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3-21-。

達人殿堂

 
    

-21-      沒有任何道別的話,小蔓離開了。   包廂內,只有我和九個學弟。   我一個也不認識,也懶的形容他們長啥樣。   反正只是跑龍套的。      「學長,你可以開始打啦,我已經在拍囉。」   「什麼事能做,什麼事不能做,相信你們不會不知道。」      「你腦子壞了是不是?現在還跟我說這些?剛剛對你印象還不錯,但我現在更不爽了。你想逞英雄,很了不起啊。還是說,你只是為了小蔓學姊?」      一提到小蔓,他身後的學弟一個個都笑了:「要不是你們這些自己以為正義的學長來搗亂,現在小蔓學姊已經在含我的懶趴了啦。她早被我好兄弟阿水搞過了,現在阿水手上有她的片子,要她做啥就做啥,爽的咧,你該不會以為小蔓還是處女吧?活該打一輩子的槍啦。」      「我的確是要打一輩子的槍。」   「那還不快脫褲子,我等到頭髮都白了。」   「打槍為什麼要脫褲子?」      「你現在是厚拎北莊肖耶,耍我是不是?」   學弟走過來,狠狠推我一下───            只是,倒下的人是他。            學弟痛苦的按著大腿,叫都不敢叫一聲。   九個學弟都聽到槍聲,看到了我手上的德國手槍。   我把手槍舉起來,指到誰,誰就害怕的後退。   兩個臉色刷白的學弟發抖地奪門而出。      「這是第一槍。」我用超煞氣的馬桶蹲蹲下,輕聲問學弟:「還有兩槍,你想要我打在臉上?還是胸部?選一個吧。」      「學長對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起,對不起……」學弟當場崩潰,神色痛苦地道歉,這時又有三個學弟趁機會逃跑。我不擔心他們會去報警,就像樓梯口的劉宇啥學弟說的,幫派報復是會逼死人的,更何況是拿槍的殺手。      「你知道殺手最怕什麼嗎?」   「學長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都是我的錯……」   「回答我的問題。」我拿槍抵著他的頭,三秒後,聞到了他的尿騷味。    「我不知道……學長對不起我不知道,求求你不要殺我……」      「殺手最怕警察。」我瞪著他說:「最好笑的是,你這種小混混也怕警察,所以當我想幹死你時,我什麼都不用怕,因為沒有警察會來找我麻煩。」      自從知道老爸是殺手後,我接觸過各式各樣的狠角色。先是身手了得古靈精怪,讓我又愛又恨的小君;滄桑大風大浪,炎涼人生百態的何先生;明明是死禿頭涼鞋教授,又是一流殺手的王海勝;與我不打不相識,槍法神準的狐狸狗;還有最近才稍微了解,深藏不露的王紙巾大禽獸;更別說打算刺殺總統,冷謀深算的零。與他們任何一人比起來,只會想著拉K打砲販毒賺錢的小混混根本只是垃圾堆中的塑膠罐,而且還是沒喝完在發酸發臭的養樂多。      「你們跟他很熟嗎?」我抬頭問嗆聲學弟的同伴。   「不熟不熟。」剩下的三個學弟齊聲搖頭回答。   「那怎麼還不走?」   「那……學長,我們先走了。」   「快走吧。」      酒肉朋友聚的快,散的更快。快到只剩下我和嗆聲學弟兩人。學弟無助地啜泣,而我坐在旁邊吃早已冷掉的魯味,大概半小時。等地上的尿乾了些,學弟比較冷靜了,他鼓起勇氣,顫抖兼破音的問:「學長,可不可以放了我?」      「等你大哥來了再說,叫什麼鯊魚哥是吧?」   「……喔。」學弟低下頭,過了一分鐘才說:「他不會來。」   「你不是有打給他嗎?」   「他很忙。」   「你知道VIP包廂有什麼好處嗎?隔音很好,打槍也沒人知道。」      「學長你別嚇我了!我老實說我老實說,你不要嚇我了……我根本沒見過鯊魚,阿水才是他的小弟,我只是跟阿水很好。」學弟忽然想起我喜歡小蔓,又連忙揮手說:「沒有沒有!我說錯了,我跟阿水一點都不好。是他,都是他供貨的,我只是當人頭跑腿而已,學長拜託……拜託不要殺我……」      「那好,你找他來,那個叫阿水的藥頭。」   「找阿水來你就會放我走嗎?」      我喝著冷泡茶邊開槍,子彈打在他懶趴下的地板,微微冒煙。   嗆聲學弟趕緊拿出他寶貝的iPhone,發抖的手指抓不穩,頻頻落在地上,沾了不少血和尿。等了一會兒後通話:「阿水……你現在有空嗎?嗯……嗯……等等……」學弟放下手機,害怕地說:「他說在談生意,就掛掉了。」      