關係更好。很明顯的,紙巾要我幫忙,以殺手的身份。      「學長還說,殺手不一定是殺人才是殺手,如果把無法解決的問題當成一個人,處理掉問題的,也是一種殺手。只是在處理問題的過程,有時免不了要殺一些非死不可的傢伙。他們因為殺過人而被稱為殺手,但他們並不是為了殺人,而是為了要解決問題。我聽不懂紙巾學長說的,但學長說你一定會懂。」      「完全明白。」我喝了口冷泡茶,對學弟豎起大拇指。   紙巾你個深藏不露好傢伙,好傢伙。      「學長,那是我的茶。」   「對不起對不起,還你。」   「沒關係,我再去倒一杯。」學弟手機響起,他沒有接起來,只是掏出來看了看:「學長不好意思,同學call我,我要去唱歌了。」      「學弟,你叫什麼名字?」   「學長這個……嗯,好吧,我是甲班劉宇……」   「算了,是我不該問,你什麼都沒說,我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我。」   「謝謝學長。」學弟道謝後,轉身走回包廂。      哪的話,我才應該謝謝你和紙巾。欸,還有那個誰?賣藥的汁男?雖然你聽不到,但還是請你把屁股給我洗乾淨一點。我真的不是要故意找你麻煩,絕對不是因為小蔓,絕對不是看你度爛不爽。      一夜情?喀藥?還搞偷拍?   沒關係,年輕人愛玩腦袋有洞嘛,我完全明白。      小蔓和我只是很普通的大學同學,普通到有時候連招呼都會忘了打。身為年輕有為的大學同學,看到小蔓交了一個和你一樣潮到噴水的汁男我也很為她高興,真的真的,一定要相信我,我是誠心誠意的祝福你和小蔓,就像祝福之前那個愛劈腿的偉倫學長一樣。你看,他現在不正是好好的和八婆雯交往嗎?很不錯啊。      只是很不巧,你用心經營的藥品事業讓我可愛的學弟妹深受其擾。雖然我一個都不認識,他們又常常沒禮貌的嘲笑我怕秋請學長。但不管怎麼說,身為年輕有為的大學學長,解決學弟妹的困擾是我的責任,是中國民國國民的應盡義務。      我可以不管一點都不重要卻還是讓我三天睡不著的小蔓同學。但是絕對不能棄連一個名字都不知道的學弟妹於不顧。重伸一次,我是為了可愛的學弟妹,不是為了傻傻的小蔓。所以當我把手槍桶進你屁眼時,希望你能體諒我為學弟妹著想的心情。      如果我不小心笑出來,也絕對不是故意的。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