「手機給我。」      學弟恭敬地雙手奉上,我找到汁男的號碼打過去,想了幾響後他接起來罵,背景是夜店的搖頭音樂:「就跟你說我在現在在忙,明天再說啦!」      「你就是阿水嗎?」   「你是誰?」      「何先生。」      說完,我立刻掛掉電話。   不到十秒,汁男又打電話回來,他一定會打。   兩分鐘,等他打了第三通後我才接起來。      「你……真的是何先生?」   「我不是何先生本人,但你不想談就算了。」      我再掛,他再打。      「對不起,我不敢懷疑何先生,只是不知道要談什麼事?」   「何先生要買貨,有多少買多少……」之後我向汁男說了錢櫃的地址和樓層,現在是十二點半:「我當你答應了,一點沒到你自己看著辦。」         凌晨一點。   汁男準時出現在門口,我知道他一定會來。   當汁男看到我拿著槍時就知道事情不對,更何況我們在旅館打過照面。   但已經來不及了,他跑的再快也沒有子彈快。         凌晨一點零一分。   汁男倒在嗆聲學弟身旁,和他一樣中了一槍,尿了一地。   如果要我含著火燙燙的槍口,我可能也會失禁。   可惜那不是我的問題。         「聽說你偷拍了小蔓的片子,還供貨給我學弟?」汁男搖頭,所以只好給他來個深喉嚨。他痛苦嗆了幾聲,滴了滿地口水眼淚,拼命點頭。      「我學弟因為你嗑藥喀到腦子壞了,幻想小蔓會來含他懶趴。可惜小蔓不會,你來幫他含吧,含一含看看他腦子會不會清醒點。」聽到我這麼說後,汁男和學弟驚懼恐慌的看著我。學弟不斷求饒:「學長……求你不要這樣。」      「你有看過哪部電影中大壞蛋因為可憐的受害者求饒而放過他嗎?我想沒有吧?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被你瞧不起的警察來救你。可惜你剛剛錯過了報警的唯一機會,是你自己不要。機會錯過,就不會再回來了。」      我從汁男口裡拿出手槍,拉著張小沙發坐在一旁,打開學弟的iPhone開始錄影。汁男發瘋似的對我大吼:「你會後悔的!我大哥是鯊魚!你完蛋了!」汁男似乎搞不清楚狀況,他已經完蛋了。      「我不會再說第二次,要嘛含我的槍,要嘛含他的。」   我往他沒受傷的腿再補一槍,汁男乖乖閉嘴。   有槍的是我,會死的是他。            「要尊嚴,還是要命,你自己選。」            我拿著學弟的iphone,看著,拍著,無動於衷。   拍了半個小時,學弟還是軟趴趴,汁男在他兩腿間崩潰的放聲大哭。      感受的到,他恨我了。我徹底毀他身為男人的尊嚴,是不是生不如死,要看他要怎麼想。如果他手上有槍,現在一定會對我碰碰碰碰,碰到子彈射光,他仍然會拿著槍柄瘋狂的對我的屍體痛毆,直到我頭破血流肝腦塗地。      可惜他做不到,就像螞蟻踩不死大象。   我關掉手機,關掉影片。      「如果我聽到任何人在談小蔓偷拍的傳言,我就殺了你,然後栽贓給學弟。你不用想我怎麼做,我一定做到。」他們不敢回答,甚至連看我都不敢。      「你們自己叫救護車,理由自己掰。如果報警,我在牢裡一樣可以找人殺了你們,換作其他殺手,你們可能會死的花俏一點,也許你嘴巴會塞上炸彈,被逼著去7-11搶劫,但是話都說不清楚的你失禁一地,女店員害怕地躲到櫃子底下,然後時間到,你的頭像西瓜一樣爆炸,屌到不行。」      五指握拳,又張開,告訴他們火花有多燦爛。      「這件事會被安排成瓦斯氣爆或是車禍,放在蘋果日報社會新聞版的小小角落,當然還有你的屍體照片,記得擺好看一點姿勢,穿好看一點的衣服,最好別吃東西,屎流出來很髒很臭。嗯……差點忘了,你們有兩個人,可以去搶全聯,如果我在牢裡聽廣播聽到全聯出事了,一定會忍不住笑出來。」      咳了兩聲,清清喉嚨後想想還有什麼沒交代。「對了,學弟,看著我。」學弟馬上乖乖的看我,他這輩子也許沒有這麼乖過。      「如果你沒死,去和系草道歉,可以嗎?」   「……可以。」   「就這樣,我走了。」      慢慢晃到門口,忽然覺得自己很好笑。   「還有,如果鯊魚問起我是誰,告訴他……」      怎麼會對養樂多罐自我介紹?   我一定是喝醉了。                                                   「我是殺手,德國打老虎。」    來源 :天下無聊